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月痕

第三十七回 廷推岳荐诏予清衔 风暖草熏春来行馆
  话说关陇回子,自去年大受惩创以后,善良者自然回籍,重谋生业,就中单身
的,也受地方官安插,洗心涤虑,去作良民。只有一班狡黠的酋豪,或逃亡在外,
复出为非;或虽受招安,家业已荡,便纠合亡命,就近作个强盗,掳掠乡民个畜,
抢劫过往行旅。地方官只怕多事,隐忍不报。这回子啸聚得多,去年道倭据了广州,
回子得信,因又跳梁起来。想并州富足,又是春和时候,这番真个要由草地窜入云
州等处。

  雁门关总兵于正月三十得了确信,是夜子正三刻,五百里加紧禀报前来。因此
经略请荷生计议,荷生道:“这番不比前次,只要以防为剿。前次彼已破了潼关,
故不能不痛加剿洗。今日彼尚在三关之外,只有迅速将关外各口隘严防,彼来则剿,
彼去亦不必追。野无可掠,自然解散。然口外各隘,炮台沟垒及Liao台探卒,是紧
要的。”荷生一面说,经略一面点头道是,随说道:“这事只好请先生督兵一行。”
荷生辞道:“只怕才力不及。”经略那里肯依。又问起荷生纳宠之期,荷生即以采
秋的事相告。经略大喜,说道:“先生此行,公私两得,须带多少兵呢?”荷生道:
“兵不在多,就左右翼中挑出千名,着颜副将、林总兵两人管带前往,便够调遣。
只此行却要仗大人洪福,两件事都能如愿才好。不然,五台山近在咫尺,誓将披缁
入山,不复问人间事矣。”说着,眼皮一红。

  经略笑道:“先生何必如此?回子余孽,先生一出,马到成功。至先生私事,
怎样办怎样得手,更属无可疑虑。而且先生气色大好,指日还有喜事,不过这两天,
便可得信哩。”荷生道:“晚生还有什么喜呢?”经略道:“这会且不必说破。我
是从气色上,看得十分准。”荷生只得撂开,说用兵的事了。是晚经略就留荷生小
饮。一面檄召颜、林二将,于明日卯正三刻,带领左右翼兵,赴教场挑选。一面差
员提令箭,谕知粮台办饷,军需局预备军装,俱限明日巳刻齐备。

  次日卯正,荷生下了教场,到得辰正,已将一千名兵挑出;面谕颜、林二将,
午刻给饷给装,申刻管带出城,十里驻扎,初四日辰初二刻长行。颜、林二将得令,
自去行办。

  荷生回营,顺路访了痴珠,告知一切。痴珠笑道:“夫子有三军之惧,”荷生
不待说下,截住道:“你还说这些,人家百忙中找你坐一会,你却有工夫讲顽话。
我和你说,我到雁门,公事或者办得了,只我私事有些为难,倘是不谐,我便上五
台山出家了。我的诗文稿和柳巷园子,一起交给你,你替我收掌吧。”便噙着一眼
眶的泪,向靴页中取出一个折子,递给痴珠。

  痴珠接着,放在案上,说道:“你这话从何说起?我和你说,你再不要这般胡
想,你从此是一派坦途。你想要跑一遭雁门,就出有这一件事,替你做个锦上添花,
凑巧不凑巧呢?我这会正替你喜欢,你何苦说出这些话?倒是我和秋痕,不晓后来
是怎样变局!”荷生道:“你只听心印的话,和李太太商量,给了身价,是正经的
事。至秋痕替你打算,都行不去,我劝你不要听他。这数句就是我临别赠言,你须
记着。”便站起身,匆匆的走了。

  回到营来,正待卸下冠服,帘外的人报道:“大人穿着公服过来。”荷生迎出,
只见跟班捧着折匣,经略笑吟吟的步上平台,拉着荷生的手进入屋里,即向荷生一
揖,说道:“先生大喜!”荷生只道是给他送行,便回一揖道:“全借大人平日的
威德,此去或不辱命。”经略笑道:“喜事重重。”便向折匣中取出一本奏折来,
递给荷生。荷生见上面朱批道:
    览奏均悉。这所保五品衔举人韩彝,着授兵科给事中,即留营参赞

  军务。钦此。阅毕,将折子安在上面几上,九叩谢恩;便向经略行下礼去,道:
“大人栽培。”经略赶忙还礼。荷生起来,说道:“仰荷天恩,不次拔用,只怕材
不胜任,辜负大人一番盛意。”

