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本页』

 『关闭本页』

   

郑廷玉杂剧选

郑廷玉,元代戏曲作家。彰德(今河南安阳市)人。生卒年及生平事迹均不详。作有杂剧23种,今仅存5种:《看钱奴买冤家债主》、《包待制智勘后庭花》、《楚昭王疏者下船》、《布袋和尚忍字记》、《宋上皇御断金凤钗》。另有一种《崔府君断冤家债主》,但一说为无名氏作。

楚昭王疏者下船杂剧 看钱奴买冤家债主杂剧


楚昭王疏者下船杂剧


楔子


[仙吕端正好] 斩了贼臣,封了兄弟,新安治楚国华夷。若是子胥雪恨亡了先帝,怕来时节我当屈斩了功臣罪。

    (下)


第一折


[仙吕点绛唇] 怕楚国难安,子胥质辨,直言谏。早被乱言间,谗臣谮,忠臣叛。

[混江龙] 兴亡有恨,二人发愿一席间。子胥胜天翻地乱,包胥胜国泰民安。若是子胥船临□□□,多成多败,非易非难。一龙离水,二虎交山。只为君臣争气,将相分颜。九间大殿,百尺高竿,我则是侧身撒手遭涂炭。怕的城荒国破,常子是胆战心寒。

[油葫芦] 屈斩了功臣血未乾,天好还,梦中惊觉两三番。日西沉朝退群臣散,月东生烛灭深宫晚,渐将御酒尝,恰将御膳餐。夜深沈困卧才合眼,惊恐睡难安。

[天下乐] 子见铁甲将军夜过关。非干,不奈烦,他将斩父恨处心将天下反。子为咱兵将少,以此上心胆寒,怎敢将他一例看。

[哪吒令] 咱端坐在常朝殿九间,列着忠直臣两班。听说了临潼会一番,那里取这般忠孝人,英雄汉,顿剑摇环。

[鹊踏枝] 秦姬辇怎敢为头?百里奚不敢邀拦。扯住秦皇,直交他送出潼关。交十二国诸侯每现眼,唬的四百员文武无颜。

[寄生草] 无祥女颜如玉,楚平王倾江山。当时则有谗臣反,临危越把忠臣慢,出师不听忠臣谏。谁当敌借吴兵雪恨伍将军,子索告抱成王摄政周公旦。

[ㄠ篇] 卿呵!你常想归期急,休辞惮去路难。止不过船横古渡垂杨岸,路逢庾岭滩头涧,小可如军骑羸马连云栈。你休辞惮山高水远路三千,我等你锦衣绣? 军十万。

[金盏儿] 你道一个月借军还,我道三十日却得身安。信着寡人心嫌晚,早违了初限,借秦兵登陌路,从日出至夜将阑。为甚早交贤臣还楚国,子怕虎将过昭关。我委实当不的八面威,你休辞惮五更寒。

[赚煞] 你去后我夜忧到明,明忧到晚。若是秦穆公将卿傲慢,你子是必曲着脊躬着身将火性减,善取奏你休冒渎天颜。那其间,借的金鼓旗幡,你那洗尘酒开怀如送路盏。可为军民不安,朝廷有难,你卿呵,休别时容易见时难!

    (下)


第二折


[越调斗鹌鹑] 他为那兄父竟萦心,借吴兵应口。离楚国青春,过昭关皓首。柳盗跖为先锋,孙武子为师首,恶噷噷,雄纠纠,早是状貌威严,可更精神抖擞。

[紫花儿序] 将他乾坤忠孝,盖世英雄,来报那杀父母冤仇。俺弟兄每舍弃,将您子母收留。你好优游,兀的是几处笙歌几处愁?你好不焦死,储君皇后!你御宴上开怀,杀场上鉆头。

[小桃红] 眼前烦恼腹中愁,泪落在盃中酒。痛泪偷掩锦袍袖,死临头,便道锦封未拆香先透。准备着截舌豁口,剐皮割肉,休想一醉解千愁!

