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意志 作者:D伯爵
 
内容简介:   老子七岁就开真盖塔,8岁换开魔神Z,9岁驾驶VF—1S干天顶星人,10岁就拿到了剑圣资格作为天位骑士进入了AKD开LED幻像,11岁那年因为事故成了虎式坦克车长,12岁得到国家炼金术士资格人称淫之炼金术士简称淫术士,13岁成了宇宙骑士,14岁被老爸叫去开天鹰战士,15岁当上战舰伯伦希尔的提督,16岁带着SDF—1远征,17岁得到领导模块,18岁搞到了RX—78,19岁拿了甲子园冠军,20岁建立赤柱饭堂,21岁毁灭了东京全部结界,22岁赢了银河战争却被雅典娜这个小B崽施了个假死术,接下来的两百年我看着臭作长大,给藤崎诗织换过尿布,指点过一休,摆平过服部,难倒过柯南,搂抱过真夜,劈碎了剑心的剑,斩断了小次郎的念,消灭了12国,统一了杜王町,熬到假死术失效现在都还没找到归宿好不容易写本小说你们不爱看就算了还骂声一片,你们摸着自己良心问问亏不亏啊!&
  
阅读公众版本: -> 起点中文
 
VIP章节目录
若您的经济条件允许,请您订阅VIP支持作者,若您不想订阅,就请投票支持作者,
若投票都吝啬,那请您到起点中文关注更新信息和书写评论,以支持作者.谢谢.
暂无VIP章节
 
精彩片断:
  东大陆,原科迪雅公国法兰德城旧址。

  遍布裸露的岩石,如同苍凉的骸骨般洒落在乌黑的泥土中,刺骨的寒风将春天的脚步蛮横的阻挡在自己的世界之外,时间仿佛被静止,寒冬固执的盘踞着大陆,久久不肯离去,天上飘着如絮的雪花,洋洋洒洒,无尽无边。

  一抹淡蓝静悄悄出现,瀑布般的银丝下,完美无暇的脸颊没有一丝情感,用薄丝精制的素衣在寒风中勾勒出少女如雕塑般没有丝毫瑕疵的身形。

  停步,弯腰,纤长的玉指轻拂过一块高高突起的白色石块,核冬天带来的近百年寒风已经让后者变得如雨花石一般光洁,没有棱角。

  “艾克斯,你有喜欢的人吗?”艾克斯回想起那时红着脸问自己的裘卡,害羞的表情活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喜欢……你是指爱情?”对于人类[喜欢]和[爱情]之间的区别,艾克斯不是很清楚。

  “这个……并不完全是,不过也差不多……总之就是,在你心中有重要的人吗,或者有值得珍惜的东西吗?”

  “没有。”艾克斯回答得很干脆

  “……果然如此,不过这才是我认识的艾克斯呢,要答应我,无论如何要活下去哦。”裘卡尴尬的笑了笑。

  “……好。”那时的艾克斯并不明白裘卡为什么这样问,只是随口应和。

  “重要的东西吗……如果硬要说的话……唯一值得我重视和珍惜的就是我自己吧……即使整个地球的生命消失,我也能好好地活下去……”事后,艾克斯也只是简单的想了想。

  “而现在……重要的东西……”望着和那些熟悉的人类曾经一起生活的地方,艾克斯显得很平静,“仍然是我自己。”

  为了在环境异常恶劣的异烙斯星生存,泽格尔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开始与残酷的命运作斗争,从最初征服用以寄生的第一只宿主,到后来萨尔那加人的抛弃,泽格尔比任何生物更能体会到生存的法则——吃与被吃,弱肉强食。

  天空降临了巨大的领主,艾克斯踏进领主的腹囊,庞大的躯体迅速升空,在它身后,无数异形跟随着它们的女王,再次踏上宇宙的征途。

  ***

  暴雨倾盆,电闪雷鸣,精灵、暗夜精灵、人族、半兽人、翼族、甚至海里的人鱼族,不同种族的尸体被堆成一座小山,艾克斯孤立的身影站在上面,身上附着一层厚厚地有机物外壳,背部长着八根骨肢,猩红的双眼透露着对血的渴望,人类在遇到共同的威胁时总是能尽释前嫌一直对外,不过对自己而言也只是送上门来的猎物罢了。

  背部的骨肢收缩了一下后猛地张开,期待中的最后一只联军终于出现。

  艾克斯并没有立即出手,因为这只联军的领袖。

  法兰德兄弟。

  艾克斯望着他们,他们也望着艾克斯。

  作为人类,他们最终选择了这一条路。

  作为泽格尔,艾克斯也选择了自己的路。

  只停顿了几秒,艾克斯再次动了……

  ***

  帕索米高原,原古文明时期青藏高原,残存人类最后的据点。

  艾克斯率领的异形与裘卡率领的抵抗军相隔五十米漠然对视。

  “彭卡呢?”艾克斯问道。

  “死了,”裘卡漠然道,“三天前死的,你应该清楚,被[皇后]感染的人只有死。”

