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问天 作者:蘑菇
 
内容简介:
  这只是一组精神体操,闲暇时编的一些故事,不教育大众,只娱乐同胞。
  社会就是这样的,说什么的都有,怎么说都行!
  敬告各位书友
  〈莫问天〉写到现在也有九十多万字了,元月动笔到现在整半年,从开始的寂寞到今天的半红,蘑菇常有做梦的感觉。
  写作是辛苦的,每天坐在电脑前八个小时,时常不感觉到外面的季节,时常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只有手臂酸麻时才能享受一下稍微的放松。
  写作是快乐的,每次看到书友的评价,赞扬也罢讥讽也可,至少蘑菇能知道大家看了自己写下的东西;每次看到点击推荐的上升,就知道在或远或近的另一地方,在另一台电脑前正有另一个朋友在给蘑菇支持;每次看到订阅数在变化,都能感受到朋友们对蘑菇的厚爱。
 谢谢大家,没有朋友们的支持〈莫问天〉写不到现在,没有朋友们对前面的肯定,蘑菇可能三月份就坚持不住了。
阅读公众版本:起点中文阅读页面
 
VIP章节目录
若您的经济条件允许,请您订阅VIP支持作者,若您不想订阅,就请投票支持作者,
若投票都吝啬,那请您到起点中文关注更新信息和书写评论,以支持作者.谢谢.
| birdsee | skyzw
 
精彩片断:
    可是扎尔额尼大喇嘛却没在佛堂停留,走下佛堂的十六级台阶,走到紧闭的道场大门旁,恭敬的打开大门;一个年轻的青年人手握佛珠出现在门口,他和扎尔额尼大喇嘛相视一笑,在扎尔额尼大喇嘛的陪伴下来到了佛堂里。到此时,六个长老才发现青年手里把持的竟是恩扎格布大喇嘛所有的那串佛珠。

  青年和扎尔额尼大喇嘛都没有讲话,六个长老在扎尔额尼大喇嘛示意下放缓了金刚伏魔阵的阵法运转。青年两手虚心合掌,两手大指和小指各相并,其余三指微开,如八叶莲花形,这是顶礼莲花部诸尊的手印,称为莲花合掌。在六长老的惊异中,青年完成了这个在他们看来十分普通的莲花合掌手印,但不普通的是,就凭着这个普通的手印护持,青年轻轻一步跨入了正在运转的金刚伏魔阵阵中,似乎他原本就是金刚伏魔阵的一个组成部分一样;青年右手握拳,朝内,拇指压食指;左手握拳,朝外,食指压拇指置于胸前,此为金刚萨锤大手印;这个手印就不普通了,此为修炼到极高境界的金刚心菩萨法手印,历来是降妖伏魔的最高大法印;不同的是,青年的双手之间还握着那条佛珠。金刚伏魔阵在六个长老的运转下,聚集了大量的能量,这些能量只一瞬间就从六个长老的掌握中消失了。

  一时间,青年金刚萨锤大手印间的佛珠,光华四射,如活物般扭曲跳跃着;哦而,那串佛珠中的黑色扳指上,射出一道紫光,罩向金刚伏魔阵中的青年僧人;僧人剧烈颤抖起来,一道道紫光不断射入他的海底轮、生殖轮、脐轮、心轮、喉轮、眉间轮和顶轮穴道内,青年的僧衣渐渐破碎了;一道道黑色的汗水从他体内流出来,又马上被新的汗水冲刷掉,随着汗水从黑到黄到红最后转为无色,青年僧人的躯体慢慢变化着,原本瘦弱苍白的皮肤变的晶莹光泽了。

  六个长老和扎尔额尼大喇嘛惊异的看着这一切,他们知道青年僧人正经历着传说中的才有的最高灌顶大法:聚意灌的洗礼,能进行这种“聚意灌”的,他们知道的只有把佛教传如西藏的莲花生活佛,那是个传说中的人物啊!

