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本页』

 『关闭本页』

   

王伯成杂剧选

王伯成,元代戏曲作家。涿州(今河北涿县)人。生卒年不详。约生活在至元年间前后。他与著名戏曲作家马致远是“忘年交”,与张仁卿关系也颇密。著有杂剧3种,今存《李太白贬夜郎》1种。《张骞泛浮槎》已佚;《兴刘灭项》存残曲,见《九宫大成谱》中。又著有《天宝遗事》诸宫调,以及少量散曲。

李太白贬夜郎杂剧


李太白贬夜郎杂剧


第一折


    (驾上云了)(高力士云了)(太真云了)(禄山上了)(外末宣住了)(正末扮上,开)小生姓李名白,字太白。曾梦跨白鹤上升,吾非个中人也。

[仙吕点绛唇] 鹤梦翱翔,坦然独向,蓬山上。引九曲沧浪,助我杯中况。

[混江龙] 忽地眼皮开放,似一竿风外酒旗忙。不向竹溪翠影,决恋着花市清香。我舞袖拂开三岛路,醉魂飞上五云乡。甘心致仕,自愿归休,颐养浩气,浇灌吟怀。不求名,不求利。虽不一箪食,一瓢饮,我比颜回隐迹只争个无深巷。叹人生碌碌,羨尘世苍苍。

    (见驾了)(云了)小生却则酒肆之中,饮了几杯。

[油葫芦] 常是不记蒙恩出建章,身踉跄,把一领锦宫袍常惹御炉香。臣觑得绿尊一点葡萄酿,似禹门三月桃花浪。记当日设早朝,没揣的见帝王。觉来时都乾尽江湖量,急卒着甚的润枯肠。

[天下乐] 官里御手亲调醒酒汤。闻香,不待尝,量这筋头酸怎揉我心上痒?不能够瓮里篘,斗内量,那一回浮生空自忙。

    (驾云)陛下休小觑这酒,有几般好处:

[哪吒令] 这酒曾散漫却云烟浩荡,这酒曾渺小了风雷势况,这酒曾混沌了乾坤气象。想为人百岁中,得运子有十年旺,待有多少时光!

    (驾云了)

[鹊踏枝] 欲要臣不颠狂,不荒唐,咫尺舞破中原,祸起萧墙。再整理乾坤纪纲,恁时节有个商量。

    (驾云了)陛下道微臣在长安市上,酒肆人家,土坑上便睡。唦!那的是学士每好处!(做住了)

[寄生草] 休笑那通厅坑,阔矮床,臣便似玉山高卧仙人掌,锦橙嫩擘销金帐,便似醉鞭误入平康巷。子这一席好酒百十觞,抵多少五陵豪气三千丈。

[ㄠ篇] 舒开笺无皱,磨得墨有光,就霜毫写出凌烟像。文场立定中军帐,就兵床拜起元戎将。那里是尊前误草吓蛮书,便是我醉中纳了风魔状。

    (驾云了)陛下问微臣直到几时不吃酒?

[六ㄠ序] 何时静,尽日狂,但行处酒债寻常。粜尽黄梁,典尽衣裳,知他在谁家里也琴剑书箱?这酒似长江后浪催前浪。洒歌楼醉墨琳琅,笔尖儿鼓角声悲壮。驱雷霆号令,焕星斗文章。

    (驾云了)

[ㄠ篇] 直等蛮王,见了吾皇,恁时节酒态轩昂,诗兴飘扬。割舍了金銮殿上,微臣待醉一场。紫绶金章,法酒肥羊,几时填还彻这臭肉皮囊?圣朝帝主合兴旺,交在廝横枝儿燮理阴阴!肚岚耽吃得偌来胖,没些君臣义分,只有子母情肠!

[金盏儿] 绕一百二十行,三万六千场。这酒似及时雨露从天降,宽洪海量,胜汪洋。臣那里燕莺花月影,鸥鹭水云乡。□□□这里凤凰歌舞地,龙虎战争场。

    (驾央末写词了)

[醉扶归] 见娘娘捧砚将人央,不如我看剑引杯长。生把个菱花镜里妆,做了个水墨观音样。这孩儿从怀抱里看生见长,子一句道得他小鹿儿心头撞。

[金盏儿] 子管里开宴出红妆,咫尺想像赋《高唐》。瑞云重绕金鸡帐、麝烟浓喷洗儿汤。不争玉楼巢翠翡,便是金屋闭鸾凰。如今宫墙围野鹿,却是金殿锁鸳鸯。

    (正末做脱靴科)力士,你休小觑此物!

