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仁杰杂剧选


萧何月夜追韩信杂剧


萧何月夜追韩信杂剧


第一折


    (等漂母提一折,下)(恶少年云了)(旦并外上)(末孛篮背剑冒雪上,开)自家韩信的便是。目今秦失其鹿,天下逐之,不知久后鹿死谁手?想自家空学的满腹兵书战策,奈满眼儿曹,谁识英雄之辈?好伤感人也!

[仙吕点绛唇] 想着我独步才超,性与天道,凌云浩。世事皆浊,子我这美玉谁雕琢!

[混江龙] 消磨了圣人之教,几时得经纶天地整皇朝?时遇着山梁雌雉,急切钓不得沧海鲸鳌。泪洒就长江千层浪,气冲开云汉九重霄。胸次包罗天地,肺腑卷掠江河。笔尖能摇山岳,剑锋可摘星辰。叹英雄何日朝闻道?盼杀我也,玉堂金马;困煞我也,陋巷箪瓢?

[油葫芦] 寻思我枉把孙吴韬略学,天交我不发迹直等到老。一回家怨天公直恁困英豪,叹良金美玉何人晓,恨高山流水知音少!礼不通亡了管辖,道不行无了木铎。枉了那兵书战策习的玄妙,争奈俺命不济谩徒劳。

[天下乐] 空交我日夜思量计万条。一会家心焦,何日了,越把我磨剑的志节懒堕却。空将文业攻,武艺学,至如学将来有甚好?

    (做冒雪的科)(云)嗨,好大雪呵!

[那吒令] 似这般大雪呵,街上黎民也懊恼;似这般大雪呵,山上樵夫也怎熬;似这般大雪呵,江上渔翁也冻倒!便有个姜子牙,也难应飞熊兆,子索把绿蓑衣披着。

[鹊踏枝] 淅零零洒琼瑶,乱纷纷剪鹅毛。越映的江阔天低,水远山遥。冰雪堂苏秦冻倒,漏星堂颜子难熬。

[寄生草] 凛凛寒风刮,扬扬大雪瓢。如银河滚下飞虹□,似玉龙喷出梨花落,比白云满地无人扫。我则见败残鳞甲满天飞,抵多少西风落叶长安道。

    (做见旦、外,并旦施礼科)(旦云了)

[ㄠ篇] 你道我秋夏间犹难过,冬月天怎地熬?可不春来依旧生芳草!你道我白身无靠何时了?可不说青霄有路终须到!子我这男儿未济妇人嫌,真乃的龙归浅水蟆笑。

[村里迓鼓] 凭着我五陵豪气,不信道一生穷暴。(云)夫子抱麒麟而哭,生不遇时。我若生在春秋那时,英雄志当时宣召。凭着满腹才调,非咱心傲。论勇呵,那里说卡庄强?论武呵,也不放廉颇会,论文呵,怎肯让子产高,论智呵,我敢和伍子胥临潼斗宝!

    (等外并旦又住)

[元和令] 晋灵辄得饭了,请赵盾且休闹圣人言谋道不谋食,居无安食无饱。觑了田文门下女妖娆,(做烦恼出门)(唱)我能可首阳山自饿倒。

    (等净上打撞,怒云)

[上马娇] 畅好是运歹也又太岁恶,但行处撞着儿曹。(等净做住)(行着,唱)他把我丕丕的赶过长安道。恶难怎逃?时下怎归着?忿气不消,赶到我二十遭。

    (等净做剑狠住)

[游四门] 呀!早剑横秋水手中摇,(等净云了)我可甚犹自想来朝,!(等净云了)你道拜为兄长相结好,为朋友便耽饶。呵!咱两个做知交。

[胜葫芦] 可知大古是人伴贤良智转高,(净怒云了)呀!怎想舌是斩身刀!子见他恶歆歆仗着龙泉寻左错。他把我踢收秃刷观觑,子觉我竞竞战战心怕,不由我的羞剔薛腿脡摇。

    (等净云了)(云)昔日宋桓魋欲害孔子,孔子不能逃难,亦曾微服而避过。我想一代圣贤,尚然如此,何况韩信!

