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文卿杂剧选

地藏王证东窗事犯杂剧


地藏王证东窗事犯杂剧


楔子


    (正末粉扮岳飞引二将上,坐定,开)某姓岳名飞,字鹏举,幼习武艺。随高宗南渡於金陵,不经旬日,有大金国四太子追袭,到於浙西钱塘镇,立名行在,即其帝位。某统军在朱仙镇拒敌,四太子闭门不出。某平生愿待复夺东京,近新交上表,欲起军去,不见圣旨到来。这几日神思不安,呵!不知有甚事?(使臣捧圣旨金牌上)(正末接旨了,云)不知朝冶里有甚事?张完、岳飞,在意看守边塞,子今日便索上马去。

[仙吕端正好] 现一日帝王宣,十三次,多应挡回俺百万雄师。莫不朝廷中别有甚关机事?既不唦,却怎竹节也似差天使!

[ㄠ篇] 多敢是圣明君,犒赏特宣赐,怎肯信谗言节外生枝?止不过休兵罢战还朝呵是。我暗暗地,自寻思,莫不是封官爵,圣恩慈,明宣赐,赏军资,添军校,复还持;将三略展,六韬施,收九府,取京师,杀猛将,血横屍。夺了四京九府,须要称了俺平生志!

    (下)


第一折


    (正末带枷上,开)自宣某到了阙下,不引见官里,有秦桧将某送下大理寺问罪。陛下信奸臣贼子,将俺功臣亏损。「太平不用旧将军」,信有之。

[仙吕点绛唇] 立国安邦,列着虎贲郎将,沙场上,卧雪眠霜,争与恁百二山河掌。

[混江龙] 想挟人捉将,相持廝杀数千场,则落得披枷带锁,枉了俺展土开疆。信着个挟天子令诸侯紫绶臣,待损俺守边塞破敌军铁衣郎。俺与你扫除妖气,洗荡妖氛,不能够名标簿上,划地屈问厅前!想儿曹反谋帝王前,不由英雄泪滴枷梢上。想着俺掌师府将军一令,倒不出的坐都堂约法三章。

    (云)非是岳飞造反,皇天可表。

[油葫芦] 想十三人舞袖登城临汴梁,向青城虏了上皇。(云)唬得禁军八百万一齐卸甲丢盔,那其间无一个匣中宝剑掣秋霜。杨戬,是个帮闲攒懒元戎将,蔡京,是个传书献简头厅相。一个治家亡了家,一个安邦的丧了邦。虏得些金枝玉叶离了乡党,若不是泥马走康王。

[天下乐] 到如今,宋室江山都属四国王。生并的国破城荒,那一场。我与你,重安日月定了四方。战沙场几个死,破敌军几处伤,兀的是功名纸半张!

    既是我谋反,那里积草屯粮?谁见来?

[那吒令] 恁寻思试想,向杀场战场;恁寻思试想,俺安邦定邦;恁寻想试想,立朝纲纪纲,我不合扶持的帝业兴,我不合保护的山河壮,我不合整顿的地老天荒!

[鹊踏枝] 我不合定存亡,列刀枪。恁划的定计铺谋,损害贤良。试打入天罗地网,待交俺九族遭殃!

[寄生草] 仰面将高天问,英雄气怨上苍。问天公不曾交天垂象,治居民不曾交居民荡,统三军不曾交三军丧。子落的满身枷锁跪厅前,却甚一轮皂盖飞头上!

[村里迓鼓] 我不合扶立一人为帝,交万民失望;我不合於家为国,无明夜将烟尘扫荡。我不合仗手策,凭英勇,战得山河雄壮,镇得四海宁,帝业昌,民心良。则兀的是我请官受赏!

[元和令] 消不得上马金下马银,也合交出朝将入朝相。我与您夺旗扯鼓统儿郎,不能够列金钗十二行。交这个牧童村叟蠢芒郎,倒能够暮登天子堂。

[上马娇] 不索你狠,更怕我慌。你道是先打后商量,做个耕牛为主遭鞭杖。见外则慌,内则相隔着汉阳江,陛下常久愿镇苏杭。

[游四门] 则怕不知祸起在萧墙!你待兴心乱朝纲,诈传宣赚离我边庭上。元来恁没世界有官方,暗暗将,刀斧列在阶旁。

[胜葫芦] 却甚烂醉佳人锦瑟旁?今日和天也顺时光!则那逆天的天不交命亡,顺天的祸从天降;逆天的神灵不报,顺天的受灾殃!

[寄生草] 你道我把朝廷乱,不合将社稷匡。我不合降戚方劫寨施心量,我不合捉李成贼到中军帐,我不合破金国扶立的高宗旺。待将我签头号令市曹中,却甚功劳写在凌烟上!

