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104995人浏览| 249回复
发帖
以下是引用梦风在2004-12-29 12:57:14的发言:
对太阁立志传还不是很了解
有机会介绍给我看看
如今所知道的仅局限于游戏。人物只知道织田信长


你可以加入进来,一起征战。
第一楼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center]第二章  修  行[/center]

奈良町的街头,一位老翁头戴斗笠,身披蓑衣,扛着鱼竿,拖着鞋皮,悠然走在大街上。来到一家酒馆前,老者停住了脚步,步入酒场,找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哟!这位大爷,不知道您想要些什么?”酒店的老板娘用日本人所特有的虚伪的口气问道。

老者头也没有抬,冷冷地说:“我要些酒。”

老板娘答应了一声,一扭一扭地退了下去。老者看着老板娘的身影,轻声嘀咕了一句:“身材还不错,可惜有点老了!”那不多一会,老板娘端上来三小杯酒在老者面前放下,恭恭敬敬地问:“大爷,我们这里有僧坊酒、清酒、浊酒,不知道您要那一种?”

老者拿起了其中的一杯,只见杯中的酒十分浑浊,不由得怒道:“怎么你以为我付不起钱,给我喝这样的劣酒!”(浊酒:是指把泡了水的米拿出来蒸并加入水和麴,不进行过滤酒渣的动做而制成的日本酒.此酒形态呈白浊状。)

老板娘赶忙端起了另外一杯递了过来,这杯酒呈淡黄色,与刚才的酒相比有着特殊的香味。老者接过酒杯,微微品了一口,点了点头,心说:这小日的酒还算不错,我就喝这个了!想到这对老板娘说:“就这个了,那个什么坊酒的你端下去吧!”老板娘也不敢说什么,整理了剩下的酒杯,重新退到了后面。(清酒:用浊酒制造出来的酒。呈现淡黄色且带有独特的香味。又成为清酒。传说此酒是在战国时代的酒窖中,不小心把炭加到浊酒里而制作出来的。)

猛地,老者把酒杯放下了,用着十分不流利的日语说道:“那边的小子,你看什么看?”门边坐着的一个人赶紧来到了他的近前,施了一个礼,恭恭敬敬地说:“在下松永通久,见老人家你气宇非凡,特地前来问候!您老是从明国来的吧?”(松永通久:三好家臣。大和多闻山城城主。久秀之子。)

老者撇了他一眼,心说:这小子不像什么好东西!不如让我来戏弄他一下。想到这,点了点头,说:“通久啊!既然你想认识我,那么这顿酒的钱,你就替我付了吧!哦,对了!老板娘,在给我带上二十瓶最好的酒,也都记在这小子的账上。”说完起身就要往外走。

“你!”松永通久一瞪眼,“这个老人好不讲道理,我只是问候你一声,凭什么要我给你付钱!”

老者“嘿嘿”一笑,“凭什么?就凭你想认识我。你这年轻人好不懂得规矩,拜师的礼仪你们家就没有人教过你!”

“你有什么本事,我就要拜你当老师?”

那么我就给你露一手,说着老者拿起了一旁的鱼竿,轻轻一晃,鱼丝紧紧地缠住了松永的双腿,然后只见老者拿鱼竿的手轻轻一晃。松永一个没有站稳,跪倒在老者的面前。老者哈哈大笑:“年轻人,这才是后生小辈的样子!”

松永久秀受了这样的奇耻大辱,自然是恼羞成怒。他一把抽出自己的佩刀,割断了鱼线,猛地站了起来,朝老者的面门就是一刀。

“好小子,不懂得尊敬师长,居然弄坏了我的东西,如今还要行刺师长,都怪我这个当老师的平时管教不严。今天我来教训教训你!”说话间,右手的鱼竿轻轻一打,正打在永松久秀的右手上,永松久秀只觉得右手一振,刀已经落在了地上。老者随即一翻手腕,鱼竿正点在永松久秀的左肩头。“别动!”随着老者这一声叫,永松久秀顿时如木雕泥塑一般,一动不动了。

老者看着呆呆的永松一阵大笑,又喝了几口酒,站起身来朝门口走去。这是两旁的其他的客人早已经是看傻了,谁也不敢靠近一步。“你……别走……你用了什么妖法?欺负一个不懂得武术的人,你算什么本事。你有本事去找宝藏院胤荣打!”(宝藏院胤荣:枪术家。人称觉禅坊。[B]宝藏院流[/B]枪术的开山祖师。与柳生宗严一同拜上泉信刚为师,共同学习剑术。其后向道神流的成田大膳大夫学习枪术,加上其精心研究下,创出宝藏院流十文字镰枪的诀窍。据说此人晚年放弃武艺,一心向佛。)

“宝藏院胤荣!”老者暗自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酒坊……

[ Last edited by 狂乱隐者 on 2006-3-4 at 08:14 ]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看来越来越有趣了
好,我也参一腿
[color=#007fff][天涯阁]——[逍遥律][天翔护法]£飚风[/color] 梦里的风穿越多少时空,撩起的旧日情怀让我感动!