[后庭花] 这靴曾朝踏辇路霜,暮登天子堂,软趁残红片,轻沾落絮香。我若站危邦,这的是脱身小样,不合将足下央。

    (末出朝科)

[赚煞] 那廝主置定乱宫心,酝酿着谩天谎。倚仗着强爷壮娘,全不顾白玉阶头纳表章,子信着被窝儿里顿首诚惶。我绕着利名场,佯做个风狂,指点银页索酒尝。尽教谗臣每数量,至尊把我屈央,休想楚三闾肯跳汨罗江。

    (下)


第二折


    (驾云)(外末进宝了)(驾、旦、外一折了)(外做宣末科)(正末扮上了,引仆童上了)嗨!对着此景,却不快活!(做叫小童斟酒了)小童,此处无事,你自回去。如是朝冶里官人每,你道我在这里。(仆童下)(末做住)

[正宫端正好] 满长安,花无数,霎时间暮景桑榆。偏得你醉乡中闭塞定贤门路,偏俺不合殢尊中物。

[滚绣球] 这酒寻芳踏雪沽,弃琴留剑与。便待交我眼睁睁死生无路,末不仕途中买我胡突。对着山河壮帝居,乾坤一草庐,便是我画堂深处。那吓蛮船似酒面上浮蛆。不恋着九间天子常朝殿,怎如三尺黄公旧酒炉。但行处挈榼提壶。

    (力士云了)(笼马上了,做寻末科)(见住了)(力士云了)你道是我在此处无好处?

[倘秀才] 我直吃的芳草展花裀绣褥,直吃的明月掌银台画烛。自有春风醉后扶。怎和那儿女辈,泼无徒,做伴侣?

    (力士云了)你朝冶里不如我这里。

[滚绣球] 禁庭中受用处,止不过皓齿歌细腰舞,闹吵吵勿知其数,这其间众公卿似有如无。奏梨园乐章曲,按广寒羽衣谱,一声声不谐音律,倒不如小槽边酒滴真珠。你那里四时开宴口童肥鹿,我这里万里摇船捉醉鱼,胸卷江湖,

    (力士交正末上马了)力士,我醉也,只怕去不的!(上马了)

[脱布衫] 花鞭惊燕子莺雏,锦革荐荡蝶翅蜂鬚,玉辔迎桃蹊杏坞,金镫挑落花飞絮。

[醉太平] 不比趁雕轮绣毂,游月巷云衢;又不比荔枝千里赴皇都。止不过上天街御路,全不似数声啼鸟留人住。他子待一鞭行色催人去,我怎肯满身花影倩人扶?一言既出。

    (正末、外末下了)(驾、旦上了)(末骑马上了)

[倘秀才] 恰离了光灿灿花丛锦簇,又来到闹吵吵车尘马足。抵多少白日明窗过隙驹,胜急加,更疾如,狂风骤雨。

    (末跑马了)(旦骂了,驾怒了)(末见驾了)陛下,不干臣事,是陛下马的不是。

[叨叨令] 凤城有似溪桥路,落红乱点莎茵绿,淡烟深锁垂杨树,因此上玉骢错认西湖路。委实勒不住也末哥,委实勒不住也末哥,便似跳龙门及第思乡去。

    (等云了)(末饮酒科)(驾赐衣服了)

[喜春来] 又不是风流天宝新人物,子是个落托长长安旧酒徒。怎消得,明圣主,赐一领溅酒护身符。

[十二月] 也不宜? 头象笏,玉带金鱼,金貂绣? ,真紫朝服。臣再洪饮天之美禄,倘或间少下青蚨。

[尧民歌] 也强如凤城春色典琴沽。白马红缨富之余,披一襟瑞霭出天衢,携两袖天香下蓬壶,须臾,须臾,行过长安市上去。便是臣衣锦还乡去。

    (末带醉出朝科)古人尚然如此。

[四煞] 想着刘伶数尺坟头土,谁恋架上三封天子书?那酒更压着救旱恩泽,洗心甘露,止渴青梅,灌顶醍醐。怕我先尝后买,散打零兜,高价宽沽。月明江浦,春醉酒巾漉。

    (太真、禄山送末了)(出朝科)(末云了)

[三煞] 娘娘甚酒中贞洁真贤妇,禄山甚财上分明大丈夫?止不过盏号温凉,布名火烷,瓶置玻璃,树长珊瑚,犀沉离水,裙织绫绡,帘卷虾须,真珠琥珀,红玛瑙紫砗磲。

[二煞] 这个曾手扶万丈擎天柱,这个曾口吐千年照殿珠。只消的一管霜毫,数张白纸,写万古清风,不够一醉工夫!怕我连真带草,一划数黑论黄,写仿描朱。从头至尾,依本画葫芦。

[煞尾] 那是安禄山义子台意怒,子是杨贵妃贼儿胆底虚。似这般忒自由没拘束,猛轩腾但发露,交近南蛮至北隅,接西边去东鲁,一年多半载余,那里景淒凉地悽楚。身单袖垂肩仕女图,似秋草人情日日疏。待寄萧娘一纸书,地北天南雁也无。忽地兴兵起士卒,大势长驱入帝都,一战功成四海枯。得手如还入宫宇,一就无毒不丈夫。玉殿珠楼尽交付,抵多少烛灭烟消帝业污。十万里江山共宝物,和那花朵儿浑家做不得主!