    (云)皇天可表,岳飞忠孝!

[赚煞] 下我在十恶死囚牢,再不坐九顶莲花帐。子我这谋反事如何肯当?我死呵,做个负屈含冤忠孝鬼!现有侵境界小国偏邦,秦桧结勾起刀枪。陛下!则怕你坐不久龙床。俺死呵落得个盖世界居民众众讲,岳飞父子每不合舍性命,生并的南伏北降,出气力西除东荡。杀了岳飞、岳云、张宪三人,陛下,你便似斫折条擎天架海紫金梁!

    (下)


第二折


    (正末扮呆行者拿火筒上,念)吾乃地藏神,化为呆行者,在灵隐寺中,泄露秦太师东窗事犯。(诗曰)损人自损自身己,我风我痴我便宜。人我场中恁试想,到底难逃死限催。

[中吕粉蝶儿] 休笑我垢面风痴,恁参不透我本心主意。子为世人愚不解禅机,鬅鬙着短头发,挎着个破执袋,就里敢包罗天地。我将这吹火筒却离了香积,我泄天机故临凡世。

[醉春风] 又不曾礼经忏法堂中,俺则是打勤劳山寺里。则为你上谩天子下欺臣,(带云)你道我痴,我道你奸。「缚虎则易,纵虎则难。」太师,这言语单道着你!你!休笑我哝,我乾净如你!你问我缘由,我对你说破,看怎生支对!

    (云)有甚不知你来意?

[迎仙客] 你来意我理会得,你未说我先知。知你个怕心也。你那梦境恶,故来动俺山寺里,祝神祇,礼忏会。休只管央及俺菩提,道不得念彼观音力。

    (等太师云了)

[石榴花] 太师一一问真实,你听我说因依。当时不信大贤妻,他曾苦苦地劝你,你岂不自知?东窗下不解西来意,我葫芦提你无支持。则为你奸滑狡佞将心昧,你但举意我早先知。

[斗鹌鹑] 知你结勾他邦,可甚於家为国?咱人事要寻想,免劳后悔。岂不闻湛湛青天不可欺!据着你这所为,来这里唬鬼瞒神,做的个藏头露尾。

    (云)太师,你休笑这火筒。

[红绣鞋] 他本是个君子人,则待挟权倚势,吹一吹,登时交人烟灭灰飞。则为他节外生枝,交人落便宜。为甚不厨中放,常向我手中携?这其间不是我掌握着呵,(唱)敢起烟尘倾了社稷。

[十二月] 笑你个朝中宰职,只管里懊恼闍梨。我这里明明取出,他那里暗暗掂提。不是风和尚直恁为嘴,也强如乾吃了堂食。

[尧民歌] 你好坐儿不觉立儿飢,这的是两头白面做来的。我重吃了两个莫惊疑,你屈坏了三人待推谁?普天下明知,明知,其中造化机。百姓每恰似酸谄一般,都一肚皮行真包着气!

[满庭芳] 你则待亡国破家,你几曾夺旗扯鼓,廝杀相持?将别人边塞功翻成罪,你子会改是为非。有神方难除你病疾,无妙药将我难医。你将那英雄辈,都向刚刀下做鬼,云阳内血沾衣。

[快活三] 则为你非来我这风越起,风过处日光辉。子为你拿了云握住雨不淋漓,便下雨呵,则是替岳飞天垂泪!

[鲍老儿] 替头儿看看趱到你,那里怕犯法没头罪?我不念经强如人咒骂你,你仔细参详八句诗中意。你心我知,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诗曰)久闻丞相理乾坤,占断官中第一人。都领群臣朝帝阙,堂中钦伏老勋臣。有谋解使蛮夷退,塞闭奸邪禁卫宁。贤相一心忠报国,路上行人说太平。(云)俺这里景致好。

[耍孩儿] 这灵隐寺嵯峨秀丽山叠翠,这瀑布岚光水碧,这山千层万壑似屏帏,这玉湖清皓荡尽苏堤。青山只会磨今古,绿水何曾洗是非!枉了你修福利,送的交人亡家破,瓦解星飞。

[三煞] 岳飞定家邦功已休,秦桧反朝廷事已知。你两家冤仇有似簷间水。则为奸谗宰相千般狠,送了慷慨将军八面威。你所事违天理。休言神明不报,只争来早来迟。

[二煞] 你看看业罐满,簌簌死限催,那三人等候在阴司内。这话是金风未动蝉先觉,暗送无常死不知。那时你归泉世,索受他十恶罪犯,休想打的出六道轮回!

[收尾] 便似哑谜般说与你猜,你索似闷弓儿心上疑。有一日东窗事犯知我来意,子怕你手搠着胸脯恁时节悔!

