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月梧桐 作者:缺月梧桐
 
内容简介:  
什么是坚信,什么是情义,什么是权柄,什么是正确   不相信地狱之处即是地狱。人人都将堕落,无人可以幸免。  

阅读公众版本:起点中文阅读页面 建议急性子的朋友从 地狱火(二)开始看,前面的主脚太窝囊了-_-b
 
VIP章节目录
若您的经济条件允许,请您订阅VIP支持作者,若您不想订阅,就请投票支持作者,
若投票都吝啬,那请您到起点中文17看中文关注更新信息和书写评论,以支持作者.谢谢.
| hxtdz | birdsee | kuaidu | skyzw
 
精彩片断:

  除了已经哭哑了的李孝先的抽气声和火堆燃烧发出“比剥比剥”的声音之外,诺大的空场上没有任何其他声音,唐博只觉的世界上只剩下了自己,天地都在围着自己急速旋转,他偷眼看了一下王天逸,见他横剑在颈目光坚定的盯着自己,背后的三叔虽然看不见,但他仍能感觉他的眼光针一样的扎着自己的后背,此刻他恨不得自己突然晕过去。

  只听背后唐权海鼻子里重重的出了一口气,既有催促又有不耐的意思,唐博知道自己不能再犹豫了,他站直了腰,闭着眼睛长出了一口气,右手从怀里抽出来垂放在身边。

  王天逸定睛一看,唐博右手握拳,食指和中指伸出,中间赫然夹着一枚柳叶刀,王天逸鼻子皱了起来,握剑的右手握的更紧了,手背上的青筋全凸了出来,“你还要杀他?”王天逸慢慢的问道。

  唐博没有看王天逸,他停了好久才缓缓说道:“天逸,你不要管了。你管不了的。”

  王天逸听到唐博这样说法,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了什么了,他呆在了那里。

  而唐权海却微笑了起来。

  唐权海在唐博背后看的清楚,唐博两指夹着暗器,中间的掌心里却还有一颗鹅卵石。他明白唐博打算用那鹅卵石打王天逸的手,又听到唐博对王天逸那样说法,唐权海已经知道了唐博把家族放到了第一位。

  “唐博!”王天逸原来就知道以自己的实力,任何一个唐家的手下都打不过,更别唐权海这样位高权重的人,所以他只能用自杀来威胁和自己是朋友的唐博,希望能这样救到李孝先,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可能了,王天逸转头看了看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李孝先,心里想到如果不是他为了自己去通知唐门,他家又怎么会被灭门?!王天逸心里凉了,无奈的吐出一口气,手臂张了起来,他想挥剑了。

  唐博眼睛余光其实一直在盯着王天逸的动作,看到他手臂一抬,“别!”唐博大喊一声,就要发暗器打落王天逸手里的长剑。

  可是他那鹅卵石还未发出,一物已经携着一股劲风击中了王天逸的手背,王天逸一声惨叫中,飞鹰剑“当啷”落在了地上。

  唐博和王天逸吃惊的往地上看去,那击中王天逸的却是一截木头把手,两人同时转头向唐权海看去,只见唐权海坐的那张太师椅右边把手已经不见了。

  这暗器正是唐权海所发,他看到唐博最后做出的决断是一定要杀李孝先,唐博还是把家族利益放到了个人感情之上,唐权海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既然如此,那么王天逸就不能死在唐博的面前,一是这样并无必要,二是王天逸毕竟是唐博的朋友,这样看着他死在自己面前,唐博日后一定会恨自己,因为毕竟是自己把唐博和王天逸逼到这种境地的,他总要给自己侄子这个面子。

  唐权海更是认为从王天逸个人角度来说,王天逸也是可死可不死,但是这个少年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他既然都用了自杀威胁朋友,那么现在这个样子只能自杀了,他打落长剑救了王天逸一命,更是给了王天逸一个台阶下。这样从地府里打了一个转又回来之后,在这样事情中,没有几个人还有继续自杀的勇气的。而且是自己出手救人比唐博出手更好,毕竟唐博和王天逸是朋友,这样更是帮了唐博大忙。

  所以看王天逸要自杀,他右手已经拗断了那把手,闪电般的打落了王天逸的长剑。果然唐博看唐权海的目光满都是感激,唐权海冲侄子微微一笑,意思是这点小事没什么,心里却是得意之极,只感觉今晚之事真是做的太完美了,不仅训练了唐博,更给了他上级对下级的恩惠,使唐博日后必然对家族更加的忠诚。

  想到这些,唐权海心情大好,他站了起来,向不知道要干什么的王天逸的走了过去,他今天要破例教育教育这个少年,而王天逸呆立在那里脑子里一片混乱,但他自己再没有勇气捡起那把剑自杀了。

  “王小哥,”唐权海在王天逸面前站定,看王天逸看自己那种茫然的眼神,唐权海轻笑了一下:“刚才你下跪求人,这是很没面子的事情,而且后来更是想用你的命来谈判。很有勇气,你的这种义气我也很敬佩,也知道唐博为什么看重你了。”

  说到这里,唐权海眼一瞪,语气变的冰冷了:“但是有用吗?没有用!因为你的命不值钱!你也没有面子!如果你是武林大帮派的领袖,手下有几百个高手,那么你有面子,你的命值钱;如果你是富可敌国的富豪,家中黄金白银数不胜数,道上的朋友成千上万,那么你有面子,你的命也值钱;如果你都没有,你武功盖世也行,能把这里几十个唐家高手全撂下,那么你也有面子,你的命也值钱。”

  唐权海看着被说得面如死灰的王天逸冷笑了几声,继续说道:“这些都是力量,你什么都没有,却还要不自量力的用自己的面子和生命来做谈判的资本,这不是痴心妄想吗?你自杀啊!你死了能怎么样?救的了秦剑门?哈哈!昨天,你说侠义是最大的力量,那么给我看看你的力量,没有力量你能实现你的侠义吗?做梦吧!侠义的基础也是力量啊,世上哪有没有力量的侠义?!我实话告诉你,如果你这样的想法还不改的话,你只能白白的被人耻笑,白白的送死!”

  王天逸简直被说得摇摇欲坠,脸皮红的好像要出血一样,他无力的看了看李孝先,深深的垂下了头。

  唐权海教训了王天逸一顿,心满意足的咂了咂嘴,打算命令唐博做完事情,好回去睡觉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长啸龙吟般的在远处响了起来,距离在一二里外,在秦剑门这里听起来却像是寺庙中的铜钟一样清晰明脆,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愣,心中都是在想:“好强的内力。这是谁?”

  然后只听那不间断的长啸越来越响,听方向在神速的向秦剑门这边而来,刚才还在一二里之外,眨眼间就接近秦剑门了,简直宛如一条长吼的神龙。

  听这声音,王天逸眼睛一亮,而唐权海和唐博都是眼睛一暗,“他来干什么?”唐权海心中暗想。“夜长梦多!”唐权海转头挥手,命令唐博收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