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107837人浏览| 249回复
发帖
[center]六十七章  机  缘[/center]

几乎在织田信长统一尾张国的同时,一代弄潮儿轩辕显华也是历经艰辛,从三河辗转到了远江终于到了骏河。与尾张的贫瘠截然不同的是,骏河国一派兴兴向荣,仿佛是到了京城一般。

轩辕显华进了骏府城,信步走进了一家酒店。小二见他衣着华丽,似乎是从京城来的不敢得罪,请他在一旁靠窗的位子边坐下。热情的问道:“这位大人,不知道要些什么?”

今川家是海内的名家,先祖范国贞世都是有名的文化人,《今川了俊制词》中也特别告诫子孙要重视文道,因而历代家主对京都文化的输入都很热心,家门中通文晓艺的人物辈出。如今,京都的动荡使不少公卿下到地方,寄食于大名门下,造成了地方文化的兴盛。”、骏河府中的“今川文化”和周防山口的“大内文化”、越前一乘谷的“朝仓文化”并称为“战国三大文化”。骏河还是当代的一个文化人会聚之所,文化气氛相当浓重,出现了许多著名的寺院、园林。骏府的町欣欣向荣,颇有点京都的景象。花道、围棋、将棋、茶道、能乐等,在京都看得到的,在这里也都看得到。所以小二整天见到的常来常往的都是穿着与轩辕相仿的贵族,见了轩辕显华仪表不凡,自然也认为是贵族了。

“随便来一些就是了,对了我想去你可知道雪斋禅师住在哪里?”

小二一愣,随即说道:“听口音大人您是中原来的吧,雪斋禅师已经在两年前就圆寂了。”

“啊?”轩辕显华闻听此言一下子呆住了:该死的隐者原来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太原雪斋已经死了两年多了,还来让我投靠他。如今我一个人飘零此地无亲无故,要去见今川义元又没有引荐,如何是好呢?

正在轩辕显华独自一人胡思乱想之际,有一个人走到了他的身边问道:“阁下与我家先师有故?”

“嗯?”轩辕显华一抬头打量了一下来人,见面前站着的是一个武士打扮的人,看上去有一定的身份,忙说:“不知道将军的仙师是哪位?”

那人在轩辕显华对面从容地坐下回答道:“先师正是雪斋禅师。刚才听到阁下提及先师的名讳故此冒昧上来答话,还望阁下不要见怪。”

“哦,原来是雪斋禅师的高足。在下轩辕显华闻名雪斋禅师已久,这次特地赶来求见,谁知道禅师已经圆寂了。”轩辕显华说道。

“原来是轩辕先生,在下松平元信。听先生的口音并非我岛之人,不知道先生来自何方?”

轩辕显华把胸一拔说道:“我乃是中原人世,黄帝轩辕氏的娣孙。和朋友一起来到倭岛,这次由朋友推荐特地由尾张来到远江想通过雪斋禅师引荐,拜见今川大人。”

“哦?”松平元信打量了一下轩辕显华,见轩辕显华衣着华丽,应该不是泛泛之辈再加之又是来自中原,而且来自尾张要晋见今川大人,想必一定有什么过人的见解,于是问道:“先生来自尾张一定对那里的情形十分了解了,不知道先生有什么高见?”

“高见不敢当。”轩辕显华喝了口酒带着几分得意地说,“看将军打扮也非平常人,又是雪斋禅师的高足,想必也是今川大人手下的名将了?”

“不敢当,不知道先生可否先和我说说呢?”

轩辕显华微微一笑:“我要晋见今川大人完全是为了大人上洛大业,不过具体的细节我得见了大人才能说。”

松平元信听到轩辕显华提及上洛两个字,心就为之一动:今川大人曾经不止一次答应过,一旦他完成了上洛大业,一定会帮助我松平家在三河的复兴。如今轩辕显华能帮助大人完成上洛的大业,看来我松平家复兴有望了,想到这忙说:“不知道轩辕先生的在远江可有住处,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住在我的府上。改天评议,我一定向今川大人推荐先生。”

轩辕显华松平元信这样说也是高兴,忙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显华就讨扰了……”

[ Last edited by 狂乱隐者 on 2006-9-21 at 00:56 ]
第一楼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最近人气推惨了,只有咱们互踩了。看看弄潮儿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松平元信是后来的松平元康吧
兄长:诸葛追随、风沙。 诸事于胸胜敌寇 葛巾羽扇自风流 追报先帝三顾恩 随军征战誓不休 风展旌旗千堆秀 沙卷乾坤万古愁 主战未捷身先死 簿牍三绝叹武侯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杨主簿 at 2006-9-12 01:58 PM:
松平元信是后来的松平元康吧


嗯,也就是后来的德川家康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孤王回朝,你们两个还不跪迎?
一蓑一笠一孤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大丈夫岂能无志气,战死在两军阵是又能怎么地?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孤舟蓑笠翁 at 2006-9-20 05:24 PM:
孤王回朝,你们两个还不跪迎?



