篡清 作者:天使奥斯卡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挺爽的架空小说………………
  嗯,应该是吧。
  作品关键字: 徐一凡 清朝 穿越 历史 架空 北洋 南洋 甲午

阅读公众版本:起点中文阅读页面
 
VIP章节目录
若您的经济条件允许,请您订阅VIP支持作者,若您不想订阅,就请投票支持作者,
若投票都吝啬,那请您到起点中文关注更新信息和书写评论,以支持作者.谢谢.
| hxtdz | birdsee | kuaidu | hotsk | epzw
 
精彩片断:

  当各怀心思的两人回到大堂的时候,道场酒案两边,已经开始互相瞪起眼睛来了。没了头山满在座,那些浪人们明显放肆了许多,看他们脚边那些空瓶子就知道了。一个矮壮脸上还有黑毛的浪人,和服褪到了腰以下,头上绑着自己腰带,醉醺醺的拿着武士刀在席中又歌又舞。其余浪人拍手击掌的笑闹。那歌舞的浪人武士刀闪烁,只是在对面席上徐一凡带来的几人面前霍霍舞动。

  杜鹃早偏过头去,恶心得什么也吃不下了。章渝仍然神色阴沉,根本不为所动。李云纵身姿跪坐得越发笔直,眼神离凌厉如电也不差什么了。至于楚万里,这小子还是笑吟吟的。摇头晃脑的看着那浪人在那里发颠。丝毫没有当一回事儿的样子。

  当徐一凡和头山满笑嘻嘻的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场景。头山满脸色一变,铁青着就要呼喝制止。突然眼珠一转,又笑眯眯的朝徐一凡鞠躬示意:“这是鄙国天佑侠团的壮士,都是热血豪情的勇士。酒助武士本色,拔刀而舞,也大有汉风。徐大人要不要赏鉴一下?”

  徐一凡瞧瞧他,头山啊头山,你要是能一直沉住气装大度,说不定我还能佩服你一下。可惜日本人的民族性就是这样,深而长远的布局,从来都不是他们的强项,而是热衷于眼前的利益,还不屈不挠的一直追求下去。可怕,但是格局太小。刚才头山满强忍了他的无礼言辞,现在想借着这个似乎不关痛痒的机会,稍微找回点儿面子来?

  他笑吟吟的看着眼前这乌烟瘴气的场面:“头山先生,这个赏鉴一下,倒也是极好。日本风物,我就想见识个够呢。不过一人独舞,似乎有些儿无聊。不如两人对扑,点到为止,博大家一笑如何?”

  看着他们两人走过来,那借酒使性的浪人也停了下来。场中诸人,都站了起来朝他们这里看来。只是杜鹃眼泪气得在眼眶里面打转,这个倔强的小女孩子,当真是被这样无礼的场面恶心到了。

  头山满哈哈一笑:“这焉得能够,我们是主人,哪有和客人对扑的道理……”

  徐一凡坏笑一下,今儿,就彻底绝了你们的指望吧。让你们别再想着拉拢自己,没得恶心人。

  他缓步走到章渝身边儿,轻声道:“老章,你今儿可得给我争点儿面子……”说罢就招手扬声:“拿纸笔来!”

  两名艺妓恭恭敬敬的双手将纸笔奉上,徐一凡端坐下来,握管在上好的宣纸上就一挥而就。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他的做派。

  徐一凡心情却是极爽,多少年的梦想今儿可实现了!楚万里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写下的字儿,悄悄也是呲牙一乐,又赶紧憋着。徐一凡畅快的放下笔来,对李云纵和楚万里道:“展开!”

  两人对视一眼,一个眼神兴奋,一个却是有点儿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顿时将那副宣纸展开。

  上面只有四个大字儿,在场日本人没有一个不认得的。赫然就是“东亚病夫”四个大字儿!所有日本人全部脸色大变。头山满更是铁青一般的颜色!

  徐一凡笑道:“这不过是个彩头,咱们打赢了,这四个字儿敬赠。咱们打输了,这四个字儿我从此刻脑门上走路,这纸我还吃下去。文打官司武斗手,总不能我和头山先生揪在一起。哪位先上?我们这里自然有人领教。”

  放着章渝这等内家大高手在,会输才是见鬼!

  头山满在这一刻心思却是转了千百道,这个家伙又在日本摆这个狂生态度做什么?绝了他们布局拉拢的心思?铁心准备和玄洋社撇清关系?这将玄洋社已经得罪到了极处。不管输赢,他的作为传回国内不过又给笑话一句狂生,说不定还加倍的对他不提防。这人时时刻刻的做派,都是有深意的么?

  头山满脑筋已经是极快,却不知道徐一凡在心中的转折,比他还要深!只是现在,这点心思却不足为外人所道了。

  最重要的一点,这么做很爽!

  头山满尤未表态,那个刚才舞刀的浪人已经“呀他!”一声,转动长刀,摆了一个大上段的姿势。虎视眈眈的冲着徐一凡他们这边,明显是个听得懂中国话儿的。

  章渝沉着脸一撩袍角,就要下场。却听见头山满用汉语冷冷道:“丢下刀!”

  他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看也不看一直笑吟吟的徐一凡。试图拉拢徐一凡,是玄洋社近来筹划的对华重要布局之一。以他的身份地位,还有日人佩服的智者身份。造足气氛,用足心思。以为对一个才出茅庐的家伙将无往而不利。结果却在这么年轻人面前阵脚大乱,被他不按牌理出牌的举动弄得心浮气躁。

  要是在这儿出了人命,伤了清朝钦差委员的人。对于暗中已经剑拔弩张的中日局面,对他们而言,只能有害无利。他转瞬已经下了决心,不管徐一凡是狂生做派发作也好,还是在反复试探玄洋社底线也好。都只能此间事情此间了,绝不扩大!

  只是今后对于徐一凡这个人物,却要加倍的用心思来关注了……这是一个和他们熟悉的满清官场那些颛愚官僚,绝对不同的一个家伙啊……

  徐一凡瞧着他,他也瞧着徐一凡。头山满微微一笑,居然很正式的跪坐下来:“较技助兴,也是盛事。今日果然是场高会,什么东亚病夫的,不过是笑话儿而已。黄种民族之间,应该互相提携才是。鄙人就和大人静观这场扑戏,三场决胜。点到为止,不论胜负,大家都是一笑可好?”

  徐一凡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