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本页』

 『关闭本页』

   

宫天挺杂剧选

宫天挺,元代戏曲作家。字大用,大名开州(今河南濮阳)人。生卒年不详。所作杂剧今可知的有6种,现存《死生交范张鸡黍》、《严子陵垂钓七里滩》两种。

死生交范张鸡黍杂剧 严子陵垂钓七里滩杂剧


死生交范张鸡黍杂剧


楔子


    (卜儿、孔仲山云了)(驾引第五伦丞相,云了)(外云了)(正末扮秀士戴秦巾深衣引三人上,云)方今大汉皇帝即位。天下太平无事,国家大开学校。小生姓范名式,字巨卿,山阳郡金乡人也。与汝阳张邵元伯为友,同住帝学。元伯为人孝义,本隐晦不仕。小生劝道:今日君圣臣贤,正士大夫立功名之秋。因此来就帝学。末及数年,选居上馆,动达天庭,屡次进职,皆不肯就。争奈本人志大,耻为州县之职。今请假看亲,小子亦上塚拜扫,各还乡里。这秀才姓王多韬,字仲略,洛阳人也。乃天官主爵都尉兼学士判院门下女婿。素无才德,倚丈人之势,亦在帝学。虽然骄傲,却素重小生辈。这个是小人同乡人,先圣之后,姓孔名嵩,字仲山。事母甚孝,待朋友甚信,其严重如居,游不仕进,亦奉母游学京师。今知小生与元伯同归乡故,来相别於长亭之上。(元伯把盏了)(正末云)至后二年今月今日,必过汝阳。(仲山云了)(正末云)仲山,仲略处岂有谬言,诸公各自珍重。

[仙吕赏花时] 文质彬彬一大儒,义烈堂堂美丈夫。为朋友数年余,临歧归去,执手谩踌躇。

[ㄠ篇] 后岁今朝来探汝,参拜白头堂上母。何必要酿云腴,若但蒙杀鸡为黍,岂避千里远穷途!


第一折


[仙吕点绛唇] 太极初分,剖开混沌,阴阳蕴。生意纷纷,万物无终尽。

[混江龙] 自天地人三皇兴运,至女娲氏,早一十八代定乾坤。

纪年数三百二十七万,称尊号一百八十余君。阴康氏寿域同跻千岁考,无怀氏丰年永乐四千春。伏羲氏造书契始画八卦,神农氏尝百草普济蒸民。轩辕氏制舟传衣冠济济,少昊氏降封禅民物欣欣。颛顼氏守渊静无为而治,高辛氏布威德率土之滨。陶唐氏聪明文思,命羲和历象星辰;有虞氏温恭允塞,举皋陶屏出凶臣;夏后氏功垂万世,使后稷播种耕耘;成汤作东征西怨,用伊尹帝德维新。文王应飞熊梦兆,遇吕望际会风云。武王怒吊民伐罪,哀惸独法正施仁。周公礼百王兼备,孔子道千古独尊。孟子时周流忧世,历齐梁道屈无伸。距杨墨,法汤文,传五典,说三坟,明天理,正人伦。君臣道,主於仁;父子道,主於亲;夫妇道,主於恩。道性善教本出曾参,见诸侯言必称尧舜。(外云)孟氏没儒风已灭,秦皇起圣道湮沦。

[油葫芦] 道统相承十二君,三圣人。皇天有意为斯文,教人从诚心正意修根本,以至齐家治国为标准。孔子书,齐鲁论,不离忠恕传心印,以此上天子重贤臣。

[天下乐] 方信文章可立身。今人,被名利引,赤紧的翰林院老子每钱上紧!怕不歪吟得几句诗,胡诌的一道文,心术不正,何足论也,一味地立碑碣谄佞臣。

[哪吒令] 如今国子监助教的,尚书做主人;秘书监着作的,参政是丈人;翰林院应奉的,左丞家舍人。知他看《春秋》怎的发?正闰如何论?制诰敕怎生般行文?

[鹊踏枝] 恨那火老乔民,用这火小猢狲。但念得几句,粧点皮肤,子曰诗云。(外云了)本子要借路儿苟图个出身,如今都圆了行不用别人。

[寄生草] 将凤凰池拦了前路,把麒麟殿顶杀后门。你便是汉相如献赋难求进,贾长沙上书谁僽问?董仲舒对策也无公论!便是司马迁,也撞不开昭文馆内虎牢关;便是公孙弘,也打不破编修院里长蛇阵!

