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107838人浏览| 249回复
发帖
[center]第五十六章  对  战[/center]

“嘿嘿!不错有眼里,隐者果然见多识广,能认识这神剑:天羽羽斩。千百年来都没有人能见识过了,今天让隐者你有幸能见识一下神剑的威力!”说话间,仲德已经到了隐者的面前,手中的神剑朝隐者的面门就是一剑。

隐者只觉得剑风凛冽,急忙身躲避,闪让出数十步才站停脚步,看了看左右树木之上都有了丝丝剑痕,分明是为剑气所伤。“好厉害的兵器,不愧为上古创世神依邪那崎的配剑。我需要万分小心才是。”刚想到这,仲德已经纵身飞到了隐者的跟前,又是一剑刺隐者的左心。隐者无奈,只好从背后抽出了短刀一挡仲德的兵刃,两把兵刃尚未相触及,隐者手中的短刀已经折断了,隐者只得平移出数十步。

“嘿嘿!隐者你既然认识这柄剑,相信你也该知道这柄神刃,世间是没有敌手的!”曹仲德嘴巴里这样说,但是手上并没有放松,一剑快似一剑地刺向隐者

“哼!仲德!如果果然这样的话,当年天羽羽斩就不会折断了!”隐者冷冷一笑,闪在一旁再也不躲闪了。”

仲德一愣,停住了脚步说:“天羽羽斩自神话时代起就只有一把剑能与之匹敌,不幸的是这把剑如今已经葬身海底了……隐者你会学诸葛吧为了自保四处求剑……”

“看来你是非常自信咯!”隐者轻蔑地看了仲德一眼说:“纵使天羽羽斩气逼人,可以你一连数十剑居然连我的衣襟都没有伤到……仲德,我在这里等你并非想与你争斗,只是当日你请我往中国一行,走我也得给你有个交待!”

隐者不用巧言善辩了,你没有逃说明你知道你自己逃不了!还是乖乖跟我走吧!”

“看来你果然自信,我既然能一次从你手中逃脱,那么自然能有第二次!”隐者面带笑容,平静地说。

“哼!别硬撑了,我这就拿你……”说完仲德又是一跟步,又要战隐者

隐者瞬间脸上表情全无,喝道:“通灵术!”

“啊?”仲德不由得再次停住了脚步,警觉地朝四下看了看,良久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不由得大笑道:“嘿嘿!我还以为隐者真的会如此高深的忍术,想不到纯粹是吓唬人的!”

“哼!仲德你抬头看看你上面!”

仲德一愣抬头观看,只见一只大鸟停在自己头顶的树枝上。“啊?什么呀!隐者你不是想用一只大鸟来糊弄我吧!”

“呵呵!仲德这只大鸟专门为你准备的,虽然它没有我的神龙厉害,还没有到终极,对付你也勉强够了!”

隐者你真是用心良苦啊!”

“嗯!徐陵仲有一条神龙宠物,你既然能无所畏惧,我想我的神龙你自然也不会在乎。所以特别为你调训了这只神鸟,今天你就好好领教一下吧!”隐者话音未落,神鸟入箭一般冲向了仲德

仲德一闪身,想不到神鸟速度极快,仲德一个没有留神,左肩头被抓了一下。仲德一怒,挥手中剑砍神鸟,连续数下都没有砍中。转眼打斗了数十个回合,仲德的剑不但没有能伤到神鸟一下,发而被神鸟连抓了四五下。仲德大怒,手下加紧,一剑不知道与什么东西碰了一下,但是看神鸟并没有受伤的痕迹。仲德也没有多想,继续挥剑猛攻,又相持了数回合依然没有结果。仲德一转念看到了一旁的隐者,不由得心念一转,我何不擒贼擒王,想罢转身来战隐者。

神鸟非常有灵性,瞬间已经停在了隐者的肩头。仲德往前跟了一步,手中的长剑不知道与什么东西重重地撞击了一下。“啊!”仲德只觉得手一麻,赶忙往后闪开。只见隐者手中握着一把厚重的白剑,长二尺七、八寸,剑刃的样子象菖蒲叶,剑身很厚,剑柄的装饰犹如鱼的骨节。

“这个是……”曹仲德暗自疑惑道……

[ Last edited by 狂乱隐者 on 2006-8-30 at 13:37 ]
第一楼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原来是狂乱的宠物把宝剑给偷了......

ps:我为啥要穷追不舍啊?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曹仲德 at 2006-8-30 02:01 AM:
原来是狂乱的宠物把宝剑给偷了......

ps:我为啥要穷追不舍啊?