  忽然,正在给僧人“聚意灌”的青年手印又变,两手无名指相背立,两手中指平伸相叉,两手小指平伸相叉,又以两手食指钩两中指,以两手大拇指按两手小指之端,为跏趺坐端坐在青年僧人身后,口念:“唵、麻呢、叭咪、吽”。

  随着这句藏传佛教最普通的六字真言被青年一字字念出,整个修道场被一层层的音波震动了。所有在这里修炼的僧人都被从修炼中唤醒,向着佛堂赶来,到了佛堂,他们看到了一个奇异的场景:一个呈跏趺坐的青年藏民,手持恩扎格布大喇嘛留下的佛珠,端坐在佛堂正中;佛珠正射出红、白、黄、蓝、绿五种光华,把佛堂映照的宛若仙境;六个长老和扎尔额尼大喇嘛赤裸着上身围坐在他的周围,一道道光华射向他们;而青年的身边是白天练功出状况的恩扎格布大喇嘛的徒弟,他的身上简直是一丝不挂。

  有悟性好的僧人意识到:有奇迹在这里发生。随即也脱下僧衣,步入佛堂坐下默念本身佛,手捏法印,开始修炼;马上就感觉到有决大的能量从七轮所在灌入体内,自己从前所接受的灌顶从没这么强烈过。没多久,在修道场修炼的僧人都褪下外衣,打坐在佛堂里了,一个空前盛大的集体灌顶仪式就这么在卡瓦轮寺的密宗修道场内开始了。

  作为主角的洛桑,也没想到自己的一时作为,会引发这么大的威仪。刚开始,他只是想借助被六个密宗长老运转的金刚伏魔阵聚集起的强大能量,和恩扎格布大喇嘛留给自己的佛珠,为恩扎格布大喇嘛的弟子做点好事。但在按照密宗灌顶仪式为恩扎格布大喇嘛的年轻弟子灌顶期间,洛桑对这个聚集了这么多纯净能量的金刚伏魔阵产生了兴趣;他在灌顶的间歇里,以恩扎格布大喇嘛的佛珠为媒介,推动被自己从六个长老那里强行接收过来的金刚伏魔阵。不可思议的事情又一次被佛珠引发了:佛珠的红、白、绿、黄、蓝五色珠子以黑色扳指为阵眼,自动运转起了金刚伏魔阵;但是,由于又洛桑的意识存在,里面似乎又加入了五行阵的一些东西。激荡的能量被从草原、从雪山、从这离天最近的高原上圈聚了过来;洛桑感受到,似乎点点的星辰和皎洁的月牙,都被这陌生的奇阵剥夺了一些光彩,那光彩也化做能量汇聚到了这里。

  恩扎格布大喇嘛留下的佛珠,是一件流传久远的圣器。当初佛教传人莲花生从印度翻越喜马拉亚山到西藏传教时,就手持着这串佛珠。只不过当时只是仅仅只有那三十五颗由历代印度高僧坐化后留下的舍利子琢磨而成佛珠,还没有那颗最大的黑色扳指状佛珠;而且,也不像现在这样为五色。经过一千多年来不知多少代高僧活佛的修炼,佛珠渐渐分出了不同颜色。

  藏传佛教认为,人体由五大组成,骨肉是地大,液体是水大,体温是火大,气体是风大,灵息是空大。气息也有地、水、火、风、空五种,功夫到家,可见五气之色及其远近。地气黄色,水气白色,火气红色,风气绿色,空气蓝色。舍利子,是高僧们修炼的精华,聚集了太多的灵气。