[ㄠ篇] 口边厢奶腥也不曾落,顶门上胎发依旧存。生下来便落在爷羹娘饭长生的运,正行着子承父业的财帛运,又交着夫荣妇贵临官运。尽交待拚了十年家富小儿娇,不妨来,少不的一朝马死黄金尽。

[六ㄠ序] 子父每轮替换当朝贵,倒班儿居要津,欺瞒杀万乘之君。官里便如海如春,如日如云,其力如轮,其智如神,怎识的这火害军民的聚敛之臣!如今栋梁材平地刚三寸,怎搘撑万里乾坤?子是装肥羊法酒人皮囤,一个个智无四雨,肉重千斤。

[ㄠ篇] 这等魔君,又没甚功勋,却交他画戟朱门,列鼎重裀,赤金白银,翠袖红裙,羊马成群,花酒盈尊。有一日天打算衣绝禄尽,着这个吊脊抽筋。小生白身,味道安贫,视此徒何足云云。满胸襟拍塞怀孤愤,将云间太华平吞。大丈夫若是言无信,枉顶天立地,束发冠巾。

[金盏儿] 二载隔音尘,千里共消魂。我怕不待趁天风飞出山阳郡,想弟兄情分,最关亲。我待来升堂重拜母,尊酒细论文。当初不因鸡黍约,今朝谁识志诚人。

[醉中天] 母亲道一句何其准,不曾错半个时辰。小生虽真你更真,数日前早备下美馔篘下佳酝。量这些簿人事别无甚孝顺,(跪接盏了)何须得母亲劳困,有多少远路风尘!

[金盏儿] 黄菊喷清香,白酒浊正清。相逢万事都休问,想离多会少百年身。烹鸡方味美,炊黍却尝新。我做了急喉咙陈仲子,你便是大肚量孟尝君。

[赚煞] 礼义国之纲,孝弟人之本,修天爵其道自尊。绕着溪上青山郭外村,多养着不粘钱的狗彘鸡豚。奉尊亲,笑引儿孙,兀的不是羲皇以上人。休道是送皇宣叩门,折末便聘玄纁的访问,你与我掩柴扉高枕卧白云。

第二折


[南吕一枝花]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秦灰犹未冷,汉道复衰绝。满目奸邪,天丧斯文也。今日个秀才每逢着末劫。刀笔吏入省登台,屠沽子封侯建节。

[梁州第七] 如今萧丞相每正争头鼓脑,自俺文宣王且缄口藏舌。有人问古今儒吏分优劣,想舜庭八恺,孔门十哲,周朝八士,殷室三仁。又何如汉国三傑,况中兴以后三绝。如今宪台疏乱滚滚当路豺狼,选法弊絮叨叨请俸日月,禹门深眼睁睁不辨龙蛇。纪纲,都败缺,炎炎的汉火看看灭,士大夫自古尚风节,恰便似三寸草将来撞巨钟,枉自摧折。

[隔尾] 想当日那踰垣而走的其实? ,饮鸠身亡子是呆。若魏文侯似公孙述般性薄劣,这其间,田子方命绝,段干木死也。只落得万古千秋,教人做笑话儿说。

[牧羊关] 生不遇天时尔,道不行呵予命也。咱人子审的这出处是的便是英傑。伊尹起呵,万姓俱安,巢由隐呵,一身自洁。光武量唐虞比,子陵傲古今绝。非子陵,无以表光武量包天地;非光武,无以知子陵明高日月。

[隔尾] 望见高车呵,早大开门倒屣连忙接,闻得君命至呵,早不俟驾披襟走不迭。我着领雪练般狐裘,赤紧的遇着炎热。本钱不折,上手来便撇。我怕不待求善价沽诸,行货背时也。

[牧羊关] 今日个东都门逢萌冠不挂,常朝殿朱云槛不折,桑树下拾椹子噎杀灵辄,沧海上孙叔敖干受苦十年,囹圄内管夷吾枉饿做两截,赤松岭张子房迷了归路,洞庭岸越范蠡烂了椿橛,首阳山殷夷齐撑的肥胖,汨罗江楚三闾口庄的醉也。

