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仪礼

士冠礼
 士冠礼。筮于庙门。主人玄冠朝服。缁带素縪。即位于门东西面。有司如主人服。即
位于西方。东面北上。筮与席。所卦者。具馔于西塾。布席于门中。闑西阈外。西面。筮
人执筴抽上韇。兼执之。进受命于主人。宰自右。少退赞命。筮人许诺。右还。即席。坐
西面。卦者在左。卒筮书卦。执以示主人。主人受视反之。筮人。还东面。旅占卒。进告
吉。若不吉。则筮远日。如初仪。彻筮席。宗人告事毕。主人戒宾。宾礼辞许。主人再
拜。宾荅拜。主人退。宾拜送。前期三日筮宾。如求日之仪。乃宿宾。宾如主人服。出门
左。西面再拜。主人东面荅拜。乃宿宾。宾许。主人再拜。宾荅拜。主人退。宾拜送。宿
赞冠者一人。亦如之。厥明夕为期。于庙门之外。主人立于门东。兄弟在其南。少退。西
面北上。有司皆如宿服。立于西方。东面北上。摈者请期。宰告曰。质明行事。告兄弟及
有司。告事毕。摈者告期于宾之家。夙兴。设洗直于东荣。南北以堂深。水在洗东。
 陈服于房中西墉下。东领北上。爵弁。服纁裳。纯衣。缁带。韎韐。皮弁。服素积。
缁带。素縪。玄端。玄裳。黄裳。杂裳。可也。缁带爵縪。缁布冠缺项青组。缨属于缺。
缁纚广终幅。长六尺。皮弁笄。爵弁笄。缁组纮纁边。同箧。栉实于簟。蒲筵二在南。侧
尊一甒。醴在服北。有篚实。勺觯。角柶。脯醢南上。爵弁皮弁。缁布冠。各一匴。执以
待于西坫南。南面东上。宾升则东面主人玄端爵縪。立于阼阶下。直东序西面。兄弟毕袗
玄。立于洗东。西面北上。摈者玄端。负东塾。将冠者。采衣紒。在房中南面宾如主人
服。赞者玄端从之。立于外门之外。摈者告。主人迎出门左。西面再拜。宾荅拜。主人揖
赞者。与宾揖先入。每曲揖。至于庙门揖入。三揖至于阶。三让。主人升立于序端西面。
宾西序东面。赞者盥于洗西。升立于房中。西面南上。主人之赞者。筵于东序。少北西
面。将冠者。出房南面。赞者奠纚笄栉于筵南端。宾揖将冠者。将冠者即筵坐。赞者坐栉
设纚。宾降。主人降。宾辞。主人对。宾盥卒。壹揖。壹让。升。主人升。复初位。宾筵
前坐正纚。兴。降西阶一等。执冠者升一等。东面授宾。宾右手执项。左手执前进容。乃
祝坐如初。乃冠。兴。复位。赞者卒。冠者兴。宾揖之适房。服玄端爵縪。出房南面。宾
揖之。即筵坐栉。设笄。宾盥正。纚如初。降二等。受皮弁。右执项。左执前进祝。加之
如初。复位。赞者卒纮。兴。宾揖之适房。服素积素縪。容。出房南面。宾降三等。受爵
弁加之。服纁裳韎韐。其它如加皮弁之仪。彻皮弁冠栉筵。入于房。筵于户西南面。赞者
洗于房中。侧酌醴。加柶覆之面叶。宾揖冠者就筵。筵西南面。宾受醴于户东。加柶面
枋。筵前北面。冠者筵西拜受觯。宾东面荅拜。荐脯醢。冠者即筵坐。左执觯。右祭脯
醢。以柶祭醴三。兴。筵末坐啐醴。建柶兴。降。筵坐。奠觯拜。执觯兴。宾荅拜。冠者
奠觯于荐东。降。筵北面坐。取脯。降自西阶。适东壁。北面见于母。母拜。受子拜。送
母。又拜。宾降直西序东面。主人降。复初位。冠者立于西阶东南面。宾字之。冠者对。
宾出。主人送于庙门外。请醴宾。宾礼辞。许。宾就次。冠者见于兄弟。兄弟再拜。冠者
荅拜。见赞者。西面拜。亦如之。入见姑姊如见母。乃易服。服玄冠玄端爵縪。奠挚见于
君。遂以挚见于乡大夫乡先生。乃醴宾以壹献之礼。主人酬宾。束帛俪皮。赞者皆与。赞
冠者为介。宾出。主人送于外门外。再拜。归宾俎。
 若不醴则醮用酒。尊于房户之闲。两甒有禁。玄酒在西。加勺南枋。洗有篚。在西。
南顺。始加。醮用脯醢。宾降。取爵于篚。辞。降如初。卒洗。升酌。冠者拜受。宾荅拜
如初。冠者升筵坐。左执爵。右祭脯醢。祭酒。兴。筵末坐啐酒。降筵拜。宾荅拜。冠者
奠爵于荐东。立于筵西。彻荐爵。筵尊不彻。加皮弁如初仪。再醮摄酒。其它皆如初。加
爵弁如初仪。三醮。有干肉。折俎哜之。其它如初。北面取脯见于母。若杀。则特豚载合
升。离肺实于鼎设扃鼏。始醮。如初。再醮。两豆。葵菹蠃醢。两笾栗脯。三醮。摄酒如
再醮。加俎哜之。皆如初哜肺。卒醮。取笾脯以降。如初。若孤子。则父兄戒宿。冠之
日。主人紒而迎宾。拜揖让立于序端。皆如冠主。礼于阼。凡拜。北面于阼阶上。宾亦北
面于西阶上荅拜。若杀。则举鼎陈于门外。直东塾北面。若庶子。则冠于房外南面。遂醮
焉。冠者母不在。则使人受脯于西阶下。戒宾曰。某有子。某将加布于其首。愿吾子之教
之也。宾对曰。某不敏。恐不能共事。以病吾子。敢辞。主人曰。某犹愿吾子之终教之
也。宾对曰。吾子重有命。某敢不从。宿曰。某将加布于某之首。吾子将莅之。敢宿宾对
曰。某敢不夙兴。始加祝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
尔景福。再加曰。吉月令辰。乃申尔服。敬尔威仪。淑慎尔德。眉寿万年。永受胡福。三
加曰。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尔服。兄弟具在。以成厥德。黄耇无疆。受天之庆。醴
辞曰。甘醴惟厚。嘉荐令芳。拜受祭之。以定尔祥。承天之休。寿考不忘。醮辞曰。旨酒
既清。嘉荐亶时。始加元服。兄弟具来孝友时格。永乃保之。再醮曰。旨酒既湑。嘉荐伊
脯。乃申尔服。礼仪有序。祭此嘉爵。承天之祜。三醮曰。旨酒令芳。笾豆有楚。咸加尔
服。肴升折俎。承天之庆。受福无疆。字辞曰。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尔字。爰字孔
嘉。髦士攸宜。宜之于假。永受保之。曰伯某甫仲叔季。唯共所当。屦夏用葛。玄端黑
屦。青絇繶纯。纯博寸。素积白屦。以魁柎之。缁絇繶纯。纯博寸。爵弁纁屦。黑絇繶
纯。纯博寸。冬皮屦可也。不屦繐履。记冠义。始冠缁布之冠也。大古冠布。齐则缁之。
