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申风云 作者:一苇渡
 
内容简介:
  1644年的甲申,是一个充满悲剧的年代。一个如此文明、强大的帝国就这样被打翻在地,那时的每个偶然都无不蕴涵着必然,《南明史》每每读来,都会有扼腕之痛!   一个现代人回到过去,到底能做些什么?他肯定不会是一个为权利灭人性的超人。作者希望展现一个真实的明末画卷,一个对价值和秩序有所坚持,对破坏这种价值和秩序有所抵抗的领导者,带领汉民族走出历史的宿命。也许很YY,但作者保证力求更合理,更贴近历史的本来面目。
阅读公众版本:起点中文阅读页面 公众版本 已更新到 第二十七章 夺桥 (下)
 

VIP章节目录
若您的经济条件允许,请您订阅VIP支持作者,若您不想订阅,就请投票支持作者,
若投票都吝啬,那请您到起点中文幻剑书盟关注更新信息和书写评论,以支持作者.谢谢.


第二卷 筑基
第26-28章 第29章 瓮城 第30章 请功 第31章 廷议 第32章 叛乱 第33章 进爵 第34章 密旨 第35章 演习 第36章 得手 第37章 西迁 第38章 赣州 第39章 逃离 第40章 灭朝 第41章 迁都 第42章 临兵 第43章 追击 第44章 斩将 45 遇围 第46章 降兵
第三卷 逐鹿
第1章 纵论 第2章 私访 第3章 潜航 第4章 海战 第5章 征服 第6章 远方 第7章 澳门 第8章 文霆 第9章 帐局 第10章 播种 第11章 小事 第12章 失地 第13章 面圣 第14章 桂林 第15章 升帐 第16章 开局 第17章 严关 第18章 东门 第19章 攻防 第20章 遭遇 第21章 血战 第22章 定边 第23章 建党 第24章 南赣 第25章 藩主 第26章 弓藏 第27章 反正 第28章 风起 第29章 无后 第30章 门户 第31章 伏奸 第32章 分治 第33章 掌控 第34章 灵犀 第35章 贞义 第36章 安抚 第37章 九钺 第38章 奔袭 第39章 接近 第40章 受挫 第41章 攻防 第42章 成长 第43章 大雨 第44章 投网 第45章 势危 第46章 北岗 第47章 水师 第48章 主内 第49章 反水 第50章 危急 第51章 难攻 第52章 撤退 第53章 埋伏 第54章 暗战 第55章 牺身 第56章 垂暮 第57章 逃生 第58章 同乐 第59章 孤胆 第60章 英豪 第61章 济度 第62章 析究 第63章 叶晴 第64章 孔孟 第65章 得赣 第66章 攻台 第67章 铜山 第68章 夜泊 第69章 对决 第70章 强袭 第71章 会面 第72章 猪仔 第73章 中计 第74章 坐视 第75章 死守 第76章 猛将 第77章 花差 第78章 入城 第79章 斗狠 第80章 围歼 第81章 狭路 第82章 无名 第83章 功成 第84章 易主 第85章 相会 第86章 转机 第87章 借刀 第88章 旁敲 第89章 酒后 第90章 基金 第91章 山西 第92章 逼宫 第93章 问责 第94章 后园 第95章 太后 第96章 定策 第97章 论政 第98章 伤情 第99章 自败 第100章 殉道 第101章 相惜 第102章 叛逃 第103章 相持
第四卷 望岁
第1章 朝会 第2章 探究 第3章 英王 第4章 清算 第5章 撒痘 第6章 入湘 第7章 送炮 第8章 合战 第9章 授首 第10章 列阵 第11章 东岸 第12章 定国 第13章 驰援 第14章 靖港 第15章 新墙 第16章 阻击 第17章 布围 第18章 破城 第19章 自焚 第20-21章 第22-23章 第24章 转变
 