  “……”艾克斯闭上眼,陷入沉默。

  “我也劝他加入你,可他无论如何也不答应,他说要作为人类死去,”裘卡苦笑道,“不过别担心,彭卡说他不怪你,他从未后悔认识你。”

  “同样,我也是,”裘卡叹了口气,抽出剑,“来吧,做一个了断吧。”

  “你也不考虑一下吗,加入我,就能活下去,我能给予你永恒的生命,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人类,这是我所能做出的最大让步。”

  “不用了……”裘卡苦笑道,“我不像你们泽格尔,能无视失去所爱的人生存下去,你们能为自己牺牲其他人,而我却不能承受这些……我不能……也不想成为泽格尔……”

  “是吗……”艾克斯叹道,“真遗憾……那么,再见了。”

  转过身,蜂拥而上的异形大军瞬间吞没了人类那点微不足道的抵抗力量。

  “我不后悔……真的……”面对潮水般涌来的异形,裘卡释怀地笑了。

  遵照艾克斯的命令,异形们用最无痛苦的方式杀掉了裘卡,毒刺瞬间刺入他的后脑,麻痹神经中枢,裘卡未感觉到痛苦便停止了呼吸,尸体也被完好无损的保存下来,埋在了世界之巅珠穆朗玛峰,冰封之地能确保裘卡的身体永不破损。

  ***

  仍然是帕米索高原,艾克斯率领的异形大军与人类最后的抵抗力量相隔五十米漠然对视。

  不同的是,这次人类的指挥官却换成了彭卡,而且没有任何对话,两方便开始交战。

  结果显而易见,人类那点微不足道的力量瞬间被异形吞没。

  遵照艾克斯的命令,只剩彭卡一人,异形们暂时没有杀他,是的,只是暂时。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彭卡的魔力早已用完,满身是血的他只能用法杖勉强支撑自己不倒下去。

  “呵呵……你不喜欢吗……”包围着彭卡的异形们分出了一条让它们女王通过的路,在鲜血的衬托下,此时的艾克斯显得格外妖艳,如果说以前的艾克斯只是一种中性美,那现在的她便是绝对的女性化。妖媚的脸颊总是浮现着让琢磨不透的微笑,完美的三围比例绝对足以让任何所谓的名模羞愧自杀,雪白的双腿越发晶莹修长,胸前的双峰浑圆挺拔,圆润的耳珠,性感的小嘴……身体每处都散发着少女诱人的气息。

  轻轻捧起彭卡的脸,艾克斯将脸颊贴近离彭卡,吐气若兰,“你和你哥哥不是一直想看我的身体吗?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的性别吗?现在你看啊,和你希望的一样是女性,满意了吗?”

  “……”彭卡沉默不语,只是尽力撇开眼神不去注意这一切。

  “怎么不说话?莫非这还不够?”艾克斯笑了笑,“难道你还想更进一步做些什么吗?”

  “够了!”彭卡猛地回过头来,显得异常激动“你不是艾克斯,我所认识的艾克斯已经死了!”

  “那又怎样?你恨我吗?”

  “是的,我恨你,我恨不得杀了你为大家报仇,可是我知道这不可能,所以我会诅咒你,以我的死诅咒你永远孤独的活下去,永远痛苦的活下去!”说完最后的话,彭卡终因体力不支而倒下,失血过多的他终于断气。

  “至少这样……可以让你不带任何遗憾。”将彭卡的遗体埋在珠穆朗玛峰后艾克斯心道,“你的愿望会实现,我会永远的活下去,永远孤独痛苦的活下去,不过那并非你的诅咒,从我们泽格尔诞生的那一刻起便是这样活着,直到现在……未来……永远……。

  ***

  夕阳下,人类最后的抵抗军被异形包围在一座低矮的山丘上,狭窄的阵地中挤满了伤痕累累的士兵。

  与前几次不同的是,这次的人类抵抗军中没有任何艾克斯认识的人。

  法兰德兄弟,黛安娜夫人,包括法尔娜,早已成为牺牲品。

  望着这些最后的人类,艾克斯看得出他们悲哀的眼神中充满了对求生的渴望。

  但这无法动摇艾克斯的心念,对异形大军下达攻击命令后,整个山头立即被蜂拥而上的泽格尔埋没。

  “为什么要这样?”熟悉的几个人类都曾问过自己,但当时自己并未回答。

  “要问为什么……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了……”艾克斯苦笑一声后道,“那就是……没有理由,因为我们是泽格尔。”

  ***

  “这些是什么?”随着刚才闪过的那些画面,艾克斯剧烈地喘着粗气,全身都被冷汗浸透,就像刚亲身经历过那些镜头。

  “这是你的未来。”六个人的身影再度浮现出来,六张和自己一样的脸,开口说话的只是其中一位。

  “当然这只是你无数未来中的其中几个,因为你现在心中所想的多是那几个人类,所以你看见的都是你们之间的事情,这几个未来最有可能成为现实。”

  “你们……究竟是谁?”

  “我们?”黑影们笑了笑,异口同声:“我们是……七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