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本页』

 『关闭本页』

   

孟汉卿杂剧选

张鼎智勘魔合罗杂剧



张鼎智勘魔合罗杂剧


楔子


    (正末同旦上,云)自家李德昌便是。妻刘氏,有个小孩儿。嫡亲三口儿在这河南府居住,开着个绒线铺。有叔叔李伯英,与叔伯兄弟李文铎,开着个生药铺,对着门住。如今我往南昌做买卖去,浑家在意看家咱。(旦云住)

[仙吕赏花时] 你叔嫂从来情性乖,因此上将伊曾劝来。休闲恼莫伤怀,照管这家私里外,好觑付小婴孩。

[ㄠ篇] 男子为人须挣揣,如今向他乡做买卖。休则管泪盈腮,多不到半载,但得利便回来。

    (下)(旦下)


第一折


    (旦,外一折)(正末担砌末上,云)从南昌买卖回来,这里离家有十里田地。早起天晴,如今陡恁的好雨,衣裳行李都湿了,且是无躲雨处。

[仙吕点绛唇] 七月才初,孟秋时序,犹存暑。穿着这单布衣服,怎遮悬麻雨!

[混江龙] 连连不住,荒郊一望水模糊。子见雨迷山岫,云闭青虚。云气重,如倒悬东大海;雨势大,似翻合洞庭湖。满眼无归路,黑洞洞云迷四野,白漭漭水渰长途。

[油葫芦] 便似画俺在潇湘水墨图,淋得俺湿漉漉。见那吉颩古堆波浪喧成渠,吸留忽浪水流乞留屈吕路,失留疏剌风摆奚留急了树,乞纽忽哝泥,匹颩扑答淤。急张拘住慢行早尺留出吕去,我子索滴留滴列整身躯。

[天下乐] 百忙的麻鞋断了蕊。难行,穷对付,扯的蒲包上? 麻且拴个住。淋的我头怎抬,脚怎舒,眼巴巴没是处。

[哪吒令] 恨不得七里八步,那里敢十歇九住,避不得千辛万苦。意紧急,心慌速,怎敢犹豫。

[鹊踏枝] 则见近高陂,靠长途,蓦地抬头,见座林木。这的是寺宇?知他是庙宇?略而间避雨权居。

  (云)是个庙宇,且入去避雨咱。

[醉中天] 折供床撑门户,荒野草长阶隅。我捻土焚香画地炉,拜罢也频频觑。谢灵神佑护,金鞭指路,交无灾殃疾到乡闾。

[醉扶归] 忙扭拆单裤,再晒湿衣服。疑怪盖行李油单有漏处,再把行货从头觑,疑怪,三四番揩不干额颅?呆丑生,忘了将湿漉漉头巾取。

  (头疼科)

[忆王孙] 鹿儿般扑扑撞胸脯,火块似烘烘烧肺腑。莫是腥臊臭气把神道触?我转思虑,这病少半儿因风多半是雨。

[金盏儿] 淋的不寻俗,听得便眉舒,不朗朗摇响蛇皮鼓。(高山上,见了)我出门观觑,好出落快铺谋。有拴头鑞钗子,压鬓骨头梳;有乞巧泥媳妇,消夜闷葫芦。

    (云)卖货郎哥哥,你与我寄个信到家,交来接我咱。(外应了,云住)

[后庭花] 安着一片新板闼,住一间高瓦屋。隔壁儿熟食店,对门儿生药铺。怕不知处,则问李德昌绒铺,俺街坊都道与。

[赚煞] 是必记心怀,休疑虑,嘱付了重还嘱付。自己耽病难家去,或交他借马寻驴。莫踌躇,这里又纸笔全无,你去何须要写书。你个哥哥莫阻,道与俺看家拙妇,交他早些儿扶策我这病身躯!

  (下)(高山下)


第二折


    (李文铎上)(高山上见,问科)(李文铎云,下)(高山下)(正末病重上,云)交卖货郎哥哥寄信去,不见来取我,怎生奈何!

