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 作者:猫腻
 
内容简介:
   当今世界,千穿万穿,唯有马屁不穿。   所以一个年轻的病人,因为一次毫不意外的经历,穿越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成为伯爵府一个并不光彩的私生子。修行无名功诀,踏足京都官场,继承莫名其妙的商团,且看没有自己身份的私生子,是如何玩转商场、官场、战场以及婚场。   因为故事发生在庆国,而那位病人很奢侈地拥有了多出来的一截生命,所以暂时取名为:庆余年--很有乡土气息的名字。   对mm读者的真情警告:据mm们说本文是种马文,非喜勿入。   对男性读者的严正警告:本文实在是比较清水,相关爱好者请与我私下联系,请勿对正文失望。   【本人已完成VIP作品《朱雀记》,书号37287,全书过百万字。并曾经完本过无数次课堂作文,所以——不用担心TJ问题。】   
  
阅读公众版本: ->起点中文
 
VIP章节目录
若您的经济条件允许,请您订阅VIP支持作者,若您不想订阅,就请投票支持作者,
若投票都吝啬,那请您到起点中文关注更新信息和书写评论,以支持作者.谢谢.
| hxtdz | birdsee | kuaidu | hotsk | epzw
 
精彩片断:

  刺客面容削瘦,年纪已经有些苍老了,颌上的胡须都开始发白,但不知道为什么,白色里面还夹杂着一些绿幽幽的颜色,看上去有些恶心。

  范闲吓了一跳,跳到五竹叔的身后,抓着他的衣袖,苦着脸哼哼唧唧道:“叔,这刺客卖相不好。”

  “这是监察院第三处的主办费大人。”五竹缓缓蹲下身体,摸到那名刺客的下颌,“全天下公认用毒最精深的三人之一,精通用毒辩毒解毒,这样厉害的人物,居然会被你用块瓷枕就断送了,不知道是您运气太好,还是他的运气太差。”

  “是他的运气太差。”范闲在心里暗暗说道,虽然很惊讶于地上这位的大名头,但一想到对方碰上自己这样一个貌似婴儿实则两世为妖的怪物,对方的运气确实不太好。

  “别用手去摸,万一他身上有毒怎么办?”范闲提醒瞎子少年五竹。

  五竹没有停止动作,也没有解释什么,但那股子劲儿让范闲觉得对方是在向自己表示,这个世界上没有能够毒死他的毒物。

  范闲挤着眉头,苦脸问道:“叔,那这人怎么办?”

  他不是自来熟的脾气,只是在这个世界上,眼前这个瞎子少年是他第一个认识的人,也是他唯一敢全盘相信的人,而且知道对方是很厉害的强者,所以刻意地可爱些,恭敬些,叔这个字不绝于口。

  他的眼光四处溜着,最后落到那把刀上,把牙一咬,心想干脆把这个费大人捅死算了。

  察觉到他的动作,五竹站起身来摇了摇头:“你的性情与小姐相差太多,小小年纪,便如此心狠手辣,也不知道是谁教的。”

  “自己学的。”范闲不敢得罪这个自己唯一敢信任的强者,很恭敬地说道:“侄儿知道叔一直守在杂货店里保护侄儿,还知道叔怕母亲的仇人会因为叔的存在找到我这儿来,所以没有留在伯爵府中,所以侄儿只好自己心狠一点。”

  五竹又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范闲知道母亲的这位仆人高手开始对自己起疑了,嘻嘻笑着问道:“叔,接下来怎么做?”

  他的意思很明显,杀人这种事情还是让五竹叔叔来做好了。

  没料到五竹淡淡说道:“少爷,你打错人了。”

  “啊?打错人了?”范闲顿时傻在原地,慢慢地低头去看地上那位满脸上血的刺客。

  “不过打也打了,就不需要考虑太多。”五竹静静说道:“费大人是监察院第三房主办,暗底里的身份……准确来说,是你父亲的属下的属下。所以他这次来澹州,应该不是来杀你,如果他真的是来杀你,那我相信无论少爷再如何有本事,都已经死了无数次。”

  范闲这才想到,地上这位刺客先前似乎是说过是自己父亲派他来的,但……

  ……

  ……

  “日,长的跟T-BAG一样,谁敢信这种老淫棍。”

  ————————————————————————

  费介这些年一直呆在京都监察院的格物所里,五十几岁的老头了,虽然身上有些诸如用毒大家之类的美誉,但整体而言,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这次如果不是一位有力人士托他前来澹州上课,而他也没有勇气拒绝,他是断然不会离开京都的。

  但想不到,第一次看见自己的学生,就被对方打了两个大包,流了半碗鲜血,险些送了老命。

  他看着面前这个小男孩儿,发现对方满脸的天真可爱,那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夹杂着一丝畏惧和惭愧,如此可爱的一张小脸,再加上小男孩儿的身份,倒是让他的满腹怒气无处可发。

  转头看见一个仆人模样的家伙,他准备将怒气发到对方身上:“那谁!还不快把我给解开!我是伯爵大人重金聘请的费老师。”

  谁知道那仆人似乎比他还骄傲,根本不理会他,冷冷地说道:“我和你上司之间的协议里,似乎没有你来当老师这个环节。”

  “五大人?”费介瞪大了有些浑浊,夹着褐色余毒的双眼,看清那仆人的模样,吓了一大跳:“五大人,原来是你。”

  听到刺客醒过来后自称费介,范闲觉得这事情果然很费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