    (下)


楔子


    (正末扮虞候上,云)自家姓何,何宗立的便是。秦太师钧命,交西山灵隐寺勾捉呆行者去。谁想不见,唯留纸一张,上有八句诗,须索交太师看。(做见太师)(等太师看诗科)(诗曰)弃了袈裟别了参,不来尘世住心庵。二时斋粥无心恋,簿利虚名不意贪。性似白云离岭岫,心如孤月下寒潭。丞相问我归何处?家住东南第一山。(云)秦太师钧旨,交往东南第一山勾捉呆行者叶守一,须索走遭去。(闪下)(等卖卦先生上,云住)(末便上,云)远远地见一个卖卦先生,第一问东南山去路,第二买一卦则个。(等卖卦先生云了,下)(做望了,拜)

[仙吕赏花时] 这六爻内特将祸福看,指引逆人八卦间。(等牧童吹笛科)(做听住)子听的笛声韵悠残。这其间天昏日晚,直引鬼门关。

    (闪下)(等地藏王上,云了)(做见了科)(云)我那里不寻你?却在这里。秦太师钧旨有勾!

[ㄠ篇] 兀的明写东南第一山,(等押秦太师带枷上,云了)则见鬼使牛头惨雾间。见太师阁着泪诉艰难,交传示夫人,子说道东窗事犯。大古是人马报平安。

    (下)


第三折


    (等驾上,云住,睡了)(门神上了)(正末扮岳飞魂子引二将上,开)某三人自秦桧屈坏了,俺阳寿末终,奉天佛牒,玉帝敕,东岳圣帝教,来高宗太上皇托梦去。

[越调斗鹌鹑] 但行处怨雾淒迷,悲风乱吼。恰离枉死城中,早转到阴山背后。不能青史内标名,子落的刚刀下斩首。每日秦不管,魏不收。送的俺酩子里遭诛,更怕我葫芦罢手。

[紫花儿序] 三魂儿潇潇洒洒,七魄儿怨怨哀哀,一灵儿荡荡悠悠。俺不是降灾邪祟,俺是出力公侯。你问缘由,我对圣主明言剐骨仇。俺说的开无虚谬,谢圣上将这屈死冤魂,放入这风阁龙楼。

[小桃红] 躬身叉手紧低头,又不敢把龙床扣,拜舞山呼痛僝僽。见官里猛抬头,惊回御寝把天颜奏,灯影下诚惶顿首。臣说着伤心感旧,尚古自眉锁庙堂愁。

[鬼三台] 臣在生时多生受,驰甲冑,做先锋帅首,向沙塞,拥貔貅。臣说着呵自羞,想微臣挟人捉将一旦休,子落的披枷带锁遭重囚。臣想统三军永远长春,不想半路里拔着短等。

[紫花儿序] 臣性命不若如花梢滴露,风里杨花,水上浮沤,臣统三军舍命,与四国王做敌头,将四京九府平收。不想臣扶侍君王不到头,提起来雨泪交流。想微臣盖世功名,到今日一笔都勾。

    (云)臣等三人每,曾与国家出气力来。

[金蕉叶] 臣舍性命沙场上战斗,臣出气力军前阵后。划地撇俺在三闹里不偢,臣意社稷江山宇宙。

[调笑令] 陛下索趁逐,替微臣报冤仇。臣须是一日无常万事休。不能够悬牌挂印将君恩受,子落的絣扒吊拷百事有。早难道臣宰千秋!

[秃廝儿] 臣望写皇阁千年不朽,标青史万代名留。臣做了个充飢画饼风内烛。这冤仇,这冤仇,怎肯干休!

[圣药王] 臣这勾头,又不曾写犯由,也合三思然后再追求。臣海外收伏了四百州,将凌烟阁番做报官囚。久以后,再谁想分破帝王忧!

[络丝娘] 臣舍性命出气力请粗粮将边庭镇守,秦桧没功劳请俸禄乾吃了堂食御酒。他待将咱宋室江山一笔勾,好金帛和大金家结勾。

[绵搭絮] 臣趁着悲风淅淅,怨气哀哀,天公不管,地府难收。相伴着野草闲花满地愁,不能够敕赐封官万户侯。想世事悠悠,叹英雄逐水流。

[拙鲁速] 臣将抽头不抽头,向杀人处便攒头。秦桧安排钓钩,正着他机彀,怎生收救?臣当初只见食不见钩。

[ㄠ篇] 想微臣志未酬,除秦桧一命休。陛下逼逐,记在心头。将这缘由,苦苦遗留,明明说透。把那禽兽、剐割肌肉,号令签头,豁不尽心上忧。

[收尾] 忠臣难出贼臣彀,陛下宣的文武公卿讲究。用刀斧将秦桧市曹中诛,唤俺这屈死冤魂奠盏酒!