[隔尾] 子是个春申君不必头答接,下吏难消今故牒。交个正一品公孙到茅舍。量小生才不及傅说,辩不及蒯彻,被这厚礼卑辞送了也。

[骂玉郎] 平安信断连三月,正心绪不宁贴。家童来报高声说。在那里?亲自接,不由我,添欢悦。

[感皇恩] 呀!千里途赊,两字离别。阻隔着路迢遥,山远近,水重叠。我亲身问候,他躲闪藏遮。咱是亲弟兄,比外人,至亲热。

[採茶歌] 我恰待向前些,把我紧拦截。折回衫袖把面皮遮。自颠自摧,空自哽咽,无言低首,感叹伤嗟。

[哭皇天] 你既是,肯相探多承谢,便回程因甚的?把房门忙闭上,将衣袖紧揪者。兄弟呵,想咱同堂学业,同舍攻书,同心报国,同侍君王,待和你同朝帝阙!谁想你四旬也不到,一事无成,抛离了老母,撇调下妻男,又不顾这旧哥哥死去也。这回相见,今番永别!

[乌夜啼] 咱两个再相逢似水底捞明月,弟兄情一笔勾绝。把平生心事叮咛说,不必喋喋,少住些些。元来破庄周一枕梦蝴蝶,正日当卓午非夤夜。(云)可惜元伯一代奇才,不能遂志。命矣夫斯人也。幼子无爷,老亲无子。

[三煞] 奠楹梦断阴风冽,《薤露》歌残惨日斜。他从来正性不随邪,凛凛的英魂,神道般刚明猛烈。岂可似馁鬼慕饕餮,向白日分明显化者?我便问是邪非邪!

[二煞] 怕少盘缠,立文书过隔壁向邻家借,怕无布绢,将现钱长街向铺户截,乘骑鞍马向相公赊。千里途程,至少呵来回三月。他既值凶祸,我问甚勋业!长吏功曹这个名阙,别请个有政事豪傑。

[黄钟尾] 俺弟兄情,比陈雷胶漆情尤切,俺交友分,比管鲍分金义更别。张元伯性忠烈,范巨卿信士也。半世交一梦绝,觉来时泪流血,寸心酸五情裂,咱功名已不藉。从明朝避甚的,披残星带晓月,冲寒风冒冻雪。成丧服拽举车,筑坟丘盖庐舍,修墙垣种松柏,那其间尚未舍。猛思量在时节,一处行一处歇,戚同忧喜同悦,生同堂死同穴,到黄泉廝守者,据平生愿心彻。教人向墓门前,与您立一统碑碣,将俺死生交范张名姓写。


第三折


[商调集贤宾] 二十年死生交同志友,再相见永无由。一灵儿伴孤云冥冥杳杳,趁悲风荡荡悠悠。恨不得摔碎袖里丝鞭,走乏我这坐下骅骝。整整的三昼夜水浆不到口,沿路上几时曾半霎儿迟留。身穿的缌麻三月服,心怀着今古一天愁。

[逍遥乐] 打的这匹马,不剌剌的风团儿驰骤,百般的抹不过山腰。盼不到那地头,知他那里也故塚松楸?仰天号叫破我咽喉,那堪更树头阴风不住吼,荒村雪霁云收。猛听得哭声噎喉,才望见幡影悠悠,眼见的滞魂夷犹。

[金菊香] 三生梦断九泉幽,谁想一日无常万事休。莫为尊堂妻子忧,这几件我承头,你身后事不须忧。

[梧叶儿] 举孝廉曾三聘,论人才第一流。我只道你不拜相也封侯。正沧海鱼龙夜,趁西风雕鹗秋。一去不回头,这烦恼天长地久。

[挂金索] 我只见面壳定个骷髅,黄乾乾黑消瘦,却便似刀剐我这心肠,痛杀杀难禁受。恨则恨我个月之间,少人来问候。早知你病在膏肓,如何我不尽气力将伊救!

[村里迓鼓] 九原孤坟,可惜好人不长寿。你平生正直无私曲,心无尘垢。想你腹中大才,胸中清风,都变做江山之秀。闪的我急急如漏网鱼,呀呀如失群雁,忙忙如丧家狗。神恍惚提心在口。

[元和令] 怪几日前长星落大如斗,流光射夜如昼,元来是丧贤人地惨共天愁。你看树挂尽汝阳城外柳,和这青山一夜也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