[黄钟醉花阴] 满腹内阴阴似刀揽,唏唏的锥鉆额角,忽忽的耳如烧,撒撒增寒,扑扑心头跳。

[喜迁莺] 那些儿最难熬,一阵头疼似劈碎脑。却待交谁人医疗?奈无人家野外荒郊!想着,则怕歹人来到,不由咱心中自懊恼,常怀着逢贼盗。的薛薛心惊胆战,普速速肉跳身摇。

[出队子] 怎这般没颠没倒,越将人廝倒扑。一会家阴阴心痛若锥挑,一会家忽忽的头痛似火烧,一会家撒撒增寒如水浇。

[刮地风] 眼盼盼的妻儿音信杳,急煎煎心痒难揉。慢腾腾行出灵神庙,(望科)举目凝眺。犹自未下涩道,恰到簷梢,觉昏沈,刚挣揣,把门紧靠。我则道十分紧闭着,却原来不插栓牢。

[四门子] 靠着时哑的门开了,仰剌叉吃一交,可知道严霜偏杀枯根草。阿哟!叉跌着我残病腰!一会家疼,一会家焦,莫不钱财物业没下梢,一会家疼,一会家焦,则把灵神祷告。

    (李文铎上)(末害怕科)

[水仙子] 呀呀呀我这里正觑着,嗨嗨嗨唬得我魂魄飘。扯扯扯将纸钱忙遮,来来来把泥神紧靠。悄悄悄他偏掩映着,他他他走将来展脚舒腰。我我我再凝眸仔细观相貌,是是是我兄弟间别身安乐,休休休免拜波李文铎!

    (外递药,末吃科)

[寨儿令] 不是昨宵,则是今朝,被风寒扑的伤着,嚥下去心似热油浇,烘烘烧五脏,忽忽燎三焦。兄弟,这敢不是风寒药?

[神仗儿] 他化的水调,我嘓的嚥了,则觉哄的昏迷,可旱丕的药倒。却似烟生七窍,冰鸩了四梢,嗨!不承望笑里藏刀!呀!眼见是,丧荒郊。

    (外一折下)

[村里迓鼓] 这廝好损人安己,不合神道!钱物又不多,要时分明好要。怎生下得,交哥哥身夭!更做道,钱心重,情分少,枉辱末杀分金管鲍。

[者剌古] 身躯被病执缚,难走难逃;咽喉被药把捉,难诉难学。托青天暗表,愿灵神早报!行善得善,行恶得恶。天呵!末不是今年灾祸招!

[挂金索] 我则道调理风寒,谁想他暗里藏毒药!到如今他致命图财,我正是养着家生哨。疑怪来时,不将着亲嫂嫂。万代人传,倒大来惹得关张笑。

[尾] 应有东西共财宝,一星星不落半分毫。嗨!好情理呵,他紧紧将马驮将去了!

    (下)(旦上云)(文铎上,云住)(文铎拖旦到官科)(孤上了,云)(一行上,告住)(孤省会一行了,旦吃枷了)


第三折


    (王大尹上了)(正末上,唱)

[商调集贤宾] 这几日并迭的有勾当,因佥押离司房。俺倒大来担公徒利害,笔尖上定生死存亡,更察详,生分女落盗为非,不孝男趁波逐浪。官人委付将六案掌,有公事岂敢行唐。听得咚咚的声衙鼓,喏喏的叫撺箱。

   (见科)

[逍遥乐] 我恰子抬头观望,节使升厅,静悄悄有如听讲。整顿了衣裳,正行中举目端详。见雄纠纠的公人如虎狼,推拥定个得罪的婆娘。子见啼哭垂泪,带锁披枷,不知是竞土争桑?

