返回列表
26875人浏览| 42回复
发帖
Originally posted by ω對天空Say at 2006-10-21 04:17 PM:

"雷达"品牌好,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100年信赖好品牌~

果然厉害,呵呵!
第一楼
心无机事,案有好书,饱食晏眠,时清体健,此吾愿也。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火燚 at 2006-10-21 12:14 PM:
三请廖化(一)

  却说张角借钱不还,很多人讨债都讨到他床上去了。心情烦躁,忽听程远志介绍有一牛 ...

文采真好``只可惜俺水平低``,看着这么多文言文,有些着实看不懂~
看来得努力啦~!!
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有准是唐僧~~ 有翅膀的不一定是天使,有准是鸟人~~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ω對天空Say at 2006-10-21 06:13 PM:

文采真好``只可惜俺水平低``,看着这么多文言文,有些着实看不懂~
看来得努力啦~!!

呵呵,其实不会啦,算不上很文言文的,已是半白话文了。只要稍微认真点,应该就能看懂了。
心无机事,案有好书,饱食晏眠,时清体健,此吾愿也。

TOP

三请廖化(二)

  却说张角三人回到家,过了数日,又使人探听廖化。回报曰:“磕睡龙先生已回矣。”
  张角便教备马。张粱曰:“量一村夫,何必哥哥自去,可使人唤来便了。”
  张角叱曰:“若使人就得花钱,汝岂不闻隔壁佃户老孟云:能省就省,不能省也得省。再说廖化乃当世大贤,岂可召乎!”遂上马再往访廖化。宝、梁亦乘马相随。
  时值隆冬,天气严寒,彤云密布。行无数里,忽然朔风凛凛,瑞雪霏霏:山如玉簇,林似银妆。
  张梁曰:“天寒地冻,正好可以堆雪人,岂宜远见无益之人乎!不如回家打雪战。”
  张角曰:“都走到这里了,不在廖化家蹭顿饭吃,得不偿失。如弟辈怕冷,可先回去。”
  梁曰:“在南极吃冰棍且不怕,岂怕冷乎!但恐哥哥空劳神思。”
  张角曰:“勿多言,只相随同去。”将近茅庐,忽闻路傍酒店中有人作歌。张角立马听之。
  其歌曰:“壮士叫饭尚未来,呜呼肚子已叫春!君不见东海老叟上饭店,后车跟着周文王;八百诸侯也跟来,白鱼降价一抢空;牧野一餐吃到饱,吃饱回家睡大觉。又不见高阳酒徒起茅厕,长楫芒砀隆准公;高谈喝酒惊人耳,辍洗延坐钦英风;东喝好酒七十二,天下无人能继踪。二人功迹尚如此,至今谁肯论饭雄?”歇罢,又有一人击桌而歌。
  其歌曰:“吾皇提剑吃寰海,吃到现在四百载;桓灵最近走衰运,奸臣贼子吃大开。青蛇下酒御座傍,又见烤猪降玉堂;群盗四方聚大餐,奸雄百辈吃名扬,吾侪无钱空拍手,闷来村店蹭村酒;独善其身尽日安,何须千古名不朽!”
  二人歌罢,抚掌大笑。张角曰:“磕睡龙其在此间乎!”遂下马入店。见二人凭桌对饮:上首者青面乱发,下首者面黄肌瘦。
  张角揖而问曰:“二公谁是磕睡龙先生?”
  乱发者曰:“公何人?欲寻磕睡龙何干?”
  张角曰:“某乃张角也。欲访先生,求借钱不还之术。”
  乱发者曰:“我等非磕睡龙,皆磕睡龙之友也:吾乃帅哥裴元绍,此位是衰哥邓茂。”
  张角喜曰:“角久闻二公大名,幸得邂逅。今有随行马匹在此,敢请二公同往磕睡庄上一谈。”
  元绍曰:“吾等皆山野慵懒之徒,不省柴米油盐之事,不劳下问。明公请自上马,寻访磕睡龙。”
