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边城 浪子 作者:边城浪子
 
内容简介:   枪在于快,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杀人无形。
  枪在于诚,胸怀坦荡,心无杂念,行侠仗义,枪击无命。
  枪在于心,打斗一道,途径之多,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枪在于人,世人万变,万变不变,手中无枪,亦是神兵。
  枪在于情,天地无情,人间有情,有情浪子,终胜天命。
  《CS边城浪子》将带着你进入一个另类的CS世界,笑看人间的聚散离合,回忆青春飞扬的岁月,缅怀红尘高歌的时光,寻找
仗剑走天涯的足迹,诉说记忆深处那些为CS难以忘怀的点点滴滴,追寻CS与人生的真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书群号:2912940
  
阅读公众版本: ->17K中文 -> 起点中文
 
VIP章节目录
若您的经济条件允许,请您订阅VIP支持作者,若您不想订阅,就请投票支持作者,
若投票都吝啬,那请您到17看中文关注更新信息和书写评论,以支持作者.谢谢.
2100book阅读目录
 
精彩片断:

林一喃喃道:“你不该来的,更不该来找我的。”

  K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林一看着K,一字一顿道:“你父亲与你的岳父都找过我。”

  K惊讶道:“你是说我爸爸也找过你?”

  林一点点头,道:“知不知道,你们OPK本不应该出现在WCG的决赛上的。”

  K点点头,沉声道:“不错,因为有你们,有你们MDK,你们才应该是最后的胜者。”

  林一神情复杂的看着K,道:“你们OPK本应该在4强赛上就被淘汰了的。”

  K与江航异口同声骇然道:“为什么?”

  林一道:“你们应该记得在四分之一决赛上与你们OPK相遇的那支Lucky战队吧?”

  K还没答话,余溪却先抢道:“是不是那支那支湖北赛区的代表队,WCG上被OPK淘汰的Lucky?”

  沙曼也动容道:“是不是那支被CS界称为天才少年的战队?”

  林一点点头:“是的,他们的队长Dancer也是我的好朋友。”

  众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林一。

  林一看着K道:“Dancer当时的处境比风哥还惨,Dancer的弟弟吸毒,后来参与抢劫杀人被判了死刑,当时就是你的父亲与陆月馨的父亲私下答应他,只要他们Dancer输给你们,他们就可以从中斡旋让他的弟弟改判无期徒刑,并给每个队员一笔不菲的酬劳。”

  K听得愣住。

  江航道:“说慌,你说的我他妈一个字都不信。”

  林一看了看江航,冷笑道:“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自己肯定也看了Demo,Lucky在四分之一决赛上半场里就几乎打得你们喘不过气来,而下半场却莫名其妙的输掉了比赛,你们可以自己去看,好多地方他们本不该失误的却偏偏失误了。”

  江航呆在了原地,那支Lucky战队的确有太多他们想不通的地方,他不去想也许还要好些,现在被林一说出了出来,他只得一阵阵的羞辱。

  K也呆住了。

  林一似笑非笑的看着K,道:“其实每个战队都有他们的弱点,只是这弱点有时候并非是赛场上的弱点,而是赛场下的,我们MDK也不例外,风哥的母亲就等着这30万的奖金去救命,你的父亲见过我,他说只要我们输给了你们,风哥母亲的医疗费他就会全承担。”

  江航大怒,道:“骗我?骗我?不可能,不可能!”

  余溪也傻眼了,都说中国的CS与足球一样,充斥着太多的黑幕,现在他也不得不相信了。

  林一冷冷的盯着K,道:“康达她也不知道这中间的原因,因为陆月馨的ID确实也让我分了神,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你的父亲,只是可惜,Dancer的弟弟还是被判了死刑,风哥的母亲依然因为没有钱而死亡,这一切就是你们OPK亲手所造成的,你今天本不该来这里的,因为我会迟早找到你,这笔债,我会让你还的!”

  K已经彻底愣住了。

  沉默半晌,沙曼忽然道:“但最后是U队夺得了冠军。”

  林一喃喃道:“是的,这个世界上总还有些人没有我们这样下贱,他们不肯为金钱折腰。”

  卓云立即怜惜的注视着他,目光里充满了柔情,也充满了疼痛。

  余溪道:“我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林一看着K道,叹息道:“也许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中间有这么多的原因,一个父亲,只要是为了自己的孩子,那无论做出什么事都是值得原谅的。”

  K猛的想起了父亲对自己的严厉,对自己的纵容,为了走电竞这条路,他们父子之间已不知争吵过多少次,但他父亲还是默许了他,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对自己的爱有这么深,爱之深,未免责之切,爱本身没有错,只是爱他这个儿子的表达方式永远是不可取的。

  江航已经歇斯底里的大叫:“你为什么要答应我叔叔,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你可以不答应他的,MDK | L,我一直很敬佩你,我知道你是个很顽强的人,你不肯向命运低头,我知道,我都了解,但你不该背叛你的信仰,不该玷污你的信仰,你这样做是在侮辱CS这个词。”

  林一愣愣的注视着他,良久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没有什么信仰,也没什么人格,我只知道,我不答应姓仇的姓陆的,风哥的母亲就会因为无法换肾而死亡,我也不知道死是个什么滋味,我只知道,林一从小是在那个村子里长大的,在全家都快饿死的时候,是风哥的母亲救活了我,救活了我的父母,我林一不是什么好人,但有一天如果换回风哥母亲的命,你无论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你让我认你当祖宗都可以。”

  他神情似有些激动,不待江航回答,继续道:“你知道吗?那些在农村里一辈子脸朝黄土背朝天的人们是怎么生活的吗?像你们这种人根本就不知道穷人是怎么生活的,你看你自己身上穿的这件衣服,你买这件衣服的时候你想过他值多少钱吗?我告诉你,你身上这件衣服可以够风哥一家人吃喝拉撒一年了,你也许觉得会很好笑,但我告诉你,这就是这个真实的世界,你们衣食无忧,锦衣玉食,但有的人却是一辈子都过着挨饿受苦的日子,难道他们生下来就该饿死吗?就该贫穷吗?30万对你们这样的家庭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但对风哥一家人来说,那是好几代人都达不到的天文数字,收起你的信仰吧,这个世界本来就荒诞。”

  江航呆在那里,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他只觉得自己的胸口堵得发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