[金菊香] 子见湿浸浸血污旧衣裳,多管碜可可身耽新杖疮。被死囚枷压的曲了脊樑,把咽喉刚舒,最伤心两眼泪汪汪。

[醋葫芦] 我恰观了一会,觑了半晌,子那不行中把冤屈暗包藏。不知婆娘家犯甚歹勾当?直这般带枷吃棒!休,休!不干己事枉听张。

    (旦告科)

[ㄠ篇] 我慢慢的过两廊,他遥遥的映秉墙,哭啼啼口内诉衷肠。我待两三番推阻不问当,他紧拽住我衣服不放,不由咱须索廝应昂。

    (云)我官人行说了。(见孤住)

[金菊香] 这是打家贼勘完赃,这是犯界私盐写下本。这公事正与咱一地方。这是恰下符文,这是官差纳送远仓粮。

[醋葫芦] 这是沿河道便盖桥,随州城新置仓。这是主首陈立置田庄。这张千殴打王大伤,则好勾将来对词责状。这是王阿张数次骂街坊。

    (押文字了,出)(旦又告了)

[ㄠ篇] 又没甚公事忙,心绪攘,若有大公事失误不惹灾殃?量这些儿早不将心记想。哎,张鼎!你大古里贵人多忘,略而停待莫心忙。

    (回见孤说前事了)(孤云住)

[ㄠ篇] 早是为官的忒性刚,你个做吏的又不见长,这案不完公事不商量。则道干连人背后少一张,更少那奸夫的招状,怎葫芦提推拥赴云阳?

    (孤云,下)

[浪里来煞] 那刘玉娘罪责虚,张司吏口非强,把啣冤人提出是非乡。则那离乡的屈死李德昌,命归在何处丧,我待交平人无过交盗贼偿。

    (旦下)


第四折


    (正末上,唱)

[中吕粉蝶儿] 投至我勘问出强贼,忧愁的寸肠粉碎,闷恹恹废寝忘食。你教我怎推详,难决断,不知个详细。索用心机,更搜寻百谋千计。

[醉春风] 好意的劝他家,恶头儿揣自己。元来口是祸之门,张鼎呵却又悔,悔。若要万法皆明,出脱众人无事,全在寸心不昧。

    将刘玉娘过来。(众推上住)

[叫声] 虎狼似恶公人,扑鲁推拥厅前跪。我则见喑着气吞着声把头低。

    (云)刘玉娘,你怎生药杀丈夫来?(旦云住)

[喜春来] 你道啣冤负屈赃谋你,则这致命图财本是谁?你直打得皮开肉绽悔应迟。不是我廝临逼,早说了是便宜。

[红绣鞋] 我得了严假限一朝两日,你却才支吾到数次十回,你管惹场六问共三推。一椿话,没半星实,我根前怎过得!

    (打科)

[迎仙客] 比及下撒子,先浸了麻槌。行杖的腕头齐着力,直打得紫连青,青间赤。惹得棍棒临逼,待悔如何悔!

    (旦云了)

[白鹤子] 你道便死呵则是屈,硬抵定不招实。则你那出城接主何心?则他蓦门死因何意?

    (旦云住)

[ㄠ篇] 那下书的是同买卖新伴当?原茶酒旧相知?可是怎生上带家书,因甚通消息?

    (云)玉娘,你记得那寄信的末?(旦住云)

[ㄠ篇] 那廝身材长共短?肌骨瘦和肥?他是面皮黑面皮黄?有髭髟刀无髭髟刀?

    (旦住云)

[ㄠ篇] 莫不是身居在子巷东?家住在大街北?甚街巷甚庄宅?何姓字何名讳?

    (旦云住)(末云)孔子道:「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ㄠ篇] 投至逼迫出贼下落,搜寻得案完备,敢熬煎我鬓斑白,蒿恼的心肠碎。

    (做寻思了,云)是几日寄信来?(旦云住)

[ㄠ篇] 是七月七日?莫不买油面为节食?裁绫罗做秋衣?为何事离宅中?有甚事来城内?

