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本页』

 『关闭本页』

   

石君宝杂剧选

诸宫调风月紫云亭杂剧


诸宫调风月紫云亭杂剧


楔子


  (卜儿上,一折了)(旦、末上了)(正末共外云住)(旦云,共末把盏,辞科。云)伯伯好去者呵!兀的是花发多风雨,人生足别离。

[仙吕赏花时] 客舍青青杨柳新,驿路茸茸芳草茵朝雨浥轻尘。一杯酒尽,歌罢渭城春。

[ㄠ篇] 西出阳关无故人,则见俺在这南国梁园依旧亲。舍人呵!谁不知俺娘劣恁爷狠!拍拍两阵狂风是紧,也不到得交吹散楚城云。

   (下)


第一折


    (外末云)(老孤做住)(卜儿云)(正末做住)(卜儿叫住)(旦云)娘呵!没钱事叫唤则甚?(卜云了)俺勾当呵,没一日曾净!

[仙吕点绛唇] 怎想俺这月馆风亭,竹溪花径,变得这般嘿光景。我每日撇嵌为生,俺娘向诸宫调里寻争竞。

[混江龙] 他那里问言多伤倖,絮得些家宅神常是不安宁。我勾栏里把戏得四五回铁骑,到家来却有六七场刀兵。我唱的是《志》先饶十大曲,俺娘便《五代史》续添《八阳经》。你觑波比及撺断那唱叫,先索打拍那精神。起末得便热闹,团若得更滑熟。并无那唇甜句美,一划地崎险艰难,衡扑得些掂人髓、敲人脑、剥人皮、钉人腿得回头硬!(卜云了)娘呵!我看不的你这般粗枝大叶,听不的你那里野调山声。

  (卜云了)

[油葫芦] 我但有些卧枕着床脑袋疼,他委实却也心内惊,他急慌的请医人诊了脉却笑容生。他道是喜的女孩儿感得些风寒症,惭愧呵谢天地不是相思病。你交俺尽世儿廝守着。娘呵!你这般毒害心,狠劣情。但见对锦鸳鸯他水上才交颈,你早子着棒打过蓼花汀!

[天下乐] 呵!你肯交双宿双飞过一生,便则我子弟每行依平。休有情,交我打叠起那暖和出落着冷,满脸儿半指霜,通身儿一块冰。娘呵!我到处也画堂春自生。

  (末云)

[醉中天] 我唱到那双渐临川令,他便脑袋不嫌听;提起那冯员外,便望空里助采声。把个苏妈妈,便是上古贤人般敬。我正唱到不肯上贩茶船的小卿,向那岸边厢刁蹬,俺这虔婆道:兀得不好拷末娘七代先灵!

  (卜云住)

[金盏儿] 娘呵!为甚这鹞子懒飞腾。我也是冥鸿惜毛翎,委实怕这秋天万里西风冷。谁似你把个嫩勤儿掗定怎将擎?嘴尖嚵嗓子,爪快撮天灵。娘呵!委实道搦鸦的天上鹞,不如你个拿雁的海东青。

  (卜云了)

[醉扶归] 这逗镘的是咱些权柄,呵!色就事便是你得人情。那廝每拿着二分钞便害疼。害疼,咱每就呵便二十锭,三十锭呵!更合着如斤等。干嚥唾相思得后生,那个不害这般干使钞干嘿病。

  (末云住)

[金盏儿] 上俺门来的酒客每为我这妙唱若雏莺,引的他每豪饮似长鲸。我委实为甚停杯听曲教快成病,我安排桃花扇影他每便破香橙。尚自着瓦磁为巨器,也则是陶泻庆新声。嗷!若还更酒斟金潋滟,大的好歌立玉娉婷!

