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月痕

第十五回 诗绣锦囊重圆春镜子 人来菜市独访秋痕
  话说荷生别了痴珠,轿子沿堤走来,仰观初月弯环,星河皎洁,俯视流烟澹沱,
水木清华,因想起愉园水榭,今夕画屏无睡,风景当亦不减于此。又想道:“我们
一缕情丝,原是虚飘飘的,被风刮到那里,便缠住那里。就如痴珠,今天不将那脉
脉柔情都缠在秋痕身上么?可怪秋痕素日和人落落难合,这回一见痴珠,便两心相
照,步步关情,也还可喜。只是他两人这情丝一缠,正不晓得将来又是如何收煞哩!”
一路乱想,猛听得打梆之声,是到了营门。

  只见灯火辉煌,重门洞辟,守门的兵弁层层的分列两旁。那轿夫便如飞的到了
帐前停住,门上七八个人都一字儿的站在一边,伺候下轿。荷生略略招呼,就进寓
斋去了。跟班们伺候换了衣履。见苍头贾忠踉踉跄跄,拿一个纸包上来,像封信似
的,回道:“靠晚洪老爷进来坐等老爷,到了更余,等不得了,特唤小的上去,交
付这一件东西,吩咐小的收好。又说明日在欧老爷家,专候老爷过去,有话面说。”
荷生也不晓得是什么,接过手,轻飘飘,将手一捏,觉松松的。便撕去封皮,见是
一块素罗,像是帕子。抖开一看,上面污了许多泪痕;桌上掉下一个古锦囊,两面
绣着蝇头小楷,却是七律二首。便念道:

    “长空渺渺夜漫漫,旧恨新愁感百端。
    巫峡断云难作雨,衡阳孤雁自惊寒。
    徘徊纨扇悲秋早,珍重明珠卖岁阑。
    可惜今宵新月好,无人共倚绣帘看。”

念毕,叹一口气,自语道:“如许清才坠入坐劫,造物何心,令人懊恼!”又将那
一边诗朗吟道:

    “多情自古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

就惨然自语道:“沉痛得很!”又念道:

    “岂是拈花难解脱?可怜飞絮大飘零。
    香巢乍结鸳鸯社,新句犹书翡翠屏。
    不为别离已肠断,泪痕也满旧衫青。”

贾忠和大家怔怔的站着,荷生反覆沉吟一会,猛见贾忠们兀自站着,便说道:“你
们散去罢。”

  荷生因欲乘凉,就也踱出游廊。清风微来,天云四皎,双星耿耿,相对寂然。
徘徊一会,倒忆起家来,便将都中七夕旧作《望远行》吟道:

    “露凉人静,双星会、今夕银河深浅?微雨惊秋,残云送暑,十二珠
  帘都卷。试问苍苍,当日长生殿里,私誓果能真践?只地久天长,离恨
  无限!何况,羁人乡书一纸,抵多少、回文新剪。细计归期,常劳远
  梦,输与玳梁栖燕。毕竟织女黄姑,隔河相望,可似天涯近远?恨无聊
  徙倚,阑干扪遍!”

吟毕,便唤青萍等伺候睡下。

  次日,看完公事,想道:“今天还找剑秋闹一天酒吧。”便唤索安吩咐套车,
到了绿玉山房,剑秋不曾起来。紫沧自将采秋不忍拂逆他妈一段苦情,细细表白一
番。荷生听了便也释然。一会,剑秋出来,说道:“荷生,这宗公案你如今可明白
么?我原说过,这其间总另有原故,是不是呢?如今吃了饭,我们三人同去愉园走
一遭吧。”荷生不语。一会,摆上饭,三人喝了几钟酒,差不多两下钟了。剑秋正
催荷生到愉园去,不想红日忽收,黑云四合,下起倾盆大雨来。剑秋又备了晚饭,
说了半日闲话。

  急雨快晴,早已月上。剑秋、紫沧乘着酒兴,便不管荷生答应不答应,拉上车,
向愉园赶来。传报进去,三人刚走人八角亭游廊,早是红豆领着一对手照,亲接出
来,笑向荷生道:“怎的不来了十一天?”剑秋笑道:“我三个月没来,你怎的不
问哩?”紫沧也笑道:“我们就十一年不来,他也不管呢。”红豆笑道:“洪老爷,
你昨天不才来么?”三人一面说,一面走,已到桥亭。只闻得雨后荷香芬芳扑鼻,
就都在回栏上坐了。丫鬟们便放下手照,抬了几张茶几来,送了茶。

