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时代周刊 作者:戴小楼
 
内容简介:   如果,你开了一家武馆,身边有个女扮男装暗恋你的小师侄,有几位风月界花魁做红颜知己,身上藏着比孔雀翎还厉害的暗器,你会做些什么呢?
  仅以本书向所有看过《七侠五义》《杨家将》《呼家将》《包公案》等古章回小说的大大们致敬!

  
阅读公众版本: ->起点中文
 

VIP章节目录
若您的经济条件允许,请您订阅VIP支持作者,若您不想订阅,就请投票支持作者,
若投票都吝啬,那请您到起点中文一起看关注更新信息和书写评论,以支持作者.谢谢.


第36章 做淫贼的代价 第37章 嫁给太监 第38章 猪吃糟糠狗吃屎 第39章 草根阶层的命 第40章 潘驴邓小闲 第41章 大大大大大大 第42章 淫贼的翅膀 第43章 忒里迷的情书 第44章 逼良为娼 第45章 贞操衾裤 第46章 烈焰焚身 第47章 到底谁骑了谁 第48章 金翅甲出世 第49章 带你飞上天 第50章 如虎添翼陈少保 第51章 乐极则会生悲 第52章 陈世美 第53章 英雄不问出身 第54章 凭栏一吐不觉箜篌(上) (下) 第55章 我一个单条你们一群 第56章 拐人也拐马 第57章 元帅震怒,陈少保大战北院大王 第58章 狻猊之声,金翅鸟清啸威震上京 第59章 姜还是老的辣 第60章 腮边不觉衰颜却 第61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第62章 捉奸在床 第63章 听墙角 第64章 精诚合作 第65章 萧氏双圣 第66章 古代蜘蛛侠 第67章 天魔解肢大法 第68章 疑似玉人来 第69章 九天玄狐夏八姑 第70章 兰心惠质萧观音奴 第71章 老泰山追女婿 第72章 两军阵前的口舌之勇 第73章 扯起虎皮做大旗 第74章 官家要离婚 第75章 大闹御史台 第76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第77章 乱编书,爷让你进宫服侍太后 第78章 泼辣的章献皇太后 第79章 睁眼说瞎话 第80章 禁中之乱 第81章 蛋炒饭的金橘 第82章 府台黄招弟大人 第83章 神说,要睡仇人的女人 第84章 臣要告老还乡哇 第85章 一个茶壶配一溜儿茶杯 第86章 丈母娘的两个耳光 第87章 舅老爷的香囊 第88章 怜香惜玉是个坏毛病 第89章 玉人何处教吹箫 第90章 谁都不是省油的灯 第91章 陈少保门下走狗 第92章 公主开会群雌粥粥 第93章 五虎断门刀 第94章 五虎群羊棍 第95章 急惊风碰上个慢郎中 第96章 说你是淫贼你就是淫贼 第97章 夏小受和陈骚包 第98章 包子、冤家、同人女 第99章 酸丁,下面呢? 第100章 奉旨狎妓 第101章 大瑶山七鬼 第102章 请别扯我的裤腰带 第103章 白花花,你也有今天 第104章 满地儿跑大才子 第105章 天魔销魂曲 第106章 唯有淫贼留其名 第107章 恶衙内碰上赖衙内 第108章 敲你个天高三尺的竹杠 第109章 吓!遭人鄙视了 第110章 谁家年少润无瑕 第111章 差点儿牡丹花下死 第112章 十个美人九个肯 第113章 纷纷粉墨登场 第114章 小蓬莱的兔子 第115章 燕清萝、赤霓裳 第116章 口水共西湖一色,球囊与月亮齐飞 第117章 一支穿云箭 第118章 千军万马来相见 第119章 干你老母 第120章 孔雀明王食恶鬼咒 第121章 阿弥陀佛,不准养猫 第122章 偷偷摸摸才够味 第123章 赌赤圣女不是处子 第124章 地丝盘锦水玲珑 第125章 菊花台 第126章 火器,烈火神統夺命针 第127章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 第128章 捉贼拿脏,捉奸拿双 第129章 耍无赖 第130章 磨砖做镜 第131章 一入侯门深似海 第132章 保罗和官家不得不说的故事 第133章 故人远来 第134章 错进陈府 第135章 保罗爷的生理卫生课 第136章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第137章 八贤王的算盘 第138章 飞天魔女龙云凤 第139章 净光白狮子 第140章 哭戏 第141章 汉儿尽作胡儿语 第142章 他乡遇相好 第143章 唱念做打俱佳 第144章 真的不是我 第145章 一床瓜果图 第146章 保罗爷的成人用品店 第147章 红泥小火炉 第148章 指着和尚骂秃子 第149章 卖弄本钱 第150章 各怀鬼胎 第151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第152章 一根红绳牵姻缘 第153章 收网 第154章 阴阳法王拓跋天 第155章 八王爷的陈芝麻烂谷 第156章 露馅儿 第157章 谁说女子不如男 第158章 女俘虏 第159章 袍泽 第161章 虎头铡 第161章 叁漆帝的女将军 第162章 爬灰 第163章 英明神武、高瞻远瞩 第164章 磨镜 第165章 诚实可靠小郎君 第166章 奸夫、淫妇、太监 第167章 小白虎,纳命来 第168章 宫闱巨变 第169章 没有最黑只有更黑 第170章 葱管檀唇吮箜篌 第171章 通下水道的水管工 第172章 祖师爷爷和生死符 第173章 貌似高手 第174章 老虎和病猫 第175章 地狱无门爷闯进来 第176章 抱着女菩萨 第177章 扫茅厕缺她不得 第178章 空城计和计中计 第179章 连环火计 第180章 如是我闻 第181章 多情乃佛心 第182章 一车美人一车酒肉一车闲书 第183章 瘦、皱、漏、透 第184章 飞天锦毛鼠 第185章 双英大战十四杰 第186章 你藏人家绣花鞋作甚 第187章 亢龙有悔 第188章 金翅鸟大战十二雌 第189章 柳院君骂营 第190章 哗营 第191章 杀俘 第192章 嫂溺,援之以手 第193章 小蓬莱的刺客 第194章 紫发天尊秀善 第195章 江面惊魂(一) (二) 第197章 放狗屁、狗放屁、放屁狗 第198章 秀善之死 第199章 小寡妇穿白一身俏 第200章 淫贼以诗礼传家 第201章 慢藏诲盗,冶容诲淫 第202章 隋唐拔刀术 第203章 一夜连御九女否? 第204章 黑手党 第205章 硬不起来 第206章 不给钱便不叫嫖 第207章 痔疮、妙人、唐三少 第208章 三江交汇闹襄阳 第209章 男人的六大名器
 