  张角乃辞二人,上马投磕睡冈来。到庄前下马,扣门问童子曰:“先生今日在庄否?”
  童子曰:“现在堂上看黄色书。”
  张角大喜,遂跟童子而入。至中门,只见门上大书一联云:“蹭饭以充饥。借钱而不还。”
  张角正看间,忽闻吟咏之声,乃立于门侧窥之,见草堂之上,一少年拥炉抱膝,歌曰:“猪睡卧于猪圈兮,非吃不起;士伏处于饭店兮,非蹭不吃。乐借钱于朋友兮,吾爱吾财;聊寄傲于不还钱兮,以待天时。”
  张角待其歌罢,上草堂施礼曰:“角久慕先生,无缘拜会。昨因程远志称荐,敬至仙庄,不遇空回。今特冒风雪而来。得瞻道貌,实为万幸,”
  那少年慌忙答礼曰:“将军莫非张不还(张角外号,说其借钱不还之意),欲见我兄弟否?”
  张角惊讶曰:“先生又非磕睡龙耶?”
  少年曰:“某乃磕睡龙兄弟杜远也。”
  张角曰:“磕睡龙今在家否?”
  远曰:“昨为周仓相约,出外闲游去矣。”
  张角曰:“何处闲游?”
  远曰:“或偷鸡摸狗于街巷之中,或蹭饭于酒店之内,或借钱于朋友之间,或抢钱于山道之旁:往来莫测,不知去所。”
  张角曰:“张角直如此缘分浅薄,两番不遇大贤!”
  远曰:“少坐面壁。”
  张梁曰:“那先生既不在,请哥哥上马。”
  张角曰:“我既到此间,如何无一语而回?”
  因问杜远曰:“闻令兄弟磕睡龙先生熟谙韬略,日看黄书,可得闻乎?”
  远曰:“不知。”
  张梁曰:“问他则甚!风雪甚紧,不如早归。”张角叱止之。
  远曰:“我兄弟不在,不敢久留车骑;容日却来回礼。”
  张角曰:“岂敢望先生枉驾。数日之后,角当再至。愿借纸笔作一书,留达令兄,以表张角殷勤之意。”
  远遂进破纸烂笔。张角呵开烂笔,拂展破纸,写书曰:“角久慕赖账高名,两次欲蹭饭,不遇空回,郁闷得很!窃念不还系老仙传人,滥叨道名,伏睹讨债之人,如狼似虎,连恐带吓,逼角还钱,角心胆俱裂。虽有借钱不还之心,实乏赖账之策。仰望先生伸出援手,慨然展吕望之无耻,施子房之龌龊,众贼幸甚!我家幸甚!先此布达,再容勒紧裤腰,特来蹭饭,面倾鄙悃。统希鉴原。”
  张角写罢,递与杜远收了,拜辞出门。远送出,张角再三殷勤致意而别。方上马欲行,忽见童子招手篱外,叫曰:“老不死来也。”
  张角视之,见小桥之西,一人暖帽遮头,狐裘蔽体,骑着一驴,后随一青衣小童,携一葫芦酒,踏雪而来;转过小桥,口吟诗一首。诗曰:“一夜北风寒,让我风湿犯。长空雪乱飘,拿来做雪条。仰面观火虚,疑是老花眼。纷纷鳞甲飞,顷刻遍家门。骑驴过小桥,独叹梅花瘦!”
  张角闻歌曰:“此真磕睡龙矣!”滚鞍下马,向前施礼曰:“先生冒寒不易!张角等候久矣!”那人慌忙下驴答礼。
  杜远在后曰:“此非磕睡龙,乃磕睡龙老母也。”
  张角惊:“怎么打扮得跟一老头似的?”即刻收容,曰:“适间所吟之句,极其高妙。”
  化母曰:“老妇在小儿家观《梁母吟》,记得这一篇;适过小桥,偶见篱落间梅花,故感而诵之。不期为尊客所闻。”
  张角曰:“曾见令郎否?”
  化母曰:“便是老妇也来看他。”
  张角闻言,辞别化母,上马而归。正值风雪又大,回望磕睡冈,悒怏不已。后人有诗单道张角风雪访廖化。
  诗曰:“一天风雪访贤良,不遇空回意感伤。冻合溪桥山石滑,寒侵鞍马路途长。当头片片梨花落,扑面纷纷柳絮狂。回首停鞭遥望处,烂银堆满磕睡冈。”
  张角回家之后,光阴荏苒,又早新春。乃令卜者揲蓍,选择吉期,斋戒三日,薰沐更衣,再往磕睡冈谒廖化。宝、梁闻之不悦,遂一齐入谏张角。
  正是:高贤未服英雄志,屈节偏生杰士疑。
  未知其言若何,下文便晓。
心无机事,案有好书,饱食晏眠,时清体健,此吾愿也。

