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月痕

第四十三回 十花故事肠断恨人 一叶惊秋神归香海
  话说痴珠缠绵愁病,过了一春,把阿宝行期也误了,急得鹤仙要请假来省。转
瞬之间,又是炎夏,芝友引见也回头,痴珠甫能出门。这日来访芝友,芝友道:
“南边时事,目下实在不好,这真令人寝食不安,就是都中,也是近日才撤防堵。”
痴珠叹口气道:“生涯寥落,国事辶屯囗早上得荷生杨柳青军营的信,也是这般说。”

  看官,你道荷生何事驻军杨柳青呢?四月间,逆倭从广州海道窜入津门,京师
戒严,朝议今山、陕各省领兵人卫,荷生所以领兵五千,到了河北。后来奉到谕旨,
都令驻杨柳青助剿。五月初二,芦台官军打了胜仗,逆倭窜至靖海,又为荷生伏兵
杀败,遂退出小直沽,回南去了。荷生后来仍回并州军营参赞,这是后话。

  当下痴珠从县前街就来柳巷,采秋为是荷生密友,素来晤面,就延人内室。见
痴珠病虽大好,却老了许多,就也欢喜。痴珠见采秋华贵雍容,珠围翠绕,锦簇花
团,心中却为天下有才色的红颜一慰。又见个丫鬟面熟得很,询知是秋英。原来秋
香死后,荷生赏秋香的老嬷五十两银,把秋英收为婢女。痴珠又为秋英喜脱火坑。

  此时爱山住在听雨山房;紫沧失偶,就把瑶华赎身出来,作个继室,住在梅窝。
痴珠都走访了,又到东米市街,才行回寓。既不见乏,晚饭也用得多,大家都道痴
珠一天好过一天,可以和芝友同走了。不想无意中又钩出旧病来。看官,你道为何
呢?

  紫沦为着鹤仙是旧交,便延芝友逛一天并门仙馆,嘱痴珠及羽侯、燕卿、爱山
作陪,传来本年花选第一巫云、第三玉岫伺候。又因大家说得荷生花选只剩福奴一
人,也有沧桑之感,便又传了福奴。这一会,觥筹交错,钗舄纷遗,席上人人心畅,
只有痴珠触目伤心。酒未数巡,便推病出席,倚炕而卧。

  大家只得叫福奴、巫云、玉岫轮番上前陪伴,与他出茗添香。痴珠微吟道:
“细草流连侵座软,残花惆怅近人开。”大家一笑。紫沧席间因说起采秋“凤来仪”
的令来,羽侯道:“雅得很,我们何不也试行看?”爱山道:“《西厢》中那里再
寻得许多‘凤’字?”燕卿道:“把《西厢》换作《桃花扇》何如?”羽侯、紫沧
道:“好极!”

  当下芝友首坐,次是痴珠、羽侯、燕卿、爱山、紫沧、福奴、巫云、玉岫。羽
候要推芝友起令,芝友道:“叫我起令,万分不能。大家说了,我学学吧。”于是
羽侯喝了一杯令酒,说道:

    “翱翔双凤凰,《缑山月》,零露氵襄氵襄。”

大家赞好,各贺一杯。次是燕卿,瞧着福奴说道:

    “凤纸金名唤乐工,《碧玉今》,夙夜在公。”

大家也说:“好。”各贺一杯。次该是巫云,说道:

    “传凤诏选蛾眉,《好姊姊》,被之祁祁。”

羽侯道:“跌宕风流,我要贺三钟哩。”大家遂饮了三钟。该是福奴,福奴含笑说
道:

    “鸾笙凤管云中响,《烛影摇红》,”

就不说了。大家道:“怎的不说?”福奴道:“我肚里没有一句《诗经》,教我怎
的?”燕卿道:“一两句总有。”福奴笑道:“有是有了一句,只不好意思说出。”
大家道:“说吧,《诗经》里头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福奴笑说:“中心”又停
了。芝友接着道:“养养。”便拍手哈哈笑道:“妙!”紫沧道:“徐娘虽老,丰
韵犹存,竟会想出这个令来。”大家也贺了一杯。

  次该玉岫,玉岫说道:

    “风尘失伴凤傍惶,《清江引》,将翱将翔。”

大家道:“也还一串,这就难为他。”次该是芝友,芝友想了一会,向痴珠说道:

    “飞下凤凰台,《梧桐落》,我姑酌彼金囗。”

大家说:“好。”各贺一杯。次该是爱山,爱山说道:

    “望平康凤城东,《逍遥乐》,穆如清风。”

次该紫沧,紫沧说道:

    “听凤子龙孙号,《光乍乍》,不属于毛。”

大家都道:“好!”各喝贺酒。次该是痴珠说了收令。紫沧便来炕边催促痴珠起来,
痴珠不起,道:“我说就是,何必起来?”因说道:

    “有杳万山隔鸾凤,《月上五更》,乃占我梦。”

