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十

 齐桓公逐白鹿,至麦丘之邦,遇人,曰:“何谓者也?”对曰:“臣、麦丘之邦人。”
桓公曰:“叟年几何?”对曰:“臣年八十有三矣。”桓公曰:“美哉!”与之饮。曰:
“叟盍为寡人寿也?”对曰:“野人不知为君王之寿。”桓公曰:“盍以叟之寿祝寡人
矣?”邦人奉觞再拜曰:“使吾君固寿,金玉之贱,人民是宝。”桓公曰:“善哉!祝乎!
寡人闻之矣:至德不孤,善言必再。叟盍优之?”邦人奉觞再拜曰:“使吾君好学士而不恶
问,贤者在侧,谏者得入。”桓公曰:“善哉!祝乎!寡人闻之;至德不孤,善言必三。叟
盍优之?”邦人奉觞再拜曰:“无使群臣百姓得罪于吾君,无使吾君得罪于群臣百姓。”桓
公不说,曰:“此言者,非夫前二言之祝。叟其革之矣!”邦人潸然而涕下,曰:“愿君熟
思之,此一言者、夫前二言之上也。臣闻子得罪于父,可因姑娣妹谢也,父乃赦之。臣得罪
于君,可使左右谢也,君乃赦之。昔者、桀〔得罪于汤,纣得罪于武王,此君〕得罪于臣
也,至今未有为谢也。”桓公曰:“善哉!寡人赖宗庙之福,社稷之灵,使寡人遇叟于
此。”扶而载之,自御以归,荐之于庙,而断政焉。桓公之所以九合诸侯,一匡天下,不以
兵车者,非独管仲也,亦遇之于此。诗曰:“济济多士,文王以宁。”
 鲍叔荐管仲,曰:“臣所不如管夷吾者五:宽惠柔爱,臣弗如也;忠信可结于百姓,臣
弗如也;制礼约法于四方,臣弗如也;决狱折中,臣弗如也;执枹鼓,立于军门,使士卒
勇,臣弗如也。”诗曰:“济济多士,文王以宁。”
 晋文公重耳亡,过曹,里凫须从,因盗重耳资而亡,重耳无粮,馁不能行,子推割股肉
以食重耳,然后能行。及重耳反国,国中多不附重耳者,于是里凫须造见,曰:“臣能安晋
国。”文公使人应之曰:“子尚何面目来见寡人!欲安晋国也!”里凫须曰:“君沐邪?”
使者曰:“否。”凫须曰:“臣闻沐者其心倒,心倒者其言悖。今君不沐,何言之悖也?”
使者以闻,文公见之。里凫须仰首曰:“离国久,臣民多过君;君反国,而民皆自危。里凫
须又袭竭君之资,避于深山,而君以馁,介子推割股,天下莫不闻,臣之为贼亦大矣,罪至
十族,未足塞责,然君诚赦之罪,与骖乘,游于国中,百姓见之,必知不念旧恶,人自安
矣。”于是文公大悦,从其计,使骖乘于国中,百姓见之,皆曰:“夫里凫须且不诛而骖
乘,吾何惧也?”是以晋国大宁。故书云:“文王卑服,即康功田功。”若里凫须罪无赦者
也。诗曰:“济济多士,文王以宁。”
 传曰:言为王之不易也。大命之至,其太宗太史太祝斯素服执策,北面而吊乎天子,
曰:“大命既至矣,如之何忧之长也!”授天子策一矣。曰:“敬享以祭,永主天命,畏之
无疆,厥躬无敢宁。”授天子策二矣。曰:“敬之夙夜,伊祝厥躬无怠,万民望之。”授天
子策三矣。曰:“天子南面受于帝位,以治为忧,未以位为乐也。”诗曰:“天难忱斯,不
易惟王。”
 君子温俭以求于仁,恭让以求于礼,得之自是,不得自是。故君子之于道也,犹农夫之
耕,虽不获年之优,无以易也。大王亶甫有子曰太伯、仲雍、季历,历有子曰昌,太伯知大
王贤昌,而欲季为后,太伯去,之吴。大王将死,谓曰:“我死,汝往让两兄,彼即不来,
