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风 作者:淡墨青衫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架空中晚唐的作品。作者文笔很好,故事娓娓叙来,有如夏天饮清泉,舒坦.

阅读公众版本:起点中文阅读页面
 

VIP章节目录
若您的经济条件允许,请您订阅VIP支持作者,若您不想订阅,就请投票支持,
若投票都吝啬,那请您到起点中文幻剑书盟关注更新信息和书写评论,以支持作者.谢谢.


第三卷 剑南三川
第15章 第16章
 
精彩片断:
   李忱心中暗乐,知道这皇室如同自已当年一样,年底开团拜会时,上去致辞的非得是一把手领导才行。现下这个模样,到果真教人为难。

  心中微微一动,忍不住起身,大声道:“父皇,儿臣愿领致贺辞一职。”

  李纯正在为难,见这爱子年纪小小,身高还不如丰王及遂王的佩剑,居然也站出来要求致贺词,他心中又是欢喜,又是吃惊,忙沉声问道:“忱儿,休得胡闹。这虽然是宫内便宴,你却也不能随性。”

  “父皇,娘亲早就教导过儿臣礼仪一事。今日既然是宫内便宴,就请让儿臣一试。”

  他如此坚决,李纯颇觉为难。转头看陈妃脸色,见她亦是惶然无措,心中更是无底。思来想去,到底太过喜欢这个爱儿,因而点头允准,笑道:“既然如此,朕便允了。”

  陈妃早就着急,然则因此处不是在紫兰殿中,她也不敢上前劝阻,待听到皇帝准了,心中一急,简直要急晕过去。她不过是因前一阵子李忱惧怕参加大宴,便以大道理教训了他一通,大宴与祭祀,都是大唐朝会的一种延深,因爱子心切,所以教导了儿子几句。此时这小鬼不知死活,竟然要拿学习的三脚猫礼仪功夫当众出丑,教导他时,可真是没有想到有这样严重的后果。

  李忱步行向前,一直行至大殿正中,先是低头皱眉,略微思索片刻,半响之后,方始抬头。

  不过这么片刻功夫,殿中诸人,已经面露讥笑。郭妃更回头向人笑道:“陛下常谓此子聪明,今日看来,不过如此。”

  “臣李忱顿首拜言:新春首祚,臣忱等不胜大庆,谨上千秋万岁寿。”

  各人还正在讥笑,却冷不防李忱已然开始贺词,按照程序,各人应该紧跟着李忱话音,立刻下拜,此时猝不及防之下,却是参差不齐。待各人收敛笑容,正色拜倒,皇帝的神色已经颇是不悦。

  待殿中上下总算全数跪倒,皇帝神色稍霁,持杯答道:“敬举卿等之觞!”

  李忱又道:“诸臣拜。请陛下饮酒。”

  待诸人又拜倒,皇帝举杯饮尽,各人方又起身,回座,至此礼成。其实这一套礼仪典范,到也并不复杂。只是这种大宴虽然说是家宴,除了皇帝等寥寥数人之外,其余大众都很紧张拘束。而以李忱这样的幼年小童,居然可以行礼从容,指挥若定,委实令各人惊奇敬服。

  待各人坐定,李忱亦然回座。陈妃见他到来,一手抓住他手,心中又惊又喜,一双美目紧紧盯着爱儿,低声问道:“你怎么就一点也不怕?!”

  李忱心中暗道:“这点小事,我当年可做的多了,何怕之有。况且皇帝老子那么喜欢我,就是做错什么,还能要了我的小命不成。”

  他原来也不欲大出风头,成为各人的眼中钉,只是郭妃欺人太甚,自已毕竟是陈妃所产,自已现下已经以母亲视她,如何能够容忍人家欺到头上来。他当年就是要强好胜,才一步步爬上官位,以农家子弟的一股狠劲,怕过谁来?若不是不想太过操劳,看透了人世繁华,早就和郭妃母子几人卯上了,又有何惧。

  因觉陈妃手掌中满是汗珠,李忱轻轻一笑,向她道:“娘亲,这有什么好怕的。以儿子的聪明,难道还能被这些小事难倒了不成?你放心,日后儿子大出风头的事,还多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