  这串由舍利子组成的佛珠,在高僧们的悠长修炼岁月里,渐渐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这是一种十分奇怪的进化,似乎高僧们修炼中、飞升前都需要它的指引,而它在经历了数十代高僧的进化后,自己也被感染得更加灵气十足。而那颗黑色的佛珠,则更是来历奇特,根据传说,它是颗飞来石;当初八巴思坐化在萨迦寺大殿上时,华光四射,那团华光直冲霄汉后,忽又返回大殿,在大殿内绕行九周后,才飞出天外。众人仔细看时,大殿的莲花坐上,留下了这颗黑色的扳指状玉石;它就在这串八巴思以前携带的佛珠的里,浑然天成。后被僧人们和这串佛珠穿在一处,为萨迦寺镇寺之宝,为历代活佛保管。元末明初,萨迦派的大乘法王权势被噶举派的大宝法王取代,其实力逐渐衰落,这串佛珠也在动乱中消失了一段时间。至于它为什么会出现在卡瓦轮寺,还是个迷。而唯一知道这串佛珠的来历的那个来自印度的金顶圣衣活佛,现在就在卡瓦轮寺的白殿内,他来藏北草原的唯一目的,也是这串佛珠。他一听到这串由红、白、黄、绿、蓝五色舍利子和黑色扳指状玉石组成的佛珠的出现,就知道了它是那串由莲花生大师带入西藏的传奇圣器。所以金顶圣衣活佛马上抛下一切,来到藏北草原,借着修建灵塔殿的旗号,司机夺取它。但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串圣器正在距离他们十几里的地方向世界展示着自己的神奇。

  洛桑知道一些奇妙的事情发生了,现在围绕在这佛堂里的灵气和能量,是他从未见过的浓重和灵动;他双眼凝视着佛堂中供奉的伏魔金刚,不自觉的模仿着它,手捏大手印,伸为莲花打坐,修炼起来。洛桑在自己修炼的同时,又想到:金刚伏魔阵聚集了这么多的能量和灵气,就是十个自己也受用不了,不如叫六个长老和扎尔额尼大喇嘛一起修炼一番。但自己催动着变种金刚伏魔阵的运转,不好开口说话,只好念出“唵、麻呢、叭咪、吽”六字真言,也算是自己的邀请吧。

  福至心灵,其实不用洛桑的邀请,他们也会知道这是什么机会的。不过,六个长老和扎尔额尼大喇嘛当时都被洛桑的动作震惊住了,全没想到修炼这会事。到听到洛桑喝出的六字真言,才惊醒过来,马上坐下修炼。

  但是,情况和他们预想的不一样。这七个卡瓦轮寺的高僧一开始修炼,就感到了无奈。他们的修炼完全和以往的不同,几乎是被洛桑强迫着,开始从新修炼“三脉七轮”,并且想停下来都不能。并且在修道场内的所有修炼密宗密法的僧人,都被洛桑给召唤到了佛堂里了。

  洛桑没想到这些,他只是按照“道果法”修炼自己的“三脉七轮”;可是,洛桑现在对于阵法的了解还近乎空白,他所接触的唯一阵型,就是那个残缺的五行阵了。刚才为年轻僧侣护法时,他只是运用自己的深厚内力,借助佛珠的强行接收了被六长老的金刚伏魔阵聚集起的能量。现在,他开始自己修炼时,由于对金刚伏魔阵的没一点了解,就自然而然的用五行阵的原理催动金刚伏魔阵的运转。

  阵法的运转和使用,是门十分深奥的学问;千百年来,多少人穷毕生的精力也没能完全掌握四大奇阵的全部变化和奥妙,多少人只为了一个阵法的一个变形所引发的众多变化,就耗费了一生的时间。洛桑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为了实验一个陌生的变化而葬送了性命;像他这样用五行阵的功法来推动金刚伏魔阵运转,是谁也不曾想过且谁也没有试过的。

  金刚伏魔阵由是四大奇阵之一的伏魔阵的变形而来,那是和洛桑知道的五行阵完全不同的两种阵法。洛桑用五行阵的功法来驱动金刚伏魔阵,根本就是用开汽车的方法去开轮船。好在洛桑有神奇的佛珠的护持和深厚的修为做基础,另外,金刚伏魔阵也不是真正的伏魔阵,所谓的五行阵法也是洛桑自己摸索出来的。