汝有义而安。”大王薨,季之吴告伯仲,伯仲从季而归,群臣欲伯之立季,季又让。伯谓仲
曰:“今群臣欲我立季,季又让,何以处之?”仲曰:“刑有所谓矣,要于扶微者。可以立
季。”季遂立,而养文王,文王果受命而王。孔子曰:“太伯独见,王季独知;伯见父志,
季知父心。故大王太伯王季可谓见始知终,而能承志矣。”诗曰:“自太伯王季,惟此王
季,因心则友。则友其兄,则笃其庆,载锡之光。受禄无丧,奄有四方。”此之谓也。太伯
反吴,吴以为君,至夫差二十八世而灭。
 齐宣王与魏惠王会田于郊。魏王曰:“亦有宝乎?”齐王曰:“无有。”魏王曰:“若
寡人之小国也,尚有径寸之珠,照车前后十二乘者十枚,奈何以万乘之国无宝乎?”齐王
曰:“寡人之所以为宝与王异。吾臣有檀子者、使之守南城,则楚人不敢为寇,泗水上有十
二诸侯皆来朝。吾臣有盼子者、使之守高唐,则赵人不敢东渔于河。吾臣有黔夫者,使之守
徐州,则燕人祭北门,赵人祭西门,从而归之者十千余家。吾臣有种首者、使之备盗贼,而
道不拾遗。吾将以照千里之外,岂特十二乘哉!”魏王惭,不怿而去。诗曰:“辞之怿矣,
民之莫矣。”
 东海有勇士曰菑丘欣,以勇猛闻于天下。遇神渊曰饮马,其仆曰:“饮马于此者,马必
死。”曰:“以欣之言饮之。”其马果沈。菑丘欣去朝服,拔剑而入,三日三夜,杀三蛟一
龙而出,雷神随而击之,十日十夜,眇其左目。要离闻之,往见之,曰:“欣在乎?”曰:
“送有丧者。”往见欣于墓,曰:“闻雷神击子,十日十夜,眇子左目。夫天怨不全日,人
怨不旋踵。至今弗报,何也?”叱而去,墓上振愤者,不可胜数。要离归,谓门人曰:“菑
丘欣、天下之勇士也。今日、我辱之人中,是其必来攻我。暮无闭门,寝无闭户。”菑丘欣
果夜来,拔剑住要离颈曰:“子有死罪三:辱我以人中,死罪一也;暮不闭门,死罪二也;
寝不闭户,死罪三也。”要离曰:“子待我一言:〔子有三不肖,昏暮〕来谒,不肖一也;
拔剑不刺,不肖二也;刃先辞后,不肖三也。能杀我者、是毒药之死耳。”菑丘欣引剑而
去,曰:“嘻!所不若者,天下惟此子尔!”传曰:“公子目夷以辞得国,今要离以辞得
身。言不可不文,犹若此乎!”诗曰:“辞之怿矣,民之莫矣。”
 传曰:齐使使献鸿于楚,鸿渴,使者道饮,鸿玃笞溃失。使者遂之楚,曰:“齐使者献
鸿,鸿渴,道饮,玃笞溃失。臣欲亡,为失两君之使不通;欲拔剑而死,人将以吾君贱士贵
鸿也。玃笞在此,愿以污事。”楚王贤其言,辩其词,因留而赐之,终身以为上客。故使者
必矜文辞,喻诚信,明气志,解结申屈,然后可使也。诗曰:“辞之怿矣。”
 扁鹊过虢侯,世子暴病而死。扁鹊造宫,曰:“吾闻国中卒有壤土之事,得无有急
乎?”曰:“世子暴病而死。”扁鹊曰:“入言郑医秦越人能治之。”庶子之好方者出应
之,曰:“吾闻上古医者曰弟父,弟父之为医也,以莞为席,以刍为狗,北面而祝之,发十
言耳,诸扶舆而来者,皆平复如故。子之方岂能若是乎?”扁鹊曰:“不能。”又曰:“吾
闻中古之医者曰踰跗,踰跗之为医也,●木为脑,芷草为躯,吹窍定脑,死者复生。子之方
岂能若是乎?”扁鹊曰:“不能。”中庶子曰:“苟如子之方,譬如以管窥天,以锥刺地,
