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月痕

第四十五回 竹竿岭旧侣哭秋坟 枞阳县佳人降巨寇
  话说荷生自杨柳青撤防,到了青萍驿,接见太原各官,惊知痴珠、秋痕先后去
世,大为惘然。是夜,就枕上撰一付挽联,是:

    万里隔乡关,望一片白云,问魂兮几时归也?
    双栖成泡影,剩两行红泪,伤心者何以哭之!

次日进城,唱起凯歌,打起得胜鼓,闹得一城人观看,热烘烘的拥挤。

  到了行馆,采秋迎出并门仙馆。小别三阅月,两人相见,欣喜之情,自不用说。
只接续见客,直到二更天,市能退入内寝细谈。说起痴珠、秋痕,两人十分伤感。
采秋便将挽秋痕的联句,述给荷生听,念道:

    “有限光阴丁噩梦;不情风雨虐梨花。”

荷生道:“好!我的联是这十六字:

    痴梦醒时,秋深小院;
    劫花堕处,春隔天涯。”

采秋也道:“超脱之至!”荷生随把挽痴珠的句,也念给采秋听。

  次早,一起写好,分头张挂去了。下午亲往秋华堂,排上一台祭品,换了素服,
哭奠一番,就同子善大家到西院流览一回。琴在人亡,十分惆怅。见焦桐室粘的诗
笺,有《五月下浣重过秋心院感赋》七律二首,因念道:

    “沉沉绮阁幌双垂,频卜归期未有期。
    杯影蛇弓魔人幻,帷灯匣剑鬼生疑。
    搏沙踪迹含沙射,销骨谗言刺骨悲。
    昨夜落梅风信急,纸窗策策益凄其。

    眉峰离恨锁层层,欲断情丝总未能。
    不恤人言谁则敢?可怜薄幸我何曾!
    半生豪气销双鬓,九死痴魂傍一灯。
    碧落黄泉皆诳语,残更有梦转堪凭。”

念毕,正向子善说话,只见索安回道:“汾神庙主持心印求见,说有韦老爷遗嘱面
回。”荷生道:“甚好。我正要往访。”就同子善迎了出来。

  心印行礼,荷生拉住,叙些契阔,又谢他经理痴珠丧事。心印洒泪道:“贫僧
二十年心交,聚首天涯,竟为他办了这等事,说来就可伤心!”荷生听了,毗泪欲
滴。心印便将痴珠遗嘱述了一遍。荷生向子善道:“这事自是后死者之责。但我简
牍纷纭,心也粗了,学问我又不如他,怎能替他纂辑起来?只好暂藏在我那里。至
诗文集,尽管付梓吧!”子善躬身道:“是。”荷生又坐了一会,走了。

  次日,荷生因秃头求差健弁,赍着痴珠遗札回南,遂作一缄,寄给谡如,也交
差弁带去。此时子秀四省销差,接着余黻如缉捕盐枭差务也完竣到省。大家商议道:
“南边道路不通,秋华堂又不便久停灵囗,不如就葬并州,附以秋痕,完了他生时
心愿。”回明荷生,荷生道:“归葬为仁,随葬为达。况时事多虞,葬了也完我们
一件心事。”大家道:“是。”

  嗣后心印、池、萧看准南门外竹竿岭一区坟地,就在夫妻庙后。于是择了九月
初二未时,将痴珠、秋痕两柩安葬。就岭下善人村,买一百亩田地、五十亩菜园、
一所房屋,将跛脚配给秃头,便令搬往守墓。穆升、林喜、李福三人,荷生都收作
跟班,就赞甫、雨农,也延入文案处。秋华堂仍做游宴公所。汾神庙西院,自从痴
珠死后,都说有鬼,没人敢住,后来是韦小珠搬入作寓,才把谣言歇了。秋心院也
纷传有鬼,后来是一邵姓买为别业。这便是痴珠、秋痕两人结局。

  一日,采秋和瑶华商量上坟。这日林喜、李福到夫妻庙伺候。采秋、瑶华素眼,
只带了穆升、红豆、秋英,由甬道坐小轿出城。穆升骑马先走,红豆、秋英坐一辆
车,跟轿而行。到了城外,采秋、瑶华、红豆、秋英一起换了马。路上歇一歇,便
望见竹竿岭夫妻庙。

  林喜、李福迎出,两人下马。进得门来,破庙荒凉,草深一尺,见一群的羊在
那里吃草,颓垣败井,廊庑倾欹。进了前殿,尚自洁净,也排有两三张破的木几,
靠墙一张三脚的桌。这是林喜先到,教看庙预备的。廊下自有行厨供给,穆升捧上
两碗茶来。红豆、秋英跟着采秋、瑶华,看了塑像和那壁间画像残碑,说道:“去
年八月十五,痴珠、秋痕小到这里祭奠么?不想今年,我和你来祭他!”瑶华也觉
黯然欲绝。

  两人喝了茶,逛到后殿,见西边坍了一角,风摇树动,落叶成堆,凄凉已极。
义问得远远有人哭声。红豆、秋英站在倒墙土堆上,见墙外槐树下拴一匹黑骡,一
人看守。李福认是汾神庙的人,问道:“你来做什么?”那人道:“我跟帅父来上
坟。”采秋向李福道:“韦老爷的坟,在庙后那里?”穆升道:“只在墙外西边,
这里去,不上一箭地。”瑶华道:“这般近,我们打这里步行去吧。”采秋道:
“甚好。”便携着瑶华的手,步上土坡,穆升前引。两人凭高远眺,见平原地远,
旷野天低,觉得眼界一空。

