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 作者:烟雨江南
 
内容简介:  
  那一天,我摇动所有的经桶,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在山路匍匐,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次次的转山,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沧央嘉措  

阅读公众版本:17K阅读页面 尘缘伴侣17K阅读页面
 
VIP章节目录
若您的经济条件允许,请您订阅VIP支持作者,若您不想订阅,就请投票支持作者,
若投票都吝啬,那请您到或17看中文关注更新信息和书写评论,以支持作者.谢谢.
| | birdsee | kuaidu | hotsk | epzw

 
精彩片断:

  这一间院落名为潮音苑,前后三进,主楼四层,位于太上道德宫一隅,阔大而偏僻,正适合作为年轻弟子岁考之所。那些境界高的弟子都已能自制威能不弱的咒符,是以他们的岁考或是在设有重重阵法禁制的场所,或是直接搬到后山。此时三位主考道长正坐在主楼二楼,最后核对着手中名册,清点弟子人数。

  主考道长正要高唱岁考开始之际,身后殿门一开,紫阳真人缓步走了进来。他慌忙放下手中朱笔名册,冲上前去行起大礼,道:“不知紫阳真人到来,未能迎接,请真人降罪。”

  紫阳真人一挥手,微笑道:“无妨,你去主持岁考吧,我自行上楼观瞧好了。”

  主考道长立时大吃一惊。岁考乃是宗内真人长辈考察年轻弟子的机会,是以真人们并不一定要观看道行深厚弟子的岁考,经常只是选取自己感兴趣的岁考观阵。道德宗香火虽盛,但往往也要十年左右才会出现一二个惊才绝艳的人物。姬冰仙、李玄真、尚秋水和明云皆是在九年前同入道德宗,一年之中接连出现了四个将有大成就的弟子,这等盛况,却又是不多见的。是以往年真人们大多都在观看这四人的岁考。未出太清诀筑基三境的弟子道行修为太低,看也看不出什么来。

  象今日紫阳真人以代掌山门之尊,这般突然前来观看灵圣境弟子的岁考,那主考道长虽活了五十五岁,却也从未见过。

  然则他惊讶之色尚未自脸上褪去,殿门外又走进一人。主考道长刚刚从地上爬起来,扑通一声又跪倒下去行起大礼,伏地道:“不知太微师祖驾到,弟子真观失了远迎,请师祖降罪!”

  原来进来的乃是太微真人,这主考的真观道长正是太微真人一脉,乃是真人的再传弟子。太微真人一挥手,只道了声‘起来吧’,就走过去与紫阳真人打了个招呼,一同把臂登楼。

  直到两位真人身影消失在楼梯尽头,真观道长这才站起身来,心中惊疑不定。他刚还在想为何这入门弟子的岁考竟然会引来两位真人观看时,身后殿门又是一声轻响。

  真观一惊,如旋风般转身,刚一看清来人,立刻又跪倒在地,叫道:“未能远迎景霄真人,请真人降罪!”

  “无妨!”张景霄略一挥手,就自行上楼了。真观惊魂未定,暗忖道:“今日明云和张殷殷也要参加岁考,景霄真人不去为高徒或爱女助阵,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

  真观心下越来越是惊疑不定,慢慢站起身来,看着楼梯只是在发呆。

  此时殿门又是一声轻响。

  真观浑身一颤,也不抬头,直接回身飞跪而下,口称:“恭迎真人!”

  这一次轮到顾守真真人大吃一惊!他愕然呆了一刻,才向身后的紫云真人道:“紫云道兄,我……刚刚道基有不稳之象吗?”

  紫云抚须道:“守真真人通体凝润,宝光含而不显,仙气敛而不发,道基何止稳固,依我看不出十年,守真真人又要有所进境了。”

  此时二位真人身后又有一人道:“这真观看起来道行不厚,难得的是灵觉如此敏锐,居然能察知守真真人气机,嗯,看来他是宿慧未显,当属大器晚成之辈。”

  真观伏在地上不敢抬头,听闻这一句夸奖,一时间心中即惊且喜,连声音都颤了:“多谢玉玄真人夸奖!”

  三位真人就在眼前,真观完全不敢抬头,忽然又听一人道:“难得三位真人都在此处,我们这就上楼吧!”听那声音,正是玉虚真人。

  远处悠悠钟声传来,这才惊醒了真观,知道别处的岁考已然开始。他站起身来,一时间只觉得脑中迷迷糊糊,还有些想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再回首一望时,见另两位师弟仍跪地不动,不敢站起身来。

  真观只觉浑身真元汹涌如潮,时高时低,拍得他心旌动荡,意驰神摇。要知道德宗门户庞大,规矩森严,他入宗已近五十年,还从未同时与七位真人如此接近过。诸脉真人皆有不世之能,此时齐集楼上,与他如此接近,几个时辰岁考下来,真观说不定也能沾染得一点灵气,修为进上那么一小步。

  他胡思乱想了一番,又扳起指头数了半天,才擦了擦额头冷汗,喃喃地道:“八脉真人竟然到了七位!还好,还好,太隐真人可没有来……”

  真观话音未落,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我就不能来吗?”

  真观扑通一声,又跪倒在地,连声道:“弟子不是这个意思!请太隐真人恕罪!恕罪!”

  慌急之中,惊吓之下,真观跪的方向都错了,把一个屁股冲向了太隐真人。太隐真人重重地哼了一声,一拂袍袖,自行登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