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104989人浏览| 249回复
发帖
[center]第五章  初  识[/center]

在清洲城幽暗的阁楼里,一个留着黑胡的年轻人居中而坐着,面前的桌案上放着酒菜。只见他身穿一件镔铁铉黑的战甲,罩着一件大红色的斗篷,眉宇微锁,双目中透出千层的杀气。“殿下!这位是京镇的名医,今天我特地引荐给殿下!”木下藤吉郎在一旁诺诺地说,“他们是来自明国的。”

织田信长看了看隐者梦风,转脸对木下藤吉郎说:“猴子,你今天来就是要介绍这两个人给我吗?我给你的命令完成了吗?”

“是的殿下!”木下藤吉郎回答说,“已经按大人的要求完成了,请大人验收!”说着呈上了一张单子。隐者扫了一眼,心说:看来在这里当差还真是不容易,别的不说,报告主命就是一件难担的活。

信长命一旁的小姓接过回单,看了看满意地点了点头,说:“不错猴子,你没有辜负我对你的培养。我决定要好好地提拔你,让你当足轻头组。”隐者瞥了一眼一旁的猴子和一旁的梦风互换了一个眼色,冷冷地一笑。

“哦!对了,两位还是请自己介绍一下吧!”信长转脸对隐者梦风说。

隐者坦然一笑,回答说:“我就是京镇的神医狂乱隐者,这位是我的义弟梦风。我们都是从中土而来的。”

“哦!明国人!”织田信长的如电的眼中露出了一丝贪婪,问:“据说中原大地物产丰富,百姓富足,遍地是黄金,珍珠财宝应有尽有,可是这样吗?”

隐者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那么两位此次来我国可否带了什么珍珠财宝呢?”信长问。

信长殿下,敢问如今日本各国之中,殿下能排第几呢?”隐者突然收起了笑容郑重其事地问。

“这个……”信长一时有些无语了。

“殿下据我所知,当今日本知道大人威名的还不如知道我这个神医的多吧!”

“你敢藐视我!”信长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伸手要抽腰中的武士刀。门口的兵士也是闻声而入,各举刀枪。

“你敢!”说话间梦风腰间的佩剑已经被抽出一半了,寒光扫过幽暗的阁楼。

“呵呵!”隐者拉住了梦风,走到信长近前说道,“殿下既然没有容人之量,天下再多财宝恐怕终究不会是殿下的吧!我的话尚未说完,还请大人少安毋躁,等我说完之后再行动手不迟!”

织田信长,深深地平了一口气坐到位子上,并没有说话。

“殿下,尾张国危如垒卵。殿下您却不思进取却去贪慕那异国的财富,难不成殿下真的不知轻重缓急吗?殿下或许觉得尾张与美浓为秦晋之好,关东、四国的争斗斗无法危及到您吧!不过不要忘记,殿下您内仍有兄弟之争;北面蝮蛇虽老,但是他的儿子并不次于他;南面更有时时惦记上洛(进京)的东海第一射手金川义元。殿下这些人哪个不是您的心腹之患呢?”

“这个……”织田信长听完隐者的话不由得点了点头,挥了挥手让手下的兵士退出去,对隐者说:“先生居然一一给信长点了出来,相信先生一定有好办法教我。”

隐者重新坐到位子上大笑道:“殿下乃是天下奇才,这个我在京镇就有耳闻,今天看来殿下真有成大事者的风范!相信殿下自己已经是成竹在胸了,何必又来问我呢?”