TOP

岂非醒后要吟诗:
大梦谁先醒
平生我自知
贼窝春睡足
窗外日迟迟
兄长:诸葛追随、风沙。 诸事于胸胜敌寇 葛巾羽扇自风流 追报先帝三顾恩 随军征战誓不休 风展旌旗千堆秀 沙卷乾坤万古愁 主战未捷身先死 簿牍三绝叹武侯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杨主簿 at 2006-10-21 10:55 PM:
岂非醒后要吟诗:
大梦谁先醒
平生我自知
贼窝春睡足
窗外日迟迟

杨主簿看来也有醒有吟诗的习惯啊!廖公也是爱诗之人,醒后自然会吟诗,呵呵,不过是在三请里面,下面的二请,廖公还没出场呢。
心无机事,案有好书,饱食晏眠,时清体健,此吾愿也。

TOP

三请廖化(三)

  却说张角访廖化两次不遇,欲再往访之。
  张宝曰:“兄长两次亲往蹭饭,都蹭不到,其饿太过矣。想是廖化有柴米而无大锅,故避而不敢见。兄今番前去要记得带上大锅也!”
  张角曰:“不然,昔齐桓公欲蹭饭于东郭野人,五返才蹭得一包方便面。况吾欲蹭大餐耶?”
  张梁曰:“哥哥差矣。量此村夫,何足有大餐;今番不须哥哥去;我自己去,我只用一条麻绳将他家所有的东西都缚来!”
  张角叱曰:“汝岂不闻周文王去姜子牙家蹭饭之事乎?文王且亲自前去,我怎能不亲自去!今番汝休去,我自与老二去。”
  梁曰:“既两位哥哥都去蹭饭,小弟如何落后!”
  张角曰:“汝若同往,不可吃少,带上麻绳,吃不完也好打包缚回。”。
  梁应诺。于是三人乘马引从者往磕睡冈。离草庐半里之外,张角便下马步行,多走点路,消耗掉体力,等会好多吃点。走不两步,正遇杜远出来溜狗。
  张角忙躲在马后(怕被狗咬到),问曰:“廖先生在庄否?”
  远大奇:这马能开口说话了?观察良久,方见张角伸出头来,于是答曰:“老廖昨晚刚打完十三圈回来。不还(再次提醒,张角外号)今日可与相见。”言罢,溜狗去了。
  张角曰:“今番侥幸得见先生矣!”
  张梁曰:“此人无礼!吃饱散步,还带只狗出来吓人!”
  张角曰:“彼吃饱撑着,岂可相强。”三人来到庄前叩门,童子开门出问。
  张角曰:“有劳傻童转报:张角专来拜见先生。”
  童子曰:“今日先生虽在家,但今在茅厕中拉屎未出。”
  张角曰:“既如此,且休通报。”分付宝、梁二人,只在门首等着。张角徐步而入,见廖化躲藏于厕所马桶之上(张角有透视眼?汗)。张角拱立厕外。
  半晌,廖化未出。宝、梁在外立久,不见动静,入见张角犹然侍立。张粱大怒,谓张宝曰:“这鸟人如何傲慢!见我哥哥侍立厕外,他竟在厕内,拉了许久不出!等我去茅厕后面放个炸弹,看他出不出!”
  张宝再三劝住。张角仍命二人出门外等候。望茅厕时,见厕门翻动将开,忽又朝里关上了。童子欲报。
  张角曰:“且勿惊动。”
  又立了一个时辰,廖化才出,口吟诗曰:“大便出不出?平生我自知,茅厕拉得足,窗外日迟迟。”廖化吟罢,大声吼童子曰:“有俗客来否?”
  童子曰:“张不还在此,立候多时。”
  廖化睁开双目曰:“何不早报!尚容冲马桶。”遂转入茅厕按冲水开关。又半晌,方整衣冠出迎。