[凭栏人] 你道帘懒卷空垂玉控钩,风送兵尘满画楼。俺残生顷刻休,你逃生疾快走。

[寨儿令] 你道腰胜柳,袜如钩,亡家败国有甚羞?身似海底沉舟,命似水上浮沤,抵多少风雨替花愁!急煎煎不敢抬头,意迟迟争忍凝眸。口不做声儿哭,泪不做点儿流。不自由,怕心去意难留。

[调笑令] 他每是,有些父兄仇,可敢一日无常万事休。恨心不舍鞭屍首,抵三千个武王伐纣。打的皮开肉绽碎了骨头,兀的是和后怎生干休。

[雪里梅] 俺不曾创盖摘星楼,又不曾烽火戏诸侯。把俺祖宗凌持,欺负儿孙每软弱,倚着他军权在手。

[紫花儿序] 伍子胥除天可害,楚昭王无地逃生,申包胥有国难投。百里奚你可甚当权积行,秦穆公却甚纳谏如流。你好优游,百万貅,手段似天力扯牛,眼睁睁的见死不救。望人急偎亲,颠倒火上浇油。

[秃廝儿] 马到处敌军乱走,枪举处鲜血交流,是他偏爱杀伐争战斗。君臣意不相投,难休。

[圣药王] 他枪似? ,马似彪,五六行地下滚死人头。咱见阵休,一鼓收,片时间血溅了凤凰楼。休想分破帝王忧!

[麻郎儿] 你叔侄每免忧,俺夫妇每承头。俺把你残生搭救,你抱机关休泄漏。

[ㄠ篇] 俺两口、死后、了休,子怕一家儿泼水难收。四口儿都遭机彀,几辈儿君王绝后。

[络丝娘] 救你叔侄命则合藏舌闭口,讲甚君臣礼诚惶顿首!子怕扶侍君王不到头,寡人依卿所奏。

[收尾] 将文班武职难收救,最系的是嫡亲四口。他来呵眼见的去前殿后宫里搜,子索向深山大林里走。


第三折


[中吕粉蝶儿] 一勇征夫,临潼会你为盟府。凭着一管笔三尺锟鋙,你救了姬光,伏了秦帝,不合剑吓他无祥公主。子落雁沉鱼,乱了君臣,间别了子父。

[醉春风] 是你送了正直臣,是你昏俺明圣主。自从盘古到如今,数,数。不曾见篡君王江山。弑君王性命,揭君王坟墓。

[迎仙客] 吴邦助着子胥,楚国陷了包胥。乱杀弟兄,慌杀子母。急煎煎死临头,眼睁睁活受苦。后面闹吵吵军卒,前面翻滚滚野水无人渡。

[红绣鞋] 不得已央及渔夫。那里问不分世事指斥銮舆,十数载君臣一乡闾。能可长江中亡了性命,也强如短剑下碎了身躯。怎下的眼睁睁不救主!

[石榴花] 见云涛烟浪接天隅,这的是云梦山洞庭湖。那廝大惊小怪老村夫,叫苦,唬的我魄散魂无。他道亲的身安疏的交命卒。四口儿都是亲那个疏?自犹豫,怎割情肠,难分手足。

[普天乐] 亲的身安,疏的休疑虑。疏的休辞性命,亲的不放衣服。对面观,排头觑,这个那个相牵情肠肚。难分生死怎辨亲疏?你有留人诏书,你有免死赦书,你又有义断休书!

[上小楼] 我交你名传万古,那里有相随百步?我交他替了御榻,逃了吾当,救了皇族。望老祖,善儿女,从新革故。交后人说楚平王家有义夫节妇。

[ㄠ篇] 咱两个亲子父,我和他一父母。他和我近,我和他亲,你比他疏。交去水府,往地狱,儿寻娘去!能可交我无儿,怎肯交你先绝户?

[满庭芳] 哀哉子母,古今稀有,前后俱无。是孝子真贤妇,枉祭了群鱼。儿呵,你舍命投江救主,妻呵,你抵多少出嫁从夫!知名目,瞽叟堂中生舜主,尧王殿下长丹朱。

[耍孩儿] 怕不待相随相从相将去,子怕逢虎将无人祭祖。各分路逃生,两下里祷告青虚。你心肝厚休逢柳盗跖,我屍首完休撞着伍子胥。无拨济谁相助?我弟兄每时乖在咫尺,运拙在须臾。