“这个……信长自觉惭愧,还望先生能够指点一二。”

“既然殿下这样说了,我就来说说我的愚见吧!我觉得殿下如今虽然做了织田家的家督,但是人心未定。殿下的亲弟弟信胜还镇守一方呢,家臣之中恐怕至今还有对殿下不满的,一心拥护信胜的吧!殿下要图天下,首先必须要一统家族的人心。

第二,今川威震东海,依我看早晚要西进上洛,殿下需要小心应对。在今川家太原雪齐辅佐,终是殿下的大患。不过此人心高气傲,必定不能长久。倒是他女婿松平元康一旦义元不在了,定能成为一方的霸主。

第三,就是殿下那位‘蝮蛇’岳父了。一路之上听说他与他长子齐藤义龙时常有冲突。结果如何很难预料,但是我还是提醒殿下要小心北方之变。

我劝殿下,先一统尾张,一统人心。然后徐图浓美,进取近畿,这才是王霸之道。”

织田信长听了这番话连连点头,说:“先生所言甚是,不知道先生可愿意辅佐于我。如日后我能成霸业,我定当重报先生。”

隐者点了点头,说:“谢主公!不过我还有些事情要办,不能在清洲逗留。这样吧,我义弟梦风,为人机敏,武艺娴熟,殿下可以先委以重用。我两个月内必然回来!”

信长点了点头,“好,那么先生早去早回,我即刻加封梦风为足轻头组,月俸50贯!”

[ Last edited by 狂乱隐者 on 2006-9-4 at 10:11 ]
第一楼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得玩多少次太阁才能熟悉到这个程度啊?

梦风率部灭信胜,收柴田,狙击今川义元.建一夜城,......
兄长:诸葛追随、风沙。 诸事于胸胜敌寇 葛巾羽扇自风流 追报先帝三顾恩 随军征战誓不休 风展旌旗千堆秀 沙卷乾坤万古愁 主战未捷身先死 簿牍三绝叹武侯

TOP

[center]第六章  远  行[/center]

当夜隐者梦风离开了信长住处来到了酒店用餐。梦风叹了一口气说:“哥哥!你是不是看错了人了,信长不过如此,见面只是给了一个小小的足轻头组(足轻负责人,最小的官职),也太小你我兄弟了。”

隐者微微一笑,“就凭我的一番话,他就给了一个足轻头组已经很多容易了。万事开头难,你就慢慢努力吧。你看猴子,早年游走各地,好不容易当上了武士追随信长,如今还是一个小小的足轻,负责给信长提鞋而已。”说到这隐者停住了,在和猴子时间并不长的交往中,他发现猴子有着很多过人之处,虽然不能一一说出来,但是他有一种感觉,猴子一定能成为一个时代的领袖的。(说来不能怪信长,光荣就是这样设置的,一般的武士都得从足轻头组开始做慢慢累计功勋,梦风就不要抱怨了吧!)

梦风点了点头,问:“听哥哥的意思是还要到别的地方去看看,不知道要去哪里呢?”

隐者沉吟了片刻说:“织田信长虽然非百里之才,不过关东如今更是群雄并起。武田信玄这只甲斐之虎还有就是越后的长尾景虎,这两个都是我想亲眼见识一下的男人。我还是打算去越后,我要亲眼看看他们之中谁最终能成为一方的霸主。得关东者得天下,这是旷古不变的真理。”

“既然这样,那么哥哥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去呢?”梦风问。

“并非是我不想,而是我觉得近江这带一定会有什么大的变故。齐藤“蝮蛇”毕竟是老了,他一定会考虑自己家族的未来的。另外还有信长的那位聪明弟弟,相信他一定不是一个安分的人。我走以后,你要提醒信长多多留心信胜的举动,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一定要先发制人!”

梦风点了点头,刚想说什么,只见外面风风火火地跑进来一个人来到一张桌前对几个人说:“越后刈羽郡北条城主北条高广自立了!”隐者闻听此言不由得心里一震,转脸观看。“那么说武田殿下的计策成功了?”一个人欣喜地说,“我们得快点回去禀告今川大人,看来大人上洛的时机成熟了!”

“小声点!”另外一个人机敏地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人注意他们,说:“这里不比东海,我们还是小心为上!”