  (末云)(卜云住)

[后庭花] 俺这老婆,肚皮里将六韬三略盛,面皮把四时八节擎。未见钱啰呀,冬雪严霜降,得了钞啰口应,春风和气生。俺这个狠精灵,他那生时节决定,犯着甚爱钱巴镬的星。

  (卜儿云)

[赏花时] 我知你这一片心分明行真志诚,则因咱二意谐和便惹斗争。俺这屋里三句话不相应,便见世间泗州大圣,交五岳动天兵。

[ㄠ篇] 也难奈何俺那六臂那吒般狠柳青,我唱的那七国里庞涓也没这短命,则是八怪洞里爱钱精。我若还更九番家廝并,他比的十恶罪尚犹轻。

[赚尾] 郎君每我行有十遍雨云期,除是害九伯风魔病。俺家里七八下里窝弓陷坑,你便有七步才无钱也不许行,六艺全便休卖聪明。哎!为甚恁这五陵人,把俺这等嘿交易难成?你便是四付马上驼来也索两平。俺这里别是个三街市井,另置下二连等秤,恰好的交恁一分钱买一分情!

  (下)


第二折


  (末云)(卜儿云,唤旦了)(旦引侍婢上,云,住)(外旦云)这妮子,却整五日也,却四日不来。则这五年里呵,然这好事无间阻,幽欢却是寻常看。

[南吕一枝花]

[感皇恩] □□□□,□□□□。只教我,立化做,一块望夫石。我便似病人沖太岁,他管也小鬼见锺馗,腌材料,风短命,欠东西。

[採茶歌] 百忙里,演收拾,嗏早则不席前花影座间移。恰便似雕鹗分开莺燕期,虎狼沖散凤鸾栖。

  (孤、末云了)

[隔尾] 嗨!比俺娘那熬煎增十倍,恰才这些崎险艰难好做一回。哎!不做美的恩官干坏了他把戏。哎!唱话的小一,则好打恁兀那把门的老嘿,切不可放过这没钱雁看的。

  (末云住,卜儿打撞了)

[牧羊关] 口应!恁那狠爹爹才赸过,呵!俺这善婆婆却来这里。嗷!我能藏波你也能觅。我则是个五岁儿精灵,他是积年的老鬼。我挪动脚啰过的何方去,咱那举意他早先知。我便日赴三千处,他也坐观十万里。

  (卜云住)

[红芍药] 兀的那般恶缘恶业镇相随,好交人难摘难离。也是某年某月不曾离,无是无非。奶奶,你是老人家须知些道理,有的事便捱不到家里?(卜云住)越道着越喳声破嗓骂得精细,前面他老相公听的。

[菩萨梁州] 告母亲咱疾归,恁孩儿也知罪。这里却是那里?则管里唇三口四,唱叫扬疾!不比咱那泼街衢妓馆画楼西,这的是好人家大院深宅内。我交人道尿盆儿刷煞净臊气,直这般显相貌骋威势。他见一日三万场魋焦到不得哩,咱正蹅着他泛子消息。

  (卜云住)

[三煞] 交我这里恨无地缝藏身体,这番早则难去床头揭壁衣,口干口干乱下风雹的又没巴臂。更作你是开封府同知,却不取招平人无罪,却便硬监押莽迭配。你这般灶窝里清谈怎立碑?那公厅上施为!

[二煞] 当日那梁公曾施行虎豹是真锋利,哎!包龙图呵你这般拆散鸳鸯算甚正直?我也觑不得这光景掩不迭这泪。我这壁道防送早催逼,他那壁带铁锁囚人监系,俺两处各心碎!是有遭间阻的也不似俺不吉利,兀的是甚末娘别离!

[收尾] 几曾见递流南浦人千里?怎饮这配役阳关酒一杯!到如今说甚的,比别得记相识。你情知我心意,你知咱我知你。歹处无好处记,休想我再出入。我寸肠中似刀刺。恁尊君忒情理,割舍了怕甚的!哎!莲子花官人愿的你一千岁,嗨!怎直恁般下得!(卜云了)咭!则是你了得!? !都是你个吸人髓虔婆直攘到底!

  (下)


第三折


  (卜云了)(正末云)(外末云)(旦上了)吁!灵春,思量杀我也!一股鸾钗半边镜,世间多少断肠人!