[后庭花] 既冥鸿惜羽毛,休想先生懒折腰。(做鉆一遭)赤紧在他行投下,子索伏低且做小。(做又鉆一遭)向胯下扒步到两三遭,避不的乡人每耻笑。恨难消,伏软弱,痛难熬,儿曹每行霸道。(等外喝净下了)是谁人把剑客赶去了,扭身躯猛回头观觑着。

[柳叶儿] 却元来是孟尝君来到。(等旦云)见桑新妇乱下风雹。哥哥!咱正是扬鞭举棹休相笑。却才那齐管仲行无道,又见鲁义姑逞粗豪,咱呵可甚晏平仲善与人交!

    (等卜儿云了)(云)婆婆,这恩念久后须要报了。(卜儿云了)(卜儿与砌末了)

[赚煞] 真乃是孟母断机心。(等外与砌末了)怎忘的鲍叔般相结好。(旦云了)我早子离了你贤达嫂嫂。(等旦云了)大丈夫何愁刎颈交。(旦云了)割鸡焉用牛刀。打听波女妖娆,有一日平步青霄,不信鸿鹄同燕雀。(等旦云了)噤声!凭着我整乾坤六韬,展江山三略,笑谈间束带立於朝!

    (下)


第二折


    (等霸王上,开,一折下)(等驾提一折)(等萧何云了)(正末背剑蹅竹马儿上,开)想自家离了淮阴,投於楚国不用。今投沛公,亦不能用人。闷闷而不已,而成短歌。(歌曰)背楚投汉,气吞山河。知音未遇,弹琴空歌。弃执戟,离霸主,谋大将,投萧何。治粟兮叹何补。乘骏骑而之他。(诗曰)泪洒西风怨恨多,淮阴壮士被穷磨。鲁麟周凤皆为瑞,时与不时争奈何!

[双调新水令] 恨天涯流落客孤寒,叹英雄半生虚幻。坐下马枉踏遍山水雄,背上剑枉射得斗牛寒。恨塞於天地之间,云遮断玉砌雕栏,按不住浩然气透霄汉。

[驻马听] 回首青山,拍拍离愁满战鞍;举头新雁,呀呀哀怨伴天寒。指望学龙投大海驾天关,划地似军骑羸马连云栈?且相逢觑英雄如匹似闲,堪恨无端四海苍生眼。

[沉醉东风] 干功名千难万难,求身仕两次三番。前番离了楚国,今次又别炎汉。不觉的皓首苍颜。就月朗回头把剑看,忽然伤感,蓦上心来,百忙里搵不乾我英雄泪眼。

    (诗曰)身似青山气似云,也曾富贵也曾贫。时运未来君休笑,太公也作钓鱼人。

[水仙子] 想当日子牙守定钓鱼滩,遇文王亲诣磻溪登将坛。如今一等盗糠杀狗为官宦,天哪!偏我干功名的难上难。想岩前傅说贫寒,平粪土把生涯干,遇高宗一梦间,他须不曾板筑在长安。

    (萧何蹅竹马儿上了)

[雁儿落] 丞相道将咱来不住的赶,韩信子索把程途盼。(萧何云了)为甚却相逢便噤声,非是我不言语相轻慢。

[得胜令] 我又怕叉手告人难,因此上懒下宝雕鞍。(萧何云了)说着汉天子犹心困,量着楚重瞳怎挂眼!(萧何云了)弃骏马雕鞍,向落日夕阳岸,办蓑笠纶竿,钓西风渭水寒。

    (萧何云了)

[夜行船] 看承的自家如等闲,我早子没福见刘亭长龙颜。(萧何云了)谁受你那小觑我的官职?(萧何云了)谁吃你那淹留咱的茶饭?(萧何云了)划地说功名半年期限。

[挂玉钩] 我怎肯一事无成两鬓斑(萧何云了)既然你不用我这英雄汉,因此上铁甲将军夜度关。你端的为马来将人盼?既不为马共人,却有甚别公干?你着我辅佐汉室江山,可知、可知保奏得我甚挂印登坛!