  张角见廖化身长八尺,面如石头,头戴丝袜,身披雨衣,飘飘然有疯子之概。张角下拜曰:“老仙传人、黄巾老道,久闻先生大名,如雷贯耳。昨两次来蹭饭,不得一见,已书贱名于文几,未审得入览否?”
  廖化曰:“襄阳野人,偷鸡摸狗性成,屡蒙道长枉临,不胜愧赧。”
  二人叙礼毕,分宾主而坐,童子献白开水。白开水罢,廖化曰:“昨观书意,足见道人借钱不还之心;但恨化年幼才疏,有误下问。”
  张角曰:“痞子管亥之言,程远志之语,岂虚谈哉?望先生不弃鄙贱,曲赐教诲。”
  廖化曰:“管亥、程远志,地痞流氓。化乃一三好学生耳,安敢谈借钱之事?二公谬举矣。道长奈何舍顽石而求美玉乎?”
  张角曰:“大丈夫抱借钱不还之奇才,岂可空老于林泉之下?愿先生以天下借钱者为念,开角愚鲁而赐教。”
  廖化笑曰:“愿闻道长之志。”
  张角屏人促席而告曰:“汉室没钱,奸臣借钱,角不量力,欲借尽天下之大钱而不还,迄无良策。惟先生开其愚而拯其厄,实为万幸!”
  廖化曰:“自灵帝抢钱以来,天下变态并起。何进钱不及灵帝多,而竟能靠他妹之手借灵帝钱而不还者,非惟天时,抑亦人谋也。今何进已拥百万钱财,挟天子以借诸侯之钱,此诚不可与争锋。
  董卓拥有西凉组织“讨债帮”,已历多年,钱多而手下狠,此可用为援而不可图也。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处尚未有借钱高人在,正可为用武之地,其主只会借钱给人而不会向人借钱;是殆天所以资道长,道长岂有意乎?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国,高祖因在这建讨债帮而成帝业;今刘焉暗弱,民殷国富,而不知成立讨债帮,讨债牛人,思得明君。道长既老仙传人,无赖之名著于四海,总揽讨债高手,思贼如渴,若占益州建讨债帮,再在荆州到处借钱,这边借来那边讨,两边都是你的人,久而久之,此二地之钱便入道人之手。后西和诸戎,南抚彝、越,外结董卓,再向朝廷借钱;待天下有变,则命一牛人怀着借不到钱势不罢休之心从荆州向宛、洛,道长身率益州讨债高手以出秦川,百姓惧怕,无不拿钱以迎道长者乎?诚如是,则借尽天下大钱之业可成,借钱不还之风气可兴矣。此化所以为道长谋者也。惟道长图之。”
  言罢,命童子取出破书一本,放于几案,指谓张角曰:“此乃某呕心沥血,熬夜所作,名《廖子借钱不还二十四招》。道长欲成霸业,朝廷让何进占天时,西凉让董卓占地利,道长可占人和。先借光荆州之钱,再入西川建讨债帮,以成借讨双下之势,然后可图中原也。”
  张角闻言,避席拱手谢曰:“先生之言,顿开茅塞,使角如拨云雾而睹青天。但荆州刘表、益州刘焉,皆铁公鸡,角安能借之?”
  廖化曰:“化夜观天象,刘表不久将破产;刘焉非有钱之主:久后必归道长。”张角闻言,顿首拜谢。只这一席话,乃廖化未出茅庐,已知借钱不还之天下怎么样,真万古之人不及也!
  后人有诗赞曰:“不还当日叹没钱,何幸襄阳有睡龙!欲识他年借钱不,先生笑指破书中。”
  张角拜请廖化曰:“角虽名微德薄,愿先生不弃鄙贱,出山相助。角当拱听明诲。”