    (下)(一行下)


第三折


    (禄山、旦云了)(外宣末了)(正末扮带酒上了)

[中吕粉蝶儿] 只被宿酒禁持,轰腾杀浩然之气。几曾明白见一个鸟兔西飞!今日醉乡中,如混沌,初分天地。恰辨得个南北东西,被子规声唤回春睡。

[醉春风] 一壁恰控得锦袍干,又酒淹得衫袖湿。半醒时犹透顶门香,不吃时怎由得你,你!耽搁得半世无成,非是我一心偏好,子为你满朝皆醉。

[迎仙客] 比及沾雨露,恨不得吐虹霓,沧海倒倾和月吸。向翠红乡,图画里,不设着歌舞筵席,枉辜负了迟日江山丽。

[醉高歌] 脚趔趄登辇路花基,神恍惚步瑶阶玉砌。吐了口中涎,按捺定心头气,勉强山呼万岁

    (正末失惊了)

[石榴花] 疑怪翠盘人用锦重围,不听得月殿乐声齐。往常恐东风吹与外人知,怎想这里,泄露天机。知他那埚儿醉倒唐皇帝?空有聚温泉一派香池。又无落花轻泛波纹细,怎生误走到武陵溪!

    (外末、旦做住了)(外末同旦与正末礼了)不想如此?

[斗鹌鹑] 恰才个倚翠偎红,揣与个论黄数黑。子他行怕行羞,和我也面红面赤。谁待两白日,细看春风玉一围,却是甚所为?更做个抱子携男,末不忒回乾就湿。

    (力士云了)(一同与正末把酒了,末笑科)

[普天乐] 不须你沈郎忧,萧娘疑,就未央官摆布尊罍,直吃得尽醉方归。折末藏着剑锋,承着机密,汉国功臣臻臻地,来,来,吃一回吕太后筵席。稳便波鸾交凤友,休忧波莺儿燕子,休忙波蝶使蜂媒。

    (正末云了)(外把盏了)(末云了)

[乾荷叶] 来的盏不曾推,有的话且休提。准备着明日,向君王行主意的紧支持,刁蹬的廝央及。被我连珠儿饮了三两盏,子理会酒肉摊场吃。

[上小楼] 这孩儿何曾夜啼,无些惊气。娇的不肯离怀,懒慵挪步,怕见独立。三衙家,绕定着,亲娘扒背。兀的后宫中养军千日!

[ㄠ篇] 穿了好的,吃了好的,賸比别人非理,分外费衣搭食。甚时曾,向人前,分明喘气,他一身儿孝当竭力。

    力士,我只道官里宣唤,谁想如此!(旦云了)

[满庭芳] 你心知腹知,宫中子母,村里夫妻。觑得俺唐明皇颠倒如儿戏,我不来,这其间敢锦被堆堆,得了买不语一官半职,做了个六证三媒。枉了闲咷气,又道我唬吓你酒食,怕误了你爱月夜眠迟。

    (正末做出殿科)(外扯住了)(外将荔枝上了)(外央正末吃科)(末取物签科,(云了)我本待签一个来,却签着你两个。

[快活三] 沾黏着不摘离,廝胡突不伶俐。尽压着玉枝浆白莲酿金橙醅,官里更加上些忍辱波罗蜜。

[鲍老儿] 若是忔搭搂定舌尖上度与吃,更压着王母蟠桃会。更做果木丛中占了第一,量这廝有多少甜滋味?压着商川甘蔗,鄱阳龙眼,杭地杨梅,吴江乳桔,福州橄榄,不如魏府鹅梨。

    (觑旦科)

[哨遍] 两叶眉儿频蹙系,锁青岚一带骊山翠。香霭暗宫闱,子是子孙司里酒病花医。子为个肥肌体,把锦帏绣幄,幔幕垂帘,做了张盖世界的鸳鸯被。这张纸於官不利,作云屏斜掩,雾帐低垂。那里是遮藏丑事的护身符,子是张发露私情《乐章集》。看你执盏慇勤,捧砚驱驰,脱靴面皮。

    (云)你问我那里去?

[耍孩儿] 一头离了莺花地,直赴俺蓬莱宴会。碧桃间拂面风吹,浩歌声聒耳如雷。平驱风月妆诗兴,倒卷江湖此酒杯,偃仰在银河内。折末冠簪颠倒,衫袖淋漓。

    我知道,我知道!