TOP

转眼又是一年了,一年里文坛可真是门可罗雀。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center]第三章  相  遇[/center]

凄清的街头狂乱隐者头戴斗笠目不斜视地往前走着。“哥哥!”他听见有人在自己身后叫道,声音是那么的熟悉。“梦风!”隐者停住了脚步回头看了看。此刻梦风已经是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隐者的跟前,一把拉住了隐者

“你怎么也到这倭岛来了?”

梦风叹了一口气说:“自从哥哥离开的蜀国,我便每天思念哥哥。后来吴国使团来访,无意间提起曾经在吴郡见到过哥哥。所以我向蜀王告了半年的假只身前往吴国。一路上又听说哥哥随着商船来到了倭国,所以一路追随哥哥的足迹到了这里。”

隐者没有说话,安静地听着。

“哥哥随我一起回去吧,呆在这孤岛之上有什么意思。”梦风继续说着。

隐者淡淡一笑,说:“或许吧!你刚到这里没有多久,习惯了蜀中的繁华,自然会觉得这里是一座孤岛了。说实在的我在这里生活了多半年,真是慢慢习惯这里的生活了。”

“哥哥性格豪爽又是壮年,何必在他人的地盘上空老平身呢?如今中土多难,豪杰群起,你我正是建功立业之时!”梦风说道。

“呵呵!”隐者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说,“贤弟,你错了。功名利禄无非都是过眼的烟云何必苦苦争夺呢?你不必劝我,我此来倭岛自然是由我的目的,如果贤弟愿意可以留下,如果觉得无趣自然可以转身回中土就是了。我绝不强求!”

“这个……”梦风有些犹豫,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对了哥哥,我前面似乎看了一个熟人。”

“嗯?”隐者一愣,“不会吧,你刚到倭岛怎么会有熟人呢?莫非也是中原的人?”

“应该是,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一定是舟翁。”梦风斩钉截铁地说。

隐者一脸疑惑地问:“舟翁?我似乎没有听说过此人!”

“就是那个孤舟蓑笠翁了!他依然是斗笠蓑衣,扛着一根钓竿。我是在前面的路口见到的,似乎还在打听什么地方呢。”

隐者叹了一口气说:“唉!我当是谁,原来是破船,原来他也来了。”说到这,隐者一转念,心说:“不会吧!他与倭寇仇深似海,怎么可能会只身来到这倭岛呢?其中必定有什么隐情,莫不是他也想趁此乱世……”“对了,梦风我正要借道近江去越后。自从关东管领上杉宪政之后关东一直处于风雨之中。听说他两年前躲在越后的长尾家,并且据说长尾景虎又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小小年纪已经代替其兄长成为了长尾家的家督。如今今川、武田、北条结盟,我们正好看看长尾能有什么反应。”

梦风点了点头,“我新到这里对于很多事情并不熟悉,一切还是听从哥哥的安排。”

隐者点了点头说:“既然如此,我们这就上路吧!”说着两人重新上路,一路往近江而来。

一路无话,这一日两人来到清洲镇。梦风看了看地图问,“哥哥,我这些天来一直觉得有些奇怪,我们去越后有很多路可走,可是哥哥为什么偏偏要选近江呢?而且我们没有走琵琶湖,却是一路东走,如今更是到了尾张国,莫非?”

隐者微微一笑回答说:“梦风啊多日不见,看来你长进不小。我之所以一直留在倭岛,很大的一个原因是觉得这里正逢乱世并非没有用武之地。如今我先到尾张再去越后也是正想看看尾张国的大名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尾张国兵力不过三千,而且近来据说织田家是一个傻瓜。一个傻瓜能继任家督,而且他还是蝮蛇齐藤道三的女婿,并且传闻中道三曾在女儿的花轿到织田家前给了女儿一把尖刀并说:‘如果女婿真是一个傻瓜,就用这刀杀了他。’我到这里倭岛那么多日子了,对这个蝮蛇的女婿我还是真是有些兴趣呢。所以这次绕了一个圈子特地到这里来看看我们的这位傻瓜。”

梦风听完方才恍然大悟,“我也听到过如此的传闻,也想见识一下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人物呢!”正在两人谈话间,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从一家粮店里面被踢了出来,落在了隐者梦风的跟前,把梦风着实吓了一跳。

[ Last edited by 狂乱隐者 on 2006-3-5 at 02:18 ]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曾几何时,送花是个时尚
如今,几乎成了奢侈的代名词
[color=#007fff][天涯阁]——[逍遥律][天翔护法]£飚风[/color] 梦里的风穿越多少时空,撩起的旧日情怀让我感动!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狂乱隐者 at 2004-12-29 12:00 AM:

你可以加入进来,一起征战。


不知小女子是否有幸能加入,与各位一起作战!
[color=purple]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color]

TOP

[center]第四章  猴  子[/center]

梦风小心翼翼地走到那个东西旁,弯下腰想仔细看看清楚,不想那东西动了一下,然后慢慢地爬坐了起来,“原来是一只猴子,我还以为什么东西呢,把我吓了一跳!不过猴子命也真大,这一下居然没有被摔死。”梦风心说。

“哎哟!”正在梦风暗中寻思的时候,那“东西”叫了起来。“啊?猴子还会说话!”梦风没有提防正准备过去抓他,听“哎哟”一声,一下叫了起来。

只见那只猴子勉强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一瘸一拐地来到梦风的面前,一把抓住了梦风说:“小子!你再说一遍,我乃是堂堂的武士,谁是猴子!你这个贱民!”

