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芒 作者:长犄角的老虎
 
内容简介:   一位屡遭贬谪,屡受排挤,被同僚和上司骂做酷吏和弄臣的人,在如海啸般扑面袭来的民族大劫难中,伴随着他的同胞们一起,度过一段艰苦卓绝、凄惨黯淡的岁月,借助他的刚烈和英勇,也借助他的奸诈和无耻,演绎一出传奇,再创轩辕民族的辉煌!   -----------------------   澄清:   1、过程艰苦曲折,但绝不是悲剧,各位书友敬请放心。   2、书中人名、地名、民族等皆采用虚拟指代,其实明眼人可一眼看出其对应关系。
  

阅读公众版本:
起点中文阅读页面 幻剑书盟阅读页面 公众版本 已更新到 第二部 帝京谘议 第五章(下)
 

VIP章节目录
若您的经济条件允许,请您订阅VIP支持作者,若您不想订阅,就请投票支持作者,
若投票都吝啬,那请您到起点中文幻剑书盟关注更新信息和书写评论,以支持作者.谢谢.



第46章 第47章
第48章 第49章 第50章
第51章 第52章 第53章 第54章 第55章 第56章 第57章 第58章 第59章 第60章 第61章 第62章
第三部 督师平辽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 第13章 第14章 第15章 第16章 第17章 第18章 第19章 第20章
第21章 第22章 第23章 第24章 第25章 第26章 第27章 第28章 第29章 第30章 第31章 第32章
 

精彩片断:
  房间里,狄锋与瓦西里两人相对而坐。

  “瓦西里,虽然仅是个闲置的虚衔,但好歹你也算是当了大官。”狄锋神色严峻,“轩辕官场的规矩虽然复杂,但你也必须开始好好地学会并用熟,将来我不可能老在你身边协助,很多事情你必须独自处理和应付。”

  “我为什么要学那些被你骂做吃人礼教的玩意儿?!”瓦西里嘟哝道,“再说了,你不是讲,皇帝老儿给咱俩封的都是两个看上去挺不错,实际上毫无职权的虚家伙吗?!”

  “不错,那些东西我深恶痛绝,但进入官场,就必须了解并深入钻研,否则你一不小心,就会被吃掉!在帝京这个斗争最激烈的政治猎场上,全都是些熊罴虎豹,没一个善茬。一旦投身进来,你就只有两种命运,要么吃人,要么被人吃!”

  “皇上林庚,看来我对他还是有些低估。老东西虽然荒嬉放荡,贪好玩乐,但并非完全是个糊涂蛋。他很喜欢给枯燥朝堂带来一股新风的我俩,但仅把我们视作逗他开心的宠信弄臣,赐两顶不错的官帽,却把实权紧紧地揪在手里,不愿付出。”狄锋冷哼一声,“老家伙,几十年安坐皇位,对驭臣之术倒也谙熟。哼!不过你也别以为我狄锋没招,有个虚衔总是好的,只要名正言顺,我总能想法子把虚职做实!”

  “不要以为我仅是在为个人争权夺利,我也是为你能顺利回国而行动,更是为了国家大义与民族存亡!”

  狄锋叹道:“瓦西里,恭喜你,你赌赢了!我刚接到胖财神阿勒颇的消息,东西屠勒大战已见分晓,东屠勒的恐怖汗率八十万铁骑与西屠勒雷神汗的六十万大军,进行了一场有史以来最为可怕的大会战,结局是,恐怖汗完胜雷神汗。雷神汗兵败被俘,自杀身亡,恐怖汗俘其王臣妻妾,破其国都,肢解其汗国!”

  这则消息恍如一道炸雷,瓦西里惊呆了!

  “赞美主!”

  瓦西里跪倒在地,已然是泪流满面。

  他那多灾多难的祖国,终于躲过一劫,至少几十年之内,再无蛮族侵掠灭国之虞!

  “我的天父啊,愿世人皆尊您的名为圣,愿您的国降临!愿您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天父,有您仁慈的庇佑,圣廷子民逃过了劫难!”

  、、、

  待瓦西里礼赞完毕,起身回座,狄锋方才缓缓开口,语气有些沉郁。

  “瓦西里,圣廷帝国是舒坦了,把两只互相撕咬的兽王中的胜出者恐怖汗,交给我轩辕帝国来对付。可你的祖国逃过灾难,你自己却轻松不了,也得想办法来帮帮我。”

  “嗯,好吧。你说,”瓦西里心情极好,点头答应,“怎么个帮法?”

  “扳倒安天平仅是第一步,最终是要让我坐上相位,能够不受掣肘地调度帝国之庞大资源,抵御这股刮自地狱的死亡风暴!”狄锋的神情就如一头欲择人而噬的怒狮,“不是我自吹自擂,纵观太子党与三皇子党,除了半截而入土的曹尚书令我心折之外,余者尽是些搞政治阴谋的好手,但遇到真正可怕的外敌入侵,他们都只会是丧胆逃亡、屈膝投降的软蛋!”

  “倘若遇上砥砺卓绝之伟大君王、高明重臣,我狄锋自愿为其前驱,替其效力。但目前,却尚未发觉这样的人。”狄锋道,“圣贤有言,当仁不让!此等关头,我也不在乎别人会怎么看我,视我为佞幸小人也好,视我为乱臣贼子也好,必须达致我的目标!时间已然不多,一两年时间,恐怖汗大军将至,必须在此之前夺下枢纽天下的中央朝堂之权力!”

  “说真的,狄先生,”瓦西里听着狄锋毫无顾忌的野心大暴露,有些欲言又止,“像您掺和的这些事情,无论是扳倒当朝宰相,还是辅佐一方参与夺嫡之争,这样的政治赌博,在任何国家的任何时代,都是可能要掉脑袋的大事情哪!”

  “所以我们必须做好准备,留下后路,”狄锋冷笑道,“怎么,你怕了不成?”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瓦西里作色道,“我这六年来,出生入死,血战连连,几乎天天在鬼门关打转转,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狄锋举起酒盅,“如若将来冒险成功,我肯定会遵守诺言,派一支庞大的舰队护送你们归国!”

  “好!一言为定!”瓦西里亦豪气干云地举杯相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