说毕,痴珠仍是不语。

  大家见痴珠今日又是毫无意兴,便一面喝酒,一面向痴珠说笑,给他排解。不
想痴珠检着案上一部小说,瞧了一会,见上面有一首词,噙着泪吟道:“春光早去,
秋光又追。”停一停,又吟道:“恨随流水,人想当时,何处重相见?韶华在眼轻
消遣,过后思量总可怜!”就觉得无限凄凉,便自去了。

  次日,芝友大家来看痴珠,又拉他同访福奴,重过秋心院。觉得草角花须,悉
将溅泪。这夜回来,便咯咯吐了数口血,吟道:
    “西园碧树今如此,莫近高自卧听秋!”次日就不能起床了。

  那芝友却与福奴十分情投意合,就订了终身。到得六月杪,挚福奴领着阿宝一
群人,向蒲关去了。

  痴珠病中,见阿宝兄弟前来辞行,又是一番伤苦。从此服药便不见效,日加沉
重。此时荷生撤防未到,子秀、子善都出了差,羽侯、燕卿、紫沧、爱山,天天各
有公事,就是池、萧照管笔札银钱,一天也忙不了。只心印镇日都在西院前屋,帮
秃头照料,二更天才回方丈去睡。

  穆升等见痴珠病势已是不起,大家想着不久便是散局,秃头渐渐的呼唤不灵,
只得自己撑起精神,彻夜伺候。痴珠自知不免,二十八日倚枕作了数字,与家人诀
别;就教萧赞甫替他写一付自挽的联,是:

    一棺附身,万事都已;
    人生到此,天道难论。

因叹道:“大哉死乎!君子息焉,小人伏焉。”又吟道:

    “海内风尘诸弟隔,天涯涕泪一身遥!”

赞甫着实安慰一番,就也走了。

  这夜二更时候,痴珠清醒白醒,瞥见灯光一闪,有个侍儿眉目十分媚丽。却另
有一段飒爽的神气,含笑招手。痴珠起身,那侍儿早掀着帘子出去。痴珠不知不觉
跟着走,只隔一步,却赶不上。再看走的地方,是个甬道,却不是汾神庙的路,脚
下全是青花石磨光的石板,两边是白玉栏干,围护着无数瑶花琪草。那侍儿早不见
了。远远望去,只见上面数十级台阶;阶上朱红三道的门,黄金兽环。沿阶排列那
些仪从,一对对旌旗幡盖,刀鞘弓衣;还有那金盔金甲的神将,手执兵器,分班站
在中门两边。痴珠想道:“这是什么地方呢?”正在踌躇,不敢前进。

  忽见西边的门拥出许多侍女,宫妆艳服,手中有捧冠带的,有捧袍笏的,迎将
出来。一个空手的,生得荷粉露垂,杏花烟润,向前跪下道:“请主人更衣。”便
引痴珠进了中门。东西两班人等,瞧见痴珠,都叩起头来。痴珠从屏门走上殿来,
见殿上立一更衣镜,有七尺多高,镜中一个人影,衣服虽不华美,而丰采奕奕,英
爽之气见于眉宇。镜后走出一个神人来,向痴珠道:“先生来了。”把手一拱,足
下便冉冉生云,上天而去。侍女伺候更衣已毕,扶在正面几上坐下。

  痴珠正要说话,忽见屏门洞开,门外停两座七香宝辇,又有许多宫妆侍女,有
执拂的,有执扇的,有捧如意的,有捧巾栉的,有捧书册的,簇拥着两位珠缨蔽面
的女神下车。痴珠从殿上望将下来,一个面庞好像亡妾茜雯,一个面庞儿好像娟娘。
只见黄巾力士引向廷前方面,下铺两个宝蓝方垫,那女神绰绰约约,走至垫前,便
俯伏跪下。旁有一个金甲神将唱道:“泪泉司、愁山司谒见。”痴珠身旁侍女唱道:
“平身。”便有四个侍女扶掖二女神,从东点环佩珊珊步上殿来。

  刚到殿门,痴珠立起身,上前略一凝视,一个正是茜雯,一个正是娟娘,喜极
不能说话,一手携着一人发怔。半晌,转扑簌簌的吊下泪来。茜雯、娟娘早是泪珠
偷弹,至此更呜咽欲绝。痴珠向茜雯恸道:“人亡家破,教我何以为人!”茜雯咽
着道:“天数难逃。”

  娟娘抹泪道:“你今到此,尘缘已断,平破往复,世事自有回环,何必重生魔
障?我告诉你:这地方系香海洋青心岛,你原是此间仙主,我和茜雯妹妹、春纤妹
妹、秋痕妹妹,都是你案下曹司。因数十年前误办一宗公案,害许多痴男怨女都淹
埋在这恨水愁山、泪泉冤海;因此玉帝震怒,召着金公兆剑替你作了仙主,将我们
监禁在离恨天,先后谪降人世,亲历了恨泪愁冤的苦。去年蕴空坐化,玉帝怜他五
十余年节苦行高,诏金公领着蕴空重游尘世,享历荣华,方才去了。我和茜雯妹妹
罚限先满,如今你已复位了。秋痕妹妹罚限即刻也满,只春纤尘劫未尽,尚有五六
年耽延,修成正果,方许重证仙班。”说到此,便将牙笏向痴珠心前轻轻一拍,道:
“怎的尘梦还不醒哩?”