隐者看了看梦风,低声说:“ 听到了吗?完全应证了我的猜测了吧,今川不是省油的灯,在和北条、武田家结盟之后他的目的就只剩下上洛了。如今北条高广的自立对于人心浮动的越后来说又是一个大的打击。不过这个正是我可以去见长尾景虎的时机。梦风,你要牢牢看住织田信胜这个聪明人,剩下的大可以交给猴子去做就是了。”

梦风点了点头:“那么哥哥什么时候走?”

隐者想了想说:“我连夜就走。不过有一点你可以放心,既然我答应了信长,我就绝对不会再辅佐长尾武田两家。这一去应该不出半年我就能回来的,只是恐怕我不会有机会见到织田信胜了。”

梦风将信将疑地看着隐者没有说话。隐者又叫了几个菜,简单地吃了几口,把一包钱交到梦风地手上说:“这个你拿着,相信接下来需要花钱的日子会很多的。”

“这个我不能要,哥哥一路之上更加需要花钱。”梦风硬是不肯接,又推了回来。

“呵呵!不用,改天我再去找个地方赌几把就是了,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不要看今天信长给了你一个小官,今后完成任务,日常交际少不了用钱的。这里的一切你还不熟悉,挣钱的门路也没有,所以还是拿着吧。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要交待给你,在织田家族中武士之间也有派系的,自己平时要多注意结交一些朋友,只有这样有朝一日他们才会为你效力。不同的武士有自己不同的喜好,你要在日常与朋友的聊天中发现并且把握每个人的喜好。我也差不多了,就先走了,你慢慢用吧!(虽然在太阁五里面没有派系,但是亲密程度会影响到武士的说服和录用,当然自己的魅力也要高。)”说着隐者站起身,戴上斗笠,离开了酒店。

[ Last edited by 狂乱隐者 on 2006-3-5 at 04:45 ]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对了,猴子叫"木下藤吉郎"的,"小一郎"是他同母异父的弟弟
兄长:诸葛追随、风沙。 诸事于胸胜敌寇 葛巾羽扇自风流 追报先帝三顾恩 随军征战誓不休 风展旌旗千堆秀 沙卷乾坤万古愁 主战未捷身先死 簿牍三绝叹武侯

TOP

[center]第七章   春  日[/center]

三月北国的冬意依然凝重,春日山城城门大开,难得的一屡阳光从云层中射出,胜利的欢庆笼罩着全城。一列训练有素的军队缓缓入城,正中簇拥着一位骑着骏马的年轻将领。他身高约在八尺,身着一幅青靛色的重甲,腰间系着一柄配刀,头上裹着白巾,“毗”字军旗簇拥在左右。他一手握着缰绳,一手提着酒袋,不时还喝上几口。

“好一员大将!”隐者心说,“自我离开中原以来还没有见过这样的人物,观其外知其内,绝对不会什么等闲人物!”想到这,隐者向前挤了挤。

“真是不简单!长尾殿下居然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平定了北条高广的叛乱,并且既往不咎还是让他镇守北条城。”一旁的百姓纷纷议论道。隐者一愣,原本此来他是想看看长尾景虎将如何重新一统越后的,想不到自己已经晚来了一步,听百姓们这样说,再加上眼前的情景,一定是长尾景虎得胜归来的场景了。

良久,队伍都进了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隐者漫步在城中。城中一片荒凉,身处乱世之中与别处相比这里倒是多了几分平静。隐者径直朝长尾景虎的御所而来,走到门口一个兵士拦住了他,“你是干什么的?”