嘿嘿!剑有所克!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还没解释我为什么要追你呢?卖给小早川也是卖,卖给织田也是卖,卖给你自己也是卖,给钱不就算了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曹仲德 at 2006-8-30 06:01 AM:
还没解释我为什么要追你呢?卖给小早川也是卖,卖给织田也是卖,卖给你自己也是卖,给钱不就算了


看下去就知道了...........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center]第五十七章  草 薙[/center]

隐者微微冷笑说:“就知道上古创世神依邪那崎经常佩戴着一柄宝剑,也就是你手中的天羽羽斩。这柄剑一直被认为是天下的神剑,不过想必仲德也不会不知道,世间还有一把能将天羽羽斩断的宝剑吧……”

“莫非是你的神鸟偷走了王直莫邪剑?”仲德问道。

“呵呵,和你一样我对莫邪也没有什么兴趣。因为我手中的这柄剑。仲德你仔细看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天羽羽剑上应该已经留下了一道由冲撞所造成的剑痕了。”

“啊?”仲德仔细闪目看了看,只见天羽羽斩上的确有一道淡淡地剑痕。“怎么可能?当年风魔小次郎曾经说过天羽羽斩乃是神剑,世间很难找出第二把兵刃能与之匹敌。为了私藏这把剑我还背叛了风魔里,如今怎么可能……?”

“当年八岐大蛇危害人间,须左之男天羽羽斩斩杀了大蛇。羽羽就是大蛇的意思,这把剑叫天羽羽斩,就是斩杀大蛇的意思。在斩杀大蛇之后,须左之男在大蛇的尾部发现了一把剑,也就是我手中的这柄剑……”隐者不慌不忙地说道,“这就是当年损毁天羽羽斩天业云剑,也就是俗称的草薙剑。”

“啊?草薙剑?怎么可能?”曹仲德心说,“早在但在源平合战时,安德天皇溺水身亡,这草薙剑不是已经随之沉入海底……怎么今天会重新在这里出现呢……”

仲德你是不是奇怪这草薙剑应该已经沉没于海底了,怎么到我手上了?”隐者笑道:“天下事原本就没有必然,也自然没有定论之说,当日你手中的天羽羽斩草薙剑所毁,今天还不是出现在了你的手上吗?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天羽羽斩能损而复出,那么草薙剑自然能失而复得咯!”

仲德听后沉思不语暗说:莫非果然是天意如此?

仲德,我劝你凡事自有天数,不可勉强。毛利能灭大内一改中国战局,可见毛利家终究是中国霸主。但不要忘记,毛利元就已经年过六旬还有多少年可以趁强呢?元春隆元隆景虽然各有所长,但绝非霸主之才……

再者说,仲德你看看你自己,自从脱离了风魔里以来到处栖身,如今虽然在外闻众落下了脚,但是至今仍然是一个下忍,想想看从下忍中忍,再到上忍要多少时间;何况世鬼政时本身就是毛利家的私人忍者,外闻众的一切都要听命于毛利家仲德我觉得你可是前途渺茫啊……”

“嘿嘿,有劳隐者多为我操心了,不过我相信此次我回去就不会只是单单一个下忍了。当然还需要你的配合咯!而且隐者,相信如果你和我一起回去,你将来的地位决不会在杨之下,你又何必去辅助那只有3000人马的呆瓜呢?”仲德说道。

隐者摇了摇头说:“看来仲德与我终究还是所见不同,你自己决定吧,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我还有事情不奉陪了!”说完一声呼哨,神鸟一下子变得巨大,隐者纵身跃到神鸟背上,神鸟往东飞去。

仲德也没有追赶,朝着隐者远去的方向“嘿嘿”一笑,心说:隐者啊!看来你还是不了解我曹仲德。不过我也的确没有想到你会这样强,居然还能把草薙剑搞到手,看来你对我是早有防备了……不过无所谓了,事到如今无论我能不能把你拿下回去都是英雄,我曹仲德再也不会是一个无处栖身的逃忍了……毛利家这棵大树还是能让我靠一段时间的……

想到这仲德将手中剑一横,在右臂之上猛地一划,血顺着伤口流淌了下来。曹仲德忍着剧痛,割下一块衣襟包起伤口,但是脸上仍然洋溢着一丝微笑……

[ Last edited by 狂乱隐者 on 2006-8-31 at 00:41 ]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center]第五十八章  高  手[/center]

万事具备,曹仲德兴匆匆地转身要往界港走,几乎在同时,树林中飞去数把手里剑,直奔仲德而来。曹仲德一愣,赶忙闪身避让,心说:“糟糕,这个狂乱隐者好歹毒,果然是给我下了套,居然出卖我。也怪我自己过于轻敌了,如今左臂受伤,很多忍术都无法施展,真是倒霉。”

“哼!曹仲德,今天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林中闪出几个黑影,将曹仲德团团围住,看伸手绝对都是风魔里上忍

曹仲德往后退了几步,靠在一棵树上,右手握着天羽羽斩冷笑道:“你们好自不量里,就你们几个还是我的对手,还不快走!”