    (萧何云了)(渔公上,云了)(萧何并末上船科)(云)丞相道,渔公说得是:「官人每不在家里快活,也这般带月披星,生受子末?」将谓韩信功名如此艰辛,元来这打鱼的觅衣衣饭,更是生受。

[川拨棹] 半夜里恰回还,抵多少夕阳归去晚。烟水弯弯,珂珮珊珊,冷清清夜静水寒,可正是渔人江上晚。

[七兄弟] 脚踏着跳板,手执定竹竿,不住的把船攀。兀良。我子见沙鸥惊起芦花岸,忒楞楞飞过蓼花滩。可便似禹门浪急桃花泛。

[梅花酒] 虽然是暮景残,恰夜静更阑,对绿水青山,正天淡云闲,明滴溜银蟾出海山,火灿烂玉免照天关。撑开船,挂起帆。俺红尘中受涂炭,恁绿波中觅衣饭;我乘骏骑惧登山,你驾孤舟怕逢滩;俺锦征袍怯衣单,你绿蓑衣不曾干;俺干熬得鬓斑斑,你枉守定水潺潺;俺不能够紫罗襴,你空执着钓鱼竿。咱都不到这其间。

[收江南] 怎知烟波名利大家难,(做上岸科)(渔夫先下)抵多少五更朝外马嘶寒!对一天星斗跨雕鞍,不由我倦惮,也是算来名利不如闲。

[鸳鸯煞] 我想这男儿受困遭磨难,恰便似蛟龙未济逢干旱。尘蒙了战策兵书,消磨了顿剑摇环。唱道惆怅功名,因何太晚?似这般涉水登山,休休休空长叹!(萧何带住)谢丞相执手相看,不由我半挽着丝韁意去的懒!

    (下)


第三折


    (驾上,云了)(萧何云了)(樊哙上,云了)(正末上,开)不想今日得见官里面皮。

[中吕粉蝶儿] 手摘星辰,脚平蹅禹门潮信。吐虹蜺千丈丝纶,钓五国,平天下,怎交鱼龙一混?早子得志羽扇纶巾,再不践长途客身难进。

[醉春风] 昨日看青山绿水剑光昏,今朝见白马红缨衫色新。便做一宵宫里梦贤人,也似这般准,准。三省吾身,五陵年少,端的一言难尽。

    (做探萧何礼了)(云)今日得见官里,谢丞相一人而已。

[石榴花] 昨日恰正动羁怀千里践红尘,单骑欲私奔。若不是朝中宰相自劳神,把飘零客身,引入贤门。若不是丞相追回唦,这其间趁西风人远天涯近。子见众公卿步砌殷勤,摆列着半张銮驾迎韩信,这的是天子重贤臣。

    (做见驾,驾下殿科)

[斗鹌鹑] 臣迭不得,舞蹈扬尘。(驾云了)嗨!好豁达波,开基至尊。这一遍不弱如文王,自临渭滨(驾云了)量这个夯铁之夫小可人,怎做这社稷臣!为我王纳谏如流,因此上丞相奏准。

    (做回驾科)

[剔银灯] 臣昨日做了个夜度昭关伍员,不若如有国难投孙膑。今日又不曾驱兵领将排着军阵,不剌,怎消得我王这般捧毂推轮?量这个提牌将,执戟人,霎时间官封一品。

[蔓菁菜] 陛下!我亲挂了元戎印,久以后我王掌十万里锦乾坤,恁时节须正本。你看我尽节存忠立功勋,单注着楚霸王大军尽。

    (樊哙云了)(云)众军拿下者!既为元帅,军有常刑。推转者!(驾上,云了)(云)且留下者。我王万岁万岁万万岁!想古往今来,多少功臣名将,谁不出於贫寒碌碌之中。听微臣说咱。

[十二月] 伊尹曾耕於有莘,子牙曾守定丝纶,傅说在岩前板筑,夫子在陈蔡清贫。(等净云了)你休笑这做元帅的原是庶人,道丞相也是个黎民。

[尧民歌] 我从来将相出寒门,(驾云了)咱正是一朝天子一朝臣。(驾了云)息怒波豁达大度圣明君,(净云了)噤声波低头切肉大将军!(净云了)休卖弄花唇。你不曾把枪刀剑戟抡,我子见你杀狗处抨刀刃。

    (净云了)(驾上云了)(云)霸王酒不饮三,色不亲二,有喑鸣叱? 之威,举鼎拔山之力。人有疾病之苦,涕泣而分食饮。陛下不知,霸王却有几椿儿不及我王处。(等驾云了)

[上小楼] 他不合烧阿房三十六宫,杀降兵二十万人;先到咸阳,不依前言,自号为君;赶故主,杀子婴,诛绝斩尽;更杀义帝,江心中有家难奔!