[五煞] 见没处发付咱,便颩一声宣唤你。这场误赚神仙罪。我闲来亲去朝金阙,不记谁扶下玉梯。这腌月替辈,闹中取静,醉后添悲。

[四煞] 你亲上亲,我鬼中鬼。无用如碧澄澄绿湛湛清冷水,於民只解涤尘垢,润国何曾洗是非。水共禄山浑相类,见了些浮花浪蕊,玉骨冰肌。

[三煞] 大古里家不和邻里人,人贫贱亲子离。不求金玉重重贵。你惟情之外别无想,除睡人间总不知。谎得来无巴臂,不曾三年乳哺,一划台肥。

    (外末共旦云了)(做指禄山云了)

[二煞] 拈起纸笔,标事实,交千年万古传於世。看了书中有女颜如玉,路上行人口胜碑。儿曹辈,悔之晚矣,归去来兮。

[尾] 没遮罗李翰林,忒昏沈杨贵妃。现如今凤帏中搂抱着肥儿睡,更那里别寻个杜子美!

    (下)


第四折


[双调新水令] 谢你个月中人不弃我酒中仙,向浪花中死而无怨。是清风连夜饮,几曾渔火对愁眠。整眼的湖水湖烟豁达似翰林院。

[驻马听] 想着天子三宣,翠袖双扶不上船。不如素娥捧劝,巨瓯一饮倒垂莲。为杨妃,昧龙庭夫乃妇之天,钓风波口似钩和线。虽然在海角边,举头日近长安远。

    (云)我想此处,却不强如与他每闹闹吵吵地。

[沈醉东风] 恰离了天子金銮殿前,又来到侬家鹦鹉洲边。自休官,从遭贬,早递流了水地三千。待交我蓑笠纶竿守自然,我比姜太公多来近远!

[沽美酒] 他被窝儿里献利便,枕头上纳陈言。义子贼臣掌重权。那里肯举善荐贤,他当家儿自迁转。

[太平令] 大唐家,朝冶里龙蛇不辨,禁帏中共猪狗同眠。河洛间图书皆现,日月下清浑不辨。把谪仙賸贬,一年,半年,浪淘尽尘埃满面。

    (云)小生终日与酒为命。

[殿前欢] 酒如川,鹭鸥长聚武陵源,鸳鸯不锁黄金殿,绿蓑衣带雨和烟,酒里坐酒里眠,红蓼岸黄芦堰,更压着金马门琼林宴。岸边学渊明种柳,水面学太乙浮莲。

[甜水令] 闹闹吵吵,欢欢喜喜,张筵开宴,送到杨柳岸古堤边。正雅子妻儿,痛哭嚎咷,牵衣留恋,早解缆如烟。

[折桂令] 一时间趁篷箔顺水推船,不比西出阳关,北使居延。几时得为爱青山,住东风懒着吟鞭。流落似守汨罗独醒屈原,飘零似泛浮槎没兴张骞。纳了一纸皇宣,撇下满门良贱,对十五婵娟,怎不淒然。他每向水底天心,两下里团圆。

    (末虚下)(水底龙王一齐上,坐定)

[夜行船] 画戟门开见队仙,听龙神细说根源。向人鬼中间,轮回里面,又转生一遍。

[川拨棹] 赴科选,跳龙门夺状元,命掩黄泉,鱼跳深渊。不见九五数飞龙在天,望海门潮信远。

[七弟兄] 偶然,见面,恕生眼,那里取禹门浪急桃花片,玉溪月满木兰船,锦蹊露湿芙蓉面。

[梅花酒] 他虽无帝主宣,文武双全,将相双权,銮驾齐肩。比侯门深似海,我怎敢酒量大如川。忆上元,芍药圃牡丹园,梧桐院海棠轩,歌舞地绮罗筵,衫袖湿帽簷偏。相隔着水中原,无旅店少人烟。龟大夫在旁边,鳖相公守根前,鼋先锋可怜见,众水族尽皆全,摆列着一圆圈。

[收江南] 可甚玉簪珠履客三千?比长安市上酒家眠,兀的不气喘!月明孤枕梦难全。

[后庭花] 翰林才显耀彻,酒家钱还报彻。酬了莺花志,补完了天地缺。寻常病无些,玉山低趄。不合把他短处揭,便将俺冤恨雪,君王行廝间谍,听谗臣耳畔说,贬离了丹凤阙。下江船不暂歇,采石渡逢令节,友人将筵会设,酒杯来一饮绝,正夜阑人静也,波心中猛觑绝,见冰轮皎洁洁,手张狂脚趔趄,探身躯将丹桂折。

[柳叶儿] 因此上醉魂如灯灭。中秋夜禄尽衣绝,再相逢水底捞明月。生冤业,死离别,今番去再那里来也!

  (下)

李太白贬夜郎杂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