[三煞] 或是道家菴观藏,或是僧家寺院里居,者莫农家鹦鹉洲边住。吴邦军至听着号令,秦国兵来等着诏书。今年天之禄。子胥退去灾为福,包胥至复旧如初。

[二煞] 弟兄每有限生,别离无限苦。两下里欲去回头觑。睁着眼刀刃心头搅,倒不如咬着牙仇人剑下诛。哭一声行一步,弟兄情气吁昏日月,子母恨泪洒满江湖。

[尾] 这的是等人天易得久,秦穆公真个丑。九间大殿交人住,和俺那七代先灵做不得主。

    (下)


第四折


[双调新水令] 包胥忠孝子胥知,听得借将军来引军先退。借军的重扶的楚国安,报仇的齐和凯歌回。名姓与天齐,忠孝两完备。

[驻马听] 子胥无敌,雪恨鞭屍惹是非;包胥有智,借兵救主定华夷。想过昭关八面虎狼威,怎如哭秦庭七日英雄泪。我身立在宝殿里,子不见同胞共乳亲兄弟。

[沈醉东风] 自间别伯夷叔齐,央及泪眼愁眉。弟兄情,讲甚君王礼?下金阶再观天日,惶恐慌张为甚的?又怕是南柯梦里。

[滴滴金] 虽然更了名姓,改了颜貌,争着年纪,非是庶子不是偏妃。一般衣冠。一般宫殿,一般官职,问甚贵贱高低!

[折桂令] 这的是楚昭王嫡子亲妻,这的是殿下丹朱,这的是重添墙上泥皮。暗想当日,船难行五千水接云齐。贤皇后三从四德,孝皇储百纵千随。妻子别离,天地轮回。不防兄弟,再得完备,本待劝化人心,谁想泄漏天机,

[落梅风] 他身死在波光内,名标在书传里。一个忠则尽命,一个孝当竭力。救得我为君有子共妻,我交那里寻同胞兄弟。

[雁儿落] 见爷尪羸愁养耽迟,见娘残疾长回避,见兄贫寒似世人,见弟愚鲁看作奴婢。

[得胜令] 最软的是房下子脚头妻,最敬的是大舅舅小姨姨。见丈母十分怕,见丈人百事随。见一个富相知,忒●一辈冘传一辈冘。见一个贫劣的亲戚,识的他却皮隔皮。

[水仙子] 人乘华辇赴朝疾,我子怕船到江心补漏迟,淘淘雪浪添风力,唬得他悠悠魄散魂飞。近山村建所坟围,盖座贤妻碣,立个孝子碑,交后代人知。

楚昭王疏者下船杂剧终


看钱奴买冤家债主杂剧


第一折


  (净扮贾弘义上,开。做睡的科)(圣帝一行上,开了。问净,云了)(尊子云了)(净云了)(正末披秉扮增福神上,开)小神乃天曹增福之神。今闻圣帝呼召,不知有甚事,只索走一遭去。(做见尊子了)(尊子云了)(云)告上圣:此人有归怨於上天,不宜悯恤。(尊子云了)

[仙吕点绛唇] 这等人轻视贫乏,不恤鳏寡。天生下,狡佞奸猾,和我这神鬼都谩吓。

[混江龙] 休揽他贪财声价,子存着心田一寸种根芽。不肯甘贫立事,子待狡幸成家。自拿着杀子杀孙笑里刀,怎存的好儿好女眼前花。这等人夫不行孝道,妇不尽贤达;爷瞒心昧己,娘剜刺挑茶;儿焦波浪劣,女利齿伶牙。笑穷民寒贱,趋富汉奢华。他有的驱驾,他没的频拿。挟权处追往,倚势处行踏。少一分也告状,多半钱也随衙。买官司上下,请机察钤辖。这等人,忘人恩,背人义,赖人钱!坏风俗,杀风景,伤风化!倒能够肥羊法酒,异锦轻纱。

  (尊子云了)

[油葫芦] 一个胡脸儿阎王不是耍,一个捏胎鬼依正法,一个注生的分数不争差。这等人向公侯伯子难安插,去驴骡马豕刚生下。又不曾油鼎内煠,剑树上蹅。据他那阿鼻罪过天来大,得个人身也不亏他。

[天下乐] 子好交披上片驴皮受罪罚!他前世托生在京华,贪财心没命煞,他油铛内见财也去抓。富了他三五人,穷了他数万家,今世交受贫乏还报他。

  (尊子云了)告上圣:此人不可悯恤。

[哪吒令] 这等人前世里造下,今世受折罚;前世里狡猾,今世里叫化;前世里抛撒,今世里饿杀。但说的事事知,子说谩心话,不肯做本分生涯。

[鹊踏枝] 你亏心也子由他,造恶也尽交他。谩不过湛湛青天,离不了漫漫黄沙。上圣试鉴察,枉将他救拨,管他甚富那贫那!