其緌也。孔子曰。吾未之闻也。冠而敝之。可也。适子冠于阼。以着代也。醮于客位。加
有成也。三加弥尊。谕其志也。冠而字之。敬其名也。委貌。周道也。章甫。殷道也。毋
追。夏后氏之道也。周弁。殷冔。夏收。三王共皮弁素积。无大夫冠礼。而有其昏礼。古
者五十而后爵。何大夫冠礼之有。公侯之有冠礼也。夏之末造也。天子之元子犹士也。天
下无生而贵者也。继世以立诸侯。象贤也。以官爵人德之杀也。死而谥今也。古者生无
爵。死无谥。

士昏礼
 昏礼。下达纳采。用鴈。主人筵于户西。西上右几。使者玄端至。摈者出请事。入
告。主人如宾服迎于门外。再拜。宾不荅拜。揖入。至于庙门。揖入。三揖。至于阶。三
让。主人以宾升西面。宾升西阶。当阿。东面致命。主人阼阶上北面再拜。授于楹闲。南
面。宾降出。主人降。授老鴈。摈者出请。宾执鴈。请问名。主人许。宾入授。如初礼。
摈者出请。宾告事毕。入告。出请醴宾。宾礼辞许。主人彻几改筵。东上。侧尊甒醴于房
中。主人迎宾于庙门外。揖让如初升。主人北面再拜。宾西阶上北面荅拜。主人拂几授
校。拜送。宾以几辟。北面设于坐左之西阶上荅拜。赞者酌醴。加角柶面叶。出于房。主
人受醴。面枋筵前西北面。宾拜受醴复位。主人阼阶上拜送。赞者荐脯醢。宾即筵坐。左
执觯。祭脯醢。以柶祭醴三。西阶上北面。坐啐醴建柶兴。坐奠觯。遂拜。主人荅拜。宾
即筵奠于荐左。降筵北面。坐取脯。主人辞。宾降。授人脯。出。主人送于门外。再拜。
纳吉用鴈。如纳采礼。纳征。玄纁束帛俪皮。如纳吉礼。请期用鴈。主人辞。宾许告期。
如纳征礼。期初昏。陈三鼎于寝门外。东方北面北上。其实特豚合升。去蹄。举肺脊二。
祭肺二。鱼十有四。腊一。肫髀不升。皆饪。设扃鼏。设洗于阼阶东南。馔于房中。醯酱
二豆。菹醢四豆。兼巾之。黍稷四敦。皆盖。大羹湆在爨。尊于室中北墉下。有禁。玄酒
在西。绤幂加勺。在南枋。尊于房户之东。无玄酒。篚在南。实四爵合■。主人爵弁。纁
裳缁袘。从者毕玄端。乘墨车。从车二乘。执烛前马。妇车亦如之。有裧。至于门外。主
人筵于户西西上。右几。
 女次纯衣纁袡。立于房中南面。姆纚笄宵衣在其右。女从者毕袗玄。顈笄被顈黼。在
其后。主人玄端迎于门外。西面再拜。宾东面荅拜。主人揖入。宾执鴈从。至于庙门。揖
入。三揖。至于阶。三让。主人升西面。宾升北面奠鴈。再拜稽首。降出。妇从降自西
阶。主人不降送。婿御妇车授绥。姆辞不受。妇乘以几。姆加景。乃驱。御者代。婿乘其
车。先俟于门外。妇至。主人揖妇以入。及寝门。揖入。升自西阶。媵布席于奥。夫入于
室即席。妇尊西南面。媵御沃盥交。赞者彻尊幂。举者盥出除幂。举鼎。入陈于阼阶南。
西面北上。匕俎从设。北面载。执而俟。匕者逆退。复位于门东。北面西上。赞者设酱于
席前。菹醢在其北。俎入设于豆东。鱼次腊。特于俎北。赞设黍于酱东。稷在其东。设湆
于酱南。设对酱于东。菹醢在其南北上。设黍于腊北。其西稷。设湆于酱北。御布对席。
赞启会却于敦南。对敦于北。赞告具。揖妇即对筵。皆坐皆祭。祭荐黍稷肺。赞尔黍授肺
脊皆食。以湆酱。皆祭举食举也。三饭卒食。赞洗爵酌。酳主人。主人拜受。赞户内北面
荅拜。酳妇亦如之。皆祭。赞以肝从。皆振祭哜肝。皆实于菹豆。卒爵皆拜。赞荅拜受
爵。再酳如初。无从。三酳用■。亦如之。赞洗爵酌于户外尊。入户西北面奠爵拜。皆荅
拜。坐祭卒爵拜。皆荅拜。兴。主人出。妇复位。乃彻于房中。如设于室。尊否。主人说
服于房。媵受。妇说服于室。御受。姆授巾。御衽于奥。媵衽良席在东。皆有枕北止。主
人入。亲说妇之缨。烛出。媵馂主人之余。御馂妇余。赞酌外尊酳之。媵侍于户外。呼则
闻。夙兴。妇沐浴纚笄。宵衣以俟见。质明。赞见妇于舅姑。席于阼。舅即席。席于房外
南面。姑即席。妇执笲枣。栗。自门入。升自西阶进拜。奠于席。舅坐抚之。兴。荅拜。
妇还。又拜。降阶受笲腶修。升进。北面拜奠于席。姑坐举以兴。拜授人。赞醴妇。席于
户牖间。侧尊甒醴于房中。妇疑。立于席西。赞者酌醴。加柶面枋。出房席前北面。妇东
面拜受。赞西阶上北面拜送。妇又拜。荐脯醢。妇升席。左执觯。右祭脯醢。以柶。祭醴
三。降席东面。坐啐醴建柶。兴拜。赞荅拜。妇又拜。奠于荐东。北面坐取脯降出。授人
于门外。舅姑入于室。妇盥馈。特豚合升侧载。无鱼腊。无稷。并南上。其它如取女礼。
妇赞成祭。卒食一酳。无从。席于北墉下。妇彻。设席前。如初西上。妇馂。舅辞易酱。
妇馂姑之馔。御赞祭豆黍肺举肺脊乃食卒。姑酳之。妇拜受。姑拜送。坐祭卒爵。姑受奠
之。妇彻于房中。媵御馂姑酳之。虽无娣。媵先。于是与始饭之错。舅姑共飨妇以一献之
礼。舅洗于南洗。姑洗于北洗。奠酬。舅姑先降自西阶。妇降自阼阶。归妇俎于妇氏人。
舅飨送者以一献之礼。酬以束锦。姑飨妇人送者。酬以束锦。若异邦。则赠丈夫。送者以
束锦。
 若舅姑既没。则妇入三月。乃奠菜。席于庙奥东面。右几席于北方南面。祝盥。妇盥
于门外。妇执笲菜。祝帅妇以入。祝告称妇之姓曰。某氏来妇。敢奠嘉菜于皇舅某子。妇
拜扱地。坐。奠菜于几东。席上。还。又拜如初。妇降堂。取笲菜入。祝曰。某氏来妇。
敢告于皇姑某氏。奠菜于席。如初礼。妇出。祝阖牖户。老醴妇于房中南面。如舅姑醴妇
之礼。婿飨妇送者。丈夫妇人。如舅姑飨礼。记。士昏礼。凡行事。必用昏昕。受诸祢
庙。辞无不腆。无辱。挚不用死。皮帛必可制。腊必用鲜。鱼用鲋。必殽全。女子许嫁。
笄而醴之称字。祖庙未毁。教于公宫三月。若祖庙已毁。则教于宗室。问名。主人受鴈。
还西面对。宾受命。乃降。祭醴。始扱壹祭。又扱再祭。宾右取脯。左奉之。乃归执以反
命。纳征。执皮摄之内文。兼执足。左首。随入西上。参分庭。一在南。宾致命。释外足
见文。主人受币。士受皮者。自东出于后。自左受遂坐摄皮逆退。适东壁。父醴女而俟迎
者。母南面于房外。女出于母左。父西面戒之。必有正焉。若衣若笄。母戒诸西阶上。不
