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国色界 作者:蘑菇
 
内容简介:   有道是:歌者不语,酒者不饮,水清无鱼,云深无雨,大智无语,大道无边,最怕大言不惭。 
  佛家有云:酒色财气四堵墙,人人都在里边藏;谁能跳出圈头外,不活百岁寿也长。 
  儒家有诗:无酒不成礼仪,无色路断人稀;无财民不奋发,无气便无生机。 
  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其实:酒色本无醉,愿者自沉迷. 
  这还是一组精神体操,只为娱乐同胞.  

  
阅读公众版本: -> 起点中文
 
VIP章节目录
若您的经济条件允许,请您订阅VIP支持作者,若您不想订阅,就请投票支持作者,
若投票都吝啬,那请您到起点中文关注更新信息和书写评论,以支持作者.谢谢.
| hxtdz | birdsee | skyzw
 
精彩片断:

  “慢走一步,老夫有几句话送王爷与楚先生。”   小石头与楚风流刚到门前,却发现东方鸣已经站在那里。正拦住他们的去路。这老头的行动丝毫不带火气,给人的印象也不象竹云道主那么威势,却总让小石头感到沉重的压抑。

  “风、雨、雷、电乃天之灵,灼灼盛日为王,渺渺明月为后;山、川、江、河,地之灵,滔滔海洋为界,浩浩原野为盘;语、言、文、字,人之灵,经史子集为纲,圣人教化为领。此乃天、地、人三才,世间万象无非此三才交汇出的种种而已,所谓神而灵之,都囊括其中。楚先生可以不尊重圣贤,却不能忘了自己的根本!没有文字语言,何来您如今的见识?王爷身负重托,当明白天地间的王者都要遵守的规矩,逾越了,就会被人唾弃。”

  “说完了?”楚风流嘴角还挂着笑,东方鸣点点头,却不再言语,也不让开路;小石头回头一看,在龙门山下见过的东方书院拓堂堂主卜钧带两个人围上来:“楚先生,东方院主请您跟到我书院修习书中乾坤术,一来陶冶情操使您领教到真正的书香学问,二来消弭怨迷,三来让这世界清净些;您可不要拒绝啊。”

  “或许楚某的言辞偏颇,冒犯了东方书院的权威;但身处乱世,靠你们这些人是成不了大事的。”楚风流拉住要动手的小石头,依旧面对东方鸣道:“语言文字不是圣人独造,经史子集也非只儒学一家之言。楚某不才,读书不求甚解,只看出圣人的凡俗趣味,没读到悲天悯人的仁心。百年前你们儒家当道时,那些圣贤之书被你们断章取义,更只成为欺瞒百姓的玩弄人心的工具,还是你们晋级的阶梯,禁锢思想的牢笼。所以,楚某只以本心为师,把这些东西当成面具,就如我这身衣服一样,想穿就穿,不想穿,脱掉好了。当今局势下,你们不敢动安亲王,同样,你们也不能动我楚风流。刚才还说不要起内讧,东方院主,您的话难道只是说给我们听的吗?”

  小石头却没那么好说话,叫一声:“来人,把这里的人全给我绑了?”他刚想明白,卜钧出手抓楚风流,主要原因是应该他不该成为花香茶道的什么长老;这一定触犯了东方书院的某些利益,在去邯郸之前,一定要扫掉这个威胁。

  这一声动静颇大,也不见东方鸣有什么动作,小石头的却声音只在小院里徘徊,门外的王府亲卫都没动静。小石大怒,带起一道绿芒撞向东方鸣。这次,外面的北风才看出不对,带着人就冲进来。

  东方鸣叹一声:“安亲王,您好自为之。”说完,人只两闪,消失在小院堂屋内。

  小石头哧一声,又喊一句:“把他们都绑了!谁敢绑架我安王府的人,那就是老子的敌人!”卜钧掩护东方鸣过去,刚想跟着离开,吕缔的大锤已经迎头袭来,卜钧估量一下,此时如果转身,这一锤是躲不开的,看这锤子的威势,打到身上一准伤筋断骨,只有挥舞衣袖迎上去。

  就这一耽搁,他是再也走不了了;王府卫士涌进小院,北风已经堵住去路,三十架金刚弩对住他。卜钧只有束手,任凭安亲王的亲卫把他绑起来。吕缔正发愣,小石头喝道:“给我按照军法,冲撞领兵王爷,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吕缔粗人一个,应一声,亲自抓起根木棒,按住卜钧就打。可怜卜钧,身为东方书院拓堂堂主,却被少年王爷的手下一顿暴打。小石头在一边看着,边数数边说:“卜堂主,老冤头虽然不是好人,却还磊落,你不该把他至于死地。吕缔,别打了,在他身上刻个字;让他也尝尝那滋味。”

  楚风流再次上前劝,小石头就是不听;吕缔与北风又只听安亲王一人的,只有眼看着卜钧背上被吕缔用利刃刻上个“辱”字。这一来,小石头才算出了口恶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