隐者笑了笑,说:“麻烦通报一下,就说京镇的神医:狂乱隐者要见长尾殿下。”

兵士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原来是久闻大名的神医啊,你少等片刻,我这就去回禀。”说着转身朝里面跑去。不一会他跑了回来,笑着说:“神医,大人请你进去。”

隐者点了点头,给了他五贯钱,信步往里走。与信长的住处相比,景虎的御所更多了几分简朴、凝重,屋的一角摆放着白伞袋毛毡鞍覆,同时还供奉着天杯、御剑和敕命。“神医大人,我久仰大名。前些年,我进京之时曾经登门拜访过尊师。”屋里传来了一个年轻而浑厚的声音。

“我也是就闻,殿下的大名。也更是听说了天皇授予殿下‘讨伐对邻国怀有野心之徒’的敕命。”

听到着景虎站立了起来以示自己对于天皇的绝对尊敬。隐者暗自好笑,但没有说什么。“这是天皇陛下和大将军对于我的信任,也是授予我莫大的荣耀。”隐者点了点头。“对了,听说先生自离开京镇之后便到处游历各国,据说还受到不少大名的器重,不知道先生今天登门拜访有什么指教呢?”

隐者微微一笑,回答说:“殿下谬赞了,我也是一届贫民怎么会懂得天下大事呢?我只是旧闻殿下文治武功盛极一时,特来拜见尊容而已。”

“噢!”景虎笑着点了点头,说:“我看先生的表情似乎对于景虎的作为有些不同的见解,还望先生当面赐教!”

“这个……殿下仁德布于四海,广受越后以及关中各地的百姓颂扬。不过大厦将倾岂是独木能支呢?武田信玄雄霸甲斐,北条更是走上了制霸关东的道路。此时此刻,天皇、大将军授予您讨伐的敕命,殿下自觉的可否同时与两家争霸呢?”

武田信玄野心昭昭,北条家更是在关东图谋不善,这些乱臣贼子自然是我景虎讨伐的对象。我又怎么能因为觉得势单力孤而明哲保身呢?我原来以为先生此来定是能辅佐我匡扶幕府,不想先生居然劝我临阵退缩,恐怕有背王道吧?”

隐者仰天大笑道:“夫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先图自保后图天下;今殿下腹背受敌于内外,如何才能成就殿下的宏图大志呢?依我看来对内,殿下需要收复人心稳定越后,然后才能徐图良机抑制武田、北条家的野心。这才不枉费天皇与大将军对于殿下的期望……”

“这……”几句话说得长尾景虎顿时哑口无言,瘫坐在椅子上。隐者站起身来到景虎身边继续说道:“殿下仁德有余,而权谋不足。虽然殿下三个月内平定了北条高广的叛乱,但是之后既是不杀他,也绝对不该再委以重用。高广此人素自命不凡,殿下如今轻绕了他,难保今后不会有什么反复。”

长尾景虎没有说话,隐者看出了他心中对于自己所说的话仍然将信将疑,他并不相信北条高广会再次谋反,同时他也觉得自己过于心狠手辣了,觉得与自己并不是一路人。

“呵呵!殿下,今日隐者之言出我之口,入殿下之耳,信与不信取决于殿下自己,就此告辞!临行之前我还有一句话要送于殿下:‘功成名就,急流勇退’。做人不要过于执著,烦乱之时不如退隐山林,相信到时自会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告辞!”说完,隐者戴上斗笠,拂衣而去……

[ Last edited by 狂乱隐者 on 2006-3-6 at 05:09 ]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杨主簿 at 2006-3-5 05:29 AM:
对了,猴子叫"木下藤吉郎"的,"小一郎"是他同母异父的弟弟


疏忽了,习惯他叫“秀吉”了。

接下来是三场大战,参加的报名:

信胜讨伐战
严岛之战
川中岛合战

[ Last edited by 狂乱隐者 on 2006-3-5 at 06:51 ]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第一段咋没看懂……
一蓑一笠一孤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大丈夫岂能无志气,战死在两军阵是又能怎么地?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孤舟蓑笠翁 at 2006-3-6 03:58 AM:
第一段咋没看懂……



你没有玩过太阁五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center]第八章  诺  言[/center]

一屡夕阳射入御殿,长尾景虎正襟危坐,天杯、御剑摆放在案前,目不转睛地看着手中天皇的敕命。“殿下!是不是对刚才隐者的一番话有所触动?”一个人问。

景虎抬起了头看了看进来的人,微微点了点头,说:“岑平呀,你来得正好。正好有事情问你,你对如今的情势怎么看呢?”

