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月痕

第三十八回 芐囗无灵星沉婺女 棣华遽折月冷祗园
  话说痴珠初三夜,自大营回寓,一夜无聊。天亮一会,听得炮声连续,知是荷
生走了,就也起来。见碧桃花都已零落,憔悴得可怜,便叫林喜挪在槐荫下,教他
们天天灌溉。盥漱用点已毕,伏枕假寐。恍恍惚惚瞧见李夫人颜色惨淡,穿着凤冠
霞帔,掀着帘子说道:“先生自爱,我先走了。”觉得一身毛发竖起,擦开两眼,
寂无人声。心上十分作恶,便步行到了县前街。

  李夫人方才罢妆,迎了出来。痴珠留心瞧夫人的神气,也还好好,自然讲不出
梦中的话。转是夫人说道:“谡如许久没有家信,这两天实在记念他。”言下怆然。
痴珠只得将话宽解。夫人又说起娘家隔远,没个亲眷,因劝痴珠赶办秋痕的事。痴
珠只是不语。

  吃了早饭,便来秋心院,只见院中静悄悄的,步入里间。秋痕头也没梳,手拿
一本书,歪在一个靠枕上看,抬头瞥见痴珠,坐起笑道:“你来么?”就走下地来。
痴珠也笑道:“荷生去了,我无聊得很。”秋痕携着痴珠的手道:“天下事都要翻
转来看,譬如你当初不认得荷生,他走他的路,你自然不想着他。就是我……”说
到这一句,便和痴珠坐下,噎着咽喉,说不下去了。痴珠惨然。

  停一会,秋痕又说道:“我没爹没妈,孤苦伶仃一个人,又堕在火坑,死了自
然是干净。你怎好……”说到这三字,竟哭起来。痴珠道:“怎的?”秋痕便咽道:
“痴珠,痴珠!你也该晓得,梧仙是心已粉碎,肠已寸断了!”痴珠忍不住也掉下
泪。停一会,秋痕转抹了眼泪,问道:“你出城送荷生没有?”痴珠摇头道:“没
有。”秋痕道:“你这会从家里来么?”痴珠道:“我昨晚一夜没睡。”就将清早
梦见李夫人及到县前街李夫人说的话,一一述给秋痕听。秋痕道:“李太太做人,
很有福气,何至有什么意外的事?你我的事,承太太一番美意,只是我家的人,实
在难说,总要我挨得一年半载的苦,教他们没甚想头,那时候就好商量了。”

  两人促膝谈心。靠晚,吃过饭,秋痕略有意兴,焚了一炉香,将琴调和,弹起
《水仙操》。只觉得指头勾剔,怪刺刺的,与寻常不同,便说道:“怎的生疏了?”
再和一会,又弹起来,没得半阂,忽划然一声,宫羽两弦一齐断了。两人失色,默
默无言。秋痕满襟是泪。那犭呙儿唆唆,傍着锦靿,好似劝慰他一般,痴珠叹
口气道:“怎的就这般件件见得不好!”秋痕伏在琴案,呜呜的哭。痴珠挨不住,
就自走了。

  一夜难过,到得四更,忽听外面挝门甚急,秃头认是县前街老奴李升声音。痴
珠赶着问:“是何事?”李升入来,站在房门外,回道:“太太夜来生产,觉得十
分不好!”痴珠不待说完,便披上衣,跳下床来,一面披衣,一面赶着套车。李升
提灯迎上,去了。

  到得县前街,只见门上的人都迎出来道:“韦老爷来了,我们太太不好得很!”
痴珠赶着下车,问道:“到底怎样?”门上的人道:“胎是已下,只人已晕过数次。”
痴珠道:“没个亲眷,怎好哩?”大家跟进大厅。炕上一个是高大令,一个是麻大
夫,和管事家人商量下药;听说痴珠进来,大家抢下台阶。麻大夫道:“痴珠先生
来了,便有人做主。”痴珠道:“给大夫看,怎样呢?”高大令不语。麻大夫摇头
道:“脉息已散,怕看命根……”只听得上屋连声说:“太太请韦老爷!”

  痴珠只得向麻、高道:“全仗高明营救,定个神方。”踉跄走入,掀开帘子,
站在房内问道:“这会怎样?”只见老娘丫鬟围床两旁,李夫人色如金纸,靠在两
个老嬷身上,手牵阿宝,望着痴珠厉声道:“先生!我挨着死等你,你把阿宝手上
钥匙收起!”哎呀一声,即便晕绝。大家赶着握住头发,灌下参汤,渐渐回过来。
一个大丫鬟带着阿宝,将一包钥匙递给痴珠。痴珠见这光景,又见阿宝泪痕满面,
真个心如刀绞,禁不住涕下涔涔。听得李夫人又厉声问道:“交给先生没有?”痴
珠只得大声道:“我已收过。太太你拿定心,不要乱。”李夫人噙着泪道:“我的
心一丝不乱,只我的爹娘都来叫我去了。谡如数月没有信息,军营中生死不可知。
我的兄弟又隔十余天的路,苦呀!”一阵血腥,人又晕绝。

  痴珠十分难受,又不便上前,没个主意,只得退出帘外。此时高、麻商定一方,
赶着煎好,灌下。大家随哭随叫。好一会,又回过来,叫道:“阿宝呢?”大家将
阿宝送上,李夫人瞧一瞧。恰好阿珍、靓儿都醒了,奶嬷抱到床前,李夫人也瞧一
瞧,说道:“我不管了!”又叫道:“先生呢?”痴珠急入。此时天将发亮,灯光
烛影,闪得阴沉沉的。猛听得李夫人叫道:“谡如!谡如!”便两目低垂,双牙紧
闭了!痴珠大杨,阿宝伏着床沿,鸡鸣的哭,内外人等都嚎啕大哭起来。