    (旦云了)(末云)取那魔合罗来。(取到了)

[叫声] 你曾把愚癡的小孩儿,教训、教训的心聪慧。你若把这冤屈事说与勘官知。

[醉春风] 不强如你教幼女演裁剜,劝佳人学绣刺?要吩咐不明白冤屈重刑名,魔合罗呵全在你,你!出脱妇人啣冤,我敢交大人享祭,强如着小童博戏。

    (末云)马有垂韁之报,狗有展草之恩,禽兽尚然如此,何况你人为类!既交人拔火添香,何似通灵显圣?可怜负屈啣冤妇,指出图财致命人。

[滚绣球] 你曲弯弯画翠眉,宽绰绰染绛衣,黄烘烘凤冠霞帔,觑形容仙女合宜。直到七月七,乞巧的,都将你庆欢享祭,便显神通百事依随。比似露十指玉笋穿针线,你敢启一点朱唇说是非,交万代人知。

[倘秀才] 枉塑下观音般像仪,没半点慈悲的面皮。空着我,盘问你个魔合罗口无气。从上下,细观窥,到底。

    (见「高山」二字科了)

[蛮姑令] 我则道在那壁,原来在这里。谁想底坐下包藏着杀人贼。呼左右,叩阶基,那个把高山认的?

    (祇候云了)(唤高山见了,跪住)(末云)你药杀李德昌来?你快疾招了!(高山云了)

[快活三] 魔合罗你做的,高山须是你名讳。并赃拿败更推谁?划地硬抵着头皮讳!

[鲍老儿] 须是你药杀他男儿带累他妻,嗨!你畅好会使拖刀计。漾个瓦儿在空虚里怎住的,嗏!到底须索着田地!你狂言诈语,花唇巧舌,信口胡题。则要你依头缕当,分星劈两,责状招实。

    (高山云)

[古鲍老] 他恰数说半日,依本分话儿有道理。恰参详了一会,千剌,这人有暗昧。则这婆娘屈,可更这汉虚,是他官司逼。嗨!注着咱命里,勘不出其中情意,张鼎索耽干系。

[鬼三台] 从相离,传消息,沿路上,曾撞着谁?(高山云了)听言罢,闷渐消,添欢喜。这官司,试见的。呼左右,亲问端的。这大夫、谁相识?

    (正末云)只除恁的智勘将出来。请李文铎去!

    (外云住)(文铎上见了,云住)

[剔银灯] 又不是多年旧积,则是些寒冷物重伤脾胃。子那建中汤我想堪医治,你则多加些附子和当归。(外与药了,末与银了,外下)(便唤外上见了,末云)一头吃了你药,险医杀官人!如今官人着我问你,你依着我者,推你老的,到其间有个觑当。(唤老大夫上了,末放,唱)那老子还问他,他便实道与,现有人当官告执。

[蔓菁莱] 新刷案的张司吏,一径着俺勾追来唤你。但若分毫不依随,拖入衙门内。

    (李伯英上见,云住)

[穷河西] 你问我,谁向官中指攀着伊?是你那孝子曾参赛过卢医。你又不是恰才新认义,须是你的亲侄。哎!老丑生无端忒下的!

    (李伯英云)(末云)你孩儿墙那壁,道你合毒药药死你亲侄儿来。你休讳!我问你儿,听者!(末问了,文铎指父科了)(伯英云住)

[柳青娘] 子着这些儿见识,瞒过这老无知。却不你千悔万悔。是泼水在地怎收拾?唬的个黄甘甘脸儿如地皮,古语一言既出,方信驷马难追。已招伏,难擘划,怎支持!

[道和] 却知端的,知端的,虚事不能实。忒跷蹊,交俺交俺难根缉。天教张鼎忽使机,脱灾危,啜脱出是和非。难支吾难支对,难分说难分细。那些那些咱欢喜,那些那些咱伶俐。一行人取情招伏讫,那些那些他愁戚。当初指望成家计,到如今翻做得落便宜!

[啄木儿煞] 人间私语,天闻若雷。劝君休将神天昧。善恶事休言不报,恰须是只争个来早共来迟。

张鼎智勘魔合罗杂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