[中吕粉蝶儿] 我本是个邪祟妖魔,他那俏魂灵倒将咱着末,呵!大冈来意气相合。今日把我情肠,他肺腑,都混成一个。虽隔着千里关河,不曾有半个时辰意中捱过。

[醉春风] 人害兀那鬼病有时潜,则这相思无处躲。直到再团圆被儿里得些温存,恁地后便可,可。我想世上这一点情缘,百般缠缴,有几人识破。

  (卜儿云)(外住)

[迎仙客] 姨姨,我为甚罢了雨云,却也是避些风波。做这些淡生涯,且熬那穷过活。这些时调不上勤儿,却则是忙着俺老婆。都则为我不肯张罗,以此上闲放着盘千斤磨。

  (卜云住)

[红绣鞋] 我则想别后云行地末,呵,叹人生会少离多。(卜云住)呵,兀的是俺那心爱的庞儿旧哥哥。自从这人北渡,浑一似梦南柯。伯伯,间别来安乐末?

  (外末云了)

[石榴花] 常记得玉鞭骄马宴鸣珂,长安市少年他,似那邻舟一听惜蹉跎。听一曲艳歌,细卷红罗。呵!我今日守空房也堕下千金货。(外末云)却则是央及杀那象板银锣。况兼俺正厅儿虽是则些娘大,坐着俺那爱钞的劣虔婆。

[斗鹌鹑] 纵有些燕友莺朋,似望着龙楼凤阁。(外末云)咱若是跎汉呵由他,提着那觅钱后在我。(外云了)俺那老婆沙直见阎王也没奈何。伯伯,你你试想波,若是共别人并枕同床,他便不送得我披枷带锁。

  (外云)

[上小楼] 外相儿行户小可,就里最胸襟洒落。我觑了这般势杀,不发闲病,决定风魔。既不呵,便恁末,人行超剁?(末云了)取将个托儿来快疾赸过!

  (外云)

[ㄠ篇] 你道你少甚的,不剌。你却是召甚末?俺这外路打扮,其实没这异锦轻罗。(正末云住)你若打死他,路上呵,你独自难过,却交谁牵你那虎皮驮驼?

  (末云住)(做艰难了)(云)不争这廝提起那打毬诈柳,写字吟诗,弹琴擘阮,颠竹分茶,交我兜地腹痛,乍地心酸!伯伯呵!

[十二月] 交我越思量俺、思量俺完颜小哥,他端的所为儿有谁过?岂止这模样儿俊俏,则那些举止儿忒谦和。哎!不索你把阿那忽那身子儿掐撮,你卖弄你且休波。

[尧民歌] 你则是风流不在着衣多,你这般浪子何须自开呵。口干这廝白日街上打呆科,却怎生到晚人前逞偻儸。哎!哥哥,你明日吃甚末?古自忍不到那十分饿!

[快活三] 无明火怎收撮,掴打会看如何?则交我烘地了半晌口难合,不觉我这身起是多来大。

[鲍老儿] 从来撒欠颩风爱恁末,敲才古自不改动些儿个。你这般忍冷耽飢觅着我,越引起我那色胆天来大。我每日千思万想,行眠立盹,不是存活。这般山长水远,天遥地阔,不想你直来呵。(云住)

[哨遍] 送的人赤手空拳难过,都是俺舌尖上一点砂糖唾。越精细的越着他,怎出俺这打多情地网天罗。且说俺这小哥哥,为俺耽惊受怕,波迸流移,冷落了读书院,一就把功名懒堕。自尽交萱堂有梦,并不想兰省登科。几时得两扶红日上青天,空望着一片白云隔黄河。则共我这般携手儿相将,举步儿同行,他想所事满心儿快活。

[耍孩儿] 早是你不合将堂上双亲躲,你却待改换你家门小可。这李亚仙苦劝你个郑元和,再休提那撒板鸣锣。若还俺娘知咱这暗私奔,倒毒似那倒宅计,若还恁爷见你这诸宫调,更狠如那唱挽歌。你脖项上新开锁。俺娘难道那风云气少,恁爷却甚末儿女情多!