出去折损了多少草木?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狂乱隐者 at 2006-9-21 08:26:



出去折损了多少草木?

踩死敌菌无数
一蓑一笠一孤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大丈夫岂能无志气,战死在两军阵是又能怎么地?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孤舟蓑笠翁 at 2006-9-21 01:37 AM:

踩死敌菌无数


够炒菜了……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center]六十八  灭  缘[/center]

连日奔波之后终于有一块可以遮风避雨的场所了,住进了松平府的轩辕显华此刻感到了无比的满足。和松平元信一起用过晚膳,他早早地告别了松平元信,在侍女们地服侍下沐浴更衣,自己回房休息去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天光大亮了,轩辕显华伸了个懒腰起床穿戴好衣服走出了卧房。府内一个人也没有,轩辕独自闲逛着。不知道怎么着他来到了一座庙前。这座庙宇建造地非常宏伟,大有京城寺庙才有的气概。远处望去,隐约间可以看到缭绕的香烟……

轩辕显华觉得好奇,便朝庙宇的方向走去。到近前一看,庙门大开并没有一个香客。轩辕显华信步走进庙门,整个大殿被死寂所笼罩几乎令人窒息。穿过大殿,轩辕显华来到了后院,只见一片樱树林下端坐着一位老和尚,身披黑色的僧衣。

“你是?”轩辕显华连问数声,但是老和尚全然没有听见,只顾自己闭目打坐。一阵北风吹过,天空之中开始漫舞起了片片雪花。轩辕显华颇为诧异,心说:难道是骏河天气怪异?怎么凭空会在这时候飘起雪花呢?

正这是一个小沙弥奉着一碗茶来到了老和尚身边,恭恭敬敬地递上了茶,似乎有什么事情迟迟不肯离去。良久方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师傅,弟子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师傅。”

“说吧!”老和尚似乎刚从入定中缓了过来。

“弟子随师傅学习兵法多年,虽然未曾上阵厮杀过,但是自觉也是初通情理。此番大战在即,我军势大,而敌势弱,胜当在我。可是师傅为何偏偏要一心求和呢?”

老僧一笑道:“问得好啊!世人都道我雪斋年事高了,愈发胆小了,可是谁又能知道,为师我不久就将驾鹤西游,前往西方极乐世界终日,聆听佛祖的教诲了。”

小沙弥有几分诧异,但是没有说什么,继续听着。

“我出仕今川家多年,知道主公多年来一心想要上洛,此次我极力主张议和为的就是替主公铺平上洛之路。”

听到这轩辕显华也是一愣,心说:此人自称雪斋,言语间充满着对于今川家前程的担忧,他究竟是什么人?

老僧继续说道:“主公文才武功当世少有,风流技巧更是无一不精,平日里过于向往京都的那种公家生活,一心想着上洛,重振将军雄风,完全忽略了周边的情形。武田信玄固然是一个不可小看的对手,北条氏康又岂是等闲之辈呢?河越夜战北条家大破实力是自家十倍的关东联军,震动关东。如今关东战事告缓,北条引军西来,好比猛虎下山。此次我军实力占据上风,或许未必会败,但是北条氏康绝对不是一个会善罢甘休的人,今后与北条为敌势必旷日持久,主公上洛可就遥遥无期了……

主公作战一向严循正规兵法,不敢有半分逾规之举,虽然不能以弱胜强之事,但在同等条件下战斗绝不会输给当世任何一家大名。墨守成规之人一旦有意外来临,必将惊慌失措。我只怕主公必将吃此大亏。巧得是,北条氏康绝对是一个善打奇袭战的高手,想比之下如果哪一天我不在了,恐怕吃亏的会是今川家……

武田意在甲斐北条意图关东,这两家正好正面对峙长尾家上杉谦信)。三家一旦结盟正好为我消除后顾之忧,可以一心上洛。何必又去与人结怨陷入无休止的鏖战之中呢?”

小沙弥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一切……

老和尚突然叹息道:“唉!人不可与天争,如果上天能多给我五年的时间,恐怕主公就能独步天下了,可惜……”

“师傅,吉人自有天象,师傅何必又过于感慨呢?”