曹仲德!你也太狂妄了,前番一场激战,你自己又自伤左臂,还想和抵抗吗?”

风魔小次郎?”曹仲德暗自吃了一惊,不过依然神色不改地说:“原来小次郎亲自出马了,难得难得!”

“哼!既然知道我来了,还不早早受死。曹仲德念在当初你对风魔里有功劳的份上,今天你只要乖乖地交出天羽羽斩,引颈受禄,我一定不难为你!”风魔小次郎说道。

“哈哈哈!好大的口气,风魔小次郎,我找你很久了!听说你是铁链达人,无奈你一直躲在风魔里,今天是一个好机会,我倒是要和你比试比试。”还没有等曹仲德说话,林中又传来了一个声音。

“嗯?这是谁?他身息全无,我居然无法察觉似乎和当日在徽王府的时候一样。莫非就是当日盗剑的人?”曹仲德心里也是满心疑惑,几天来他也隐约感觉有人在自己身旁跟着自己,不过一直很难发现,看来这个人是在暗中保护自己。想到这他也有一丝后怕,如果哪天这个要自己的性命岂不是早就身首异处了。

“什么人?出来说话!”风魔小次郎喝问道。

不多时林中闪身走出一个年轻人,中原人打扮,看岁数也就在三十岁左右,白净净的面皮,一身绿色的锦袍,背后背着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包裹,手中拿着一根碧绿的竹竿。

曹仲德见来人愈发纳闷:“看这个决非是泛泛之辈,但是为什么我却感觉不到他身上的杀气呢?他背后的东西虽然裹得严严实实的,看样子全然就是一把剑,莫非就是莫邪宝剑?还有他手中的这个竹竿也是奇怪,应该不是什么平常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你是谁?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还是快点走开的好。”风魔小次郎说道。

“呵呵!”年轻人笑道,“小次郎我今天来只是想与你交交手,别无他意。”说着转身看了看曹仲德说:“至于他么,与我无关。要不你们先做了他,然后我们再比试一下?”

“哼!与我风魔小次郎动过手的人多半没有活着的。你这个不知道死活的东西居然还敢自己找上门来!今天我有事情在身要收拾叛徒,不与你计较,你快走吧!”

“哈哈!小次郎,我早说了:你不要风大闪了舌头!方才好像是你叫我出来的,现在又要我走。有一句话说得好:请神容易送神难!既然你这样说,我就要领教一二了。”说完手腕一翻,手中的绿竹竿朝风魔小次郎的右肩点来。

一来,此人伸手奇快异常;二来,风魔小次郎并无防备。绿竹竿在风魔小次郎的右肩点了个正着,一股巨大的内力如潮水般涌入,风魔小次郎被弹出数十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两旁的人都惊呆了,除了曹仲德以外没有一个人看清整个过程,见风魔小次郎受伤都围了上来,把年轻人围在中间。

“撤!……”又是一口鲜血,风魔小次郎勉强说道,随即一阵烟雾消失在树林之中。年轻人也没有追赶,只是冷冷笑道:“又是一个废物,看来倭岛之上果然没有什么高手!”

曹仲德在一旁看了只觉得背后直冒冷气。他心说:好厉害的伸手,虽然小次郎没有防备,但是要一招击退他决非简单。以我的伸手要击败他恐怕也要三十回合之后,这个人究竟是什么人?想到这他来到年轻人面前一拱手说:“朋友,多谢朋友出手相助!不知道朋友怎么称呼?”

“噢!不敢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我姓,单名。”

仲德点了点头说道:“我曾有幸游走山东,得遇一位老翁,承蒙他抬举曾经也略指点过我枪棒。兄台所用的可是史家枪法?”

“江湖人传说得不错,曹仲德果然好眼里!梁山九纹龙正是先祖……”

[ Last edited by 狂乱隐者 on 2006-9-1 at 01:08 ]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又想起了当年玩太阁四的时候,修成忍波奥义之后,满屏幕的忍者追杀,偏偏又杀了几次上泉信纲,有事没事总被截杀,终于有一次刚拼完上泉,一个不留神被一个忍者给宰了,game over。
特别是由于自己武功高强,竟然好久没存盘。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center]第五十九章  史  羽[/center]

曹仲德暗自点头:“原来他与破船是同门,看来可能还是破船的晚辈,难怪伸手有独到的地方。不过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只是听风魔小次郎一说就记住了?”转念又一想,“也或许是破船和他提起过?”想到这说道:“噢!不知道兄弟与舟翁如何称呼?”