  经略掀髯笑道:“我保举总不错,而且这折子上得也妙。我的折子,是十九到
京;十八,谢小林侍御早有一折,密保了你。内阁于二十日奉着上谕,也行文来了。”
说着,便走向几子,将折子展开,检出一张红单条,递给荷生。见上面写的是:

    兵科抄出,正月二十日,奉上谕:河南道御史谢嘉树奏称,五品衔举
  人韩彝,学宫韬钤,材堪将帅,现为并州大营延理军务;前年元夜,蒲关
  奏凯,悉伊运筹之力,与明禄年终密保折内,语悉相符。着即授兵部给事
  中,仍留本营参赞,该部知道。钦此。

瞧毕,说道:“幸是小林折子是先一日递的。譬如小林折子后一日,大人折子先一
日,倒象小林附声气了。”经略道:“这都是先生的福大!”又附耳道:“听说秦
王召见时,也曾保过先生。”荷生接着道:“如今求大人别这样称呼。论统属,大
人是个堂官;论保举,大人是个恩师。”经略道:“好,好,我们兄弟称呼吧。”
坐一会,就也进去。

  自此,荷生算是并州小钦差。遂赶紧备了谢恩的折,由经略代奏。经略即将此
次荷生督兵出关防剿情形,也一并奏明。次日卯刻拜发。当下通省官员、本地乡绅
及营中幕友将校,贺喜者麋及至沓来。荷生有见有不见。直闹到定更多天,刚欲歇
息,又是痴珠来了,说道:“何如?班生此行,无异登仙。”说得荷生也笑了,执
手数语而别。

  次日,紫沧是卯正匹马先走,四站赶作两站。荷生为着经略暨文武官亲送出城,
到得未正,才抵青龙镇。是日大风,一队轿马行土岭间,蜿蜒逼仄,兼之土无泉脉,
僵峙枯立,经风簸扬,尘垢岔集。将至忻州界,风刮愈烈,飞土如雨。荷生轿中口
占七古,是:

    祖龙鞭石石未尽,破碎弃置西山涯。
    生公说法不到晋,遂令千载成顽沙。
    行人策马频来往,轮蹄误听风波响。
    谁信元戎十丈旗,借作桃根两枝桨。

刚才吟完,前行帅字旗转出山坳。三声炮响,忻州文武宫接出界上。荷生不免下轿
酬应一番。

  此时天色将黑,等得灯笼火炬一起点着,再走十余里,已经八下多钟。灯火中
遥见远远一簇人马.知是颜、林二将排队迎接。望着帅旗到了,吹起角来,炮声一
响,挝鼓三通。行馆门前,奏着细乐;荷生的轿,软步如飞,进行馆去了。青萍传
出令箭安营。森严甲帐,灯火齐明;刁斗传更,旌旗闪影。二更后,荷生自出营外
查了一回,颇觉整齐严肃,心中高兴,便作了一诗,题:

    陌上何人赋草熏?无端祖帐感离群!
    天连野戍生边气,风卷平沙作浪纹。
    断涧经年惟积雪,空山有用是生云。
    独怜天下方多事,鸿雁中宵不忍闻!

  第二日风定,卯正起马,按队上石岭关。遥望忻州城郭,在高风陂陀之际。绕
铁笄山下,行河滩沙石中,三十里外,路始平坦。春融冰释,土脉上浮,途间往往
水溢。度田间阡陌,到了忻州城。人烟稠密,百货毕会。帅旗一到,父老扶杖,妇
孺联裙,道旁顿如堵墙。州官迎入行馆,打尖,尖后行平野中。时方东作,只见扶
犁叱犊者,于于而来,喁喁而视,正如一幅图画。那崞县官员,又接来界上了。

  第三日由金山铺起马,五里忻口,两山尽处,凿石为关,一夫当之,万夫莫敌。
遂沿滹沱河至红崖湾,尖北贾镇。不一时,过了崞县,城在土岭之巅,土多崩裂,
城亦倾侧不整,道途观听,自不及忻州热闹。四下多钟,到得行馆。轿子刚进屏门,
钲鼓声中,忽见紫沧行装站在台阶上。荷生喜极,打着护手板,护轿营弁忙将轿扶
下。紫沧抢迎过来,荷生赶着下轿道:“你怎的又转回来?”紫沧正待答应,荷生
瞥见上屋有个艳妆侍儿出来,凝眸一视,却是红豆站在帘边。

