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月痕

第十三回 中奸计凌晨轻寄柬 断情根午夜独吟诗
  话说荷生日来军务正忙,忽晤小岑,说原士规愉园请客,十分惊愕,说道:
“那愉园平日不是他们走动的地方!”后来小岑说的千真万真,荷生总不相信,特
特请了剑秋来。剑秋一见面,也怪采秋,说道:“愉园声价,从此顿落了!”荷生
一肚皮烦恼,默默不语。剑秋随接道:“这其间总另有原故。他们那一班人素与采
秋是没往来,只是这一天的事如今都传遍了,还能够说是谣言?”小岑道:“望伯
很得意,说是人家花了几多钱,也不过如此闹一天。”荷生听着,心上实在不舒服,
便说道:“算了!从今再不要题起‘愉园’两字吧。”说着,就将别的话岔开,无
情无绪的谈了一会,二人也就去了。

  此时日已西沉,荷生送出二人,也不进屋,一人在院子里踱来踱去。一会望着
数竿修竹痴立,一会又向着那几盆晚香玉徘徊。直到跟班们拿上灯来,青萍请示开
饭,荷生才进屋里,说道:“我不用饭了,你将荷叶粥熬些。”便到里间躺下。好
一会,门上送上公事,荷生起来问道:“有紧要的军情么?”门上回道:“没甚紧
要的。”荷生道:“我明天看吧。”门上答应退出,荷生就撂在一边。青萍回道:
“荷叶粥熬好了。”荷生道:“我肚里不饿,停一会吃吧。”送出来堂屋,又是踱
来踱去。忽然自语道:“撒开手罢了。”青萍大家都在帘外伺候,也不晓荷生是什
么心事。只听得辕门外已转二更了,便掀帘进来,请荷生用点粥。荷生叫端上来,
就在堂屋里吃了,也不叫添。青萍回道:“老爷不曾用晚饭,添些吗?”荷生恼道:
“不用了!”青萍不敢再口。跟班送过漱口壶、手巾,荷生只抹了脸,口也不漱,
便起来向里间去了。一会,叫:“青萍!”青萍答应进来。只见荷生盘坐一张小榻
上,问道:“有什么时候了?”青萍回道:“差不多要一下钟了。”荷生道:“迟
了。”便叫跟班们伺候睡下。

  次日,青萍起来,走进里间,见荷生已经起来,披件二蓝夹纱短祆,坐在案上
了。青萍愕然,招呼跟班照常打叠铺盖,打扫房屋。青萍伺候荷生洗过脸,正要端
点心上去,只见荷生检出一张薛涛笺,放在实上,翻开砚匣,磨了浓墨,蘸笔写完;
取过一个紫笺的小封套,将诗笺打个图章,折叠封好,写了“愉园主人玉展”六字,
便叫:“青萍!”青萍却早在案傍伺候。荷生将柬帖儿递给青萍,说道:“送到愉
园,就回来吧。”荷生也不用早点,转向床上躺下,径自睡着了。

  且说采秋连日盼望荷生,两天却不见到。当下晨妆初罢,红豆剪一枝素心兰,
笑吟吟的掀开帘子,说道:“这花也解人意,前两天才抽四五箭,今天竟全开了。
我剪一枝给娘戴上,也不负开了这一番。”采秋也自喜欢,向着花领略一回,就接
过手,对着镜台正要插在鬓边,忽见小丫鬟传进柬帖,说是韩师爷差人送来的。采
秋便将兰花放下,亲手拆开一看,却是两纸诗笺,上写的是:

    风际萍根镜里烟,伤心莫话此中缘!
    冤禽衔石难填海,芳草牵情欲到天。
    云过荒台原是梦,舟寻古硐转疑仙。
    懊依乐府重新唱,负却冰丝旧七弦!

