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火 作者:何楚
 
内容简介: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
  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眷恋般穿梭于夜空,
  地狱深处,遍布白骨黑红,冥王无声狞笑,死亡权杖已挥起,
  圣光辉耀大地,信徒的吟唱引领魔法怒潮,
  千万个天使在爬满蛆虫的尸海中跳舞,羽翼洁白,盈姿如梦,
  光明,黑暗,杀戮之门横戈其间,
  沉寂的泯灭时刻终将到来,孤独心底,却燃烧着烈焰,
  赤色刀锋,纵横。

  
阅读公众版本: ->17K中文
 
VIP章节目录
若您的经济条件允许,请您订阅VIP支持作者,若您不想订阅,就请投票支持作者,
若投票都吝啬,那请您到17看中文关注更新信息和书写评论,以支持作者.谢谢.
| hxtdz | birdsee | kuaidu | skyzw
 
精彩片断:

  “伟大的光明战神,我愿以生命为代价,换取可以燃烧一切的灵魂之火......”粗壮汉子劈斩着身边的妖兽,宛如自语般低声轻诵。随着口唇开合,马刀上原本黯淡无比的白色炎气怒涨涌起,变成了不可逼视的灿然金芒。短短的一瞬间,他脸上的疲色一扫而空,身躯各处的肌肉渐渐鼓凸膨胀,体形竟然扩张了一倍!

  十几道金黄色的刀光猛然间爆裂四散,横飞的血雨立时弥漫了半边天空。粗壮汉子略带着一丝讶异地环视着周围地面上横七竖八的妖兽残体,低低狞笑了起来:“感觉不错......”

  此时的马蒂斯,也已经到了体力枯竭的边缘。在这支队伍里,他是少数几个修炼到四阶炎气的人之一。按实力来说,即使是倒下,也应该是最后的那一批。首次遭遇的超大规模兽群,固然是一个残酷而严峻的考验,但真正间接导致他脱力的原因,还是缘自于背上的撒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几十头啮甲兽已悄然将他和另一个同伴团团围困。面对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危机,马蒂斯几乎将大半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撒迦身上。在应付一次险象环生的齐袭时,他用马刀挡下了几支撩向撒迦的利爪,却任由另一头妖兽刺穿了自己的侧腹。随着体内的血液无法遏止地大量流失,能够挥发出的炎气也越来越弱,刀身上的淡黄逐渐转为白色,最终变得毫无光泽。失去了炎气的刀锋不再拥有可怕的摧毁力,根本无法切开啮甲兽坚韧的鳞片。马蒂斯现在唯一能做的,似乎就只有在竭力闪躲的过程中,静静等待着冥王的召唤。

  空气中的血腥味,已经浓烈地有如实质。围在马群周围的妖兽是最多的一批,它们已经被鲜血的味道刺激得几欲疯狂。在第一头啮甲兽按捺不住,腾空扑向马匹后,接二连三的黑影相继跃起,狂躁地迎向席卷而来的刀光。

  血肉的诱惑背后,等待着这些贪婪妖兽的,是茫茫无尽的黑暗。卡姆雷全身上下都在滴坠着粘稠的兽血,面前堆积的妖兽尸体早就超过了正常人的高度。虽然呼吸已略显粗重,额上也爬满了密密的汗水,但他的手却依旧稳定,斩马所挟卷的妖异辉芒在掠过半空时,仍然凛冽锋锐。所有试图逾越的猎食者在连续亮起的弧形刀光泯灭后,尽皆一截为二!

  严格来说,“战神死契”并不能算是武技,而是应该属于魔法的一种。作为对信徒们的恩赐,光明神族早在千百年前传授人类魔法的时候,就赋予了武士们这种特殊的能力。任何一个炎气的修习者,只要念出“战神死契”的祈语,就能在短时间里将实力提升到自身的一到两倍。由于人体根本无法负荷这超大强度的炎气增长,施术者的结局就只有死亡。发动祈语后的存活时间,与炎气提升的程度有着直接关系。虽然只会有一种结局,但没有任何施术者会去尝试到达极限,因为,那等于是立即自杀。

  那粗壮汉子很明显知道自己的时间并不是很多,在接连砍翻周围几十头妖兽后,片刻不停地冲向了不远处的另一处战团。膨胀欲爆的炎气绷裂了他的皮肤,并且正在渐渐挤压体内的内脏和血管。每一个动作带来的,都是难以想象的剧痛。但他却带着一抹粗犷的笑容,不知疲倦般挥出刀锋,并且准备保持着这样的动作,直至倒下的那一刻。

  “叔叔,你放我下来。我个子矮,跑得也快,它们一定咬不中的。”撒迦感觉到马蒂斯大口喘息的声音越来越响,忍不住在他耳边轻声叫道。

  马蒂斯费力地闪过两头啮甲兽的扑击,颇为意外地大笑道:“你不怕吗?”