第四折


    (正末扮何宗立上,开)自太师差自家东南第一山勾呆行者协守一去,不想去偌多时节。

[正宫端正好] 奉钧命陷在酆都,别妻子离了乡郡。则我便是个了事公人,鬼窟笼里衣饭也能寻趁,一去二十载无音信。

[滚绣球] 去时节未四旬,回来经几春?不觉染秋霜两鬓,转回头高塚麒麟。改换的日月别,重安的社稷稳。嗨!一应旧功臣老尽,今日另巍巍别是个乾坤。果然道长江后浪催前浪,今日立起新君换旧君,岁月如奔!

[呆古朵] 玉阶前圣主将臣来问,听臣说太师元因。当日做好事回来,路逢着一人。施全心胆大将他坏,秦桧福气大难侵近。本向灵隐寺祭福星,不想到宅上惹祸根。

[倘秀才] 太师顿然省,将诗句议论。道这个呆行者,好言而有准;道那八个字,自包天地自杀身。因此上,差臣为公吏,勾唤那僧人。因此上事紧。

[滚绣球] 想着秦太师情性狠,不由何宗立去心紧。正行里起撼天关大风一阵,无片时间早刮的地惨天昏。那风出山卷怪尘,那风入山推败云。险刮的那太华山一时崩损,刮的昆仑山希力力难以影身。那风刮的六朝老树和根倒,万里长江怪浪奔。进退无门。

[倘秀才] 又无近古道疏篱远村,见一个卦先儿深山潜隐,他和那野草闲花作近邻。要知山下路,须问往来人。□□□□。

    (云)微臣向前问那先生,那先生道:「你休问我!」

[叨叨令] 恰问罢,早驾祥云端霭乘着风信,见一个牧童牛背笛声韵。我将那东南山去路将他问,他指一指灵隐寺行者分明近。早去了也末哥,早去了也末哥,向前来扯住禅师问。

    (云)微臣扯住他道,「太师钧命有勾!」那和尚道:「不索你勾我,秦太师已在这里。怕你不信,交你看咱!」

[倘秀才] 恰道罢见太师枷锁在身,并无那玉女金童接引,则有一簇牛头鬼使狠。交秦桧,见微臣,普碌碌推出狱门。

[滚绣球] 太师道从见了呆行者西山里作下文,不想东窗下事犯紧。道他则为谩君王干家缘兴心规运,子为他虐黎民好金帛前后绝伦。他不合仓廒中盗了粮,府库中偷了银;狠毒心一千般不依本分,更罢军权屈杀了阃外将军。当初祸临岳飞今日灾临己,抵多少远在儿孙近在身,唬鬼谩神!

[倘秀才] 夫人听说了阴司下因,早不觉腮边泪痕,古自想一夜夫妻百夜恩。说的夫人行真愁闷,为太师受辛勤。要见太师呵,则除是关山劳梦魂。

[滚绣球] 那阴司刑法别,比阳间官府狠。不想他苦恹恹痛遭危困,子因笑吟吟陷平人洗垢寻痕。碜可可皮肉开,血沥沥骨肉分,痛杀杀怎捱那三推六问?监押都是恶鬼狞神。要脱太师千般凌虐苦,则除你一上青山便化身,显夫人九烈三贞。

[二煞] 岳飞道秦桧不肯学汉萧何追韩信,至潭溪赉发的交职挂三齐印;道陛下自离京兆泥马走,似高祖荥阳一跳身,枉了他子父每,舍死忘生,苦征恶战,扯鼓夺旗,捉将挟人,漾人头廝摔,噙热血相喷。亏煞他枕盔腮印月,卧甲地生鳞!

[煞尾] 投至奏的九重禁阙君王准,交烧与掌恶酆都地藏神。屈杀了岳飞、岳云、张宪三人,已上升三个全身。将秦桧贼臣不须论,想他诳上欺君,苦虐黎民,近有东岳灵文,交替了陈寿千年无字碑,古自证不的本!

[后庭花] 见一日十三次金字牌,差天臣将宣命开,宣微臣火速临京阙,以此上无明夜离了寨栅。驰驿马践尘埃,度过长江一派。臣到朝中怎挣揣?想秦桧无百划,送微臣大理寺问罪责。将反朝廷名字揣,屈英雄泪满腮。臣争战了十数载,将功劳翻成罪责

[柳叶儿] 今日都撇在九霄云外,不能够位三公日转千阶。将秦桧三宗九族家族坏,每家冤仇大,将秦桧剖棺椁剉屍骸,恁的呵恩和仇报的明白。

    (等地藏王队子上)(断出了)
  题目 岳枢密为宋国除患

     秦太师暗结勾反间
  正名 何宗立勾西山行者
     地藏王证东窗事犯

地藏王证东窗事犯杂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