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月痕

第五十回 一枝画戟破越沼吴泽 八面威风靖江镇海
  话说谡如、鹤仙得假三个月,谡如将眷口携到并州,与阿宝们相聚,一时悲喜
交集,不用说了。次日便同鹤仙、阿宝,到了玉华宫李夫人灵前一哭,就也到痴珠
坟前洒泪一拜。转盼假满,已是六月。

  荷生是十七进了金陵城,十八谡如、鹤仙也到,荷生大喜,把伪东府扫除,与
二人驻扎。这二人与荷生八载分襟,一朝捧袂,伤秋华之宿草,喜春镜之罗花,真
个说不了别后心事。谡如又以迟到一旬,不及见春纤为憾,便往秦淮河停灵之所,
祭奠一番。

  一日,大家谈起吴越用兵,谡如道:“东南地势,太原的马队、(上竹下艮)宪
兵,都用不着,还是我宝山镇兵及湖淮兵得力。”因向荷生道:“你的才大如海,
怎么平了十年巨寇,复了千里名都,竟不草个露布,耸人听闻哩?”荷生道:“这
算什么巨寇?此数十年中,士人终日咿唔章句,就是功名显达之人,也是研精欧、
赵书法,以博声誉,济之以脂韦之习、苞苴之谋,韬略经济偶有谈及,群相哗笑,
以为不经。吏治营规,一切废弛,徒剥民脂膏,侈以自奉。坐此国势如飘风,人心
如骇浪,事且岌岌。可笑当事的人,尚复唯唯诺诺,粉饰升平,袖手作壁上观。间
有名公巨卿,气魄、资望卓越寻常,奈处升卿之错节,才识不及;学渤海之乱绳,
德量无闻。是以大局愈烂,这釜底游魂,因得多延岁月。对村婆而自絮生平,获小
窃而大书露布,我不怕别人,我只怕痴珠在那青心岛会拊掌大笑哩。”说得谡如也
笑起来。

  荷生因说道:“自此以往,司牧之官,必能扫除一切苛政,猾吏奸胥,悉设个
法箝制之,使无舞弊。慢慢的采风问俗,去害马以安驯良,泯雀角鼠牙之衅,绝狼
吞虎噬之端,不惊不扰,民得宽然。各尽地力,学你宝山开垦的工夫,与这些人课
勤警惰,讲信修睦,有教有养,使天下元气完复,不枉我们劳碌这七人年才好呢。”
谡如道:“这真忠言至计,中兴硕辅之言。”荷生笑道:“我算什么!明相国不动
声色,却出斯民于火热水深,摺天下于泰山磐石;韦痴珠不绾半缓,却相时度势,
建策于颠沛流离;硕画老谋,寄意于文章诗酒,这才算个人哩!”

  谡如叹一口气道:“不是你这阔大的胸襟,也不肯和盘托出。我们不是相国,
那里能如此发挥?不是痴珠,那里便有此成算?只相国以人事君,自然誉流竹帛,
绩纪太常。痴珠一生屈抑,我们侥幸会合风云,也该特摺阐扬,或请予谥,或请专
祠,使天下后世有这个人才好。”荷生笑道:“这却不必。以柳下惠之贤,而谥以
一惠,出自其妻;以曾南丰之地望,而一瓣之香,竟传师道。可见人世荣华,举不
足为我痴珠增重。异日有心人,总能发潜德之幽光,底事我们阐扬,转成门户之见?
你不看杜少陵,历数百年而忽谥文贞,苏东坡不得冷猪蹄,而朝官至今尚为做生日
么?是非之心人皆有之,不烦我们为痴珠早计哩。”谡如拊掌道:“古人相见,开
口便有到心语,你今日议论,语语沁入我心。”

  正待说下,紫沧带个女子进来,说道:“这女子姓傅,名唤善祥,是个女簿书。
据说洪道就埋在这府里空地,那时人坎,掘得极深,甚是秘密。”荷生听说,传令
开了后宰门,派五百名人夫,前往发掘。接着包起回说:“搜捕遗孽,茀
田渺无下落,却揭了著名几个贼目。”于是荷生邀着谡如,一同升帐,问供去了。