  (外云住)

[四煞] 楚兰则道是做场养老小,俺娘则是个敲郎君置过活。他这几年间行真儹下些胡伦课。这条沖州撞府的红尘路,是俺娘剪径截商的白草坡,两只手行真捞摸。恁逢着瓦廨,俺到处是鸣珂。

[三煞] 今后去了这驼汉子的小鬼头,看怎结末那吃勤儿的老业魔,再怎施展那个打鸳鸯抖擞的精神儿大。则明日管舞旋旋空把个裙儿系,劳穰穰干将条柱杖儿拖。早则没着末,致仕了弟子,罢任波虔婆。

[二煞] 这一件件得歇心,此一椿椿得解脱,暂不见那官身祗候闲差拨。委实倦那月斜杨柳楼心舞,风软桃花扇底歌。欲将这把戏都参破,怎肯陶尽元阳真气,直变做了虚损沉? 。

[煞尾] 此行折末山野村店上藏,竹篱茅舍里躲。能够得个桑榆景内安闲的过,也强如锣板声中断送了我。

  (下)


第四折


  (卜云了)(孤云了)(乐探上云)(梅香将衫子锣板上了)

[双调新水令] 当日个为多情一曲《满庭芳》,曾贬得苏东坡也趁波逐浪。何况这莺花燕市客,更逢着云雨楚山娘。我凭那想像高唐,怎强如俺满意宿鸳鸯。

[驻马听] 他为我堕落文章,生缠得携手同行不断肠。直这般学成说唱,更则便受恩深处便为乡。则为这情缘千尺藕丝长,误尽禹门三月桃花浪。我若是不正当,枉了他那呆心肠一向在咱身上。

[落梅风] 我恰猛可地向这厅堂中见,唬得我又待寻幔幕中藏。哎!狠阿公间别来无恙!(做意了)可知我恰轻敲着他那边厢越分外的响。相公呵!这的是那打香印使来的锣棒。

[水仙子] 相公那日正暴雷急雨怒在书房,几曾这般和气春风满画堂?(孤云)舍人也没那五陵豪气三千丈,脖项上连铁索两托长!却虽是妾烦恼欢喜杀家堂,路歧人生死心难忘。谢相公赉发觑当,直把俺牒配还乡!

[雁儿落] 相公把孩儿呵腹内想,越交妾小鹿儿心头撞。我如今引来这园圃中,莫不是赚到这筵席上。

[得胜令] 却又休金殿锁鸳鸯,一似书帏中拆鸾凰。恁那秀才凭学艺,他却也男儿当自强。他如今难当,日写在招儿上。相公试参详、这的唤功名纸半张。

[川拨棹] 不索你自夸扬,我可也知道你打了个好散场。休得行唐,火速疾忙,见咱个旧日个恩官使长,与咱多多的准备重赏。

[七弟兄] 他也大冈,你行,也有些情肠,你那起初时敷演时曾听你唱,转阶除行至短垣墙,入花园进步苍苔上。

[梅花酒] 厌地转过秉墙,携手儿相将,轻蹅践残芳,直望着厅堂,将蛾眉涩道登,到毯楼软门外,你却则末得慌张?房中旧名望,到今日怎遮藏,打扮的死床相。

[收江南] 口应!老官人分付取小学郎。(孤云了)则交你住构栏,不交你坐监房。(末云住)相公呵,当日个你分开这沙上宿鸳鸯,怎生般对当,却交俺芰荷香里再成双。

  (卜儿云)(下)

[鹧鸪天] 玉软香娇意更真,花攒柳衬足消魂。半生碌碌忘丹桂,千里驱驱觅彩云。鸾鑑破,凤钗分,世间多少断肠人。风流公案风流传,一度搬着一度新。

象板银锣可意娘,玉鞭骄马画眉郎。两情迷到忘形处,落絮随风上下狂。

  题目  灵春马适意误功名
     韩楚兰守志待前程
 正名  小秀才琴书青琐帏

诸宫调风月紫云亭杂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