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熹纪事 作者:红猪侠
 
内容简介:
他是一个太监,一个有野心的太监。他的野心在我看来并不卑下,最起码现在的是这样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是一个太监,即使得到了江山又能如何?既然不是为权,那么他是为了什么呢?钱?显然不是,虽然颜王的谋反失败了,但他留下的财产(属下)却是惊人的。美人?更是一个笑话!他的野心看起来竟然是高尚的,虽然他的手段在大多时候是卑鄙的,但他的目的——确实为了天下的太平!

阅读公众版本:幻剑书盟阅读页面 起点中文阅读页面 爬爬书库阅读页面
 

VIP章节目录
若您的经济条件允许,请您订阅VIP支持作者,若您不想订阅,就请投票支持作者,
若投票都吝啬,那请您到起点中文幻剑书盟关注更新信息和书写评论,以支持作者.谢谢.


 
精彩片断:
  辟邪跟进房中,长剑压在他的肩头,左手在身后凌空指了一指,将吴采鳞从门外射来的暗器震飞,这时胸口气血翻涌,知道旧伤复发,不由厉声道:“你阴谋诡计不如我,武功也不如我,我样样都比你强,是什么令你就是不能膺服?你这次抢着要送绣工进宫,分明就是想行刺太后皇帝,不惜将女儿送入虎口,可见你复仇之心犹胜当年,对父王的赤诚没有半分消减,难道我自残身体入宫复仇的决心还不值得你拿对父王的效忠之心的十分之一相待?我八岁随父王北征匈奴,一路坐在十六哥的马前,幸有十六哥拼死护我周全,那时十六哥可曾觉得我日后会是胆小怕死之人么?”

  “不是,”吴十六大声道,“二十万大军崩于面前,也不能使小王爷颜色稍动。”

  “当时十六哥为我挡去两箭,事后说的话十六哥还记得么?”

  吴十六一字字道:“现在追随老王爷,将来追随主子小王爷。”

  辟邪听他连语气都和当时一模一样,不禁心神激荡,从胸膛中迸出一串激烈的咳嗽,长剑在他手中微微颤动,烛光下似水波荡漾。“十六哥是欺负我年纪小,当时随口乱说的么?”

  “不是。”吴十六想起从前豪壮,热泪盈眶。

  辟邪左手抚胸,微觉吐息艰难,雪白的面庞惨红尽染,似乎连剑也握不住,突然目中寒光一敛,剑尖直指吴十六咽喉,道:“十六哥于我有救命之恩,无奈这承运局自来以你为首,就算我有心放你生路,只恐你日后生事,令二十郎和宋先生不能服众,我只再问你一次,你愿重回我麾下么?”

  “死在小主子剑下,也没什么!”吴十六盯着剑身上靖仁二字,道,“我只是不明白,小主子从小才高志远,为何甘愿作那贱人儿子的奴才。”

  辟邪道:“十六哥当年为何跟随父王起事?”

  “颜王爷立志肃清藩政,富国强兵,扫荡蛮夷,做的是中原一统的大事。”

  辟邪厉声道:“不错。我在宫中,要杀太后易如反掌,只是她一死,洪凉东西群雄并起,割据中原,谈何天下一统的大业?纷争四起,百姓流离,说什么富国的美梦?我现在不过是个宦官,只得假皇帝之手,铲除藩政,竟父王之志,有什么错?我挑唆他们母子反目,亲属相残,报全家灭门之仇,有什么不对?”

  “小王爷!”吴十六双手握住长剑,颤声道,“我吴十六终于死得明白,小王爷这些话为什么不早说!”

  辟邪笑道:“你给我机会说了么?”说着手臂一震撤剑回来,退了几步,坐在椅子上喘了口气。

  吴十六长身而起,放声大笑,道:“不错,我吴十六真是老朽糊涂,脸皮也厚,现在再想追随主子爷,不知道主子爷是不是觉得已经晚了?”

  辟邪长剑还鞘,道:“不晚,我就等十六哥这句话呢。”

  吴十六扭头对门口的吴采鳞道:“把你手中的暗器收起来,快快请你宋伯伯和二十叔来,咱们爷们儿今天重聚,要好好喝上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