红豆在旁,见采秋看了一行,脸色便觉惨然;再看下去,那眼波盈盈,竟吊下数点
泪来。红豆惊疑,递过手绢。采秋也不拭,直往下看去,是:

    搔首苍茫欲问天,分明紫玉竟如烟!
    九州铸铁轻成错,一笑拈花转悟禅。
    虚说神光离后合,可堪心事缺中圆。
    《阳春》乍奏听犹涩,便送商声上四弦。

看毕,将诗放在妆台傍边,将手绢拭了泪痕,沉吟一会,那泪珠重复颗颗滚下汗衫
襟前。

  红豆急着问道:“娘!怎的?那信是说什么话?”采秋也不答应。红豆呆呆的
站了一会,将手向镜台边白磁面盆拧干手巾,搁过一边,把脸盆捧给小丫鬟,叫他
换了水,仍放妆台边,持上手巾,展开,递给采秋。采秋接过,有半盏茶时候,才
向脸上略抹一抹,也不递给红豆,自行搁下盆中,就问道:“是谁送来的?”小丫
鬟道:“是常来的薛二爷。”采秋又不言语,半晌才说道:“叫他等着,我有个帖
儿给他带去。”那小丫鬟便跑出去吩咐。一会,小丫鬟回来,说道:“外头说,薛
二爷交过束帖,没有坐,早就走了。”采秋默默不语,两眼眶汪汪的泪,又一滴一
滴的落下来,瞧着红豆,说道:“这枝兰花,插在瓶里去吧。”一面说,一面抬着
诗笺站起身来,推开椅,移步至里间帘边,自行掀开帘,将诗笺搁在枕畔簪盒,斜
躺着呜呜咽咽的哭。

  红豆跟了进来,要把话来劝,却不晓得为着何事,想道:“娘平日再没有这个
样儿,到得懒说话,我们就晓得他烦恼了。再不想今天会如此伤心,到底这韩老爷
的柬帖儿,是讲些什么在上头呢?”红豆又不敢叨絮,只急得也要哭。小丫鬟等更
蹑手蹑脚的,在外间收拾那粉盒妆盖,不敢大声说一句话,倒弄得内外静悄悄的。

  早有一个黠丫鬟,暗暗的报与贾氏知道。贾氏刚才下床,听丫鬟这般说,也不
知何事,便包上头帕过来。采秋见他妈来了,转把眼泪擦干,迎了出来,说道:
“我起来一早晨了,还没有看妈去,你却远远的跑来。”贾氏见他眼眶红红的,便
说道:“我的姑娘,是那一个给你气受?你竟哭了这个样儿!”便上前携着采秋的
手,说道:“清早起来,也不穿件夹的衣服!”采秋便勉强笑着道:“起来是穿件
春罗夹小袄,因是梳头,才脱了。我那里哭?妈平日见我哭过几回哩。”

  红豆掀开帘子,在门边伺候。他母女二人就进房来,贾氏坐下,说道:“韩师
爷好几天不来,今天却送甚柬帖儿,叫你这样苦恼?”采秋道:“他做了两首诗,
要我和韵,我却没来由去苦恼,难道是怕做不出诗来么!”转说得贾氏和红豆都笑
起来了。采秋就也笑道:“妈,你没有梳头,我今日却和你梳个头吧。”于是笑嬉
嬉的拉着贾氏到妆台前坐下,替他篦了头,盘了一个合。说说笑笑,摆上饭来,吃
了。又邀贾氏同去看看兰花,便过贾氏这边来坐,到午正才自回去。贾氏见采秋这
大半天喜欢得很,便不说长道短。

  转盼之间,早是七月初四五了。这日,小岑、剑秋乘着晚凉,都来看视荷生。
荷生谈吐,全没平时兴会。两人谈及愉园,荷生便无精打彩的说道:“我们讲我们
的话吧。”小岑、剑秋遂不提起。后来剑秋提起那天所言秋痕逃席一事,小岑不曾
讲完,要他接将下去。小岑只得将自己领着秋痕、丹翚的情状说了。说得
剑秋、荷生都笑起来。又说闯人汾神庙西院,秋痕见了痴珠联句。