降。妇乘以几。从者二人。坐持几相对。妇入。寝门。赞者彻尊幂。酌玄酒。三属于尊。
弃余水于堂下阶闲加勺。笲缁被纁里。加于桥。舅荅拜。宰彻笲。妇席荐馔于房。飨妇。
姑荐焉。妇洗在北堂。直室东隅。篚在东北面盥。妇酢舅。更爵自荐。不敢辞洗。舅降。
则辟于房。不敢拜洗。凡妇人相飨。无降。妇入三月。然后祭行。庶妇。则使人醮之。妇
不馈。昏辞曰。吾子有惠。贶室某也。某有先人之礼。使某也请纳采。对曰。某之子惷
愚。又弗能教。吾子命之。某不敢辞。致命曰。敢纳采问名。曰。某既受命。将加诸卜。
敢请女为谁氏。对曰。吾子有命。且以备数而择之。某不敢辞。醴。曰。子为事故至于某
之室。某有先人之礼。请醴从者。对曰。某既得将事矣。敢辞。先人之礼。敢固以请。某
辞不得命。敢不从也。纳吉。曰。吾子有贶。命某加诸卜。占曰。吉。使某也敢告。对
曰。某之子不教。唯恐弗堪。子有吉。我与在。某不敢辞。纳征。曰。吾子有嘉命。贶室
某也。某有先人之礼。俪皮束帛。使某也。请纳征。致命曰。某敢纳征。对曰。吾子顺先
典。贶某重礼。某不敢辞。敢不承命。请期。曰。吾子有赐。命某既申受命矣。惟是三族
之不虞。使某也请吉日。对曰。某既前受命矣。唯命是听。曰。某命某听命于吾子。对
曰。某固唯命是听。使者曰。某使某受命吾子。不许。某敢不告期曰某日。对曰。某敢不
敬须。凡使者归。反命曰。某既得将事矣。敢以礼告。主人曰。闻命矣。父醮子。命之
曰。往迎尔相。承我宗事。勖帅以敬先妣之嗣。若则有常。子曰。诺。唯恐弗堪。不敢忘
命。宾至。摈者请对曰。吾子命某以兹初昏。使某将请承命。对曰。某固敬具以须。父送
女。命之曰。戒之敬之。夙夜毋违命。母施衿结帨。曰。勉之敬之。夙夜无违宫事。庶母
及门内施鞶。申之以父母之命。命之曰。敬恭听宗尔父母之言。夙夜无愆。视诸衿鞶。婿
授绥姆。辞曰。未教不足与为礼也。宗子无父母命之。亲皆没。已躬命之。支子则称其
宗。弟称其兄。若不亲迎。则妇入三月。然后婿见。曰。某以得为外昏姻。请觌。主人对
曰。某以得为外昏姻之数。某之子未得濯溉于祭祀。是以未敢见。今吾子辱请吾子之就
宫。某将走见。对曰。某以非他故。不足以辱命。请终赐见。对曰。某得以为昏姻之故。
不敢固辞。敢不从。主人出门。左西面。婿入门。东面奠挚。再拜出。摈者。以挚出。请
受。婿礼辞许。受挚入。主人再拜受。婿再拜送出。见主妇。主妇阖扉立于其内。婿立于
门外。东面。主妇一拜。婿荅再拜。主妇又拜。婿出。主人请醴。及揖让入。醴以一献之
礼。主妇荐。奠酬无币。婿出。主人送再拜。

士相见礼
 士相见之礼。挚。冬用雉。夏用腒。左头奉之。曰。某也愿见。无由达。某子以命命
某见。主人对曰。某子命某见。吾子有辱。请吾子之就家也。某将走见。宾对曰。某不足
以辱命。请终赐见。主人对曰。某不敢为仪。固请吾子之就家也。某将走见。宾对曰。某
不敢为仪。固以请。主人对曰。某也固辞不得命。将走见。闻吾子请挚。敢辞挚。宾对
曰。某不以挚不敢见。主人对曰。某不足以习礼。敢固辞。宾对曰。某也不依于挚。不敢
见。固以请。主人对曰。某也固辞不得命。敢不敬从。出迎于门外。再拜。宾荅再拜。主
人揖入门右。宾奉挚入门左。主人再拜。受。宾再拜。送挚。出。主人请见。宾反见。
退。主人送于门外。再拜。主人复见之以其挚。曰。向者。吾子辱使某见。请还挚于将命
者。主人对曰。某也既得见矣。敢辞。宾对曰。某也非敢求见。请还挚于将命者。主人对
曰。某也既得见矣。敢固辞。宾对曰。某不敢以闻。固以请于将命者。主人对曰。某也固
辞。不得命。敢不从。宾奉挚入。主人再拜受。宾再拜送挚。出。主人送于门外。再拜。
士见于大夫。终辞其挚。于其入也。一拜。其辱也。宾退。送再拜。若尝为臣者。则礼辞
其挚。曰。某也辞不得命。不敢固辞。宾入奠挚。再拜。主人荅壹拜。宾出。使摈者还其
挚于门外。曰。某也使某还挚。宾对曰。某也既得见矣。敢辞。摈者对曰。某也命某。某
非敢为仪也。敢以请。宾对曰。某也夫子之贱私。不足以践礼。敢固辞。摈者对曰。某也
使某。不敢为仪也。固以请。宾对曰。某固辞不得命。敢不从。再拜。受。下大夫相见以
鴈。饰之以布。维之以索。如执雉。上大夫相见以羔。饰之以布。四维之结于面。左头如
麛执之。如士相见之礼。始见于君。执挚至下。容弥蹙。庶人见于君。不为容。进退走。
士大夫则奠挚。再拜稽首。君荅壹拜。若他邦之人。则使摈者还其挚。曰。寡君使某还
挚。宾对曰。君不有其外臣。臣不敢辞。再拜。稽首受。凡燕见于君。必辩君之南面。若
不得。则正方不疑君。君在堂。升见无方。阶辩君所在。凡言非对也。妥而后传言。与君
言。言使臣。与大人言。言事君。与老者言。言使弟子。与幼者言。言孝弟于父兄。与众
言。言忠信慈祥。与居官者言。言忠信。凡与大人言。始视面。中视抱。卒视面。毋改。
众皆若是。若父则游目。毋上于面。毋下于带。若不言。立则视足。坐则视膝。凡侍坐于
君子。君子欠伸。问日之早晏。以餐具告。改居。则请退可也。夜侍坐。问夜。膳荤。请
退可也。若君赐之食。则君祭先饭。遍尝膳。饮而俟。君命之食。然后食。若有将食者。
则俟君之食。然后食。若君赐之爵。则下席再拜稽首。受爵升席祭。卒爵。而俟君卒爵。
然后授虚爵。退坐取屦。隐辟而后屦。君为之兴。则曰君无为兴。臣不敢辞。君若降送
之。则不敢顾。辞遂出。大夫则辞退下。比及门。三辞。若先生异爵者。请见之则辞。辞
不得命。则曰某以出见。辞不得命。将走见。先见之。非以君命使。则不称寡大夫。士则
曰寡君之老。凡执币者不趋。容弥蹙以为仪。执玉者则唯舒。武。举前曳踵。凡自称于
君。士大夫。则曰下臣。宅者在邦。则曰市井之臣。在野。则曰草茅之臣。庶人。则曰刺
草之臣。他国之臣。则曰外臣。

乡饮酒礼
 乡饮酒之礼。主人就先生而谋宾介。主人戒宾。宾拜辱。主人荅拜。乃请宾。宾礼辞
