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十字星下的神迹 作者:然后
 
内容简介:
前面描写赛车部分比较长,精彩故事自 第三集 天国之扉 开始   这是一趟惊险刺激的梦幻之旅,从迈阿密夜晚街角的星空到撒哈拉沙漠上的赤热尘风,从花之都日落黄昏到哈瓦那狂暴夜风,从亚马逊原始丛林到阿拉斯加白色雪原……   神殿之城Heraklion,天空之境Meteora,黑暗之都Transylvania……这里有神秘精彩的冒险,这里有扑朔迷离的黑幕,这里还有南十字星曙光降临之前的最终选择!
阅读公众版本: 起点中文阅读页面
 

VIP章节目录
若您的经济条件允许,请您订阅VIP支持作者,若您不想订阅,就请投票支持,
若投票都吝啬,那请您到起点中文幻剑书盟关注更新信息和书写评论,以支持作者.谢谢.


第九集 神喻之箭
第5章 茨荆(一) (二) 第6章 重影(一) 第六章 重影(二) 第七章 坐标(一) 第七章 坐标(二) 第七章 坐标(三) 第八章 乱战(一) 第八章 乱战(二) 第八章 乱战(三) 第九章 激斗(一) 第九章 激斗(二) 第九章 激斗(三) 第十章 远去的地下铁(一) 第十章 远去的地下铁(二) 第十章 远去的地下铁(三) 第11章 神喻之箭
第十集 蜘蛛之寻
第1章 阴天(一)(二) 第2章 插曲(一) (二) (三) 第3章 明日之约(一) (二) (三) 第四章 扉 第5章 门外 (二) (三) 第六章 深陷(一) (二) (三) 第7章 力量(一) (二)
 
精彩片断:

  守卫塔台上的向正极其配合地抓起了架设在塔台上的机枪向着广阔的天空中扫去,在震耳欲聋的枪声中,一大群在几分钟前还张扬跋扈的女兵们抱头鼠窜,空旷的基地广场上只剩下了几个吓呆了的军官和一大堆的杂物,不等鬼龙开口,卞和已经开过来一台重型运输车,指挥着一些后勤人员将那些体能补充液和其他的营养品收集起来放到了车上,一溜烟地向着基地外的道路尽头开去,那里有一个医疗站,有不少高原反应严重的士兵正在靠着自己的体能和一些常规药物苦苦支撑......

  新来的教官们正好在基地大门外目睹了一切,这些从各个部队抽调来的精英教官原本就是训练新兵的能手,但是在看了鬼龙的“训练”方式后也不仅暗暗咋舌,不用再多说什么,这些教官已经预感到了在这个训练基地中的几个月时间将是很不寻常了......

  重新走出宿舍的女兵们开始在刚刚到达的教官们的驱策下慢慢地绕着巨大的基地广场慢跑,不过几分钟时间,原本还差强人意的队型开始散乱起来,到了后来一个简洁的大方阵竟然成了一字长蛇,有的人干脆瘫倒在地上呻吟哭喊起来,任凭那些刚刚抽调来的教官们吆喝怒骂,怎么也不动一分一毫了!

  鬼龙转身离开了基地广场,冷冰冰地朝着那些送兵来的军官扔下了一句话:“我还有一些物资没有到位,如果在我要求的时间里还不能看到这些物资放在我的基地仓库里,你们知道这些受训人员会吃什么样的苦!”

  回到了房间里的鬼龙一行进门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摘下了自己的帽子,无一例外地长出了一口气,晁锋更是直接瘫倒在了地板上呻吟着说道:“我说头儿,我刚才差点就顶不住了.....要是那个小女兵再多看我两眼,没准我就该蹲下来哄她别哭了......”

  卞和端起了已经冰冷的茶水一饮而尽,重重地呼出一口气:“我们都有个通病,也可以说当兵的人都有这么个毛病!对自己或比自己强大的人都能下得去手,即使是训练那些男兵也可以做到狠下心肠,可就是不能看那些女兵或者女人受委屈!你们看看那些女兵的资料,他们的父兄哪个不是真刀真枪血里火里拼上去的?哪个不是对某一行业有着精专之处的高手?可怎么就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变成他们那个样子呢?”