[ㄠ篇] 把长安封与佞臣,将彭城改内门。这的是他不得天时,失了地利,恶了秦民。更掳掠民财,弑君杀父,言而无信。及至他封官时,惜爵刓印。

    (驾上云了)(云)我王错矣!豁达大度,纳谏如流,为? 宗而罢刑肉,灭强秦而罢城役。有功虽仇必赏,有过虽亲必诛。霸王为名征,我主施仁义。呵!

[耍孩儿] 这楚重瞳能有十年运,(驾云了)去十分消磨了六分。臣夜观乾象甚分明,(驾云了)我王帝星朗朗超群。(驾云了)他时来力举千斤鼎,直熬得运去无功自杀身。(驾云了)陛下问安邦策何时定,臣算着五年灭楚,小可如三载亡秦。

[ㄠ篇] 恁般一个秦家继业人,客尽东愁甚末刘项不分?登时间一统做汉乾坤,笑谈间席卷三秦。收齐破赵无虚谬,灭楚兴刘有定准。(驾云了)请我王休心困,荐微臣的是朝中宰相,拿霸王的全在阃外将军。

    臣已早定议了。

[三煞] 臣交子房散了楚军,周勃领着汉兵;臣交郦商引铁骑,八方四面相随趁;臣交王陵作先锋,九里山前明排着阵;臣交灌婴为合后,十面埋伏暗摆着军。臣交樊哙去山尖顶上磨旗,作军中眼目,看阵势调遣军人。

[二煞] 得胜也臣交大梁王在后面赶,诈败也臣交九江王在前面引,把楚重瞳赚入长蛇阵。恁时节喑鸣叱? 难开口,便举鼎拔山怎脱身!臣交吕马童,紧紧地相逗趁。(等驾云了)不妨事。他那里知心故友,子是个取命的凶神!

    (驾云了)(云)相持处用着一人,孤舟短棹,直临江岸,扮做渔公。楚重瞳杀的怕,撞阵冲军,走的慌,心忙意紧,行至乌江,无处投奔,来叫渔公。

[尾] 子说道渡人不渡马。(驾云了)他待渡马时便不说渡人。(驾云了)这的是一朝马死黄金尽。那时节有家难奔,有国难投,急不得已,羞扯龙泉自去刎!

    (下)


第四折


    (蹅竹马儿调阵子上)(渔翁、霸王一折了)(驾一行上)(末扮吕马童上,云)怎想今日,乌江岸上,九里山前,送了你呵!好伤感人呵!

[正宫端正好] 再休夸桀纣起刀兵,谩说吴越相吞并,也不似这一场虎斗龙争!方信图王霸业从天命,成败皆前定。

[滚绣球] 哎!霸王呀!全不见鸿门会那气性,今日向乌江岸灭尽形。那里也拔山举鼎,怎想你临死也通个人情。自刎处叫一声乡人吕马童,枭首级分付的明。□□□□,□□□□□□□。□□□□□□□,□□□□□□□,□□□□。

[转调货郎儿] 那其间更阑人静,子房公吹笛数声,却又早元戎帐里梦魂惊。歌声动离乡背井,声悲切雨泪盈盈。铁笛吹起故乡情,他可都伤心见景。众儿郎不顾将军令,项重瞳引着虞姬听,早八千兵散楚歌声。月满空,恰二更,当夜个吹散了他那英雄百万兵!

[滚绣球] □□□,□□□,□□□□,□□□□□□□,□,□□,□□□,□□□□,这两椿儿送得楚重瞳百事无成。待回向垓心里别了虞姬,闷闷闷懒归西楚亲无救。待去来吴楚八千子弟散得无一人,羞答答耻向东吴再起兵。另巍巍孤掌难鸣。

    (驾云了)

[收尾] 子为那八千子弟无踪影,因此上送得他十二瑶阶独自行。道寡称君事不成,创业开基命不存。失却龙驹怎战争,别了虞姬那痛增。前后军兵紧相并,左右枪刀厩围定。捋袖揎拳挺盔顶,破步撩衣扯剑迎。响断狮鍪心不宁,仗着龙泉身略横。猿背弯躬,醉眼朦胧,腰项斜称,呀!他可早鲜血淋漓了战袍领!

    (下)(扮韩信上)(驾上,云)

  题目 霸王垓下别虞姬
     高皇亲挂元戎印
  正名 漂母风雪叹王孙
     萧何月夜追韩信

萧何月夜追韩信杂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