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六大传 作者:浮竹
 
内容简介:   在这个风云变幻的时代,一个个历史名人粉墨登场,我们的主角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改变整个中国历史乃至于东亚历史的征途。
  这一段充满着屈辱、悲壮、愚昧、奋斗、探索的清末史,在他的手中得以改变,为了从夺取权力,他忍辱负重,卧薪尝胆;为了求富自强,他埋头做事,不畏人言,宁背鬼子六的骂名而无怨无悔。
  且让我们跟随笔者去亲临一场晚清末年波澜壮阔的巨大变革,见证那个从乱世硝烟中中走出来,又把中国引向近代化的大人物――鬼子六奕訢!
  
阅读公众版本: -> 起点中文
 
VIP章节目录
若您的经济条件允许,请您订阅VIP支持作者,若您不想订阅,就请投票支持作者,
若投票都吝啬,那请您到起点中文关注更新信息和书写评论,以支持作者.谢谢.
| hxtdz | birdsee | skyzw
 
精彩片断:
 肃顺毫不惊慌,堂而皇之地叩了个头,大声道:“奴才所拟,都是照老例的,都有档可查。”

  “有档可查?”懿贵太妃冷笑一声,道:“那么你弑君废立,也是有档可查么?”

  她这一句话刚刚出口,肃顺就如装了弹簧一般,霍地从地下弹了起来,抗声喝道:“奴才冤枉!”两手箕张,虎视眈眈地望定了那拉氏与皇太后。

  不比他慢多少,袁潜也跳起身来,抢到炕边,顺手在褥子底下一摸,拽出一柄刀来,一声不吭地刷刷刷一连三刀劈了过去。

  臣下进宫,向例不准带寸铁,肃顺胆子再怎么大,也不至于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韪,眼见得恭王明晃晃的凶器砍来,只得左一下右一下地躲避。他虽然身体比袁潜强壮许多,但是空手究竟打不过拿刀的,何况恭王既然能从皇太后的炕底下摸出刀来,谅必正是皇太后的授意,要除却了自己,这么一想,心里先就馁了,一时躲避不及,左臂右腿各自中了一刀,身子一歪,倒在地下动弹不得。

  袁潜一步踏上,掇一把椅子牢牢将他卡在地下,冷笑道:“这是天要你死!”肃顺咧开了嘴,露出一口白牙,狺狺咆哮,怒吼道:“贼婆娘,我奉先帝遗诏,辅佐新君,谁敢杀我!”

  皇太后为人懦弱,虽然是早就与懿贵太妃和恭亲王商量好了诛除肃顺的,可是乍一见到这种情形,仍然禁不住浑身发抖,张开了口,连一个字也说不出。

  懿贵太妃心里打了一个寒颤,强作镇定地道:“遗诏是假,人所共知!”

  袁潜提刀架在他颈中,顺手自怀中摸出一张纸来,掷在他面前,厉声道:“你想活命,便乖乖地揿个手印,画上了押!”

  肃顺偏过头,定睛看那纸上的文字,忽地笑道:“好,好!老六,不简单!看来你是早有准备,连肃某的甘结供状都写好了!只不知道今日你写肃某的供状,他日又有谁来写你的供状!”说着瞪了那拉氏一眼。

  袁潜微微一笑,坦然道:“岂敢,岂敢。奕訢的供词,那还得百八十年之后呢,便不劳六哥你费心了。”

  忽然想起什么似地,一拍脑门,道:“哎呀,我倒忘了告诉六哥。”弯下腰来,嘲弄似地望着肃顺道:“京旗三十六营各官,眼下恐怕正在载铨的家里饮茶叙话呢,就是你不画这个押,有了他们,我照样也能叫你万劫不复。”

  肃顺两眼发红,暴喝道:“载铨这老小子是你的人?”

  袁潜摇了摇头,道:“非也。只不过昨天晚上有一个人去找他,对他说了几句话,他便幡然悔悟,不肯继续助纣为虐了。”肃顺反笑了起来,一面大笑,一面摇头道:“胡说八道!载铨岂是你三言两语就能拉过去的?”袁潜啧啧两声,摇头叹道:“载铨哪里都好,坏就坏在门生太多。所谓定门四配、十哲、七十二贤,不知六哥认识几人?奕訢可是识得其中不少的。”肃顺瞪大了眼睛,才知载铨门下早有人与恭王私相交通,难怪他能看破自己的底细!

  懿贵太妃不满道:“恭亲王,你还与他废话什么?快些叫他签字画押。”袁潜应了一声是,反过刀背拍拍肃顺脸颊,道:“画不画?”肃顺自分必无幸理,早就横下了一条心,昂首道:“画也是个死,不画也是死。肃顺今日,有死而已。”冷冷道:“望你日后趋奉着她,总是吃之不尽!”他这话是对袁潜所说,一双眼睛却死死地盯着懿贵太妃。想来他也从没有料到,这个自己一向不放在眼中的女人,竟然会有这等作为。

  皇太后见肃顺已经束手就擒,便要唤侍卫进来将他看押。忽听他道:“奴才自知罪孽深重,不得不死。但是太后、太妃难道不想知道皇上是如何宾天的么?”

  这话一出,两宫都是霍然动容,皇太后掩面痛哭,懿贵太妃却皱着眉头道:“快说!”

  肃顺一笑,道:“这话儿,老六要比肃顺清楚得多。”一句话落音,口中忽然鲜血狂喷,吐出半截舌头来,喉中格格响了一阵,身子僵直,手足抽搐不已,片刻便断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