  到得下来,便是庙外。疏林黄叶,荒径寒芜,萧条满目,早令人悲从中来。转
向西,远远的望见三尺孤坟,坟前点着香蜡,一个穿袈裟和尚正在膜拜;秃头烧纸,
哀哀的哭。林喜跟着祭品的担,也才到墓下。采秋道:“等和尚走了,我们祭吧。”
穆升道:“他们现已哭过,想是知道我们上来,匆匆要去,槐树下的骡不牵向前么?”
只见秃头和林喜说了几句话,和尚点点头,绕向东边而去。

  红豆、秋英便搀着千秋、瑶华,到了坟上,见墓碑题的是:“东越孝廉痴珠韦
公之墓。”林喜早排好祭筵,采秋洒泪上香,拜了一拜。瑶华也洒泪行了礼。红豆
浇酒;秋英执壶,林喜、穆升焚纸。事毕,四人以次磕了头。只李福在夫妻庙中照
料,不曾跟来。秃头尽着哭。采秋、瑶华十分伤感,俱站不住,那乌骓和瑶华的马
都扯在墓前伺候,就不再到夫妻庙,只劝谕秃头数语,上马走了。这且按下

  待小子表出潘碧桃一番好结果来:碧桃自与钱同秀撒赖以后,并州是站不住。
他妈便将碧桃走了绎州,又走了泽州,走了清化,走了汴梁。汴梁自古佳丽之地,
近来黄河迁徙不常,又新遭兵燹,中州光景,就也不可再问。但是樊楼之灯火成墟,
饭甑之琵琶还伙。碧桃阅人既多,又戒了烟,容华遂愈焕发;迷香洞里,居然座客
常满。

  一日,来个道人,授以操纵吐纳摩咒顿挫之诀,临行说道:“你过此便当发迹。”
只这道人去后,无论旧宠新欢;相对总是味如嚼蜡。后来蔑片领个豪华公子到门.
这碧桃放出手段,百般讨好。那公于见得碧桃千娇百媚。就也十分怜爱。不想晚夕
两口嬲一阵,一个是渺乎其小,一个是廓其有容。还是碧桃泥他唱个“后庭花”到
了天明,竟自走了。数月门庭寂然。母女十分站不住,听说樊城热闹,现在贼退,
遂带了猴儿,径行上路。

  这日,离樊城不上十里,日早落了。对面忽来一队游骑,车夫望风而遁。当头
一个少年,望着碧桃,便跳下马抢了,飞鞭而去。没有三里多路,天快黑了,投一
小小乡村。碧桃高叫救命,村中的人,没个来理。这少年向一家门首停住,里边有
个妇人,黄瘦的脸儿,手拈盏灯,将碧桃扶下。

  碧桃跳掷喊哭,那妇人笑道:“哭也无益,喊也杠然。”这少年也说道:“娘
眼子安静,我们不是食人老虎。”碧桃道:“你还我的妈,我便跟你。”那少年道:
“这是容易的事,马上就到。”碧桃见他没甚歹意,就停住哭,与妇人见礼。那少
年已将他妈带来见面,碧桃大喜。

  看官,你道这队游骑,又是那股贼哩?原未淮北一带城池,近为员逆头目吕肇
受窃踞。这肇受原是枞阳县著名剧盗,却极孝顺,县官破案,一拘他娘,便自投到。
后来积案多了,几毙杖卜。幸站木笼;有个官善于风鉴,见他脸有红光,便放了,
今去投军。不想肇受投贼,受了伪职,踞了枞阳,拥有淮北千余里盐利。与河南捻
首姚荟琳结为兄弟,以此饷足兵多,势强援众。只是生平有个缺憾,是个驴形,自
做贼以来,不知糟蹋了整千整万妇女,却不曾了一回账,以此四布游骑,到处掳抢。

  这少年掳得碧桃,献了肇受,肇受见面,也不甚为奇。这日酒后,叫来服侍,
不料碧桃竞禁得起春风一度,而且曲尽媚猪之态。这是肇受不曾尝的滋味,当下乐
得心花怒开,告了他娘,择日成亲。赏了少年一百两金,差人迎了碧桃的妈,连猴
儿也得了好趣。

  看官,你道人生无论什么人,自从根本上着点精神,再没有不好呢!碧桃那般
淫贱,终始与他妈相依为命。肇受那般荣华,也是终始与他娘相依为命。他娘这会
见个粉妆玉琢的媳妇来了,喜欢之至。这碧桃就珠围翠绕,做起夫人。看官,你道
是好结果不是?尤可喜者,一夕枕上,两人各诉衷曲,碧桃说道:“你如今富贵极
了,只是依人,自来是没结果呢!你怎不反正?将淮北盐利献与朝廷,必有一番奖
励。然后请率所部讨贼,就这千余里地,征税课做找粮饷。金陵守得住,我且霸住
一方;金陵守不住,我便做个陶朱翁。你道好不好呢?”说得肇受一骨落跳起,拍
掌道:“上策,上策!娘子军,我先要投降了!”

  次日,肇受果然托记室做个降书,又遣人私迭北帅许多财物。后来奉到谕旨,
着授淮北提督,改名荩忠。碧桃竟自得了一品大人的诰命。正是:

  羽铩凤凰,语通吉了;
  腐草为萤,道在屎尿。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