[寄生草] 你爷娘在生时常忧饭,死去后奠甚茶?乾把些泪珠儿滴尽空潇洒。了些浆水饭那肯停时霎,巴的纸钱灰烧过无牵挂。了这百壶浆湿不遍墓儿前,干浇了千盃茶浸不透黄泉下。

  (云)这等人粧●处更不可恕。

[ㄠ篇] 穷汉每祇揖头也不点,佯呆着手也不叉。动不动掀腾七代先灵骂,坑陷得一郡众生打,欺负得五岳神祇怕。这等人直化身做十二相属分,敢翻生到六道轮回罢。

  (尊子云了)(云)告上圣:若借与此人二十年富贵,更是无礼。

[六ㄠ序] 这等人斗筲器难容物,毬子心怎捉拿?打扮的似宰相人家,耸着肩胛,并着鼻凹,更无些和气谦洽。贫儿乍富把征马宛跨,早不肯慢慢行咱。马儿上扭捻身子儿诈,鞍桥柞木,镫挑葵花。

[ㄠ篇] 子是街狭,更人杂。把? 胸牢拿,玉鞭忙加;走咱行咱,撺行花踏;见得白蹅,问甚邻家!那里肯攀鞍下马,把穷汉每傲慢杀。他虽是家业消乏,礼义先达,也合当礼数还他。你自尊自大无高下,真乃是井底鸣蛙,济穷汉肚肠些娘大。他子好酸寒乞俭,怎消得富贵荣华!

  (尊子云了)(净云了)

[赚煞尾] 他成家人未身安,破家鬼先生下。借与他个钱龙入家,有限次家私交你权掌把,借与你二十年不管消乏。你待告增加,祸福无差,贫富天公定论下。为缘何夭桃三月分奋发;篱菊九秋开罢,大刚是乾坤不放一时花。

  (尊子云了)(净做睡觉科,云了)(寻的窟藏科,云了)

第二折


  (正末褴扮,同旦儿、? 儿上,开)小生姓周名荣祖,字伯诚,洛阳居住。浑家张氏,孩儿长寿。为家私消乏上,三口儿去曹州曹南镇上探亲来。不想命不快,探亲不着,又下着这大雪。大嫂,似这般怎生呵!

[正官端正好] 路难通,家何在,乾坤老山也头白。四野冻云垂,万里冰花盖。肯分我三口儿离乡外。

[滚绣球] 似银沙漫了山海,琼瑶砌世界。玉琢成九街十陌,粉粧成十二楼台。似这雪韩退之马鞍心冷怎当,孟浩然驴背上冻下来,剡溪中禁回了子猷访戴。三口儿敢冻倒在长街。把不住两条精腿千般战,这早晚十谒朱门九不开,冷冻难捱。

  (外末扮陈德甫上,做卖酒科,云了)

[倘秀才] 饿的我肚里飢少魂失魄,冻的我身上冷无颜落色。这雪飘在俺穷汉身边冷的分外,雪深遮脚面,风紧透人怀,忙将手揣。

  (云)兀那酒务儿里,着孩儿去灶窝儿里向把火咱。(做与外末廝见礼数了)(外云了)(与酒了)(再云了)

[滚绣球] 酒斟着磁盏台,香浓红琥珀。哥哥莫不见现钱多卖?(外末云了)管甚么醱醅新酿茅柴!这酒胜厨中满殿香,赶青州从事白,不枉唤做凤城春色。饮一盃似添上一个绵胎。外头见千团柳絮随风舞,我这里早两朵桃花上脸来。便有些和气开怀。

  (外末问了)(正末云)自家共大嫂张氏,孩儿长寿。咱三口儿洛阳居住,往曹州曹南探亲来。(外末云了)(正末与旦儿商议了,云)哥哥!小生肯过房这孩儿。

[倘秀才] 典与一个有儿女官员是孩儿命乖,卖与个无子嗣的人家是孩儿大采,撞见个有道理爷娘是他修福来。你救孩儿一身苦,强如把万僧斋,显的哥哥你敬客。

(外末引正末三人下了)(净同外旦上了)(外末引正末三人上了)(外末与净云了)(正末、旦儿、? 儿云了,正末做写文书了)

[滚绣球] 我浓浓研着墨色,淋淋下着笔划。不得已委实无奈,想着这子父情斑管难抬!这孩儿是爷精髓结就胎,娘肠肚上摘下来。今日把俺子父情都撇在九霄云外,三口儿生扢插两处分开。做娘的剜心似痛杀杀刀攒腹,做爷的滴血似扑籁籁泪满腮。苦痛伤怀!