  痴珠咳嗽一声,呕了一口鲜血,却是南柯一梦。秃头闻声,急跑进来,见桌上
的灯黯黯一穗,帐外模模糊糊有个人影,像是红衣女子,一闪即不见了。秃头唬得
打战,急掀开帐,见痴珠眼撑撑的说道:“什么时候?”秃头道:“差不多两下钟。”
痴珠一丝半气的说道:“我又呕了一口血,觉得腥臊得很,你取些汤给我净净口。”
秃头将帐挂起,剔了灯,点起枝蜡,从水火镦上倒半匪的燕窝莲子汤,递到痴珠唇
边。

  痴珠歪转半身,将口漱净,又喝两口下去,合眼把梦境记忆一回,恍然悟却前
生,就问秃头道:“立秋是什么时辰?”秃头道:“说是卯时。”痴珠吟道:
    “兰摧白露下,桂折秋风前。”就说道:“你叫林喜去方丈请师父起来,
你把小衫裤替我换上。”秃头道:“老爷身子不好,何苦要换?”痴珠道:“呆奴!
我要走了,你留得我么?我箱里东西,萧师爷替我开有清单,通给你去。箱以外的
东西,穆升、林喜、李福三人均分了,也算跟我辛苦一场,留个纪念吧。我这几个
月剩下的束修,也寄不回去,殡殓了我,余下的你拿去,作个下半世的养活。倘道
路平静,替我回南看家,走吧!”秃头哭道:“老爷好好的,又没有变症,怎讲起
这些话?”穆升流着泪,说道:“老爷保重。”正往下说,林喜已请心印来了。

  穆升掀开帘子,让心印进去,自己向厨下招呼大家起来。刚由墙囗转过后院,
忽听楼下一响,便问:“是谁?”没有答应,已吓得满身寒毛直竖。再听得一声很
响,你似左边屋里空棺挪动的声,便觉得通身发抖,两只脚就如钉住,走不动了。
林喜、李福闻得声响;拿枝蜡赶来看视,穆升还自站着,心上突突的乱跳。停一停,
三人同到楼下,唤醒大家出来前院。烛影里,又似槐树底下隐隐有几多人站在那里。
其实,天是阴沉沉的,只听得风吹槐叶,簌簌有声而已。

  屋里,秃头带哭检点痴珠衫裤。心印瞧着痴珠两颊飞红,也觉得不好。痴珠早
把吩咐秃头的话,与心印覆述一遍,就唤秃头将一小箱交给心印道:“这是我的诗
文集和那各种杂著,通共一百二十卷,你替我转交荷生。《玄》文覆瓿,《论语》
烧薪,这算什么?只我一生的心血,都在这里,托他替我收拾吧!”心印见此光景,
就要忍住哭,也忍不住了。

  林喜等满面泪痕,帮着秃头替痴珠擦了身上,换了衣裳,跏趺而坐,向心印道:
“你是大解脱的人,何为也哭?我这会心上空荡荡的,只有老母尚然在念。为子如
我,有不如无。”便滴下两点眼泪。一会,目神渐散,两颊的红也渐淡了。满屋中
忽觉灵风习习,窗外一阵阵细雨。痴珠叫林喜端过一张炕几,向李福要了笔砚,心
印检一张笺纸递上,林喜磨着墨,痴珠提起笔来,在纸上写了四句道:

    海山我旧小游仙,滴落红尘四十年;
    一叶随风归去也,碧云无际水无边。

题罢,掷笔倚几而逝。时正卯三刻。

  心印大恸,秃头等泥首号啕,却远远的闻得蛮箫之声,经时才出。心印一面哭,
一面招呼秃头将痴珠扶下。只见容颜带笑,脸色比生时还觉好看,只瘦骨不盈一把。
这会,赞甫、雨农也到,大家帮着点香烛、焚纸钱,哭个泪干声尽。心印领着徒子
徒孙,就在秋华堂念起度人经。赞甫、雨农领着穆升,照料衣裳棺椁。用的棺,就
是停放楼下那一口。

  秃头诸事不管,只在床前守尸痛哭,就如孝子一般。到了人殓,秃头体贴痴珠
生前意思,将秋痕剪的一绺青丝、一双指甲,缝个袋儿,挂在痴珠襟上;其余痴珠
心爱的古玩,和秋痕的东西,俱装人棺中。将灵停放在秋华堂,秃头等轮流在灵帏
伴宿。次日,心印题上一付挽联,是:

    梓乡极目黯飞云,可怜倚枕弥留,犹自伤心南望;
    莲社暮年稀旧雨,方喜高斋密迩,何期撒手西归!

这且按下。

  看官须知:痴珠方才化去,秋痕却已归来。正是:

    铁戟沉沙,焦桐人囗;
    安道碎琴,王郎斫案。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