  廖化曰:“化久乐偷盗,懒于应世,不能奉命。”
  张角泣曰:“先生不出,如借钱者何!”言毕,泪沾袍袖,衣襟尽湿。
  廖化见其意甚诚,乃曰:“将军既不相弃,愿效犬马之劳。”
  张角大喜,遂命宝、梁入,拜献麻绳草根。廖化固辞不受(妈的,要送也该送金帛礼物,送草根麻绳,当我甚么人啊!靠!)
  张角曰:“此非聘大贤之礼,但表张角寸心耳。”廖化没办法,才接过手啃了几口。于是张角等在庄中狠狠的蹭了一顿,吃完便睡。
  次日,杜远回(溜狗溜了一天一夜,杜远公真牛人也!),廖化嘱付曰:“吾受张不还三顾之恩,不容不出。汝可偷盗于此,勿得荒废了手艺。待我没钱花之日,即来找你。”
  杜远:“-_-|||”
  后人有诗叹曰:“身未升腾思退步,没钱应忆去时言。只因老道有钱后,旅游到了五丈原。”
  又有古风一篇曰:“高皇手拿讨债条,芒砀白蛇都受累;借秦讨楚入咸阳,二百年前几没钱。大哉光武又有钱,传至桓帝又没钱;灵帝叫人去抢钱,纷纷四海生豪杰:何进没钱靠老妹,西凉董卓开讨业;穷人张角走天下,独居破屋愁借钱。襄阳睡龙有大志,腹内借术分正奇;只因远志临行语,破庐三顾心相知。先生尔时年三九,收拾工具离了家;先取荆州后取川,大展经纶补天手;纵横舌上鼓风雷,谈笑胸中换星斗;龙骧虎视安乾坤,万古千秋名不朽!”
  张角等三人别了杜远,与廖化同归老家。至此,三请廖化完美收场,下面出场的也将会是十分精彩的经典片段,诸公敬请期待。

[ Last edited by 火燚 on 2006-11-20 at 07:10 ]
心无机事,案有好书,饱食晏眠,时清体健,此吾愿也。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火燚 at 2006-10-21 10:27 PM:

呵呵,其实不会啦,算不上很文言文的,已是半白话文了。只要稍微认真点,应该就能看懂了。

难道我还不够认真?
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有准是唐僧~~ 有翅膀的不一定是天使,有准是鸟人~~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ω對天空Say at 2006-10-22 11:30 AM:

难道我还不够认真?

其实我这些片段都是出自《演义》,应该不难看懂吧!
心无机事,案有好书,饱食晏眠,时清体健,此吾愿也。

TOP

进广告:老仙传书

  廖化本是个无业游民,因和同伴入山玩抓迷藏,遇一老人,碧眼童颜,手执藜杖,唤化至一洞中,以破书三卷授之,曰:“此名《磕睡要术》,汝得之,当代天宣化,普救世人;若萌异心,必获恶报。”
  化拜问姓名。老人曰:“吾乃南华老仙也。”言讫,化阵清风而去。化得此书,晓夜攻习,能站着睡觉,号为“磕睡龙”。
心无机事,案有好书,饱食晏眠,时清体健,此吾愿也。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