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谱 作者:叶听雨
 
内容简介:  
  生旦净末丑,世间百相,美丑不一,是非不分,忠奸难辩!
  谨以本书献给所有七零年代生人!敬请关注官场黑暗故事《脸谱》  

阅读公众版本:17K阅读页面
 
VIP章节目录
若您的经济条件允许,请您订阅VIP支持作者,若您不想订阅,就请投票支持作者,
若投票都吝啬,那请您到17K中文关注更新信息和书写评论,以支持作者.谢谢.
| birdsee | skyzw
 
精彩片断:
  朱自强摇摇头道:“妈,这事别再说了!你尽管放心,我要是考不上大学,你把我煮了吃!”

  五花肉“呸”地骂道:“你当老娘是母夜叉啊!唉,这样也好,妈也舍不得你走,大老远的,听人家说市里很乱,那些娃娃老是打架……”话没说完屋外就有人吵了起来:“这谁家在这儿砌了个灶台啊?谁啊?这是干什么呢?”

  母子俩急忙走了出去,见是歪脖子指着他家的灶台在发火:“是不是你家砌的?谁让你们这么干?这是单位的宿舍,是公家的房子!看看,你们看看这都整成什么了?把墙薰得这么脏!赶快掀了!”

  五花肉急忙道:“陆大哥……”

  歪脖子叫道:“谁是你大哥,谁跟你攀亲戚!少来这套!我警告你,要是再不掀掉的话……”

  五花肉两眼一瞪、挽着袖子就冲上去,差不多贴到歪脖子的脸上,嘴里狂骂道:“我日你先人倒九祖,你妈卖麻屄,贼尸娃子狗鸡巴日的烂杂种,臭母狗屙的、骚婊子养的!你去打听打听武家都是些什么人?你妈瞎了眼把你狗日的倒在个阴沟头,看你歪脖子屄眼瞎了,认不得人,以为孤儿寡母的好欺负!今天老娘就看你掀!你有本事掀来我看看!掀!掀!”边吼边把歪脖子逼得连连后退。

  歪脖子一边退一边“哦哟哦哟,你凶啥子……”正在这时,歪脖子的老婆,一个又矮又胖的婆娘,不知什么时候冲了出来,手里还拿了把洋铲,往灶上就动手!

  五花肉转身就往屋里飞速而去,一眨眼提了两把刀就舞将出来:“欺人太甚!老娘砍了你个贼婊子!”这刀可是猪大肠用了几十年的家伙,闪着寒光,让人从心里发悚。朱自强呆呆地看着,他大脑还在真空状态,一瞬间硬是没反应!

  五花肉哪会跟人客气,那婆娘还在铲,转身看到五花肉的刀来了,嘴巴一张没来得及叫出声就挨了一刀,这一刀正好砍在那婆娘的乳房上,五花肉可是卖了二十年猪肉的,那刀法当真是没得说,一刀完了,第二刀又去!那婆娘另一个乳房又挨一刀!

  朱自强这时终于反应过来了,冲上去一把抱住母亲,这时五花肉两眼血红,脸色青得怕人,明显地感觉到一股子杀气迫来。那婆娘像被踩了尾巴的狗一样嚎叫着“杀人了……”冲出巷子!

  五花肉这时表现出来的爆发力令朱自强万分吃惊!万万没想到五花肉发怒的时候力气会这么大,朱自强不敢使太大的劲,生怕把母亲弄痛了,可这样一来,五花肉一下就挣脱了朱自强,朝着一边被吓得脸青面黑的歪脖子一刀挥去,刀锋直指对方的歪脖子,这下要是被砍上,铁定完蛋!

  朱自强来不及多说了,抬腿一脚踢在菜刀面上,荡开了几分,这刀太快了,速度缓了一下,依然割到了歪脖子的肩膀!

  这一刀把歪脖了砍醒了,追着老婆的也冲出了巷子:“杀人啦!”

  趁着这个时候,朱自强一把抓着母亲的手,飞快地一拧把菜刀抢下,心里竟然无比奇妙地感到一阵痛快!看来猪肝完全遗传了母亲的凶狠。瞅瞅那两口子在巷子外哆嗦,一身是血,慌乱地吼道:“杀人啦!杀人啦……”很快就聚来了一大群人!