  荷生等不得说完,便问道:“这痴珠可姓韦么?”小岑道:“可不姓韦!你也
该晓得这人。”荷生便高兴起来,说道:“他什么时候来的?他虽比我们早些出山,
究是我们一辈。”就将花神庙、芦沟桥两国相遇,及长新店打尖,见壁间题的诗款
是“韦痴珠”,因疑两番所遇就是此人,一路想赶着他,竟赶不上,讲了一遍。就
说道:“我至今心上还是耿耿,如今相见有日了!”便哈哈的笑。剑秋道:“我听
见武营里公请一位师爷,住在秋华堂,也疑就是此人。”小岑道:“不错!”遂将
那日心印所说痴珠此来情事,及遇着李夫人的话,复述一遍。

  荷生大喜道:“早上李谡如正下帖请我秋华堂,我为着官场私宴向例不去,且
近来心绪不佳,想要辞他。这样说来,却要破例一走。”就向跟班要过李家请帖,
递给二人看,道:“不是‘席设柳溪秋华堂’么?”又向跟班问道:“初七这一天,
李大人请几个客?营里公请的韦师爷就住在秋华堂,想必在坐。你们再探听着。”
跟班答应。荷生当下很喜欢了。二人复闲话一回,就也散去。

  荷生送二人去后,见新月东升,碧天如洗,满庭花影,袅袅婷婷。寓斋光景,
正自不恶。惟心为事感,便觉景物如故,风味顿殊。便步入里间,四顾寂寥,无人
可语。因想起芙蓉洲与采秋目成眉语,何等绸缪。曾几何时,而人是情非,令人不
堪回想。因唤青萍焚起香篆,磨墨展笺。荷生提笔,写出《采莲歌》四首道:

    隔水望芙蕖,芙蕖红灼灼。
    欲采湖心花,只愁风雨恶!

    今日芙蕖开,明日芙蕖老。
    采之欲贻谁,比侬颜色好!

    扁舟如小叶,自弄木兰桨。
    惊起鸳鸯飞,有人拍纤掌。

    谁唱《采莲歌》,歌与侬相接。
    珍重同心花,劝依莫轻折。

写毕,朗吟一遍。意犹不尽,又取一笺。青萍剪了灯花,见荷生提笔就笺上写《相
望曲》三字,复另行写道:

    相望隔秋江,秋江渺烟水。
    欲往从之游,又恐风浪起。

    相望隔层城,居城不可越。
    中宵两相忆,共看半轮月。

写毕,又朗吟一遍,向青萍笑道:“你懂得么?”青萍不敢答应。

  荷生便将《采莲歌》再看一看,说道:“出水芙蓉,晚风杨柳,我自谓似之;
只镇日是你们焚香捧砚,好不得没诗情也!”青萍碰了这个钉子,却不敢走开。消
停一会,伏侍睡下。荷生因想道:“香山垂老,身边还有樊素、小蛮;苏东坡远谪
惠州,朝云也曾随侍。我如今决计买一姬人,以销客况吧。”又想道:“倘有机会
能够无负红卿夙约,这也遂我初心。只是采秋如此,红卿可知。况人别三年,地隔
千里,我不负人,正恐人将负我!”辗转一会,又忆起日间小岑说的韦痴珠来,因
想道:“人生遇合,真难预料。咳!去了一个杜秋娘,来了一个韦苏州,我客边也
算不十分寂寞了。”

  看官听着,荷生这一夜不特将采秋置之度外,即红卿也置之度外,又晓得痴珠
指日可以相见,便像得道的禅师一般,四大皆空,一丝不挂,呼呼的睡着了。正是:

    肠热翻成冷,情深转入魔。
    迢迢莲幕夜,曲唱恼公多。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