许。主人再拜。宾荅拜。主人退。宾拜辱。介亦如之。乃席宾主人介。众宾之席。皆不属
焉。尊两壶于房户闲。斯禁。有玄酒在西。设篚于禁南东肆。加二勺于两壶。设洗于阼阶
东南。南北以堂深。东西当东荣。水在洗东。篚在洗西南肆。羹定。主人速宾。宾拜辱。
主人荅拜。还宾拜辱。介亦如之。宾及众宾。皆从之。主人一相。迎于门外。再拜。宾。
宾荅拜。拜介。介荅拜。揖众宾。主人揖先入。宾厌介入门左。介厌众宾入。众宾皆入门
左北上。主人与宾三揖。至于阶。三让。主人升。宾升。主人阼阶上。当楣北面再拜。宾
西阶上。当楣北面荅拜。主人坐取爵于篚。降洗。宾降。主人坐奠爵于阶前辞。宾对。主
人坐取爵。兴。适洗南面。坐奠爵于篚。下盥洗。宾进东北面。辞洗。主人坐奠爵于篚。
兴。对宾复位。当西序东面。主人坐取爵沃洗者。西北面。卒洗。主人壹揖壹让。升。宾
拜洗。主人坐奠爵。遂拜。降盥。宾降。主人辞。宾对。复位。当西序卒盥。揖让升。宾
西阶上疑立。主人坐取爵实之。宾之席前西北面。献宾。宾西阶上拜。主人少退。宾进受
爵以复位。主人阼阶上拜送爵。宾少退。荐脯醢。宾升席自西方。乃设折俎。主人阼阶东
疑立。宾坐左执爵。祭脯醢。奠爵于荐西。兴。右手取肺却。左手执本。坐弗缭。右绝末
以祭。尚左手。哜之。兴。加于俎。坐挩手。遂祭酒。兴席末。坐啐酒。降席坐奠爵。
拜。告旨执爵。兴。主人阼阶上荅拜。宾西阶上。北面坐卒爵。兴。坐奠爵。遂拜执爵。
兴。主人阼阶上荅拜。
 宾降洗。主人降。宾坐奠爵。兴辞。主人对。宾坐取爵。适洗南北面。主人阼阶东南
面。辞洗。宾坐奠爵于篚。兴对。主人复阼阶东西面。宾东北面盥。坐取爵卒洗。揖让如
初升。主人拜洗。宾荅拜。兴。降盥如主人礼。宾实爵主人之席前。东南面酢主人。主人
阼阶上拜。宾少退。主人进受爵复位。宾西阶上拜送爵。荐脯醢。主人升席。自北方设折
俎祭。如宾礼。不告旨。自席前适阼阶上北面。坐卒爵。兴。坐奠爵。遂拜执爵兴。宾西
阶上荅拜。主人坐奠爵于序端。阼阶上北面再拜。崇酒。宾西阶上荅拜。主人坐取觯于
篚。降洗。宾降。主人辞降宾。不辞洗。立当西序东面。卒洗。揖让升。宾西阶上疑立。
主人实觯酬宾。阼阶上北面。坐奠觯。遂拜执觯兴。宾西阶上荅拜。坐祭。遂饮卒觯。
兴。坐奠觯。遂拜执觯兴。宾西阶上荅拜。主人降洗。宾降辞。如献礼升。不拜洗。宾西
阶上立。主人实觯宾之席前北面。宾西阶上拜。主人少退。卒拜。进坐奠觯于荐西。宾辞
坐。取觯复位。主人阼阶上拜送。宾北面坐奠觯于荐东。复位。主人揖。降。宾降立于阶
西。当序东面。主人以介揖让升。拜如宾礼。主人坐取爵于东序端。降洗。介降。主人辞
降。介辞洗如礼宾。升不拜洗。介西阶上立。主人实爵介之席前。西南面献介。介西阶上
北面拜。主人少退。介进北面受爵。复位。主人介右北面拜送爵。介少退。主人立于西阶
东。荐脯醢。介升席自北方。设折俎祭。如宾礼。不哜肺。不啐酒。不告旨。自南方降
席。北面坐卒爵。兴。坐奠爵。遂拜执爵兴。主人介右荅拜。介降洗。主人复阼阶。降辞
如初。卒洗。主人盥。介揖让升。授主人爵于两楹之闲。介西阶上立。主人实爵。酢于西
阶上介右。坐奠爵。遂拜执爵兴。介荅拜。主人坐祭。遂饮卒爵。兴。坐奠爵。遂拜执
爵。兴。介荅拜。主人坐奠爵于西楹南介右。再拜崇酒。介荅拜。主人复阼阶揖降。介降
立于宾南。主人西南面三拜众宾。众宾皆荅壹拜。主人揖升。坐取爵于西楹下。降洗。升
实爵于西阶上献众宾。众宾之长升拜。受者三人。主人拜送。坐祭立饮。不拜。既爵。授
主人爵。降复位。众宾献。则不拜受爵。坐祭立饮。每一人献。则荐诸其席。众宾辩有脯
醢。主人以爵降奠于篚。揖让升。宾厌介升。介厌众宾升。众宾序升即席。一人洗升。举
觯于宾。实觯西阶上。坐奠觯。遂拜执觯。兴宾席末荅拜。坐祭遂饮卒觯。兴。坐奠觯。
遂拜执觯。兴。宾荅拜。降洗。升。实觯立于西阶上。宾拜。进坐奠觯于荐西。宾辞。坐
受以兴。举觯者西阶上拜送。宾坐奠觯于其所。举觯者降。设席于堂廉东上。工四人。二
瑟。瑟先。相者二人。皆左何瑟。后首。挎越。内弦。右手相。乐正先升。立于西阶东。
工入升自西阶。北面坐。相者东面坐。遂授瑟。乃降。工歌鹿鸣。四牡。皇皇者华。卒
歌。主人献工。工左瑟一人拜。不兴受爵。主人阼阶上拜送爵。荐脯醢。使人相祭。工饮
不拜。既爵。授主人爵。众工则不拜。受爵祭饮。辩有脯醢。不祭。大师则为之洗。宾介
降。主人辞降。工不辞洗。笙入堂下。磬南北面立。乐南陔。白华。华黍。主人献之于西
阶上。一人拜。尽阶。不升堂受爵。主人拜送爵阶前。坐祭立饮。不拜。既爵。升授主人
爵。众笙则不拜受爵。坐祭立饮。辩有脯醢不祭。乃闲歌鱼丽。笙由庚。歌南有嘉鱼。笙
崇丘。歌南山有台。笙由仪。乃合乐。周南。关雎葛覃卷耳。召南。鹊巢采蘩采苹。工告
于乐正曰。正歌备。乐正告于宾。乃降。主人降席自南方。侧降。作相为司正。司正礼辞
许诺。主人拜。司正荅拜。主人升复席。司正洗觯。升自西阶。阼阶上北面受命于主人。
主人曰。请安于宾。司正告于宾。宾礼辞许。司正告于主人。主人阼阶上再拜。宾西阶上
荅拜。司正立于楹闲以相拜。皆揖复席。司正实觯。降自西阶。阶闲北面坐奠觯退。共少
立。坐取觯不祭。遂饮卒觯。兴。坐奠觯。遂拜执觯。兴盥洗。北面坐奠觯于其所。退立
于觯南。
 宾北面坐。取俎西之觯。阼阶上北面酬主人。主人降席。立于宾东。宾坐奠觯。遂拜
执觯。兴。主人荅拜。不祭。立饮不拜。卒觯不洗。实觯东南面授主人。主人阼阶上拜
宾。少退。主人受觯。宾拜送于主人之西。宾揖复席。主人西阶上酬介。介降席自南方。
立于主人之西。如宾酬主人之礼。主人揖复席。司正升相旅。曰。某子受酬。受酬者降
席。司正退立于序端东面。受酬者自介右。众受酬者受自左。拜兴饮。皆如宾酬主人之
礼。辩。卒受者以觯降。坐奠于篚。司正降复位。使二人举觯于宾介。洗升实觯于西阶