“实不相瞒,舟翁乃是我的叔公。曾经听我叔公提过,仲德乃是一代豪杰,只是苦无缘相识。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史羽说道。

“哦!果然是破船提的。”曹仲德心中说道,“这个破船在他的孙侄子面前还不知道怎么说我呢?不过今天他能出手相救还算不错!”

仲德啊!你英雄一世,今天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呢?被那么多人围困在这里,好像丧家之犬一样!哟!左臂之上还受了伤了,不过不对呀看伤口出血的长度来看似乎是被刀剑所伤。看了看前面这些人都是用锁链的,难道是打斗中自己伤到了自己?”史羽说道。

曹仲德心中暗骂:看来史家传到现在,没有一个好东西,这小子比那破船更要坏出百倍,我就不信前面的事情你小子没有看到。“哦!这个就要怪那狂乱隐者了,都是他给我设的套,还得我如此狼狈!这小子缺德无比,处处与我为难,别看平时关系不错,但是言语之中就多有讽刺,我大人不计小人过不与他计较。如今为了卖主求荣,投奔织田信长,不顾出卖朋友,知道我与风魔众又仇故意设计陷害。幸好遇上了兄弟你,所以才得活命,多谢了!”

史羽一阵冷笑说:“曹仲德,我怎么听你这个话明着骂隐者,暗中似乎有几句在骂我呢?”

曹仲德暗自偷笑说:难得你也听得出来。回答说:“哪里呀,兄弟你路见不平仗义出手,乃是豪杰也!怎么能和他同日而语呢?”

“哼!你小子自残左臂,准备回去请功受赏,我不是没有看到。想不到风魔小次郎在这里埋伏,险些偷鸡不成蚀把米,如今还怪在别人头上。早知道如此就不救你了!”史羽说道,“前面居然还敢在心中暗自骂我!”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对天发誓!”曹仲德说道,心中暗骂道:“这小子果然比破船狂乱更坏百倍!和他相处,我还是需要小心。”

“别装了!”史羽脸色阴沉说道,“你又骂了我一句!实话告诉你吧,我有一种自小就会读心术,你这样的雕虫小技怎么能瞒得了我呢?”

“嗯?读心术?难道天下果然有这样的邪术?”想到这曹仲德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你还是不信?”史羽说道。

“嗯,不管如何我也犯不着得罪他,不妨先应付过去就是了。出来那么多日子了,我也该回去了。这一趟那么老远的逛了一圈,何必最后惹些事情呢。”想到这,仲德笑道:“信,我怎么会不信呢!兄弟,不知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史羽“哼”一声也没有再计较说道:“你自己回你的外闻里吧,一路之上说不定还会有什么意外的。建议你好好调养伤口,免得再弄巧成拙了。我还要去琵琶湖找我叔公呢,不陪!”说完转身就走。

等他走远了曹仲德才长长出了一口气,心说:“终于走了!真难缠,翻脸不认人,比破船还破!……还好走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也先走了,免得呆会哪家的忍者又来给我找麻烦。”想到这曹仲德收拾了一下,转身往外闻里的方向下去了……

这日,红日已经偏西,曹仲德终于回到了外闻里。刚进屋,一个下忍来报告说:“曹仲德大人,你终于回来了。小早川隆景殿下来了,正在大殿等你呢!”

“嗯?他的消息倒也是灵通的!”曹仲德心说。“哦!我马上就来!”

不多时曹仲德来到了大殿之上,小早川隆景坐在正中世鬼政时站在一旁。曹仲德来到屋内,见过两人。小早川隆景命人抬上来一箱银钱说道:“仲德,这次你辛苦了,据说你还为了帮我留住隐者受了重伤,这些钱是给你的!你点一下吧!”

仲德点了点,足有三百万贯,不由得高兴心说:“毛利老头还是大方啊!我这辈子是不用担心了!”

“还有,我也和政时商量过了从今天起升你为上忍。”小早川隆景说道。

曹仲德喜出望外说道:“多谢殿下!多谢头领!”

“嗯!”小早川隆景严肃地说道,“如今大内家的灭亡只是时间问题了,在毛利家全制中国的道路上唯一的敌人就是尼子家了。从今天起,你必须辅佐政时目标尼子家……!”

[ Last edited by 狂乱隐者 on 2006-9-1 at 02:13 ]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羽毛瓜也来了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