  (净云了)(写文书了)(将过孩儿了,净打? 儿了)

[倘秀才] 这孩儿差讹了一个字千般儿见责,? 着五个指十分便掴,打的孩儿连耳通红了半壁腮。他不敢偷眼觑,不敢放哭声来,偷将泪揩。

[呆古朵] 奶奶可怜见小冤家把你做七世亲娘拜,高抬手饶过这婴孩。我不怕烦恼杀他爷爷,我则怕淒凉杀他奶奶。怕有些不周处权担待,做一床锦被都遮盖。把孩儿姓字从今夜排,交小名儿自来日改。

  (正末做欲去请钱科)(净做赖钱科)(外末做陪钱了)

[倘秀才] 今只有钱学不的哥哥五湖四海,更他也受用不的千年万载。你个勒掯穷民狠员外,或有典缎疋,或是当錍钗,恨不的加一价放解。

[滚绣球] 典玉器有色泽你写没色泽,解金子赤颜色写着淡颜色。你常安排着九分廝赖,把雪花银写做杂白。解时节将烂钞掷,赎时节将料钞抬。恨不的十两钞先除了折钱三百,那里肯周急心重义疏财!今日孟尝君紧把贤门闭,交你个柳盗跖新将解库开,又不是官差!

  (云)他既昧了我的恩养钱,你看我揭底骂一场,出些怨气咱。

[脱布衫] 那一个开解库的曾受宣牌?子这虫伤鼠蛀,并不陪偿,这是你自立下条画。你做的私倒金银买卖,则是打劫我小民山寨。

[小梁州] 有一日激恼的天公降祸灾,不似你这不义之财。风雹乱下一齐来,把农桑坏,沖不倒您富家宅。

[ㄠ篇] 你子与我飢饿民为害,您豪家有细米乾柴,漂不了你放课钱,失不了你筹人债。折末水淹到门外,子把利钱来。

[塞鸿秋] 疾忙把公孙弘东阁门桯蓦,休等他汉孔融北海樽席待。你依着范尧夫肯付舟中麦,他不学庞居士放取来生债。掐破三思台,险颠破天灵盖。早离了晋石崇金谷园门外。

[三煞] 我不是侍亲娘弃子明达卖,又不是敬老母疏儿郭臣埋。卖子的四海声扬,埋子的万年名在。乾陪了十月怀耽,刚博的两贯钱来。怎生擎的住我这眼泪,把的住我这情肠、放的下我这愁怀!明日将印板旋开,雕着孩儿年月日时胎。

[二煞] 比及他这曲权儿岁寒成松柏,闪得我这莲子花乾枯了老骨揣。终有个人急偎亲,否极生泰。怕孩儿福至心灵,便是我苦尽甘来。急去不了斗筲之器,倒不了粪土之墙。坏不了朽木之材。这廝不分个菽麦,恨不的揽尽世间财。

[收尾煞] 把当的一周年下架休赎解,趱的五个月还钱本利也该。纳了利从头再取索,还了钱文书又廝赖。陷穷人的心儿毒性儿歹,骂穷人的舌儿毒口儿快。打了人衙门钱主划,杀了人官司钞分拆。有锋利曹司宝贝挨,敢决断的官人贿赂买。强证的凶徒畅不该,代诉的家奴更叵耐。问不问有钱的自在,是不是无钱的吃嗔责。无官司勾追不请客,有关节临危却相待。请人排筵度量窄,待客樽席不宽泰。为钱呵当房恶了叔伯,为钱呵族中失了宗派。与他行钱运气衰,与他财交命不快。无仁义愚浊却有财,有德行聪明少人债。青湛湛高天眼不开,穷滴滴飢民苦怎捱!钱流转时辰有该载,天打算日头轮到来。发背疔疮富汉灾,反食病根源有钱的害。贼打劫天火烧了院宅,人连累抄估了你旧钱债。合着锅没钱买米柴,忍着饿无盐少虀菜。常受飢寒贫不择,才有些余资狠心在。你看他跋扈形骸,毒害心肠,不着他家破人亡那里采?直待失了火遭了丧恁时节改。