  五花肉这时已经冷静下来,眼睛飞快地转动几下,一把推开朱自强:“你什么都不准说!放心吧,老娘不会再砍了!”说完就跑出了巷子。

  朱自强赶紧跟着母亲的身后生怕有失。可是接下来的一幕马上让朱自强看傻眼了,只见五花肉边跑边哭出来,声音大得不行,等出了巷子,已经是满脸的泪花,歪歪扭扭的进了人群,往地上一坐大哭道:“来打来打!呜…呜哇……欺负孤儿寡母啦,国家工作人员不讲道理,共产党的天下还有恶霸流氓!我男人死了,来这租了房……讨生活,怎么也是自力更生,不靠政府,不偷抢拐骗,大家伙倒是来评评理:身为国家工作人员,欺压良民,可怜我儿子考了全县第一名,却没钱上学,在这公厕所边租个房子做点生意,我招谁惹谁了,啊?”

  歪脖子的女人大骂道:“你要不要脸?砍了人你还倒打一耙!”

  五花肉指着她:“就是砍你了!你拿洋铲先动手我为什么不砍?”

  那女人是被五花肉吓落了魂,嘴里分辩道:“我是去掀灶台……”五花肉听到这话马上就跳起来大叫道:“走走走,你自己也承认先动手,走,我们去派出所去,让公安的人好好听听,仔细看看你男人是个什么德性!光脚的还怕穿鞋的?你们不就是仗着有工资吗?走啊走啊!”伸手去拉那女人,两口子一起后退,脸上一阵青一阵红。

  这时旁边有人道:“别吵啦,赶快去医院止血吧!”那女人两个奶子被刀划开了小缝,血虽然流出来却不多,只是把衣服渗了个痕迹,看上去就像一只红乳罩。

  五花肉叫道:“不行,这是我砍伤人的明证,先到派出所把事情说清楚,趁热打铁,万一事后不承认先动手,我怎么办?”

  那好事的人打圆场道:“算了,算了,也没伤到筋骨,邻里之间要和睦相处,你们两口子也真是过分,人家孤儿寡母的不容易,砌个灶台也没碍你家啥子。”周围的人眼看打不起来,这人说的话倒也规矩,于是纷纷劝解,朱自强上前去把母亲扶回家屋子。

  “三儿,是不是把你吓着了?”五花肉这一打一闹,显得无比疲惫。朱自强摇摇头,心里对母亲的这种做法有些疑惑,想了想还是决定问出来:“妈,万一真的到派出所去,你不怕吗?”

  五花肉眯着眼睛,脸上透出一种狡猾:“三儿,你还小,这人呐就是喜欢欺软怕恶,又要装出一付慈悲样子,人不离好,马不离草,你越是软弱,别人就越是要欺负你,不能惯着,明白么?”

  朱自强听得一头雾水,摇头道:“没整明白!”

  五花肉笑道:“你呀就是太老实,脸皮薄,是得好好磨练一番了,省得将来吃亏!这两口子嘛,我吃定他们不敢跟我去派出所!”

  “为什么?”

  “习惯啊!一来他是有工作的人,就靠点工资过日子,万一工作没了怎么办?就算他赢了官司,老娘顶多赔点医药费,可他的脸面就没有了!弄不好他在单位上就抬不起头来。嘿嘿,你别看我砍得吓人,我卖了这么年的猪肉,心里有数!哪儿下刀,下几分劲,那两刀只是砍得她痛,痛得她怕!你那一脚是多余的,我刀挨肉上会偏开的,嘿嘿,这二来嘛,他自认为自己坐在县城里,有工作,有体面,如果传出去欺负孤儿寡母,丢不起人,不过,我料定他会来诈点医药费,不信你等着看!”

  朱自强听老妈这一分析,心里有些明白了:“那怎么办?”

  五花肉笑道:“你忘了你妈是什么人?我手里的钱这么容易就会拿出去?就凭他那个逑样,不是我小看他,枉自读了点书,全他妈喂狗了!唉……你妈就是命不好,要是上过几天学,儿子,不是吹牛的,老娘早是科局长了。”

  朱自强急忙点头道:“肯定是!老妈,你脑筋转得太快了!”

  五花肉长长地叹口气:“如果你从小就去捡煤渣、拾菜叶、偷黄瓜蕃茄,为了生活什么事都去做,你就会明白老妈为啥这样厉害了。”想想突然转过头问朱自强:“如果刚才老妈被打了你会怎么办?”

  朱自强听到这话毫不犹豫地说:“杀了他们!”语气冷淡,但却毫无一丝做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