  现在佛堂周围的一切,都被佛珠所运转的金刚伏魔阵所控制了,而佛珠又被洛桑所控制;可以说现在,佛珠所表明的一切形状,就是洛桑体内真气运转的形状;而洛桑体内的真气运转又被佛珠放大了十几倍,反映在金刚伏魔阵内。金刚伏魔阵催动的能量和灵气,全不顾各人的修行深浅,把它范围内的所有人都给照洛桑的形态改变了。这是一个由洛桑、金刚伏魔阵、五行阵联合创造出来的奇迹,一个仙境般的世界,一个比洛桑曾经被度化的五行阵内更奇妙的世界,整个佛堂都散发出神圣的光芒。可惜的是,洛桑很久后才明白了形成奇迹的原因,也因为心有牵挂,没能在收功后细细品味发生奇迹的原由。

  洛桑是在把一门结合了太级神功和密宗“道果法”的功法强加在金刚伏魔阵内的每个人身上。如果让洛桑亲口传授这千古不得一见的奇怪功法,可能没有一个藏传佛教的密宗修炼者能理解其真正的含义,尤其是洛桑自己也是在摸索阶段。但现在不同,每个在这里修炼的人,都是被洛桑硬逼着跟他一起修炼。“三脉七轮”到是好说,那是他们修炼了一生的东西,但别的、奇怪的东西就不好理解了,谁也没办法停止;佛珠内不时射出的五彩光华,随着真气在洛桑体内的运行路线,把一道道能量硬打入每个人的经脉内,再加上众人对洛桑所显示的奇迹的崇拜,大家都开始跟随洛桑的指引修炼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洛桑已经打通了体内的“三脉七轮”。随着新的经脉的形成,洛桑只觉得以前停滞的内息活泼了起来;由于不用自己运功来吸收四处的能量,也没有了把四周的一切都吸引到自己身边的担心。几年来第一次,洛桑全面推动起了自己的内息;化解了积存在内的旺盛的真气,把它们凝入俯脏,七轮所代表的运行态势渐渐和自己以前的功法融合了起来。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就是说,洛桑在以前修炼的十二经脉三十六大穴的基础上,又修炼成了两条经脉和七条代脉;真气更加均匀的改造了洛桑的身体,体内也有了更多的真气运行线路和贮藏空间。

  欣喜之余,洛桑想到了自己来的目的,缓缓的运功四十二周天,收功开目。

  洛桑一睁眼,吓了一跳;自己的身边打坐着一大群赤身裸体的喇嘛,包括六个长老和扎尔额尼大喇嘛在内足足有七、八十个人。看到洛桑睁开眼,六个长老和扎尔额尼大喇嘛率先合十对洛桑合十至礼,扎尔额尼大喇嘛更是口呼活佛跪倒在洛桑面前,众人也都跪了下来,重又对洛桑行礼。

  扎尔额尼大喇嘛是最先收功的人,他奇怪的发现所有人都被金刚伏魔阵按一个奇怪的阵势成圆形排列起来,所有人身上的衣服都化为随屑散布在阵势之外。这些平时熟识的弟子门,一个个宝相庄严,俨然一群活佛形态。扎尔额尼大喇嘛明白:洛桑凭一己之力,不仅抬升了大家的修炼境界,更主要的是传授了一种更神奇的修炼功法给他们,且越是年轻的弟子收益越大。他现在是真正敬伏在洛桑的面前了。

  洛桑不明白怎么会事,双手抬起,想把众人给劝起来;这一来,奇迹更大了,一大群喇嘛被洛桑给举到了空中。由于金刚伏魔阵还没有停止,众人还在佛珠的气息控制下,洛桑一举手,黑扳指就把放大了十数倍的真气随洛桑的意念发挥了出来。洛桑又缓缓把大家放回地面,他也被自己给吓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