  秦椋也灌下了一大杯冰冷的茶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秦椋若有所思地说道:“按照我们的预计,应该可以在几个月时间内把这些娇小姐们训练出个兵样子,但这种训练有什么实际意义么?离开了基地,她们仍旧是那种被捧在手心里的宝贝,不管是她们以后的上司或是下属都会习惯性地照顾她们,用不了多久她们就会忘记曾经受过的磨练了吧?”

  向正始终保持着一个狙击手惯常的冷静,方才的那一枪并没有让向正感觉到太多的不安,看着身边的兄弟一个个心有不忍的模样,向正低声说道:“我想训练她们不过是个借口,我们训练这些女兵的目的并不是让她们真正地参与特种作战,而是利用她们的背景加速在某些方面建设的速度,尽管现在的大部分军方闲置设施都已经启动了,但总是有一些习惯了慢慢来,习惯了等命令的人在自觉不自觉地拖延观望,在某些建设过程中给自己捞些资本或好处,有了这些背景复杂的女兵们落在我们手里,相信即使她们的背景不说什么,那些深谙军队潜规则的家伙也该自动自觉地做一些事情了吧?”

  鬼龙一直没有插话,只是站在了窗口,静静地看着那些教官跑前跑后地将那些耍赖的女兵从地上拉起来逼着她们继续奔跑,或者让那些完全耗尽了体力的女兵趴在地上休息,一切都进行得有条不紊。当最后一个精疲力竭的女兵被教官拖到了一边休息以后,鬼龙满意地抓起了电话:“值班室吗?通知医疗排的人,今天晚上做好大批量救护高原反应人员的准备,一定要准备充分,把那些急救设备和物资全部搬出来,估计今天晚上他们会有得忙了!开放通讯室,凡是想与自己家人通话的女兵都给予满足,但是所有的通话必须记录在案,尤其是要做好录音!”

  放下电话的鬼龙竟然破天荒地露出了一丝狡猾的笑容,这让所有跟随鬼龙的部下吓了一大跳,什么时候见过鬼龙有这么狡诈的笑容啊?难道......连站在他对面的秦椋都从鬼龙的笑容里感觉到了某种强烈的不安!犹豫再三,秦椋实在是忍不住好奇,低声向鬼龙问道:“头儿,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不会是真想抓别人的什么把柄吧?可也没什么把柄可抓啊?”

  鬼龙半靠在椅子上尽量地伸展着身躯:“从小处说,既然我们必须训练这些刁蛮娇弱的女兵,那这些女兵也必须为我们做一些正面宣传,好让我们需要的物资早点到位,还要让某些人尽快地了解我们存在的价值,甚至是习惯我们做事的方式!从大处说,你们试想一下,一群经过了我们仔细训练,对特种作战至少有了个概念和轮廓的女军官将在军队中起到什么样的影响?尤其是对她们的父兄、她们未来的丈夫或朋友又有什么样的影响?将军把这些女兵集中到一起绝对是花了大心思的,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极有预见的伏笔,简单地说,一百多个对国家忠心耿耿、有着深厚权力支撑的、前途无量的特种军官在今后的二十年中是什么?那就是我们的新血,我们的未来,是我们终生制职业的后继者!”

  不理会身边被自己的话语震惊了的部下,鬼龙独自走到窗前看着在山峰顶端翻涌聚积的云彩。仿佛是喃喃自语,又仿佛是在与身边的兄弟交谈,鬼龙的声音还是显得那么沉稳,但隐隐带着些隐藏得极其深沉的狂热:“这个基地既然已经开始运作了,那么就一直运作下去吧!从这里开始,将会有更多的忠诚的军人走出去,去国家的任何一个需要军人的地方,甚至可以做到和平为民,战则成兵!军人不求别的,既然生为国生,那么在必要的时候也能为国而死,只希望从这个基地中走出去的军人,都能够明白这一点,那......也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