上。皆坐奠觯。遂拜执觯兴。宾介席末荅拜。皆坐祭。遂饮卒觯。兴。坐奠觯。遂拜执
觯。兴。宾介席末荅拜。逆降洗升实觯。皆立于西阶上。宾介皆拜。皆进荐西奠之。宾
辞。坐取觯以兴。介则荐南奠之。介坐受以兴。退皆拜送降。宾介奠于其所。司正升自西
阶。受命于主人。主人曰。请坐于宾。宾辞以俎。主人请彻俎。宾许。司正降阶前。命弟
子俟彻俎。司正升立于席端。宾降席北面。主人降席阼阶上北面。介降席西阶上北面。遵
者降席席东南面。宾取俎还授司正。司正以降。宾从之。主人取俎还授弟子。弟子以降自
西阶。主人降自阼阶。介取俎还授弟子。弟子以降。介从之。若有诸公大夫。则使人受俎
如宾礼。众宾皆降。说屦揖让。如初升坐。乃羞。无筭爵。无筭乐。宾出奏陔。主人送于
门外。再拜。宾若有遵者。诸公大夫则既一人举觯。乃入。席于宾东。公三重。大夫再
重。公如大夫入。主人降。宾介降。众宾皆降。复初位。主人迎揖让升。公升如宾。礼辞
一席。使一人去之。大夫则如介礼。有诸公则辞加席。委于席端。主人不彻。无诸公。则
大夫辞加席。主人对。不去加席。明日宾服乡服以拜赐。主人如宾服以拜辱。主人释服。
乃息司正。无介。不杀。荐脯醢。羞唯所有。征唯所欲。以告于先生君子。可也。宾介不
与。乡乐唯欲。记。乡朝服而谋宾介。皆使能不宿戒。蒲筵缁布纯。尊绤幂。宾至彻之。
其牲狗也。亨于堂东北。献用爵。其它用觯。荐脯五挺。横祭于其上。出自左房。俎由东
壁。自西阶升。宾俎脊胁肩肺。主人俎脊胁臂肺。介俎脊胁肫胳肺。肺皆离。皆右体进
腠。以爵拜者不徒作。坐卒爵者拜既爵。立卒爵者不拜既爵。凡奠者于左。将举于右。众
宾之长。一人辞洗如宾礼。立者东面北上。若有北面者则东上。乐正与立者皆荐以齿。凡
举爵。三作而不徒爵。乐作。大夫不入。献工与笙。取爵于上篚。既献。奠于下篚。其笙
则献诸西阶上。磬阶闲缩溜。北面鼓之。主人介。凡升席自北方。降自南方。司正既举觯
而荐诸其位。凡旅不洗。不洗者不祭。既旅。士不入。彻俎。宾介遵者之俎。受者以降。
遂出授从者。主人之俎以东。乐正命奏陔。宾出至于阶。陔作。若有诸公。则大夫于主人
之北西面。主人之赞者。西面北上。不与。无筭爵。然后与。

乡射礼
 乡射之礼。主人戒宾。宾出迎再拜。主人荅再拜。乃请。宾礼辞许。主人再拜。宾荅
再拜。主人退。宾送再拜。无介。乃席宾南面东上。众宾之席继而西。席主人于阼阶上西
面。尊于宾席之东。两壶斯禁。左玄酒。皆加勺。篚在其南东肆。设洗于阼阶东南。南北
以堂深。东西当东荣。水在洗东。篚在洗西南肆。县于洗东北西面。乃张侯下纲。不及地
武。不系左下纲。中掩束之。乏参侯道。居侯党之一。西五步。羹定。主人朝服乃速宾。
宾朝服出迎再拜。主人荅再拜。退。宾送再拜。宾及众宾遂从之。及门。主人一相。出迎
于门外。再拜。宾荅再拜。揖众宾。主人以宾揖先入。宾厌众宾。众宾皆入门左。东面北
上。宾少进。主人以宾三揖。皆行。及阶。三让。主人升一等。宾升。主人阼阶上。当
楣。北面再拜。宾西阶上。当楣。北面荅再拜。主人坐取爵于上篚以降。宾降。主人阼阶
前西面坐奠爵。兴。辞降。宾对。主人坐取爵兴。适洗南面。坐奠爵于篚下盥洗。宾进东
北面辞洗。主人坐奠爵于篚。兴。对宾反位。主人卒洗。壹揖壹让。以宾升。宾西阶上。
北面拜洗。主人阼阶上。北面奠爵。遂荅拜。乃降。宾降。主人辞降。宾对。主人卒盥。
壹揖壹让升。宾升西阶上疑立。主人坐取爵。实之宾席之前。西北面献宾。宾西阶上北面
拜。主人少退。宾进受爵于席前。复位。主人阼阶上拜送爵。宾少退。荐脯醢。宾升席自
西方。乃设折俎。主人阼阶东疑立。宾坐左执爵。右祭脯醢。奠爵于荐西。兴。取肺坐绝
祭。尚左手哜之。兴。加于俎。坐挩手执爵。遂祭酒兴席末坐啐酒。降席。坐奠爵。拜告
旨。执爵兴。主人阼阶上荅拜。宾西阶上北面坐卒爵。兴坐奠爵。遂拜。执爵兴。主人阼
阶上荅拜。宾以虚爵降。主人降。宾西阶前东面坐奠爵。兴。辞降。主人对。宾坐取爵适
洗。北面坐奠爵于篚下。兴盥洗。主人阼阶之东南面辞洗。宾坐奠爵于篚。兴。对。主人
反位。宾卒洗。揖让如初升。主人拜洗。宾荅拜。兴。降盥如主人之礼。宾升。实爵主人
之席前。东南面酢主人。主人阼阶上拜。宾少退。主人进受爵复位。宾西阶上拜送爵。荐
脯醢。主人升席自北方。乃设折俎。祭如宾礼。不告旨。自席前适阼阶上。北面坐。卒
爵。兴。坐奠爵。遂拜。执爵。兴。宾西阶上北面荅拜。主人坐奠爵于序端阼阶上。再拜
崇酒。宾西阶上荅再拜。主人坐取觯于篚以降。宾降。主人奠觯辞降。宾对。东面立。主
人坐取觯洗。宾不辞洗。卒洗。揖让升。宾西阶上疑立。主人实觯酬之。阼阶上北面坐奠
觯。遂拜执觯。兴。宾西阶上。北面荅拜。主人坐祭。遂饮卒觯兴。坐奠觯。遂拜执觯。
兴。宾西阶上北面荅拜。主人降洗。宾降辞如献礼。升不拜洗。宾西阶上立。主人实觯宾
之席前北面。宾西阶上拜。主人坐奠觯于荐西。宾辞。坐取觯以兴。反位。主人阼阶上拜
送。宾北面坐奠觯于荐东。反位。主人揖降。宾降。东面立于西阶西。当西序。主人西南
面。三拜众宾。众宾皆荅壹拜。主人揖升。坐取爵于序端。降洗。升实爵西阶上。献众
宾。众宾之长升。拜受者三人。主人拜送。坐祭立饮不拜。既爵。授主人爵。降复位。众
宾皆不拜。受爵坐祭立饮。每一人献。则荐诸其席。众宾辩有脯醢。主人以虚爵降奠于
篚。揖让升。宾厌众宾升。众宾皆升。就席。一人洗。举觯于宾。升实觯西阶上。坐奠觯
拜。执觯兴。宾席末荅拜。举觯者坐祭。遂饮卒觯。兴。坐奠觯。拜执觯。兴。宾荅拜。
降洗。升实之西阶上北面。宾拜。举觯者进。坐奠觯于荐西。宾辞。坐取以兴。举觯者西
阶上拜送。宾反奠于其所。举觯者降。大夫若有遵者则入门左。主人降。宾及众宾皆宾。
复初位。主人揖让。以大夫升。拜至。大夫荅拜。主人以爵降。大夫降。主人辞降。大夫
辞洗如宾礼。席于尊东。升不拜洗。主人实爵席前。献于大夫。大夫西阶上。拜进受爵。