  只见远远一对明灯,照出一个玉人,转过画廊来。紫沧向剑秋道:“你看此景
不像画图么?”剑秋笑道:“我们不配作画中人,只莫学人吊下去作个池中物吧!”
刚说这句,采秋已到跟前,故作不闻,说道:“这里暑气未退,还是水榭屋里坐吧。”
于是荷生先走,领着大家转几折游廊,才到屋里。

  原来愉园船室后是池,池南五间水榭,坐南向北,此即愉园正屋。剑秋、紫沧
俱系初次到此,留心看时,只见面面明窗,重重纱罩,五间直是一间。其中琴床画
桌.金鼎铜壶,斑然可爱。正中悬一额,是“定香吟榭”四字。两旁板联,是集的
宋人句:

    细看春色低红烛;烦向苍烟问白鸥。

款书“渤霞题赠”。下面一张大案,案上罗列许多书籍。旁边排着十二盆兰花,香
气袭人。中间地上点着一盏四尺多高玻璃罩的九瓣莲花灯,满室通明。四人一一坐
下。

  紫沧见荷生、采秋总未说话,便道:“你两个都是广长妙舌,怎的这会都作了
反舌无声?”采秋说道:“人之相知,贵相知心。落了言筌,已非上乘。”剑秋笑
道:“相视而笑,莫逆于心,此自是枕中秘本,便有时也落言签。我却不信你们两
个通是马牛其风,不言而喻呢。”荷生笑道:“胡说!”采秋道:“酒是先生撰,
女为君子儒’,汤玉茗至今还在拔舌地狱哩,管他则甚!”便又谈笑一会,荷生、
采秋总觉得似离似合,眉目含情。又命红豆,教人将南窗外纱幔卷起。只见碧天如
洗,半轮明月,分外清华。

  大家移了几凳,坐在栏干内,领略那雨后荷香。采秋叫人将早晨荷花心内薰的
茶叶烹了来,更觉香沁心脾,俗尘都涤。遥听大营中起了二鼓,紫沧、剑秋就站起
身来,荷生也要同行。剑秋道:“你且不用忙。要走,须向采秋借车。我还同紫沧
去访一个朋友,不能奉陪了。”荷生笑道:“不是访彩波吗?”剑秋道:“不定。”
遂一径走了。丫鬟传呼伺候。采秋送至船室前,也就回来,仍在栏干边坐下。

  荷生道:“好诗,好诗!但‘多情’二句,颇难解说,我正来请教呢。”采秋
道:“我这两句本系旧时记的,你要怎么解,便怎么解。”荷生道:“你是聪明绝
顶的人,我一切也不用说了!”采秋一闻此言,便觉心中一酸,两眼泪珠荧荧欲坠
的道:“前日之事,我也百口难分,惟有自恨堕入风尘,事事不能自主。你若从此
抛弃了我,我也不敢怨;你若尚垂青盼,久后看我的心迹便是了!”荷生见说得楚
楚可怜,便叹了一口气道:“我倒不是怪你。我一来也是恨我自己长幡无力,未能
尽障狂飙;二来是替你可惜这个地方。难道他们那一般人的行径,你还看不出么?”
红豆在旁,遂将那日原土规等跌池吐酒、鄙俗不堪的形状,叙了一回。倒说得荷生、
采秋也都笑了。

  荷生便向采秋道:“今夜我颇思小伙。”采秋道:“我有好莲蕊酿,咱们到春
镜楼喝去吧。”于是携手缓步上楼来。只见霁月照窗,花荫瑟瑟,荷生笑道:“我
今日到此楼,也算刘、阮重到天台了。”采秋笑道:“我不想尚有今日。”遂将荷
生纱衫脱了。采秋也卸了晚妆,乌云低亸。然后两人对酌,叙这十日的相思。
但见郎船一桨,依舸双桡;柳暗抱桥,花散近岸。金缸影里,玉斗光中;西子展颦,
送春山之黛色;南人妍眼,剪秋水之波光。脉脉含情,绵绵软语;凤女之颠狂久别,
檀奴之华采非常。既而漏鼓鼍催,回廊鹤警;嫣熏兰破,絮乱丝繁;人面田田,脂
香满满。从此缘圆碧落,双星无一日之参商;劫脱红尘,并蒂作群芳之领袖矣!