  撒迦犹豫了一会,答道:“怕,但是我的腿上都是你流的血......再不下来,就要害死你了。”

  “好孩子,叔叔就算是死,也不会让小撒迦有半点事情。”马蒂斯突兀扬起浓眉,低沉地吼道:“威卡,你带着撒迦冲到老大那边去,我来替你们开路......”

  同被困在一个圈子里的威卡急速扑近,抬手轻松砍倒几头妖兽,望着满面错愕的马蒂斯笑了笑:“还好‘战神死契’那一串又臭又长的祈语我还记得,不然就被你小子抢先了。”

  马蒂斯黯然无语,默默地紧跟在左冲右突的威卡身后,踏过重叠密布的妖兽尸体,蹒跚地行向卡姆雷所在的位置。

  以生命为条件的“战神死契”,所爆发出的威力是难以想象的。剩余下来的啮甲兽以飞快的速度急剧减少,终至被屠戮一空。当最后一头妖兽摇晃着轰然倒下时,所有的人都将目光投向了马群处。

  他们的老大,那个似乎永远也不会倒下的男人,正拄着长刀站立在马群之前,默默地凝望着他们。他铁石一般的胸膛在急促地起伏着,凌厉冷漠的眼神中,带着难以掩饰的痛苦之色。

  连面部皮肤也已经开裂的粗壮汉子向他走了几步,咧开嘴刚露出一个笑容,躯干突然自内爆开,碎成了无数细小的骨屑碎肉。

  随着这声闷响传入耳中,大多数人的身体都开始簌簌颤抖。这些在与妖兽生死博杀时,没有半点畏惧的汉子,沉默地转过头颅,再也不忍注视同伴变成的那滩模糊物体。

  威卡微笑着冲脸色发白的撒迦挤了挤眼,神情和蔼地道:“小家伙,该和你告别啦!记得每天多吃点东西,这样将来才会长得和你父亲一样壮。呵呵,真希望有个像你这样的孩子......”依依不舍地看了撒迦一眼,他举步走到卡姆雷面前,缓慢地跪下:“老大,很早以前您就说过,我的命够硬。六年前一共十三个死囚被逼着走过那块沼泽,没被陷下去的就只有我一个。还记得来到边云后您先是抽了我一顿鞭子,然后再让我吃了这辈子最饱的一顿饭。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您虽然看起来很凶,但心里还是把我们这些家伙当人看的。”

  卡姆雷微微点头,目光黯然:“你不仅是我的兄弟,还是个优秀的军人,这一点我从来没怀疑过。”

  “有时候我常常会胡思乱想,如果要塞里的团队长不是您而是别人,真不知道我身后的这些家伙会惹出什么样的乱子来。当然,我也会是其中的一个。”威卡轻松地笑了笑,右臂平靠上胸前,行了个军礼,“我不想变成一堆碎肉,老大,请您给我一个轻松的死法,把我的头带回去就行。”

  卡姆雷面色阴霾,久久地凝视着身前这个面目狞恶的部下。似乎,是想要将他脸上的那道巨大伤疤深深镌刻入脑中。

  马蒂斯轻轻地放下撒迦,对着不远处威卡的背影,缓慢地,肃穆地,敬礼。立在他身旁的汉子们全都抬起右臂,重重地撞在自己胸口,发出一阵整齐沉重的闷响。在这个最后的离别时刻,他们标枪般挺直了染满血迹的身躯,以军人的方式,沉默地为同伴送行。

  “我会把你埋在要塞最高的那块空地上,空闲的时候,会来陪你喝酒说话。”卡姆雷扬起刀锋,转首冷冷地道:“撒迦,睁大眼睛。看清楚威卡叔叔的样子,永远也不要忘记这个真正的男人!”

  刀光忽闪,威卡的头颅立即滚落,大量的鲜血从颈部直喷冲天,壮硕的身体微晃了晃,向前软软仆倒。卡姆雷俯身拾起他头颅,转身大踏步行向马群:“都别愣着,把那些还能动的马车重新套上,动作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