反位。主人大夫之右拜送。大夫辞加席。主人对。不去加席。乃荐脯醢。大夫升席。设折
俎。祭如宾礼。不哜肺。不啐酒。不告旨。西阶上卒爵拜。主人荅拜。大夫降洗。主人复
阼阶降辞如初。卒洗。主人盥揖让升。大夫授主人爵于两楹间。复位。主人实爵以酢于西
阶上。坐奠爵拜。大夫荅拜。坐祭卒爵拜。大夫荅拜。主人坐奠爵于西楹南。再拜崇酒。
大夫荅拜。主人复阼阶揖降。大夫降立于宾南。主人揖让以宾升。大夫及众宾皆升。就
席。席工于西阶上少东。乐正先升。北面立。于其西。工四人二瑟。瑟先。相者皆左。何
瑟面鼓。执越内弦右手。相入。升自西阶北面东上。工坐。相者坐授瑟。乃降。笙入。立
于县中西面。乃合乐。周南。关雎。葛覃。卷耳。召南。鹊巢。采蘩。采苹。工不兴。告
于乐正曰。正歌备。乐正告于宾乃降。主人取爵于上篚献工。大师则为之洗。宾降。主人
辞降。工不辞洗。卒洗升。实爵。工不兴左瑟。一人拜受爵。主人阼阶上拜送爵。荐脯
醢。使人相祭。工饮不拜。既爵。授主人爵。众工不拜。受爵祭饮辩。有脯醢。不祭。不
洗。遂献笙于西阶上。笙一人拜于下。尽阶。不升堂受爵。主人拜送爵。阶前坐祭立饮。
不拜。既爵升。授主人爵。众笙不拜。受爵坐祭立饮。辩。有脯醢不祭。主人以爵降奠于
篚。反升就席。主人降席自南方。侧降。作相为司正。司正礼辞许诺。主人再拜。司正荅
拜。主人升就席。司正洗觯。升自西阶。由楹内适阼阶上。北面受命于主人。西阶上。北
面请安于宾。宾礼辞许。司正告于主人。遂立于楹闲。以相拜。主人阼阶上再拜。宾西阶
上荅再拜。皆揖就席。司正实觯。降自西阶中庭。北面坐奠觯。兴。退少立。进坐取觯。
兴。反坐不祭。遂卒觯兴。坐奠觯。拜执觯。兴。洗。北面坐奠于其所。兴。少退。北面
立于觯南。未旅。三耦俟于堂西。南面东上。司射适堂西。袒决遂。取弓于阶西。兼挟乘
矢。升自西阶阶上北面。告于宾曰。弓矢既具。有司请射。宾对曰。某不能。为二三子许
诺。司射适阼阶上东北面。告于主人曰。请射于宾。宾许。司射降自西阶阶前西面。命弟
子纳射器。乃纳射器皆在堂西。宾与大夫之弓倚于西序。矢在弓下北括。众弓倚于堂西。
矢在其上。主人之弓矢在东序东。司射不释弓矢。遂以比三耦于堂西。三耦之南。北面命
上射曰。某御于子。命下射曰。子与某子射。司正为司马。司马命张侯。弟子说东。遂系
左下纲。司马又命获者。倚旌于侯中。获者由西方。坐取旌倚于侯中。乃退。乐正适西
方。命弟子赞工迁乐于下。弟子相工如初入。降自西阶阼阶下之东南堂前。三笴西面北上
坐。乐正北面。立于其南。
 司射犹挟乘矢。以命三耦。各与其耦让取弓矢拾。三耦皆袒决遂。有司左执弣。右执
弦而授弓。遂授矢。三耦皆执弓。搢三而挟一个。司射先立于所设中之西南东面。三耦皆
进。由司射之西。立于其西南东面北上而俟。司射东面立于三耦之北。搢三而挟一个。揖
进。当阶北面揖。及阶揖。升堂揖。豫则钩楹内。堂则由楹外。当左物北面揖。及物揖。
左足履物不方。足还视侯中。俯正足。不去旌。诱射。将乘矢。执弓不挟。右执弦。南面
揖。揖如升射。降出于其位。南适堂西。改取一个挟之。遂适阶西。取扑搢之以反位。司
马命获者。执旌以负侯。获者适侯。执旌负侯而俟。司射还当上耦西面。作上耦射。司射
反位。上耦揖进上射。在左并行。当阶北面揖。及阶揖。上射先升三等。下射从之。中
等。上射升堂少左。下射升。上射揖并行。皆当其物北面揖。及物揖。皆左足履物。还视
侯中。合足而俟。司马适堂西。不决遂。袒执弓。出于司射之南。升自西阶钩楹。由上射
之后。西南面立于物闲。右执箫。南扬弓。命去侯。获者执旌许诺。声不绝以至于乏。坐
东面偃旌。兴而俟。司马出于下射之南还其后。降自西阶。反由司射之南。适堂西释弓。
袭反位。立于司射之南。司射进与司马交于阶前相左。由堂下西阶之东北面视上射。命曰
无射获。无猎获。上射揖司射退。反位。乃射。上射既发。挟弓矢而后下射射。拾发以将
乘矢。获者坐而获。举旌以宫。偃旌以商。获而未释获。卒射。皆执弓不挟。南面揖。揖
如升射。上射降三等。下射少右从之。中等并行上射于左。与升射者相左。交于阶前相
揖。由司马之南适堂西。释弓说决拾。袭而俟于堂西南面东上。三耦卒射亦如之。司射去
扑。倚于西阶之西。升堂北面告于宾曰。三耦卒射。宾揖。司射降。搢扑反位。司马适堂
西。袒执弓。由其位南。进与司射交于阶前相左。升自西阶钩楹。自右物之后。立于物闲
西南面。揖弓命取矢。获者执旌许诺。声不绝。以旌负侯。而俟。司马出于左物之南。还
其后。降自西阶。遂适堂前。北面。立于所设楅之南。命弟子设楅。乃设楅于中庭南。当
洗东肆。司马由司射之南。退释弓于堂西。袭反位。弟子取矢。北面坐委于楅北括。乃
退。司马袭。进当楅南北面。坐。左右抚矢而乘之。若矢不备。则司马又袒。执弓如初
升。命曰取矢不索。弟子自西方应曰诺。乃复求矢加于楅。司射倚扑于阶西升。请射于宾
如初。宾许诺。宾主人大夫若皆与射。则遂告于宾。适阼阶上。告于主人。主人与宾为
耦。遂告于大夫。大夫虽众。皆与士为耦。以耦告于大夫曰。某御于子。西阶上北面。作
众宾射。司射降搢扑。由司马之南。适堂西立。比众耦。众宾将与射者皆降。由司马之
南。适堂西。继三耦而立东上。大夫之耦为上。若有东面者。则北上。宾主人与大夫皆未
降。司射乃比。众耦辩。遂命三耦拾取矢。司射反位。三耦拾取矢。皆袒决遂。执弓进立
于司马之西南。司射作上耦取矢。司射反位。上耦揖进。当楅北面揖。及楅揖。上射东
面。下射西面。上射揖进坐。横弓却手。自弓下取一个。兼诸弣顺羽。且兴执弦而左还。
退反位。东西揖。下射进坐。横弓覆手。自弓上取一个兴。其它如上射。既拾取乘矢。揖
皆左还。南面揖。皆少进。当楅南。皆左还北面。搢三挟一个。揖皆左还。上射于右。与
进者相左。相揖反位。三耦拾取矢亦如之。后者遂。取诱射之矢。兼乘矢而取之。以授有