  却说七夕那晚,痴珠送了谡如,自回西院,急将秋痕递给的东西灯下一看,却
是一块翡翠的九龙佩。抚玩一回,就系在身上。

  看官听着!痴珠自从负了娟娘,这七八年梦觉扬州:锦瑟犀篦,概同班扇;胭
脂螺黛,一例昙花。况复郁郁中年,艰难险阻;(上髟下兼)(上髟下兼)迟暮,颠沛
流离。碧血招魂,近有鲍参军之痛;青衫落魄,原无杜记室之狂。真个絮已沾泥,
不逐东风上下;花空散雨,任随流水东西。不想秋痕三生夙业,一见倾心。秋月娟
娟,送出销魂桥畔;春云冉冉,吹来离恨天边。人倚栏干,似曾相识;筵开玳瑁,
末如之何。输万转之柔情,谁能遣此;洒一腔之热泪,我见犹怜。可识前生,试一
歌乎《金缕》;勿忘此日,羌相赠以错刀。缓缓归来,仔细亿三春之梦;匆匆别去,
丁宁约再见之期。此一段因缘,好似天外飞来一般。倒难为痴珠,一夜踌躇不能成
寐,就枕上填了《百字令》一阕云:

    今夕何夕,正露凉烟淡,双星佳会。一带银河清见底,天意恰如
  人意。半夜云停,前宵雨过,新月如眉细。千家望眼,画屏几处无
  睡。最念思妇闺中,怀人远道,难把离愁寄。一朵娇花能解语,却
  又风前憔悴。红粉飘零,青衫落拓,都是伤秋泪。寒香病叶,谁知萧瑟
  相对。

填毕,兀自清醒自醒的,姑合着眼。猛听得晨钟一响,见纸窗全白了。便起身出外
间来,向案上将《百字令》的词写出。

  秃头在对屋听见响动,也起来,到了这边,见痴珠正在沉吟,愕然说道:“老
爷你病才好,怎的一夜不睡?”痴珠道:“睡不着,叫我怎样呢?”秃头也不答应,
向里间一瞧,低着头,嘴里咕咕噜噜的抱怨,就出去了。痴珠倒觉好笑道:“我就
躺下吧。”不意这回躺下,却睡着了,直至午正才醒。起来吃过饭,想道:“我与
荷生约今日见面的,须走一遭。”便吩咐套车,带了秃头向大营来。荷生早访欧剑
秋去了。便留题一律云:

    月帐星河又渺茫,年年别绪恼人肠。
    三更凉梦回徐榻,一夜西风瘦沈郎。
    好景君偏愁里过,佳期我转客中忘。
    洗车洒泪纷纷雨,儿女情牵乃尔长。

递给青萍.就走了。秃头说道:“老爷如今是回去,是到李大人署里?”痴珠迟疑
道:“还是找李大人去吧。”

  方转入胡同,痴珠忽问车夫李三道:“此去菜市街,顺路不顺路?”李三道:
“到李大人衙门,菜市街是个必走之路。”痴珠道:“这样就走菜市街吧。”秃头
道:“老爷到菜市街找谁哩?”痴珠便问李三道:“你可认得教坊李家么?”李三
道:“小的没有走过,进巷里问去吧。”秃头道:“不消问,那狗头昨天说过住址,
南头靠东有一株槐树,左边是个酒店,右边是个生肉铺,中间一个油漆的两扇门,
就是李家。小的先下车看去。”到了巷中间,先有一株古槐,一枝上辣,一枝横卧,
傍侧一家。秃头只道是了,一问,却是姓张,再看左右,并非屠沽。只得向前走十
余家,果见槐荫重重,映着那酒帘斜卷,顿党风光流丽,日影筛空。

  秃头伺候痴珠下车,见门是开的,便往里走来。转过甬道,见靠西小小一间客
厅,垂着湘帘。秃头便问道:“有人么?”也没人答应。痴珠便进二门,只见三面
游廊,上屋两间,一明一暗,正面也垂着湘帘,绿窗深闭。小院无人,庭前一树梧
桐,高有十余尺,翠盖亭亭,地下落满梧桐子。