所窥者大,所见者小,所刺者巨,所中者少,如子之方,岂足以变童子哉?”扁鹊曰:“不
然。事故有昧投而中头,掩目而别白黑者。夫世子病,所谓尸蹶者,以为不然,试入诊,
世子股阴当温,耳焦焦如有啼者声,若此者、皆可活也。”中庶子遂入诊世子,以病报,虢
侯闻之,足跣而起,至门曰:“先生远辱,幸临寡人,先生幸而治之,则粪土之息,得蒙天
地载长为人;先生弗治,则先犬马填壑矣。”言未卒,而涕泣沾襟。扁鹊入,砥针砺石,取
三阳五输,为先轩之灶,八拭之阳,子同药,子明灸阳,子游按磨,子仪反神,子越扶形,
于是世子复生。天下闻之,皆以扁鹊能起死人也。扁鹊曰:“吾不能起死人,直使夫当生者
起。”死者犹可药,而况生者乎!悲夫!罢君之治,无可药而息也。诗曰:“不可救药。”
言必亡而已矣。
 楚丘先生披蓑带索,往见孟尝君。孟尝君曰:“先生老矣!春秋高矣!多遗忘矣!何以
教文?”楚丘先生曰:“恶君谓我老!恶君谓我老!意者、将使我投石超距乎?追车赴马
乎?逐麋鹿、搏豹虎乎?吾则死矣,何暇老哉!将使我深计远谋乎?定犹豫而决嫌疑乎?出
正辞而当诸侯乎?吾乃始壮耳,何老之有!”孟尝君赧然,汗出至踵,曰:“文过矣!文过
矣!”诗曰:“老夫灌灌。”
 齐景公游于牛山之上,而北望齐,曰:“美哉国乎!郁郁泰山。使古无死者,则寡人将
去此而何之?”俯而泣沾襟。国子高子曰:“然臣赖君之赐,疏食恶肉可得而食也,驽马柴
车可得而乘也,且犹不欲死,况君乎!”俯泣。晏子曰:“乐哉!今日婴之游也。见怯君
一,而谀臣二,使古而无死者,则太公至今犹存,吾君方今将被蓑苙而立乎畎亩之中,惟事
之恤,何暇念死乎!”景公惭,而举觞自罚,因罚二臣。
 秦缪公将田,而丧其马,求三日,而得之茎山之阳,有鄙夫乃相与食之。缪公曰:“此
驳马之肉,不得酒者死。”缪公乃求酒,遍饮之,然后去。明年、晋师与缪公战,晋之左格
右者、围缪公而击之,甲已堕者六矣。食马者三百余人皆曰:“吾君仁而爱人,不可不
死。”还击晋之左格右,免缪公之死。
 传曰:卞庄子好勇,母无恙时,三战而三北,交游非之,国君辱之,卞庄子受命,颜色
不变。及母死三年,鲁兴师,卞庄子请从,至,见于将军曰:“前犹与母处,是以战而北
也,辱吾身!今母没矣,请塞责。”遂走敌而斗,获甲首而献之,“请以此塞一北”。又获
甲首而献之,“请以此塞再北。”将军止之,曰:“足。”不止,又获甲首而献之,曰:
“请以此塞三北。”将军止之,曰:“足,请为兄弟。”卞庄子曰:“夫北、以养母也,今
母殁矣,吾责塞矣。吾闻之,节士不以辱生。”遂奔敌,杀七十人而死。君子闻之,曰:
“三北已塞责,又灭世断宗,士节小具矣,而于孝未终也。”诗曰:“靡不有初,鲜克有
终。”
 天子有争臣七人,虽无道,不失其天下。昔殷王纣残贼百姓,绝逆天道,至斮朝涉,刳
孕妇,脯鬼侯,醢梅伯,然所以不亡者、以其有箕子比干之故。微子去之,箕子执囚为奴,
比干谏而死,然后周加兵而诛绝之。诸侯有争臣五人,虽无道,不失其国。吴王夫差为无
道,至驱一市之民以葬阖闾,然所以不亡者,有伍子胥之故也。胥以死,越王勾践欲伐之,
范蠡谏曰:“子胥之计策尚未忘于吴王之腹心也。”子胥死后三年,越乃能攻之。大夫有争
臣三人,虽无道,不失其家。季氏为无道,僭天子,舞八佾,旅泰山,以雍彻,孔子曰:
“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然不亡者,以冉有季路为宰臣也。故曰:“有谔谔争臣者、其
国昌,有默默谀臣者、其国亡。”诗曰:“不明尔德,时无背无侧;尔德不明,以无陪无
卿。”言大王咨嗟,痛殷商无辅弼谏诤之臣,而亡天下矣。
 齐桓公出游,遇一丈夫,裒衣应步,带着桃殳。桓公怪而问之曰:“是何名?何经所
在?何篇所居?何以斥逐?何以避余?”丈夫曰:“是名二桃,桃之为言亡也。夫日日慎
桃,何患之有?故亡国之社,以戒诸侯;庶人之戒,在于桃殳。”桓公说其言,与之共载。
来年正月,庶人皆佩。诗曰:“殷监不远。”
 齐桓公置酒,令诸侯大夫曰:“后者饮一经程。”管仲后,当饮一经程,饮其一半,而
弃其半。桓公曰:“仲父当饮一经程而弃之,何也?”管仲曰:“臣闻之:酒入口者、舌
出,舌出者、〔言失,言失者、〕弃身,与其弃身,不宁弃酒乎?”桓公曰:“善。”诗
曰:“荒湛于酒。”
 齐景公遣晏子南使楚。楚王闻之,谓左右曰:“齐遣晏子使寡人之国,几至矣。”左右
曰:“晏子、天下之辩士也,与之议国家之务,则不如也;与之论往古之术,则不如也。王
独可以与晏子坐,使有司束人过王,王问之,使言齐人善盗,故束之。是宜可以困之。”王
曰:“善。”晏子至,即与之坐,图国之急务,辨当世之得失,再举再穷,王默然无以续
语。居有间,束徒以过之。王曰:“何为者也?”有司对曰:“是齐人,善盗,束而诣
吏。”王欣然大?曰:“齐乃冠带之国,辩士之化,固善盗乎?”晏子曰:“然、固取之。
王不见夫江南之树乎!名橘,树之江北,则化为枳,何则?地土使然尔。夫子处齐之时,冠
带而立,俨有伯夷之廉,今居楚而善盗,意土地之化使然尔。王又何怪乎!”诗曰:“无言
不雠,无德不报。”
 吴延陵季子游于齐,见遗金〔于路〕,呼牧者取之。牧者曰:“子〔何〕居之高,视之
下;貌之君子,而言之野也。吾有君不君,有友不友,当暑衣裘,君疑取金者乎?”延陵子
知其为贤者,请问姓字。牧者曰:“子乃皮相之士也;何足语姓字哉!”遂去。延陵季子立
而望之,不见乃止。孔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颜渊问于孔子曰:“渊愿贫如富,贱如贵,无勇而威,与士交通,终身无患难。亦且可
乎?”孔子曰:“善哉!回也!夫贫而如富,其知足而无欲也;贱而如贵,其让而有礼也;
无勇而威,其恭敬而不失于人也;终身无患难,其择言而出之也。若回者、其至乎!虽上古
圣人亦如此而已。”
 齐景公出田,十有七日而不反。晏子乘而往,比至,衣冠不正,景公见而怪之,曰:
“夫子何遽乎?得无急乎?”晏子对曰:“然,有急。国人皆以君为恶民好禽。臣闻之:鱼
鳖厌深渊而就干浅,故得于钓网;禽兽厌深山而下都泽,故得于田猎。今君出田,十有七日
而不反,不亦过乎?”景公曰:“不然。为宾客莫应待邪?则行人子牛在;为宗庙而不血食
邪?则祝人太宰在;为狱不中邪?则大理子几在;为国家有余不足邪?则巫贤在。寡人有四
子,犹有四肢也,而得代焉,不可患焉!”晏子曰:“然。人心有四肢,而得代焉,则善
