辐射太空 作者:邋遢猫
 
内容简介:  
  经过近几个世纪的努力,人类终于将探索的脚步迈出了银河系,在距地球几千万光年的外星系上建立了人类社会第一个超越国籍性质的“星际拓殖联邦”。
  可灾难静然降临。外星殖民地与地球之间唯一的时光通道----“半马01虫洞”竟莫名其妙的消失,这些自比为天之娇子的太空移民们,一夜之间竟成了星际弃儿。
  科技发展极不均衡的星际拓殖联邦,长期依赖地球母亲的供给,现在突然停绝,犹如灭顶之灾。丧失理想又极度恐慌的星际移民们内心中充满绝望,手中能依持的只有破烂不堪的武器设备,面对的却是冷漠敌视的外星世界,可怜的人类唯有艰难的生存着。
  在这其中有一位命运挫折的孤儿却从没有被世态炎凉的世界吓倒,他---克鲁斯.林有着谜一样的身世,虽然从不知道生身父母是谁;虽然自幼就身残独臂,但年幼的他却从不愿借此去苛求同情。
  凭借着自己极具创造欲的头脑和神奇的肢体愈合能力,克鲁斯面对万难也毫无畏缩,然而随着事态的发展,荒漠怪兽、地痞、星际海盗、基因怪物等各种怪事交织而来,无畏少年不得不置身于一系列诡异莫测的阴谋事件中。
  从土丘星狂沙大漠到繁华的蓝星都市,更至辽阔的星际海洋,一个又一个的疑题都等着这位少年来探寻,与之伴随的是克鲁斯的身体也在悄然地发生着变化,更多地特异功能总会在无意间逐渐浮现,面对这些仿佛与生俱来的超长能力,少年在喜忧惨半的同时,也不禁仰望苍天、振臂大喊:我是谁???
  过了半晌,老天阴沉着脸用闪电回答:我不能告诉你,因为答案尽在《辐射太空》中!!!  
阅读公众版本:起点中文阅读页面
 
VIP章节目录
若您的经济条件允许,请您订阅VIP支持作者,若您不想订阅,就请投票支持作者,
若投票都吝啬,那请您到起点中文关注更新信息和书写评论,以支持作者.谢谢.

目前章节全免费
 
精彩片断:

  终于,有一名警官走进了监禁室,这位身材高大的警官,他先是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克鲁斯,然后随手按了两下电钮,监禁室的透明墙壁立时回复成了纯白色,监禁室马上就变成了一间封闭的问讯室。

  看到警官的到来,克鲁斯并不紧张,他倒希望早一点接受完问讯,就能早一点回家陪布丁妹妹。

  警官先是照本宣科的念闻一遍克鲁斯的权利,然后就快速转入主题“你的姓名,年龄,住址”

  克鲁斯一五一十的作了回答。

  “你为什么要打伤安德鲁矿长和他安全助理?”警官轻描淡血的接问了一句。

  正当克鲁斯张嘴准备回答时,监禁室的门打开了,急促的声音从屋外响起“克鲁斯,不要回答。”,紧接着,那个有些秃顶的布来默先生出现在门前。

  “布来默先生,你怎么来啦?”对这位曾经帮自己网开一面的中年民政官员的突然到来,克鲁斯也有些惊诧。

  布来默先掏出手绢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显然是急匆匆的跑来的。他拍了拍克鲁斯的肩,然后又从公文包里摸出纸和笔,摆在小男孩面前,“放心,你的好朋友托负我来的,你快点签了这个协议,这样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辩护律师,没有我在场,你可以拒绝这里任何人的问讯”

  布来默就转过身,面对着那名有些诧意的警官,他晃了晃手中的律师证章和克鲁斯刚刚签的协议,然后表情严肃的对警官说“警官先生,你明知面前的当事人尚未成年,是不具有独立司法行为人,你还竟然在其监护人或律师不在场的情况下独自提讯他,我老实告诉你,这样做是违法的,就算你得到的什么口供,也是无效的,待问讯之后,我会向你的上司投诉。”

  果真不愧是熟知法律条文的老官员,一顿义正辞严的话,让人无从反驳。警官唯有点头称是。

  “好了,克鲁斯,你坐下,从现在起,我代表你回答一切问题,除非,我让你开口,否则你不要说话,好吗?”布来默很有派头的分配了各自的工作。克鲁斯显然还没有从完成的惊讶之中恢复过来。他只是木然的点点头。

  “警官,首先要说的是,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是我的当事人伤害了那两位所谓受害者”布来默显然是有备而来。

  “不对呀,我有人证,可以证明”警官也没有示弱。

  “人证?呵呵?你的什么人证?据我所知,那两位受害者到现在都没有指证我的当事人,你的人证从何而来?”布来默硬梆梆的顶了回去。

  警官显然有些心虚,的确,安德鲁矿长和他那位大个子保镖现在全在医院里接受治疗,那个叫汉森的大子保镖,咽喉上有很深的卡痕,而安德鲁身体倒没有什么损伤,但两人的共同点,就是精神上十分蒌迷不振,在警方当面采问口供时,两人都保证着沉默,当警方提到克鲁斯的名字时,安德鲁直接了当的拒绝了作证的提议,而汉森则象见到鬼似的浑身哆嗦。鉴于这种情况,警方一致认为他们的状况无法进行正常的指证。

  “哦,那俩名受害人的情况的确不适合指证,但我们另有人证”警官并不甘心,他接着抛出了一个新的人证。

  警方唯一的证据来自新月矿保安监控室的两名保安,就是他们通过监控器看到了安德鲁矿长遇到危险后,才通知警方报案的。这两名保安在警方面前信誓旦的保证,当时他们通过监控器亲眼所见,就是克鲁斯不知用什么方法,以一种不知名的力量控制和伤害了两名受害人。

  “哦,那他们当时在场吗?据我所知,案发现场,没有第四个人啊?”布来默装作不知情似的问了一句。

  “他们当时倒不在现场,但是却是通过监视器很清楚的看到了屋内的情况,他们可以证明你的当事人所做的一切”

  “哦?是吗?那请问,既然是通过监控器得到的证据,那么按法律,是可以采用监控录像带作为证据,既然你要据此指控我的当事人,那请你提供那份监控录影带”

  面对布来默滴水不漏的追问,警官颇有些无法招架。的确,他知道,在法律意义上,实时观察监控器的人,因为并不在现场,因此其所见并不能让他们成为证人,而只有监控录像带才能作为证据,可警官郁闷的是,那版录影带是根本拿不出手的。因为关键的部分.................

  “警官先生,既然你没有证据证明我的当事人是伤害者,那你只能要求我的当事人作为证人和旁观者,讲述当时发生的事”,布来默颇有深意的望了一眼克鲁斯,通过刚才的对话,克鲁斯多半明白了布来默的意思。 克鲁斯小心翼翼的选择了一些措词来讲述此事的前因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