  荷生这一喜,如陡见家里的人一般,说不出话,连紫沧怎样说也不听见,只拉
紫沧向月台上走来。才上月台,又听得帘内环佩之声,珊珊已到门侧,更是心花怒
开,向红豆道:“你来接我么?”红豆打开帘子,笑道:“娘也来了。”荷生早见
采秋倩影亭亭,临风含笑。两人执手,喜极而悲,各自盈盈泪下。半晌,荷生向紫
沧道:“我不是做梦么?”紫沧道:“坐下再说吧。”方才坐下,青萍回道:“代
州官员禀见。”采秋、红豆退人里间,紫沧也退出东厢。荷生一起一起的接见。直
至上灯,才有空和采秋畅谈。

  看官听着:人生富、贵二功、名,一字是少不得的。正月时,贾氏何等刁难!
这回紫沧自省赶来,进城已是初三黄昏时候,竟不到家,先来见过采秋,将荷生的
信递给他瞧。先是雁门郡人心惶惶,讹言四起,闹到初三下午,得着韩荷生带兵出
来信息,才稍安靖。这贾氏见时事如此,深悔前非。后闻荷生带兵来了,又怕惹下
祸事,早哑口无言,受藕斋抱怨。如今听得荷生做了官,是个钦差,喜到十分,就
也怕到十分,那追悔更不用说了。转自己出来招认不是,只求紫沧领采秋迎上一站
来。

  采秋道:“这却不必。”紫沧道:“也好。此去崞县,只四十里地,知县又是
我旧东家,可以据实说给他预备,也免得荷生进城一遭,招摇耳目。且此事是经略
知道的。”原来到雁门关,是由代州阳明堡西行,不走郡治。打郡治北门二十里至
雁门关,是个小路。荷生与紫沧打算,是到了崞县,教颜、林二将带兵先行,自己
换车私往采秋家一探,即连夜出北门,赶到关上。不想贾氏转叫采秋接出来。

  当下说明,贾氏、藕斋都在厢房伺候。紫沧领他夫妇出来叩见。荷生也还了一
揖,前事不提,只面谕两人:将采秋行装收拾妥贴,等候班师。两人答应退下。恰
好上屋的席,是两席满汉,荷生便撤一席,赏给两人去吃,自与采秋同坐一席。采
秋团问起痴珠、秋痕景况,荷生略说一遍,因叹道:“你吃长斋,他也吃长斋;你
如今开了荤,不知他何时才开哩!”采秋也为怅然。这一夕,崞县十分讨好,行馆
中彻夜灯烛辉煌。二更后,紫沧自在东厢安歇。两人并枕,谈着三十来天别绪。

  转瞬天明,营门外角声呜呜的吹个不止。荷生只得起来,传令颜、林二将先走,
又见了几起的客。因行馆后进有座望楼,便与采秋领着红豆,登楼凭眺。遥见空际
有白云数片,谛视之,不动亦不灭,采秋指着道:“这就是雁门关山头积雪。”荷
生道:“我少刻便在这山外了!”说着。两人泪眼相看一会,不语,忽晓风吹来,
凉如冰雪。采秋道:“口北地方冷,不比内地,你带着大毛衣服没有‘!”荷生道:
“都有。”采秋又嘱咐:“诸事留心保养。倘若要打仗,千万不可轻敌;口外回部
是不怕死的。”荷生道:“我知道。这回不用打仗,你放心。”瞥见尘沙起处,一
簇军马如蚁行蜂拥,红豆指着道:“兵出城了。”忽见青萍上来,口说:“轿马伺
候已齐。”荷生遂与采秋订着班师之期。

  两人执手含泪,采秋呜咽道:“我不便下去送你,就在这楼上望望吧。”又嘱
咐了青萍,路上好生伺候。又亲自与荷生穿上大红披风、厢金风帽。荷生只得硬着
心肠下楼。到了院子,回头一望,见采秋泪眼凝睇,荷生也含着泪眼道:“你也回
去吧!”采秋点头。荷生出来前屋,嘱紫沧三日后到关上来,就上轿走了。

  采秋和红豆在楼上,听得城边炮响,知荷生出城,便眼撑撑的,向着先前瞧见
军马的地方望去。等了好一会,才见帅旗过去,一顶四人抬的蓝呢轿,前呼后拥,
迢迢前去。到得转过树林,望不见了,叹一口气,方扶着红豆下楼,与他爹妈回家。
正是:

    杨柳依依,长亭话别。
    骍骍征夫,邦家之杰。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