  再说荣合、荣法部下,却有两个伪将,一名翁闿阳,一名吕寿臣,武
艺也不在颜、林之下。荣法、荣合百事糊涂,却晓得收买两将的心,以为护卫。起
先灵萧、灵素主持号令,人人都受这妖婢磨折,只有两将,他却不敢一毫凌侮。后
来妖婢听见妖妇兵败,赶赴金陵,这里号令便归在两人。

  这会一个紧守林墅,一个紧守钱塘,环营三濠,撑拒颜、林,倒也是将逢敌手。
此数日,果斋正与闿阳约定,两边不用炮火,不用队伍,只单骑对战,输
的退兵。战了两日,不分胜负。

  这日,又是两下酣战,都脱了鍪甲,去了兵器,下马较起拳来。两边士卒,看
到入神。不想包起、黄如心二人,奉了荷生将令,带了四千湖兵,前来助战,恰恰
到了。两人私议,将金陵贼衣,悉令湖兵二千穿了。如心赚个贼的令箭,往赚钱塘
城池。包起却赶来助战。到了贼垒,擂鼓摇旗,自后面通濠扑入。

  当下贼众忽见营后人马破空而来,闿只得放松果斋,大骂道:“捉狭
鬼,不是英雄,算我上你当吧。”上马走了。其实,这枝兵来路,果斋也白茫然。
闿阳正驰回冲杀,将包起的兵团团围住,城贼无数奔出,说是官军挂起金
陵旗号,赚开城池,擒了三大王。闿阳及贼众,心都慌了。一会,果斋也
到,与包起两边夹攻,一枝画戟,东驰西突,所向披靡,力将江口以及城隍山贼营
百余座,尽数踏平了。闿阳落荒而走。

  果斋与包起入城,将擒来伪越荣合打入囚笼,解住金陵,其余贼众,一起准予
投降。住了一日,乘胜领兵,杀上塘西,收复嘉兴去了。包起、如心俟着浙东西两
个节度到了,就也驰来。果斋早已只戟单盾,冒矢复了姑苏,擒了伪吴荣法。于是
合兵一处,会同卓然来攻浒墅关。三日破了。两人用计,射倒了闿阳、寿臣。
忽报大将军、女提督带健妇五百人过江,现在驻扎常州。包起、如心就将荣合解往
常州营前。卓然仍扎浒墅关,伺候大将军。果斋便带兵扫荡吴越诸郡县残匪。

  看官,你道荷生怎的过江呢?他是富川人,想借此游历江南一番风景。不想到
了扬州,遥见那灌莽栖于甍栋,平沙抗乎睥睨,烟火无墟,四望靡际,与采秋低徊
凭吊,因说道:“昔日繁华鼎盛之处,今皆成瓦砾场矣!”

  次日过江,风静波平,也自欣然。望见金焦一片邱垤,赤云峥嵘,兔葵燕麦,
(身单)受骄阳。因想起遭时不祥,见此芜乱,回首故乡,数遭兵燹,(爿羊)柯山畔,
家竟何如,梦草池边,同声浩叹,于是浩然有归与的意思。又想道:“虎豹居在深
山,人人闻声便自惴惴,以游五都之市,贩夫孺子皆得持着瓦砾,哗然相逐。麟出
大野,足折商锄;龙入鱼群,豫且见困。而况炎炎者灭,隆隆者绝,高明鬼瞰,自
古为然。我断不可宠利居功哩。”