  忽听有一声:“客来了!”抬头一看,檐下却挂了一架绿鹦鹉,见了痴珠主仆,
便说起话来。靠北小门内,走出一人来挡住道:“姑娘有病,不能见客,请老爷客
房里坐。”痴珠方将移步退出,只听上屋帘钩一响,说道:“请!”痴珠急回眸一
看,却是秋痕,自掀帘子迎将出来。身穿一件二蓝夹纱短袄,下是青绉镶花边裤,
撒着月色秋罗裤带;云鬟不整,杏脸褪红,秋水凝波,春山蹙黛,娇怯怯的步下台
阶,向痴珠道:“你今天却来了!”痴珠忙向前携着秋痕的手道:“怎么好端端的
又病哩?”秋痕道:“想是夜深了,汾堤上着了凉。”便引入靠南月亮门,门边一
个十五六岁丫鬟,浓眉阔脸,跛着一脚,笑嘻嘻的站着伺候。

  痴珠留心看那上面蕉叶式一额,是“秋心院”三字。旁边挂着一付对联,是:

    一帘秋影淡于月;三径花香清欲寒。

进内,见花棚菊圃,绿蔓青芜,无情一碧。上首一屋,面面纱窗,雕栏缭绕。阶上
西边门侧,又有一个十二三岁丫鬟,眉目比大的清秀些,掀起茶色纱帘。秋痕便让
痴珠进去,炕上坐下。痴珠说道:“这屋虽小,却曲折得有趣。你卧室是那一间?”
秋痕道:“这是一间隔作横直三间,这一间是直的。”便将手指东边道:“那两间
是横的,前一间是我梳妆地方,后一间便是我卧室。你就到我卧室坐。”说着下炕,
将炕边画的美人一推,便是个门。痴珠走进,由床横头走出床前,觉得一种浓香,
也不是花,也不是粉,直扑人鼻孔中。

  那床是一架楠木穿藤的,挂个月色秋罗帐子,配着锦带银钩。床上铺一领龙须
席,里间叠一床白绫三蓝洒花的薄被,横头摆一个三蓝洒花锦镇广藤凉枕。秋痕就
携痴珠的手,一齐坐下。小丫鬟捧上茶来,秋痕递过,向痴珠道:“你道两日后才
来,怎的今天就来呢?”痴珠道:“我原不打算来的,因访荷生不遇,回去无聊,
故此特来访你。不想你又有病,不是你出来招呼,我此刻要到家了。”秋痕道:
“我病了,一早晨没有看我妈去。这回松些,看了我妈,要回东屋,听见鹦鹉说话,
我就从窗缝望出去,看不清楚;后来打杂出来辞你,我心上就怕是你来了,赶出外
间向竹帘一瞧,你正要转身,急得我话都说不出来。”痴珠道:“你病着,我偏来
累你。如今坐了一会,就走吧。你看天色也要变了,下起雨来好难走哩。”秋痕道:
“你坐车来吗?”痴珠道:“有车。”秋痕道:“有车怕什么?就没有车,我这里
也在得有。你多坐一会,和我谈谈,我的病便快好了。天气热,你将大衫卸下吧。”
痴珠道:“你这里很凉快。”

  正说着,忽然雨点大来,痴珠着急道:“下雨怎好哩!”秋痕笑道:“我却喜
欢,好雨天留客。我叫他们熬些桂圆粥给你作点心,好么?”痴珠道:“我肚里不
饿,倘饿,便和你要。”秋痕向小丫鬟道:“你尽管吩咐去。”小丫鬟去了。秋痕
悄悄说道:“我给你那一块玉,你晓得这块玉的来历么?这就是我今生第一快心之
事。你却不要拿去赏了人。”因将上已这日得荷生赏识,临走给了这块玉,通告诉
了痴珠。痴珠道:“我倒没有什么好东西给你,怎好呢?”秋痕道:“好东西我也
不要,只要你身边常用的给我一件吧。”痴珠手上适带一个翡翠扳指,便脱下来套
在秋痕拇指,大喜道:“竟是恰好!你就带着。”秋痕道:“你这会没得带,我有
一个羊脂玉的,给了你好么?”痴珠道:“我不带。我以后再购吧。”秋痕不依,
向枕边一个银盒内取出,也替痴珠套上,笑道:“我和你指头大小竟是一样。”秋
痕因问起痴珠得病情由,痴珠略将前事说说,便吟道:

    “三年笛里关山月,万国兵前草木风。”

就叹了一口气。秋痕款款深深的安慰一番。两个丫鬟送上点心,秋痕劝痴珠用些。
听见檐溜铮琮,雨也稍住了。痴珠就站起身来走了。正是:

    宝枕赠陈思,汉皋要交甫。
    为歌《静女》诗,此风亦已古。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