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兵凶猛 作者:7点62
 
内容简介: 中国版:好兵帅克
  一个普通的中国步兵军爷的故事。
  本书全球首发于:17K文学网站
  《步兵凶猛》: 江苏文艺出版社  2008年6月版
  ISBN :978-7-5399-2889-0
  《步兵凶猛2》  2009年1月版
  凤凰出版社  ISBN :978-7-80729-242-5
  感谢正版阅读  步兵凶猛书友会群号:58769751
  
阅读公众版本: -> 17K中文
 
VIP章节目录
若您的经济条件允许,请您订阅VIP支持作者,若您不想订阅,就请投票支持作者,
若投票都吝啬,那请您到17K中文关注更新信息和书写评论,以支持作者.谢谢.
|hxtdz | birdsee
 
精彩片断:
天空是浅灰色的,西北角上漂浮着数颗暗淡的星辰,山林间的不时传来几声鸟鸣,俗话说得好,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我想我也应该是一只鸟,起得比较早的鸟。

俗话还说得好,正所谓天时地利人和,才能成就一番大事,此时此刻,我觉得天助我也,一场铺天盖地的晓雾悄无声息的如同乳白的轻纱一样从山谷里冉冉上升,一开始是满山满谷,逐渐就开始漫山遍野了,然后借助着风力,侵略了这个清晨里的一切。

我想时机应该到了,从沾满夜露的草丛中爬了起来,高姿匍匐潜行到我观察好了的位置,紧了紧头上的内裤改制而成的蒙面罩,抬起头来,撮唇学了三声鸟鸣,两长一短,向隐蔽在另外两点的战友张曦和刘浪发出讯号,突袭开始!

我们三人的背囊已经统一放置在预定的汇合点了,我也没带上我的枪,我的手上只是紧紧的握住了一把寒气逼人的65式伞兵刀,奔跑着,开始了这次突袭。

我自己对自己说道:我是一个步兵,一个凶猛的步兵!

我自己告诉自己:我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胜利!!

我已经完全的豁了出去了,把一切置之度外,所谓凶猛,就是一个字——敢!!!

近了,越来越近了!10米,5米,1米!

说时迟那时快,在我即将扑上那顶军用帐篷的那一刻,我伸出手来,挥起手中的65式伞兵刀,狠狠的对准指挥部的军用帐篷划了下去,刷的一声,帐篷应声而破!与此同时,我双手一分,脚一勾,就径直的从破开的帐篷口子中跳了进去!

对于一个军人来说,物品的摆放是很讲究的,从牙缸里牙刷头的朝向,从挂在墙上腰带的长度,都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在我突入帐篷的那一刻,我就欣喜的发现这些多吃了几年大米饭的军官们仍旧保持着这种习惯,什么都还摆放在原来的位置,包括那些个笔记本电脑。

第一时间里,我就看到一个戴着眼镜的一毛三愣愣的看着我,迷迷瞪瞪的,看得出来,他就是值班员,还在打盹,对于突然出现的,我这样一个不知道打哪儿冒出来的,头上罩着一条四角军用内裤的蒙面人,吓了一大跳。

帐篷的一侧是睡人的地方,一溜儿青色的雨布摆放得整整齐齐,已经有人惊醒过来——我想军官的待遇就是比咱们当兵的要好,咱们睡觉都盖他妈的军被,军官们居然睡他妈的睡袋,很好,至少先浪费点时间把自个儿清洁溜溜的从睡袋中抖出来再说吧!

二话不说,径直欺近那个四眼的一毛三,手中65式伞兵刀一亮,那一毛三还晕晕乎乎的搞不清状况,迷迷瞪瞪的抬起手就用袖子擦他的眼镜。

手一拍,我将笔记本电脑拍合上,硬生生的拽掉几根线——昨天张曦就对我说了,没关系,直接抢电脑就好了,笔记本电脑上自带电池,不用麻烦班副再搬一发电机跑路了。

当然,为了稳妥起见,我还是仔细询问了张曦这个笔记本电脑电池的造型,我只能说,我的手气还不错,在行军桌上,还真摆放着一个黑乎乎小方块,不啰嗦,收了!

搞定,闪人,一切很顺利啊!

“站住!”

“抓住他!”

军用帐篷里顿时站起来几个全裸的大老爷们,一个一个金枪不倒的——习惯,又见习惯,我吃吃的在自己的内裤后面笑个不停——敢情当兵的人都比较喜欢裸睡啊!

作案成功,马上撤退,一击得手就得毫不恋栈的闪人,于是我抱着笔记本电脑就夺路而逃。

张蒙那鸟兵也不怕冷,光着腚就往帐篷门口堵我,小样!我身子一扭,直接又朝帐篷后逃去,刷的一声又划开帆布帐篷往外跳,转身朝张蒙勾了勾手指头——我的意思是,来啊,来裸奔啊!

张蒙义愤填膺,双目赤红的暴喝一声:“肖飞!敌情!”

原来负责警戒的就是那个板着个谁都欠他钱的臭脸的肖飞,嗯,那鸟兵看起来不好惹!转头我就看了看路,朝着预先设定好的撤退线路跑去。

跑路要速度,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福之祸之所倚,这也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刚刚还在帮我的晨雾,到了现在却成为了我的阻碍了,愈加迷濛的晨雾将山林包上了一层模糊昏晕的外壳,霎时组成了一笼巨大的白纱帐一般,阻碍了我的视野,甚至连我奔跑时甩荡出去的一条手臂也消逝在迷雾当中了。

身后传来了肖飞的一声暴喝:“给老子站住!”顿时我心里就不由得暗暗叫苦起来,这该咋整啊!

原本考虑到在我撤退的时候,张曦可以在另外一个方向的藏身处利用背包带扯动一颗小树,给追击者造成撤退方向上的错误判断,但是现在雾大,摇小树他们不一定能看到,撤退预案二就是刘浪在我撤退路线上的一个高坡上建立狙击阵地,对追击我的进行狙击,现在也他妈的被雾给毁了——我从心里狂呼一声:毛爹爹啊,保佑我吧!

毛爹爹显灵了!

一阵突如其来的山风顷刻之间就将浓雾吹散,向毛爹爹道谢之后我赶紧跑,心里想着,刘浪啊刘浪,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鸟兵学艺不精,刘浪终于让我失望了,我听到了身后一声枪响,十秒钟之后我就听到肖飞在那儿活蹦乱跳的直嚷嚷:“狙击手3点方向!距离300!分头追!”

我操,衰哥,你自个也快逃命去吧!狠狠地在心里祝福了衰哥刘浪一句之后,我发足狂奔起来。

我得承认,这次撤离,是一个痛苦万分的回忆。

身后的肖飞始终像是一块牛皮糖一样,死死的粘住了我。

我胸口有点堵,鼻子有些闷,腿上有些软。

可是我不能停止奔跑,一步都不能停下来,肖飞的单兵素质超乎我的想象,除了充沛的体能之外,他那种顽强,执着,锲而不舍的精神,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儿,让我吃足了苦头。

我的手上还捏着一个笔记本,愈发沉重的笔记本。

我已经不知道跑了多远了,脸上都被那些横亘在低空中的枝枝蔓蔓扫中了几次,还好老子备有制式四角内裤改制而成的蒙面罩,要不老子英俊的面容难以保存。

整整狂奔了将近20分钟,那个该死的肖飞才放过我——是的,我认为是他放过我的,坦白说,我有一种不好的猜测,这个猜测就是,肖飞这个鸟兵在追着我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