  这日到了常州,晓得果斋业经破越沼吴,恰好荣合解到,问过口供,传令磔死
果首,会同金陵洪逆戮尸的首级及荣法首级,传示各道滋事地方。就想道:“自来
贼平,遣散兵勇最是费手。我幸驰逐七年,不曾募得一勇,只大同健妇三千,都是
有夫之妇,且有室女,不怕滋事。外此,颜、林所部四千,是并州额兵,淮南北陆
师水师,湖南北精锐,亦是平定后新设额兵。至如谡如带的是宝山屯兵,紫沧带的
是冯姓子弟兵,更无可虑。最可笑者,以前用兵,不于各道额兵练出,转向市井中
募来,既糜国帑,又滋弊端。我如今只作个书,嘱谡如陆续奏撤,便无甚事。”

  次日到了浒墅关,接见卓然,即令其撤回部兵一千,留一千协同果斋搜捕余匪。
于是放舟于三万六千顷之太湖,挹取其风雨波涛出没之理趣;舆轿于三十六峰之天
台、七十七峰之雁荡,开豁其金戈铁马扰攘之烟尘。凡郡县供给,一起拒绝。水向
荒墟停泊,陆抄小路来往。

  到得八月,驻扎杭州。卓然、果斋都来缴令。便与采秋游了一日西湖。秃树支
离,寒波渺漠,荒草低天,丛芦冷岸,满野阴云浊潦中颓墙废垣,残毁驳裂,野店
无烟,远峰数点。兵火后光景,真可叹息,怅然而返。觉得一路秋风衰柳,门巷无
人,昏雾归鸦,荻花欲语。荷生既苦唤奈何,采秋亦心惊老大。

  将到行营,遥见无数倭人,刀如霜白,枪似林苍,又觉陡然。青萍接着回道:
“倭人解来金陵遗孽冯茀田,前来请令。”荷生神定,轿子软步如飞,倭
目数十辈,亮甲挂刀,一字儿跪接。荷生轿中点首示意。辕门下营官扶人,传令升
帐。于是卓然、果斋招呼整队,杭城大小官员也来站班。帅旗一展,升炮三声,荷
生衣冠升帐,中军传呼,倭目一人进见。倭目报门,巡捕官领跪阶下。

  荷生问道:“哈巴里就是你么?”哈巴里答应了。荷生道:“你们从何处擒来
冯茀田?”哈巴里道:“元帅克复金陵,茀田随着伪王娘马氏、伯丞相邓
际盛、又伪官等数十人,窜上清凉山洞。洞里原有储恃,经历两个月,食也尽了,
将金宝航海,投奔香山,恳求我们带他回国,保全这数十条性命。我们窃念元帅号
令威严,小国新受皇上天恩,不敢护庇叛孽,计诱登岛,悉数擒获,押解前来。探
得元帅行营,特由粤洋驶着轮船,清晨到了,就来辕门伺候。”荷生欣然道:“你
等恭顺可嘉,静待本帅奏闻奖赏吧。”哈巴里磕头称谢。就吩咐杭守,延入行馆,
优待去了。

  此时天已靠晚,自辕门以至帐中,灯张百合,炬列万行,火焰中刀矛林立,各
将领明盔亮甲,奕奕有光,将那分明别队五色的战袄、五色的旗帜,愈显得对对分
门。荷生高坐帐中,披件团龙黄绫马褂,帐里旁列捧剑捧令两侍儿,如花似玉,帐
前雁翅般武巡捕数十人,俱是鱼鳞文战袍,团花马褂,一呼百跪,一诺千声,真显
得大将军威重如山。

  当下哈巴里随着杭守,逡巡而出。上面接叠连声传呼:“抓进冯茀田!”
下面答应如雷鸣一般,将冯茀田跪在当面。荷生问道:“你是冯茀田么?”
这孩子已慌得说不出话,一晌才应道:“是。”以后问他,都不能答应。还是推上
伪王娘和那伪丞相,才一一画了招词。荷生吩咐:“打上囚笼。”只听得高唱掩门,
早炮响鼓鸣,荷生进去了。

  次日传令卓然、果斋,带了囚笼先行。第二日,荷生与采秋起马。这回却走了
官站,各道节度迎送供帐,交错道路,这不用说。荷生登舟,却一天走不了三五十
里路,慢慢的召见父老,抚循难民,给发赏犒。采秋也还处见有妇孺,便召来询问
一番,与些银锞子,老羸的人,更加厚遗。以此十里一泊,五里一停,自八月十五
杭州起马,直至十月初一才到金陵。恰好钦使韦小珠也到了。