“殿下,我在中原的时候就听说过隐者此人,虽然交往不多,但是自认为对他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隐者处世大气,善用权术是当世不可多得的人才。不过此人行事偏激,不循礼教,犹如好比一匹难以被驯服的烈马,恐怕很难为人所用。”

“哦?此话怎讲?”长尾景虎疑惑地看着岑平问。

“殿下,天下万物各有其主。昔日文王得吕尚而开周八百年;高祖得张良而兴汉四百载。想天下那么大,中原的人才怎么可能只有太公与张子房这两位呢?只不过他们遇到的名君,他们的主张能够被文王与高祖所采纳。另外一个方面文王、高祖作为君主也能驾驭他们为自己所用,所以才会有这样大的功绩。

如今殿下仁德布于四海,以‘仁’治天下,越后、关东各方的大名也已经承认了殿下的武威,对于殿下来说正是继续发扬自己武德的时候。隐者虽然是天下的大才,但是见解与殿下的不同,所走的道路与殿下所坚持的也有所偏颇。殿下何必放弃自己的大道去遵循他的想法呢?世界上的事情本来就没有谁对谁错之分,至于那一条路更好,这个也没有定论。殿下我觉得您还是应该坚持本性,不该为隐者的话所动摇。”

长尾景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容,岑平虽然话说得不多,但是切中了要害,无形中肯定了他多年来一直坚持的政治主张。他放下手中的敕命,站起身绕过桌案,一把抓住了岑平笑道:“岑平啊!你真是我的孙子、陈平!知我者,先生也。”

岑平微微一笑说:“人各有抱负,岑平得遇殿下,也正是如鱼得水,甘愿为殿下的王道大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长尾景虎点了点头,重新坐回自己的座位上,问:“岑平啊,你今天来找我不会仅仅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的吧?”

“当然不是。殿下,依我看来北条高广的叛乱虽然平息了,但是武田信玄一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自从他把父亲流放之后,他在甲斐努力地扩张自己的势力,如今几乎吞并了整个甲斐。另外如今他与北条、今川结成了三国同盟,更加可以肆无忌弹的对外扩张,我们不可不防呀。”

长尾景虎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岑平继续说下去。

“以武田信玄的性格,相信他不日就会出兵川中岛。这可是我们与武田之间没有算清的陈年旧账。”

“川中岛!”长尾景虎默念着这个名字,他想起了两年前小笠原长时、村上义清、高梨政赖武田信玄打败从信浓逃到了越后,在自己的面前哭泣。当时自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要帮助他们收复失地,也就是在那年的八月,爆发了第一次川中岛之战。转眼已经两年时间了,自己当初承诺还没有实现。“嗯!已经两年了,我也需要重新进兵了!”说话间长尾景虎的眼中闪烁着胜利的光芒。

“不过……”岑平有一丝迟疑,“村上、高梨如今都已经是寄人篱下了,他们自己并不拥有实力,夺取信浓如果完全依赖我方的力量恐怕很难实现。”

“不管怎么说我已经答应他们了。再说武田信玄未必就如传说中的那么可怕,这次我一定要亲自会一会他!”景虎的话语铿锵有力,充满自信。

“这样吧,不如先将三千兵士驻扎在光善寺,这样进可攻退可守,也不会落到太过于被动的境地。”岑平提议说。

景虎点了点头,“同时传令下去,各家都做好准备,我们随时进兵光善寺,只要武田信玄敢轻举妄动,我们就一定予以痛击。”

最后一屡阳光淹没在越后的群山之间,景虎目光刚毅,透过这位二十六岁年轻主帅的目光,岑平似乎看到了明日的太阳。

[ Last edited by 狂乱隐者 on 2006-3-6 at 06:33 ]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没玩过太阁系列……
一蓑一笠一孤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大丈夫岂能无志气,战死在两军阵是又能怎么地?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