梦风这才看清原来自己面前的是一个武士打扮的人,不过身材矮小,乍看之下简直就是猴子。“你最好客气一点,你说谁是贱民!”说话间,梦风已经挣开了那人的手。

“住手!”正当梦风想要动手的时候,一旁的隐者拦住了他。“阁下是木下藤吉郎吧!”隐者转身笑着对来人说。

“嗯?”那人一愣。转而笑脸相向说:“正是,阁下怎么认得我?”

“呵呵!那还是三个月前吧,我还是在京师行医。有一天一个重烧的病人到我这边求医,我也是花了一番功夫才医好他的。”

“噢!原来你就是京镇的那个大夫,真是太感谢你了,如果没有你的话恐怕当时我就死在京镇了。我一定要把你介绍给我的主公!”木下藤吉郎感激地说。

“哦?你的主公呢?”

木下藤吉郎一拔胸脯,扬了扬头说:“正是尾张守:织田信长殿下!”

“哦?”隐者微微点了点头,心说:“原来这只‘猴子’如今已经投到了‘傻瓜’的手下真是有趣!原本我就觉得这个‘猴子’并不普通,那个‘大傻瓜’更是不简单。”

“对了,神医你先休息一下!我和那边粮店里面的一个家伙有些过节,我现在就去把它摆平了然后再带你去见我家主公!”说着,转身又一次向粮店走来。

“慢着!”隐者一把拉住了他说,“得饶人处且饶人,木下殿下你又何必呢?我这里有几枚丹药你先吃了把,不要落下内伤!”

下木小一郎愤愤地叹了口气,“既然神医这样说了那么我就算了!”说着还对米行的方向指了指,大声骂道:“小子,你给我等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天之仇,我木下藤吉郎一定会报的!”

话音未落,米行的门又一次开了,从殿堂内走出来一个明国打扮的人,径直朝猴子和隐者走来。木下藤吉郎就是一愣,不禁往隐者的身后躲。“嗯?仲德!是你?!”一旁的梦风一眼认出了来人。

梦风隐者?看来来到这倭岛上的人并不在少数。原来隐者你和这只猴子有故啊!”曹仲德冷冷地说。

“呵呵!仲德!久违了!”隐者一拱手,“想不到我们又在这里见面了!怎么了,似乎你与木下藤吉郎又有什么深仇大恨了?”

“呵呵,也不算什么大的仇恨,只是我看他并没有服气所以想再给他一个教训!怎么样隐者你想管这个闲事咯?”曹仲德针锋相对地回答说。

“哼哼!就算是吧!”隐者冷冷一笑,“不过还看仲德如何想咯。如果仲德愿意让一步,那么今天的事情就此了断,大家今后相见互道问候;但是如果不愿意的话,那么看来我们还得在这里伸伸手了,胜败由命。”

仲德刚想说什么,转眼看了看一旁的梦风,不由得一转念:这小子平日不爱惹事,和我也处得不错,真的要帮着隐者绝对没有我的便宜,再说那后面还有一只猴子。君子不吃眼前亏,不如给隐者一个面子。想到这于是说:“呵呵!隐者说的是哪里话!既然你开尊口了,我怎么还会和一只猴子计较呢?就此告辞!”说完纵身一跳上了房,踪迹不见。

木下藤吉郎,没事了,他已经走了,你可以出来了!”

木下藤吉郎这才转到隐者的面前,说:“原来几位都是明国人!我原本还以为神医你是!”

隐者微微点了点头,说:“一场误会就这样算了吧!木下阁下还烦请替我们引荐给信长殿下哦!”

“那是当然!走我们这就走,我带你们去见信长大人!”说着重新端正了一下衣服,整了整腰间的武士刀大步向前走去。

[ Last edited by 狂乱隐者 on 2006-3-5 at 06:48 ]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第一章也修改过哦,梦风帮助太阁统一日本,然后取而代之?
兄长:诸葛追随、风沙。 诸事于胸胜敌寇 葛巾羽扇自风流 追报先帝三顾恩 随军征战誓不休 风展旌旗千堆秀 沙卷乾坤万古愁 主战未捷身先死 簿牍三绝叹武侯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杨主簿 at 2006-3-4 08:35 AM:
第一章也修改过哦,梦风帮助太阁统一日本,然后取而代之?


没有改多少,只是想起来两个人需要死掉,所以换了两个人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