  你道小珠怎充钦使呢?小珠自十七岁入学后,便奉讳了。为是江南道茀,
老夫人就不准他出门,只作书谢了谡如。后来谡如经略西北,小珠却力学五年,壬
戌登了乡榜第三名,航海会试,又高高中了第十名进士,朝考一等第二,殿试一甲
第三。谡如、荷生时常均有音问往来,早为痴珠欣慰。本年各道乡试,小珠得了陕
西试差。此番进京复命,奉旨前往江东,册封诸将,犒劳大军,赒恤难民。

  荷生、谡如大喜,差员远接,凡供给护卫,大家晓得是痴珠儿子,个个尽心。
舟次石头,荷生、谡如带领文武各官,排队奉迎。请过圣安,与小珠见面,真有虎
贲重逢、苏瑰有子之感,不觉睫泪盈盈。小珠更觉衔哀欲涕,奈系公座,不便私谈。
迓入行馆,荷生、谡如便与小珠执手一恸。

  是夜三人开宴,招及鹤仙,款款情话,更深才散。次日黎明读诏,大家俯伏坛
下,只听念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维金陵之小丑,敢黑子之负隅,抗颜行者十一
  年,延腹疾于十三道。怨深臣庶,债结鬼神,自外生成,久留苞孽。往者
  游氛不戒,大帅无功,爱撤儿戏之兵,特技忠持之彦。

    雷符星斗,光颜自有族旗;文画葩瓜,贺齐列成干橹。结李摩云之
  垒,成算在胸;焚卢明月之屯,奇兵拔帜。如太阳之沃雪,所过皆销;譬
  大旱之望云,崇朝而雨。于是功成扫穴,捷奏甘泉,当南风解温于薰琴,
  正秋露垂珠于盾墨。陈牲告庙,慰列祖在天之灵;晋册承欢,加慈母深
  宫之膳。无可宽者元恶,伫送槛车;有必报者丰功,远稽彝典。敬奉两
  宫懿训,式颁五等崇封。

    於乎!臣为主生,功因将立。代吴定策,惟羊祜无愧张华;平蔡刊
  碑,在昌黎何私裴度。金钗阿杜,艳贵妾于盘龙;铁戟崔家,施郎君之行
  马。赏荣于室,荫远其门。溯不获已而用兵,天其临汝;有非常功而介
  贲,礼亦宜之。钦此。”读毕谢恩。大家延小珠行礼,小珠俱以父执相见。

  此时明相晋了公爵,荷生封侯,谡如、鹤仙封伯,卓然等俱得爵有差。采秋、
瑶华均受一品夫人封典,常食提督总兵全俸。柳青、胭脂也得二品封。春纤赐号贞
慧仙妃,建祠钟山,以掌珠、宝书从祀。小岑携了丹翚,剑秋携了曼云,
都到金陵,与采秋、瑶华相聚。大营调着安徽男班、姑苏女班各十部演戏,高宴三
日。自大将军以至走卒,无不雀忭。小珠传旨,犒劳胜兵,每名十两,赒卹
难民,每名三两,大抵在二百万以上。

  过了数日,荷生进京献俘,小珠进京复命。谡如大家或回原任,或处新任,都
分手了。当下并州余翊,擢了江左节度,也是故人,延个大著作摆起平定金陵碑文,
将上石了,荷生取阅,笑向谡如道:“韦痴珠已死,谁能挥斥丰碑与你纪勋呢。”
临行,自作六个大字付给谡如,说道:“只此六字,抵得铺张扬厉一千余言,就那
块石镌上,做个亭子盖覆吧。”大家看是“靖江镇海之碑”六字。正是:

    一片燕然石,词芜义不尊。
    西京遗响寂,风雨忆文园。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