司于西方。而后反位。众宾未拾取矢。皆袒决遂。执弓搢三挟一个。由堂西进继三耦之南
而立。东面北上。大夫之耦为上。司射作射如初。一耦揖升如初。司马命去侯。获者许
诺。司马降。释弓反位。司射犹挟。一个。去扑。与司马交于阶前。升请释获于宾。宾许
降。搢扑。西面立于所设中之东北面。命释获者设中。遂视之。释获者执鹿中一人。执筭
以从之。释获者坐。设中南当楅西。当西序东面。兴受筭。坐实八筭于中。横委其余于
中。西南末。兴。共而俟。司射遂进。由堂下北面。命曰。不贯不释。上射揖司射退。反
位。释获者坐。取中之八筭。改实八筭于中。兴。执而俟。乃射。若中则释获者坐而释
获。每一个释一筭。上射于右。下射于左。若有余筭。则反委之。又取中之八筭。改实八
筭于中。兴。执而俟。三耦卒射。宾主人大夫揖。皆由其阶降揖。主人堂东袒决遂。执弓
搢三挟一个。宾于堂西亦如之。皆由其阶。阶下揖。升堂揖。主人为下射。皆当其物。北
面揖。及物揖。乃射。卒南面揖。皆由其阶。阶上揖。降阶揖。宾序西。主人序东。皆释
弓说决拾。袭。反位升。及阶揖。升堂揖。皆就席。大夫袒决遂。执弓搢三挟一个。由堂
西出于司射之西。就其耦。大夫为下射。揖进。耦少退。揖如三耦。及阶。耦先升。卒射
揖。如升射。耦先降。降阶耦少退。皆释弓于堂西袭。耦遂止于堂西。大夫升就席。众宾
继射。释获皆如初。司射所作唯上耦。卒射。释获者。遂以所执余获。升自西阶。尽阶不
升堂。告于宾曰。左右卒射。降反位。坐委余获于中西。兴。共而俟。司马袒决执弓升。
命取矢如初。获者许诺。以旌负侯如初。司马降。释弓反位。弟子委矢如初。大夫之矢。
则兼束之。以茅上握焉。司马乘矢如初。司射遂适西阶西。释弓去扑。袭。进由中东。立
于中南北面视筭。释获者东面于中西坐。先数右获。二筭为纯。一纯以取实于左手。十纯
则缩而委之。每委异之。有余纯则横于下。一筭为奇。奇则又缩诸纯下。兴。自前适左东
面。坐兼敛筭实于左手。一纯以委。十则异之。其余如右获。司射复位。释获者遂进取贤
获。执以升自西阶。尽阶。不升堂。告于宾。若右胜。则曰右贤于左。若左胜。则曰左贤
于右。以纯数告。若有奇者亦曰奇。若左右钧。则左右皆执一筭以告。曰左右钧。降复
位。坐兼敛筭。实八筭于中。委其余于中西。兴。共而俟。司射适堂西。命弟子设丰。弟
子奉丰升。设于西楹之西。乃降。胜者之弟子。洗觯升酌。南面坐奠于丰上。降袒执弓。
反位。司射遂袒执弓。挟一个。搢扑。北面于三耦之南。命三耦及众宾胜者。皆袒决遂。
执张弓。不胜者。皆袭说决拾。却左手。右加弛弓于其上。遂以执弣。司射先反位。三耦
及众射者。皆与其耦进。立于射位北上。司射作升饮者如作射。一耦进揖。如升射及阶。
胜者先升。升堂少右。不胜者进北面。坐取丰上之觯。兴。少退。立。卒觯。进坐奠于丰
下。兴揖。不胜者先降。与升饮者相左。交于阶前相揖。出于司马之南。遂适堂西释弓。
袭而俟。有执爵者。执爵者坐取觯实之。反奠于丰上升。饮者如初。三耦卒饮。宾主人大
夫不胜。则不执弓。执爵者取觯降洗升。实之以授于席前。受觯以适西阶上。北面立饮。
卒觯。授执爵者。反就席。大夫饮则耦不升。若大夫之耦不胜。则亦执弛弓。特升饮。众
宾继饮。射爵者辩。乃彻丰与觯。司马洗爵升。实之以降。献获者于侯。荐脯醢。设折
俎。俎与荐皆三祭。获者负侯北面拜受爵。司马西面拜送爵。获者执爵。使人执其荐与俎
从之。适右个。设荐俎。获者南面坐。左执爵。祭脯醢。执爵兴。取肺坐祭。遂祭酒。
兴。适左个。中皆如之。左个之西北三步东面。设荐俎。获者荐右东面立饮。不拜。既
爵。司马受爵奠于篚。复位。获者执其荐。使人执俎从之。辟设于乏南。获者负侯而俟。
司射适阶西。释弓矢。去扑。说决拾袭。适洗。洗爵升。实之以降。献释获者于其位少
南。荐脯醢。折俎有祭。释获者荐右东面拜受爵。司射北面拜送爵。释获者就其荐坐。左
执爵。祭脯醢。兴取肺坐祭。遂祭酒。兴。司射之西北面立饮不拜。既爵。司射受爵奠于
篚。释获者少西辟荐。反位。司射适堂西。袒决遂。取弓于阶西挟一个。搢扑以反位。司
射去扑。倚于阶西升。请射于宾如初。宾许。司射降搢扑。由司马之南适堂西。命三耦及
众宾皆袒决遂。执弓就位。司射先反位。三耦及众宾皆袒决遂执弓。各以其耦进。反于射
位。司射作拾取矢。三耦拾取矢如初反位。宾主人大夫降揖如初。主人堂东。宾堂西。皆
袒决遂执弓。皆进阶前揖。及楅揖。拾取矢如三耦。卒北面搢三挟一个。揖退。宾堂西。
主人堂东。皆释弓矢袭。及阶揖。升堂揖。就席。大夫袒决遂执弓。就其耦揖。皆进如三
耦。耦东面。大夫西面。大夫进坐。说矢束。兴。反位而后耦。揖。进坐。兼取乘矢顺羽
而兴。反位揖。大夫进坐。亦兼取乘矢。如其耦。北面搢三挟一个。揖退耦反位。大夫遂
适序西。释弓矢袭。升即席。众宾继拾取矢。皆如三耦以反位。司射犹挟一个。以进作上
射如初。一耦揖升如初。司马升。命去侯。获者许诺。司马降。释弓反位。司射与司马交
于阶前。去扑袭升。请以乐乐于宾。宾许诺。司射降。搢扑东面。命乐正曰。请以乐乐于
宾。宾许。司射遂适阶闲堂下北面。命曰不鼓不释。上射揖司射退。反位。乐正东面。命
大师曰。奏驺虞闲若一。大师不兴许诺。乐正退反位。乃奏驺虞。以射三耦卒射。宾主人
大夫众宾继射。释获如初。卒射降。释获者执余获升告。左右卒射如初。司马升。命取
矢。获者许诺。司马降。释弓反位。弟子委矢。司马乘之。皆如初。司射释弓视筭如初。
释获者以贤获与钧告如初。降复位。司射命设丰。较丰实觯如初。遂命胜者执张弓。不胜
者执弛弓。升饮如初。司射遂袒决遂。左执弓。右执一个。兼诸弦面镞。适堂西。以命拾
取矢如初。司射反位。三耦及宾主人大夫众宾。皆袒决遂。拾取矢如初。矢不挟。兼诸弦
弣以退。不反位。遂授有司于堂西。辩拾取矢。揖皆升就席。司射乃适堂西。释弓去扑。
说决拾。袭反位。司马命弟子。说侯之左下纲而释之。命获者以旌退。命弟子退楅。司射