  一会,停灵挂孝,管事家人请痴珠议定殡殓。痴珠便领着李家几个老仆,和李
夫人身边的老嬷大丫鬟,将一切箱笼尽行出封;差人向谡如、鹤仙相好的同寅故旧
告丧。秋痕就也来了。到得巳末,便有各家的眷属前来哭临。秋痕一身素服,陪着
痛哭。好是谡如不在家,阿宝又小,却无男客。痴珠乘空,便洒泪作书两封,一专
差到蒲关去,一专差到江南去,西刻同发。

  次日初五,阴阳生拣的时辰是卯正三刻大殓,午初一刻进棺。到得三下多钟,
安了灵,秋痕便向李夫人灵前哭辞,嘱咐老妇丫鬟看视阿宝。这阿宝虽只八岁,却
乖觉得很,见他母亲已死,秋痕也要去,便拉着秋痕的衣袖大哭。大家都已收泪,
见阿宝这个情状,满屋的人惨然,又跟着哭。秋痕更是伤心,抱着阿宝道:“我不
去,你不要哭。”于是痴珠走了。

  此时新月如钓,痴珠对月独坐,想着李夫人如许做人,竟罹此难,可见天道无
知!便懒懒的进房,一夜回来覆去,想起谡如远别半载,荷生出师关外,客边痛痒
相关的人,目前竟无一个;回首南边,又遍地黄巾,差不多一年不得家信,老亲、
弱弟、瘦妻、稚子,竟不知是何景象。想到此处,真个四大茫茫,侧身无所,才名
画饼,忧患如山,不知不觉痛哭起来。

  时已三更多天,累得秃头等从睡梦中各自惊醒,急起探视。痴珠只得说是梦魇。
次日一早,教李福磨一盂的墨,教秃头买得白统,写一副挽联,自行带至县前街挂
起。秋痕瞧是:

    廿余年往事如烟,记旧日师生,恍见双鬟来问字;
    二千里望夫化石,痛当前儿女,何堪两地共招魂!

看罢,又流了无数的泪。是日,痴珠便陪了一天吊客,又定下念经开吊日期,刻起
讣音,直到上灯回寓。

  秋痕打发痴珠走后,正在灯下替阿宝缝孝鞋,忽见门上的人领着穆升踉跄奔入,
说道:“刘姑娘,快看老爷去!龙山失守,我们八老爷殉难了!老爷接着家信,大
哭一声,晕倒在地。”秋痕这一惊,好像半天打一个霹雳!大家都也惊骇,赶着替
秋痕收拾,骗开阿宝,悄悄的上车。一路淌了多少眼泪。

  到得西院,早听得痴珠号啕大哭。心印、池、萧及秃头等,围着一屋。秋痕这
会顾不得什么,拉着痴珠也哀哀的哭。后来秋痕先住了哭,同大家把痴珠拥人里间
躺下,把痴珠劝住哭。痴珠谢了众人,就托心印延请十六位戎僧,就汾神庙开起七
昼夜经坛。

  到了次日,排设停妥。西院外间,也安了灵。痴珠素服哭奠一番,便赴坛烧香。
此夜月色阴沉,纸幡招展,觉得梵语凄凉,灯光黯淡,绝不似寻常鱼鼓经声,便又
大恸起来。这日就有同乡过来慰问。以后各营员并通知道了,也有排祭筵的,也有
送联轴的,更忙了数日。兼之县前街也在开吊,痴珠万虑千愁,这十数天也疲极了。
虽有秋痕、秃头小心伺候,无奈饮食日减下来,直觉骨瘦如柴,身轻似叶;到了谢
吊这一日,只喝粥两碗,是夜又呕了数日血,直把两人急得要死。

  痴珠因告知秋痕,决意于三月初十带秃头、穆升,轻装南去看家。秋痕忍着泪
道:“这是正理,我怎敢多说?只道路梗塞,是一节为难;再你这样身体,怎禁得
起长途跋涉?”痴珠叹口气道:“死生有命,我做我的事罢了!”秋痕默然。痴珠
接着道:“我与你总是没缘,故此枝枝节节,生出许多变故。我如今百念俱灰,只
求归见老母。”秋痕扑籁籁吊下泪来,说道:“我原说过,祸离更甚于惨别,你有
老母,怎的敢叫你不要回南?只我的魂魄,一路附着你走吧!”痴珠道:“这也何
必!自古无不散的筵席,百年岂有不折的驾凤?万里一心,遥摇相照;万古一心,
久久不磨。你我就不能同生同死,也算得是个同心。”痴珠说到这一句,便咽住了。

  秋痕更是难忍,竟大恸起来。这夜痴珠于枕上得一首五古,留别秋痕。诗云:

    瑶台熟蟠桃,王母初开宴。鸦头簇绣袍,雉尾移宫扇。祥云朵朵
  来,大会神仙卷。就中拈花人,忽展春风面;小儿从隙窥,偷索手中钏;
  目成两无言,双心盟缱绻。好词致蹇修,竟已遭神谴;妃子谪风尘,岁星
  亦不见。一十九年间,沧桑知几变?氤氲使有神,会合旧钗钗。堕落复
  何言,绿修秋心院!记惜圭壁躬,一作红颜援?所恨磨蝎宫,事变惊闪
  电。此别岂不伤?此会难相恋。痛如用上刀,快若弦端箭,涕泪双滂
  沦,襟上千行溅。莽莽并州城,可是阎摩殿?早知烦恼多,何如不相
  见!正是:

  鸳鸯不独宿,难至亦分飞;
  春草江南客,扁舟一叶归。

  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