  (下)(净云了,下)


第三折


  (净做抱病上)(外旦一行上,云)(净云)二十年前有炷东岳香愿,交? 儿替还者。(下)(正末又扮庄老上,开)自曹州曹南庄上卖了长寿孩儿,又早二十年了呵!我曾口许下香愿。婆婆!咱两口儿泰安州还了香愿,却来曹州曹南打听孩儿消息咱。

[商调集贤宾] 区区步行离了汴梁,过了些山隐隐水茫茫。盼了些州城县镇,经了些道店村坊。望见那东岱岳万丈巅峰,不见泰安州四堵城墙。这安仁殿盖的来接上苍,映祥烟紫雾红光。神州三月天,仙阙五云乡。

[逍遥乐] 这的是人间天上,烧的是御赐名香,盖的是敕修庙堂。见这不断头客旅经商,还口愿百二十行。听的道儿替爷烧香交我情惨伤。又见这校椅儿上戴顶着亲娘,交我千般想念,万种悽惶。百倍思量。

  (云)婆婆,咱今夜子这里宿睡,明早五更时赶烧头炉香咱。(小末、来兴上,做住)(正末云)哥哥好狠呵!

[金菊香] 我子理会得雕梁画栋圣祠堂,又不是锦帐罗帏你的卧房。你这里廝推廝抢老丈丈,不顾危亡,一迷地先打后商量。

[后庭花] 偏向庙官行图些犒赏,咱客人行有甚盼望。他见有钞的都心顺,子俺这无钱的不气长。枉了你献千章,枉了你沉檀笺降。你搀头炉意不臧,瞒人在斗秤上。一斤称十四两,籴一斗加二量。瞒天地来赛羊,欺穷民心不良,眛神祇烧襜状,

[双雁儿] 这的是你亏心枉爇万炉香!要儿孙,往上长,休把那陷百姓儿羊羔儿利钱放。儿开不的敬客坊,爷收不得不死方;儿恋不的富贵乡,爷已卧在安乐堂。

[青哥儿] 他病在膏肓、膏肓之上,谁家问间别、间别无恙。铺裀褥重重被一张,又不敢靠着他旁,行行离了门旁,离了他方。子怕那奉母求鱼孝王祥,卧死在冬凌上。

  (各做睡科)(正末云)婆婆,我怎睡得着!

[梧叶儿] 料是前生罪,今世里当,末不烧了断头香?搵不迭腮边泪,挠不着心上痒,割不断业心肠。儿呵,为你但合眼眠思梦想。

  (云)儿呵,知他你那里?(小末打喷嚏了)(等神鬼卒子拿净上)(外、净云了)

[村里迓鼓] 做了个哑子托梦,说不的这场反障。奴婢和使长,一合相风波千丈。看这后生形像,好似孩儿模样。子为他茶里饭里思,行里坐里念。眠里梦里想。作念着团圆了半晌。

    (小末、来兴云了)

[元和令] 睡时节移在这厢,唤时节倒在身上。元来是倚强压弱富家郎,下的手也王伯当!他叫爷爷我这里便应昂,都做了浮生梦一场。

[上马娇] 为他把恶语伤,劈面抢,先打后商量。你这般欺良压善心偏向,将性命偿,自身做自身当。

[游四门] 你也养着亲生儿女老爷娘,各自要到家乡。五陵豪气三千丈,打扮的不寻常。强,穿着些谎衣裳。

[圣葫芦] 你子是驴粪毬儿外面光,卖弄星斗焕文章。没些个夫子温良恭俭让。我人贫志短,你才高语壮,是王子入学堂。

[后庭花] 你不肯冬三月开暖堂,夏三月设玉浆。情狠敢身中病,心平是海上方,爷休想得安康,情取没人埋葬,泪汪汪无儿看孝堂。他急慌慌为亲爹来献香,我疼杀杀身躯无倚仗;他絮叨叨活咒愿都是谎,我孤庄庄旁人谁尽让?他气昂昂不做好勾当。

[柳叶儿] 一似个人模人样,生一片不本分心肠。有一日打在你头直上,天开眼无轻放,有灾殃、情取个家破人亡。

[高过煞] 若见我亲儿那里怕早无常,欺负我无人侍养。想我那顽子精神,也似你这般血气方刚。畅道想我这受苦糟糠,卖儿时也合把爷拦当。这养小防备老,栽树要阴凉。那忤逆儿郎,成人也不认爷娘。直待激恼着穹苍,损坏农桑,儿呵,不怕五六月里雷声在半空里响!

