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 作者:酒徒
 
内容简介:  
  是一部架空小说,一个业余登山爱好者坠入另一个时空,明代。茫然的他不知自己去做什么。凭着自己的知识和良知,他选择了一条荆棘之路。历史由此而转弯
阅读公众版本:起点中文阅读页面
 
VIP章节目录
若您的经济条件允许,请您订阅VIP支持作者,若您不想订阅,就请投票支持作者,
若投票都吝啬,那请您到起点中文关注更新信息和书写评论,以支持作者.谢谢.
| birdsee
 
精彩片断:
  昨夜,燕王在怀柔工匠那里专门订做的,各种奇巧物品如七彩水晶琉璃风铃、松鹤呈祥自鸣钟等就让朱元璋老怀大慰。当朱元璋听说燕王还有礼物要第二天朝堂上上贡,十分不解。燕王却振振有词的说到:“今晚之物是儿子孝敬父母,是家礼。明天是儿臣代北平诸臣献给父皇,是公礼”。今日见燕王在这个节骨眼上拿出,知道必是为了给武安国等人邀功,遂命呈上。

  片刻功夫,思个太监各捧着一个蒙着锦缎的朱漆托盘,鱼贯而入,跪倒在金殿上。众大臣抬眼观望,但见左起第一个托盘上锦缎下面似乎是一个长条型物品,第二、第三个却是正正方方,高出第一个托盘数寸,第四个托盘明显与其他几个不同,那锦缎却是整齐的折在托盘上,下面看不出有任何物品。

  燕王朗声启奏“父皇,请过目”,阔步走到第一个托盘前,伸手揭开锦缎,露出一捆硕大的稻穗来。燕王双手把托盘举起,呈到御案前,大声说到:“此乃怀柔县乡民试种的北方旱稻,每亩收成五百余,北平之民从此可食无忧”。当时南方水稻亩产需丰年方可达到四百斤,黄河以北基本上以种小麦为主,产量不过两百,如遇旱涝,必有饥荒。朱元璋本出身农家,深知民间疾苦。当上皇帝后,除了自家天下外,最关心的便是百姓吃饭。一时间龙颜大悦,让太监把稻穗托了,在众臣间传看。立刻有善逢迎之术者出列赞颂“圣上洪福,天降祥瑞”云云。朱元璋座在龙椅上轻轻点头,待群臣传看罢了,才问起北方皆是旱田,怎么会种得水稻。

  朱棣笑道:“这是旱稻,需水较少,所以丰产,皆武将军制作的此二物之功也。”,顺手揭开第二个托盘。托盘上面放着一个水车,一个风车,俱是按原比例缩小的木制模型,做工十分精巧。他命太监打一盆水,并拿一个空盆来。把水车架到盆上,取一杯水冲击叶片,水车旋转,把水从一个盆子淅淅沥沥的抽到另一个盆子。江南等地,民间原有翻车等物,但熟知稼穑的朱元璋一看就明白,那些东西的效率与此不可同日而语。在群臣惊叹颂扬之际,朱棣又架上风车,用嘴轻轻一吹,又展现了一个提水的利器。至此,不用解释,众人已经明白为何旱稻得以高产。

  朱元璋早已手撑龙案,,大喜过望,着令工部立刻仿制,在全国推广。转头又问燕王道:“吾儿,还有什么宝贝,快快呈上!”第三个托盘里却是一块白亮亮的精钢。“怀柔钢”,出征吐蕃获胜而回的四平侯沐英低声叫了一声,武将队列立刻一乱。众所周知,怀柔软钢制作的连环手弩是这次徐达获胜的关键武器,而怀柔精钢打造的刀剑早被武将们视为至宝。朱元璋对此也早有闻名,但不知朱棣拿一块钢材来有何故事。朱棣这次却不着急,等众人胃口吊足了,才慢条斯理的说:“当年卫青带大汉兵士出塞,汉军士卒可以一敌五,全赖我中原以铁为兵,匈奴以铜为兵”。这些都是在北平时,曹振无意间所发表的“高论”,朱棣有过耳不忘的本领,所以复述出来,头头是道。“如今怀柔钢,利甲天下,以此为火器,轻而坚实;为甲,非强弩不能透之。我大明军队有此宝物,何愁边塞不宁!若以此装备十万众,足以把大明旗号插遍天下!”

  “哈哈哈~”,朱元璋放声大笑,“又一个常十万!开平王如健在,又多一个知交,吾儿好志气,众位爱卿,你们看如何?”

  “且慢,请父皇看了儿臣最后一个礼物再做定夺!”朱棣拦住诸位早已按耐不住的大臣,走向最后一个托盘。读书较少的武将早已不顾朝堂礼仪,伸着脖子在朱元璋不发火的前提下慢慢凑拢过去。

  第四个托盘被刷的揭开,竟然是空的!盘子里什么也没有,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燕王竟敢侍宠而骄,用空盘戏弄皇上,大殿里顿时鸦雀无声,只能听到众人轻微的呼吸声。

  空气凝固不到一眨眼的功夫,燕王已经将手中的锦缎抖开,平平整整铺在大殿上,从脚下一直铺到御案前,竟是一幅重彩山水。众人定睛细看,只见锦缎最上醒目的写着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 “如画江山”。   “父皇,这是武将军给儿臣讲的天下形势”。朱棣用手一指,指向其中一块,“这是我大明,此为黄河、此为燕山。出山海关,乃我华夏故土,可惜被蒙古人赠与高丽。正上方大漠为蒙古人目前所在,当年霍去病封狼居胥在此处”,他指点的是漠北的阿鲁吐珲河附近,“往西为蒙古诸汗国,互不统属,再往西为西方诸国,元人统称为色目,实有大小王国百余,风物与中原不同。南有安南,占城,东面是日本,海寇多出自其国,日本向东不知几千里,有一洲,沃野万里,无国家,有野人居…….”朱棣指点江山,把武安国介绍的世界诸国倒背如流,“武将军祖上宋时避战乱去了海外,他游历西方诸国而归,具体的山川地势都是按其所言而画,儿臣记得不多,父皇若想了解世间各国地理,风土人情,可细问之”。见火候已到,朱棣恰到好处的把武安国推到众人面前。此时朝堂早已不成朝堂,朱元璋本人早就从龙案后绕了出来,走到地图前。众大臣更是把地图围了个水泄不通。见燕王推荐武安国,众人纷纷让路,眼角余光扫向皇帝,却见皇帝根本没功夫和众人较真,正仔细查看辽东地势。

  顺口问了武安国几句,朱元璋命令传琉球使臣。须臾,使臣被从馆驿叫到,朱元璋以图中琉球地形、城市问之,使臣大惊,扑通一声跪倒,口称万岁“琉球一直视中原为父母之邦,恭敬有加,请万岁息怒,勿遣人伐之,不敬之处,我琉球立刻更改”磕头如捣蒜。朱元璋大笑,叫人搀他起来,告诉他不过是得了一副地图而已,不必惊慌。使臣战战兢兢的站起,仔细观看,啧啧称奇,回奏朱元璋,自己曾到过高丽、日本,地图所画,竟和自己所见毫厘不差。

  群臣情绪更是激昂,若不是皇帝在场,早就拉住武安国询问自己兴趣所在。一、两个老成持重如宋廉者,也远远的探过头来不住观望。朱元璋不再对地图有任何怀疑,让使臣退下,从东到西,问得比朱棣当初还要详细。指点之间,惶如回到当年军中,带着汤和、邓愈、常遇春、徐达等一干弟兄,灯下看地图,商议如何与鞑子周旋。当时,气氛也是这般融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