精彩片断:
明磊正坐在北新关大堂上品茶,外面已经聚起无数的百姓,当然是来要求惩办元凶的。   那个负伤的陈游击已经小五十了,敦厚的身子,花白的胡子,焦急地瞅着这两位杭州的上官,明磊知道,他的家就在镇北,猜想他肯定有家人死在乱军之中。
  让明磊没有想到的是,明代这套官员之间遇事互相推诿,不敢承担责任的习气,祁班孙也被沾染了。石墩镇的百姓死伤近两千人,上百名妇女被强奸,百姓要求惩办凶手,天经地义,钱参将和班孙却装作正在仔细推敲的样子,谁也不肯先开口。
  明磊也不搭理他俩,整了整官服就昂首阔步地走到大门口,站在青石台阶上。这时天已经黑了,百来个士兵举着火把,将门前的空地照亮。
  陈游击也一瘸一拐地跟了出来。百姓看到出来一位大官,呼啦啦竟全部跪了下去。明磊被吓了一跳,连忙招呼大家起来,这几千人哪里肯听,只是一个劲的喊:“青天大老爷,给小民做主!”
  明磊有些激动,一时泪水含在眼圈里打转,感觉喉头堵得慌,竟一下跪了下来。这下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傻了,陈游击吓得也扶着人跪了下来,一时,满街的人全部矮了一大截,甚是滑稽。
  趁着大家愣神儿的功夫,明磊大声喊道:“我们官员的职责就是保土安民,石墩镇遭此大难,下官等人上愧对万岁,下愧对乡亲父老,这里,我带杭州府所有的官员给大家赔罪了。”
  说着,明磊又磕了一个头。一时感动得在场之人全都流下眼泪,都说“大人使不得,快快请起,折杀草民了。”
  明磊站起身,平静了平静又说,“凡是被难家,计户给钱偿之。死难和受伤的加倍周恤。
  至于元凶。我是从三品武官,参将以上无权斩杀。
  来人,所有中贯营的参将拉到当街,每人重责二十军棍。游击以下军官,悉数拉到十字街斩首。至于兵勇,将那两千人带到镇外,由大家指认,有强奸民女的、枉杀百姓的,一律拉出来斩首。
  大家可满意否?”
  这下,众人还有什么说的,又跪下给明磊叩头谢恩。不知是谁喊道:“老爷,千万留下姓名,我等给您立长生牌位。”
  “这是广东岭东兵备道周明磊大人。”许忠站在明磊背后喜滋滋地大声回答。
  明磊回手就是一下,“蠢材,做事留名,不怕污了爷的英名?”
  众人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的天,周大人一句话,几百颗人头就要落地,这样干可不行啊?”陈游击心里想着,忙拽了拽明磊的衣襟,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地说:“大人,中贯营这样做,乃咱朝的惯例,实在没有什么的。
  昔日,袁督师自起兵以来,军律严明,禁止淫掠,违者立斩。入关讨献贼(张献忠)时,破城之日,诸军虽争取财物,遇妇人在房内,则却退不敢入,远近称快。
  以袁督师之神武,尚不能禁劫掠之风,何况他人。如今的队伍没有不杀人放火的,百姓也不以此为害。杀几个出头鸟也就行了。将军今日若因此大开杀戒,实在有些书生意气,会被天下耻笑的。”
  明磊早就看上这个陈游击,是个人才,心中好笑,我不找你,还敢自己撞上门来,定叫你不被石墩镇所容。
  钱参将的手下也心存犹豫,没有动弹。早有人进去禀报了班孙和钱参将,俩人也是一惊,忙跑出来阻拦。刚到门口,就听见明磊指着陈游击对众人说:“这位游击也是你们的乡亲,他刚才劝我给这些凶手一条生路。说什么官军历来劫掠成性,百姓也不以此为害。
  还威胁我说,杀了这些军士,会被天下人耻笑的!”
  陈游击当时就蒙了!自己听着,都觉得自己是个大混蛋,将来还怎么见这些街里街坊的?果然,人群一下炸了营,众口一词骂遍了陈游击的祖宗十八代。陈游击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一下子傻在那里。
  班孙和钱参将见此情景,相互看着,谁也不敢开口了。
  明磊瞅见了这两个人进退两难的尴尬模样,微微一笑,转身对着众人说:“当官的没有一个傻子。在下也知道这些军中恶习,但只是一味地纵容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让百姓受此大难,岂不永无止境?
  大家都见过螃蟹,横行霸道,样子很是唬人。古时没有人敢去招惹。后来,有人抓住它煮了,发现很是美味。从此,天下人都以螃蟹为美味。
  下官不才,今天就愿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我就不信,凭我一腔热血会刹不住这股劫掠之风!”
  明磊当然知道,士兵劫掠,主要是兵饷不足,还有许多复杂的原因,绝不是说句话,杀几个人可以解决的。但此时此地,明磊的煽情表演,绝对能平息民愤,保证明磊一夜成名,赢得非常好的名声,这正是明磊所需要的。
  陈游击和钱参将的手下这时还在面面相觑,明磊勃然变色,摘下自己的腰牌,托在右手,正言厉色地说“尔等持我的腰牌行事,将来有什么罪过,我一人承担。军命如违,小心尔等的项上人头!”
  许忠立刻双手接过腰牌,绷着脸交给一个游击,这些人再也不敢怠慢,认真执行去了。
  明磊命令不要在十字街行刑了,就改在这里。一盏茶的功夫,被拉来二百三四十人。“这些家伙,连哨总也抓了来。”明磊暗骂,也不好多说什么,直当在历练一下自己的胆子,沉着脸,挥手开始。
  一时间,求饶声、哭喊声、叫好声、谩骂声混在一起,掩住了大刀砍骨头的声音,而且光线不好,场面也看不出有多血腥。明磊很是失望。
  人的生命就是如此脆弱,半顿饭的功夫,二百多条人命就结束了。明磊怕降卒哗变,命令全部人马都去押送降卒去镇外,千万别让逃跑了。
  钱参将和班孙全都吓傻了,见百姓全跑去镇外等着指认凶手,才说:“璞麟,给百姓下跪,这不合朝廷制度;杀这么多将士,这是越权,有杀头之罪的!”
  明磊不屑地一笑,“时当乱世,有上千百姓蒙难,不安定人心,就不怕再起事端?不多杀几个,下次还会有人再敢作乱?
  再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做事要当机立断,班孙怎么也畏首畏尾了?这可不是你平日的样子啊!”
  明磊话里挖苦班孙言行不一的意思,班孙焉有不知。想到自己酒后慷慨悲歌的豪气,班孙甚是惭愧。人这种动物就是这么神奇,平时威武雄壮的,关键时刻多半扒了架,平时嘻嘻哈哈的,这时反倒有挺身而出的。明磊的所作所为,干净利落脆,有担当敢任事,见好处能让就让,不由得他们不佩服,再不敢轻视明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