[浪来里煞] 我想一家父母昌,生下一辈子孙壮。灵椿一株老,丹桂五枝芳,古贤人教子有义方。您家里也出不的个伯瑜泣杖,谅您看钱奴也学不的窦十郎!

  (下)


第四折


  (外末上,提贾员外死了)(小末上了)(正末、卜儿上,开)咱泰安州烧了香,两口儿去曹州曹南打听孩儿消息。咱共婆婆两口儿虔心烧香,想神圣也多灵感呵!

[越调斗鹌鹑] 赛五岳灵神,谁不奉一人圣旨!总四大神州。受千年典祀;护百二山河,掌七十四司。咱献香,醮钱纸。道积善的长生,造恶的便死。

[紫花儿序] 怎生颜回短命,盗跖延年,伯道无儿?谁不道灵神有验,正直无私,劝化的人心慈。便道东岳新添速报司,孔子言鬼神之事。大刚来把恶事休行,择善者从之。

  (卜儿做急心疼的科)(正末慌科)

[东原乐] 疼的他合了双目,把捉定冷了四肢。(带云)恰才不合道了一句言语!降灾祸来疾追魂使,显灵圣的尊神信有之。全不报我亲儿,作螟蛉近来何似?

[绵搭絮] 但行处人间私语,天闻若雷。一时报应,更不差迟,专设着未说先知举意司,又差着千里眼能听呵顺风耳。那谤神道言词,子是这老丑生不三思。

   (做请心疼药了)(外末与药了)(外提陈德甫散药了)

[小桃红] 你这般雪盔头发鬓如丝,和你说的是二十年前事。(外末云了)划地问我姓甚名谁那里人氏?(外末云了)说起来和你也痛嗟咨。(外云了)德甫!你直待闻钟始觉山藏寺!这答儿曾卖了老夫一个小廝,专记着恩人名字。(外云)德甫:怎忘了你那周急济贫借钱时!

  (外云了)(外末提贾员外死了)

[鬼三台] 说着那庞居士做了些亏心事,恨不的把穷民来掯死。若是算他与人结交时,也久而敬之。冤家债主元来是,我那兔毛大伯有钞使。全压着郭巨埋儿,也强如明达卖子。

[秃廝儿] 子落的三十分烧钱烈纸,一身衣裹骨缠屍。千两金买不的一个死,将不去半分儿,家私。

  (等小末拜了,云住)

[鬼三台] 儿亲家无行止,女亲家无瑕玼。当初不合把小家儿嫁事。正不是爷做着县衙司,又不是西台御史。折末玉皇大帝女艳姿,攒天令公媳妇儿,也合参这皓首婆婆,也合拜我这白头老子!

  (小末云了)

[金蕉叶] 见说罢交我咬牙切齿,他看了我揉腮? 耳。当夜烧香元来是这豪家义儿,我子道是谁家荡子。

[调笑令] 元来是这廝,捉拿去告官司。你这般殴打亲爷甚意思?又难同抵触爷娘事!老贱人一家无二。我行木驴上剐了这忤逆子,他也不是孝顺孩儿。

[圣药王] 知他是你先死。我先死,我打簸箕粪栲栳送京师。卖了亲子,停了死屍,无儿无女起灵时,能可交驴驾了举车儿。

[调笑令] 我看了姓氏,这是正明师。我祖上流传三辈儿。贾员外为钱干绝嗣,说的俺祖公名字。二十年用心把钥匙,原来都是俺祖上金资。

[收尾] 贫穷富贵轮回至,积攒下这万万贯资财一分也不使。只为折陪口含钱,干折了拖麻拽布子。

  题目 疏财汉典孝子顺孙
  正名 看钱奴买冤家债主

看钱奴买冤家债主杂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