矣;令四肢无心十有七日,不死乎?”景公曰:“善哉言!”遂援晏子之手,与骖乘而归。
若晏子者、可谓善谏者矣。
 楚庄王将兴师伐晋,告士大夫曰:“敢谏者死无赦。”孙叔敖曰:“臣闻:畏鞭棰之
严,而不敢谏其父,非孝子也;惧斧钺之诛,而不敢谏其君,非忠臣也。”于是遂进谏曰:
“臣园中有榆,其上有蝉,蝉方奋翼悲鸣,欲饮清露,不知螳螂之在后,曲其颈,欲攫而食
之也;螳螂方欲食蝉,而不知黄雀在后,举其颈,欲啄而食之也;黄雀方欲食螳螂,不知童
挟弹丸在下,迎而欲弹之;童子方欲弹黄雀,不知前有深坑,后有窟也。此皆言前之利,而
不顾后害者也,非独昆虫众庶若此也,人主亦然。君今知贪彼之土,而乐其士卒。”国不
怠,而晋国以宁,孙叔敖之力也。
 晋平公之时,藏宝之台烧,士大夫闻,皆趋车驰马救火,三日三夜乃胜之。公子晏子独
束帛而贺曰:“甚善矣!”平公勃然作色,曰:“珠玉之所藏也,国之重宝也,而天火之,
士大夫皆趋车走马而救之,子独束帛而贺,何也?有说则生,无说则死。”公子晏子曰:
“何敢无说?臣闻之:王者藏于天下,诸侯藏于百姓〔农夫藏于囷庾,〕,商贾藏于箧匮。
今百姓之于外,短褐不蔽形,糟糠不充口,虚而赋歛无已,收太半而藏之台,是以天火之。
且臣闻之:昔者桀残贼海内,赋歛无度,万民甚苦,是故汤诛之,为天下戮笑。今皇天降灾
于藏台,是君之福也,而不自知变悟,亦恐君之为邻国笑矣”。公曰:“善。自今已往,请
藏于百姓之间。”诗曰:“稼穑维宝,代食维好。”
 魏文侯问里克曰:“吴之所以亡者、何也?”里克对曰:“数战而数胜。”文侯曰:
“〔数战〕数胜,国之福也。其独亡,何也?”里克对曰:“数战则民疲,数胜则主骄;骄
则恣,恣则极〔物,疲则怨,怨则极虑〕。上下俱极,吴之亡犹晚矣!此夫差所以自丧于干
遂。”诗曰:“天降丧乱,灭我立王。”
 楚有士曰申鸣,治园以养父母,孝闻于楚,王召之,申鸣辞不往。其父曰:“王欲用
汝,何为辞之?”申鸣曰:“何舍为子,乃为臣乎?”其父曰:“使汝有禄于国,有位于
廷,汝乐,而我不忧矣。我欲汝之仕也。”申鸣曰:“诺。”遂之朝受命,楚王以为左司
马。其年、遇白公之乱,杀令尹子西、司马子期,申鸣因以兵之卫。白公谓石乞曰:“申
鸣、天下勇士也,今将兵,为之奈何?”石乞曰:“吾闻申鸣、孝也,劫其父以兵。”使人
谓申鸣曰:“子与我,则与子楚国;不与我,则杀乃父。”申鸣流涕而应之曰:“始则父之
子,今则君之臣,已不得为孝子,安得不为忠臣乎!”援桴鼓之,遂杀白公,其父亦死焉。
王归、赏之。申鸣曰:“受君之禄,避君之难,非忠臣也;正君之法,以杀其父,又非孝子
也。行不两全,名不两立。悲夫!若此而生,亦何以示天下之士哉!”遂自刎而死。诗曰:
“进退惟谷。”
 昔者、太公望周公旦受封而见,太公问周公何以治鲁?周公曰:“尊尊亲亲。”太公
曰:“鲁从此弱矣。”周公问太公曰:“何以治齐?”太公曰:“举贤赏功。”周公曰:
“后世必有劫杀之君矣。”后齐日以大,至于霸,二十四世而田氏代之。鲁日以削,三十四
世而亡。犹此观之,圣人能知微矣。诗曰:“惟此圣人,瞻言百里。”

前回中华古典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