精彩片断:

 皇家嫁娶,龌龊无比,又比如辽国的萧太后,景宗死后她便和汉臣韩德让行则并坐,坐则交膝,卧则交股,并且赐毒酒给韩德让的发妻,韩德让因太后而贵,赐姓耶律,拜大丞相,进封齐王,总理北南两院枢密院事,恩宠极至,天大的好处,圣明背后是发妻血淋淋的性命。

  保罗再天大的胆子,总要想想清楚的,长公主赵槿性子温和还便罢了,赵娴虽然心地不错,问题是,刁蛮性子一发,可就有点爆走,到时候依仗公主的身份做出点什么事情,保罗想后悔都来不及,女人一旦妒忌心起,可是很恐怖的。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八贤王首先出班了,“吾皇,陈保罗年少有为腹中锦绣,理应在诸大臣家中择一般配的佳丽,由吾皇亲自赐婚,方显得皇恩浩荡……”

  他这话一说,顿时不少文武就在肚里面骂开了,凡是能站在这金銮殿上的,哪一个不是眼眉通挑,何况公主赵娴的举止,瞎子都能看出来官家开口是什么意思,你八王爷倒好,祸水东引,糟蹋人家姑娘也不是这么个糟蹋法,啊,公主赵娴是父母养的,咱们家里面闺女便不是父母养的?

  自家闺女嫁过去双方有情便罢了,问题是刚才官家都说了,此人素有风月之名,怕房里面妾室不少,人又年轻英俊,还文武双全,谁能羁留住这一颗风月班头的心?这些文武个个都是妻妾满堂,疼小老婆的占据绝大多数,里面的道理用屁股想便也想得明白,嫁了闺女给这位爷,那不是拿去做摆设么,自家心爱的闺女谁舍得。

  保罗也正好就坡下驴,“万岁,臣家里面颇有宠爱……”这话一说,好歹让那些担心挑到自家女儿的文武官员心稍微放下了些。

  赵祯无奈看了赵娴一眼,意思是说,朕可也帮不上你了。赵娴看看老父,再看看陈保罗,气得小脸蛋刷白,狠狠跺脚。

  庞太师冷眼旁观,心中得意,心说你八王爷也有今天啊,眉头一皱,顿时计上心来,一举朝阕道:“启奏陛下,臣以为,陈保罗文武双全,又有忠君爱国之心,而且……”

  他眼珠子一转,撇了一眼脸色大变的八贤王,心中嘿嘿笑,继续说道:“而且据说玉卓公主和陈保罗情投意合,便一发赐婚,方显得皇家识才,也可为朝野增添一段佳话,岂不美哉。”

  “庞太师,你这是何意?”八贤王怒气勃发,脸膛涨红,劾下清须无风自动,想是恼羞成怒,“我女儿怎么能嫁这无才登徒子。”

  “八王爷此话差矣,这番邦使者可是刚刚离开,陈保罗有才无才,满朝文武可是瞧得清清楚楚。”庞太师可不畏惧他八贤王,两人本就是冤家对头一般,你说往东我偏要往西的,这时候怎么不落井下石。

  两人这么一吵,顿时朝堂上壁垒分明,一方支持八贤王一方支持庞太师,彷佛把正主儿陈保罗忘记了一般,刚才保罗那一番吓蛮书的举动似乎就是那屁一般消散了,让保罗站在那儿好生郁闷,心说各位,你们吵吵什么啊,怎么不问问我的意思,我难道是菜场上的猪肉十文钱一斤随便买卖的么。

  “陛下。”庞太师伸手阻止依附在自己门下的那些官员,对皱着眉头的赵祯说道:“为何不问问玉卓公主自己的意思?”

  他这句话可是杀手锏,顿时,八贤王心一沉,脸都黑了,那些文武看着官家身边那位显然脸色欢喜的玉卓公主,心说这还要问?瞎子都看出来了。

  官家刚要开口发问,保罗大声咳嗽了一声,“万岁,怎么便没人问问臣的意思呢?”

  这话一说,朝堂上文武个个目瞪口呆,谁这么大胆敢这样说话的,难道公主还配不上你这小子不成?

  赵祯来了兴趣,“哦,少保心中如何想法,说来朕听听。”

  “臣以为,男婚女嫁,必须情投意合方能琴瑟和谐,若是指手为婚,这嫁娶之后能否和谐呢?想必陛下应该深有体会罢。”保罗根本不理会赵娴在上面挤眉弄眼恨不得鬼附身一般上了他的身替他说话,把双手往袖子里面一抄,不卑不亢说道。

  这话一说,满朝哗然,这……这简直就是公然咆哮朝廷了,皇上的后宫生活是你能议论的么?顿时,庞太师、八贤王、包拯等等俱都口吐两字,大胆,只老狐狸寇准捧着朝阕彷佛睡着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