“呵呵!我们参禅之人,生就是死,死就是生,亦生亦死,亦死亦生。何况我已经年遇花甲,人生六十年,历经了一个轮回又有什么不能看透的呢……”说到这,老和尚的脸上微微流露出一丝笑意说道:“此盟一结,主公上洛指日可待了……天意难违,想不到我能有这样的机缘在圆寂之前布下这三枚棋子,接下来就看天意了……与人为弈,可以津津乐道,想不到与天对弈,也是其乐无穷,遗憾的是结果只能有待你们去看……”

[ Last edited by 狂乱隐者 on 2006-9-29 at 12:16 ]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center]第六十九章  三  河[/center]

小沙弥低下了头不再言语,或许是因为伤悲,自己侍奉了许久的师傅不日就要圆寂;亦或许是为自己的前程感到担忧……

惠明,你是不是觉得前途非常渺茫?”老和尚问道。

“师傅,你怎么知道……”惠明疑惑地看了老和尚一眼。

“呵呵……今川家可能会灭亡在主公这一代,盛极而衰是为必然,而主公为人又是刚直有余而变通不足,真不知道我西去之后的今川家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

“师傅放心,如果师傅真的圆寂了,我一定尽心辅助主公,实现今川家几代主公多年的梦想。”

“呵呵……傻仔傻仔,想不到你随我多年还是没有能洞川世事。天命所归终究不是今川家,这个或许也就是佛祖在此刻召见为师的原因所在吧。”

“那么以师傅看来,谁可以结束这乱世,成为天下的霸主呢?”惠明好奇地问。

老和尚缄口不语似乎在诚心理禅……

“是不是甲斐武田家?”

老和尚摇了摇头说道:“武田信玄可以称乱世第一人,不过犹如林中之虎,未经世俗,恐怕难当重任。何况北方之龙潜卧北陆,龙虎之斗恐终难免……”

“那么大内家雄踞西方,有猛将陶晴贤为栋梁,是名震一方的名门。”小沙弥问道。

“今日之大内家已经非应仁之乱时可比了。陶晴贤与其说是晴天白玉柱,更不如说是窃主家业之贼子。不出五年,大内家必然消失在西方。”

小沙弥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么师傅觉得相模北条家如何?”

北条家一时名声鹊起,已经制霸关东,但是不得天命恐难成霸业……”老和尚平和地说。

小沙弥有些迷茫,看着老和尚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花开花落,世胜世衰,此乃旷古不变的常理,你修禅多年怎么连这个都看不透呢?万物皆有佛性,但并非万物都能成佛……如今天下能顺天而应人者自然可以夺得天下,逆天者必然败落……说了那么多了,你还是看看我们的身边,并不是没有龙虎之辈……”

小沙弥顿时一愣,暗自说道:“我们身边,除了主公还有谁能……?”

骏河、远江百姓富足,久离战端;可是三河之地武魂日兴。三十年前,三河出了一个麒麟儿松平清康,十三岁继任家督,五年内一统三河,直至如今这都是绝无仅有的。之后挥军北上,大大压制了尾张之虎织田信秀。当时三河的家臣都相信如果清康能活到三十岁一定能一统天下。只可惜死于‘守山崩溃’。之后松平家就开始败落了,如今传到了信元手上,这个人绝对不能小看……”

“师傅,松平信元只不过时主公的人质,三河全国都是主公的属国,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三河国民至今都没有忘记清康的威名,都以清康为典范;当日不得已将所有松平家的武士全部圈在冈崎城,其他地方都由今川家负责防守,这不过是权宜之计,三河多少武士因此感到屈辱。如今大家都在传说松平元信颇有其祖父的风范,我看此人今后也能有大的作为……”

“难怪师傅将兵法传授给他!”小沙弥说道。

“传授兵法固然是希望他能为今川家所有,不过天高任鸟飞,如果有朝一日,他能成就一番事业也不枉废我的一番栽培!”老和尚叹了一口气说,“对了慧明,我圆寂之后你也不必再在寺中了……当日听人唤你雨天傻仔,但是见你却有几分慧根,故此收留你在我身边……茫茫乱世,正是英雄用武之时,你可投民主,说不定将来能有所成。”

小沙弥叩谢道:“多谢师傅栽培,慧明牢记在心;师傅如有圆寂,我当诚心礼佛,终日为师傅讼经……”

“你虽有慧根、悟性,可惜此生没有佛缘……我看你也不必强求了,事物百态各得起所,我圆寂之日就是你佛缘尽之时……千余年前,中原大地三国纷争,有豪杰起于山东,终一统北方,其手下有一不可多得的人才姓,名,字奉孝。你还俗之后可以为姓,名为奉孝,见你颇有潜质,可以潜龙为号……”

小沙弥闻听跪拜曰:“多谢师傅赐名……”

[ Last edited by 狂乱隐者 on 2006-9-29 at 06:51 ]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