命释获者。退中与筭而俟。司马反为司正。退复觯南而立。乐正命弟子赞工即位。弟子相
工如其降也。升自西阶反坐。宾北面坐取俎西之觯。兴。阼阶上北面酬主人。主人降席立
于宾东。宾坐奠觯拜。执觯兴。主人荅拜。宾不祭。卒觯。不拜。不洗。实之进东南面。
主人阼阶上北面拜宾。少退。主人进受觯。宾主人之西北面拜送。宾揖就席。主人以觯适
西阶上酬大夫。大夫降席立于主人之西。如宾酬主人之礼。主人揖就席。若无大夫。则长
受酬亦如之。司正升自西阶。相旅作受酬者。曰某酬某子。受酬者降席。司正退立于西序
端东面。众受酬者拜。兴饮。皆如宾酬主人之礼。辩遂酬在下者。皆升受酬于西阶上。卒
受者。以觯降奠于篚。
 司正降复位。使二人举觯于宾与大夫。举觯者皆洗觯升实之西阶上北面。皆坐奠觯
拜。执觯兴。宾与大夫皆席末荅拜。举觯者皆坐祭。遂饮卒觯。兴。坐奠觯拜。执觯兴。
宾与大夫皆荅拜。举觯者逆降洗。升实觯。皆立于西阶上。北面东上。宾与大夫拜。举觯
者皆进。坐奠于荐右。宾与大夫辞。坐受觯以兴。举觯者退反位。皆拜送乃降。宾与大夫
坐反奠于其所兴。若无大夫则唯宾。司正升自西阶。阼阶上受命于主人。适西阶上北面。
请坐于宾。宾辞以俎。反命于主人。主人曰。请彻俎。宾许。司正降自西阶阶前。命弟子
俟彻俎。司正升立于序端。宾降席北面。主人降席。自南方阼阶上北面。大夫降席。席东
南面。宾取俎还授司正。司正以降自西阶。宾从之降。遂立于阶西东面。司正以俎出授从
者。主人取俎还授弟子。弟子受俎。降自西阶以东。主人降自阼阶西面立。大夫取俎还授
弟子。弟子以降自西阶遂出。授从者。大夫从之。降立于宾南。众宾皆降。立于大夫之
南。少退北上。主人以宾揖让。说屦乃升。大夫及众宾皆说屦升坐。乃羞。无筭爵。使二
人举觯。宾与大夫不兴。取奠觯。饮。卒觯不拜。执觯者受觯。遂实之宾觯。以之主人。
大夫之觯长受。而错皆不拜。辩。卒受者兴。以旅在下者于西阶上。长受酬。酬者不拜。
乃饮。卒觯以实之。受酬者不拜受。辩旅皆不拜。执觯者皆与旅。卒受者以虚觯降奠于
篚。执觯者洗升实觯。反奠于宾与大夫。无筭乐。宾兴。乐正命奏陔。宾降及阶。陔作。
宾出。众宾皆出。主人送于门外。再拜。明日。宾朝服以拜赐于门外。主人不见。如宾服
遂从之。拜辱于门外。乃退。主人释服。乃息司正。无介。不杀。使人速。迎于门外。不
拜入。升不拜至。不拜洗。荐脯醢。无俎。宾酢主人。主人不崇酒。不拜众宾。既献。众
宾一人举觯。遂无筭爵。无司正。宾不与。征唯所欲。以告于乡先生君子可也。羞唯所
有。乡乐唯欲。记大夫与。则公士为宾。使能不宿戒。其牲狗也。亨于堂东北。尊绤幂。
宾至彻之。蒲筵缁布纯。西序之席北上。献用爵。其它用觯。以爵拜者不徒作。荐脯用笾
五膱。祭半膱横于上。醢以豆。出自东房。膱长尺二寸。俎由东壁。自西阶升。宾俎脊胁
肩肺。主人俎脊胁臂肺。肺皆离。皆右体也。进腠。凡举爵。三作而不徒爵。凡奠者于
左。将举者于右。众宾之长。一人辞洗。如宾礼。若有诸公。则如宾礼。大夫如介礼。无
诸公。则大夫如宾礼。乐作。大夫不入。乐正与立者齿。三笙一和而成声。献工与笙。取
爵于上篚。既献。奠于下篚。其笙则献诸西阶上。立者东面北上。司正既举觯而荐诸其
位。三耦者。使弟子司射前戒之。司射之弓矢与扑。倚于西阶之西。司射既袒决遂而升。
司马阶前命张侯。遂命倚旌。凡侯。天子熊侯。白质。诸侯糜侯。赤质。大夫布侯。画以
虎豹。士布侯。画以鹿豕。凡画者丹质。射自楹闲。物长如笴。其闲容弓。距随长武。序
则物当栋。堂则物当楣。命负侯者由其位。凡适堂西。皆出入于司马之南。唯宾与大夫降
阶。遂西取弓矢。旌各以其物无物。则以白羽与朱羽糅杠。长三仞。以鸿脰。韬上二寻。
凡挟矢于二指之闲横之。司射在司马之北。司马无事。不执弓。始射获而未释获。复释
获。复用乐行之。上射于右。楅长如笴。博三寸。厚寸有半。龙首。其中蛇交。韦当。楅
髹横而拳之。南面坐。而奠之。南北当洗。射者有过则挞之。众宾不与。射者不降。取诱
射之矢者。既拾取矢。而后兼诱射之。乘矢而取之。宾主人射。则司射摈升降。卒射。即
席而反位卒事。鹿中髹。前足跪。凿背。容八筭。释获者奉之先首。大夫降立于堂西。以
俟射。大夫与士射。袒熏襦。耦少退于物。司射释弓矢。视筭。与献释获者释弓矢。礼。
射不主皮。主皮之射者。胜者又射。不胜者降。主人亦饮于西阶上。获者之俎。折脊胁肺
臑。东方谓之右个。释获者之俎。折脊胁肺。皆有祭。大夫说矢束。坐说之。歌驺虞。若
采苹。皆五终。射无筭。古来于旅也语。凡旅不洗。不洗者不祭。既旅。士不入。大夫后
出。主人送于门外。再拜。乡侯。上个五寻中十尺。侯道五十弓。弓二寸。以为侯中。倍
中以为躬。倍躬以为左右舌。下舌半上舌。箭筹八十。长尺有握。握素。楚扑长如笴。刊
本尺。君射则为下射。上射退于物一笴。既发则荅君而俟。君乐作而后就物。君袒朱襦以
射。小臣以巾。执矢以授。若饮君。如燕则夹爵。君国中射。则皮树中。以翿旌获。白羽
与朱羽糅于郊。则闾中。以旌获。于竟。则虎中。龙■。大夫兕中。各以其物获。士鹿
中。翿旌以获。唯君有射于国中。其余否君在。大夫射则肉袒。

燕礼
 燕礼。小臣戒与者。膳宰具官馔于寝东。乐人县。设洗篚于阼阶东南。当东溜。罍水
在东。篚在洗西南肆。设膳篚在其北西面。司宫尊于东楹之西。两方壶。左玄酒南上。公
尊瓦大。两有丰。幂用绤若锡。在尊南南上。尊士旅食于门西。两圜壶。司宫筵宾于户西
东上。无加席也。射人告具。小臣设公席于阼阶上。西乡。设加席。公升即位于席。西
乡。小臣纳卿大夫。卿大夫皆入门右。北面东上。士立于西方。东面北上。祝史立于门
东。北面东上。小臣师一人。在东堂下南面。士旅食者立于门西。东上。公降立于阼阶之
东南。南乡尔卿。卿西面北上尔大夫。大夫皆少进。射人请宾。公曰。命某为宾。射人命
宾。宾少进。礼辞。反命。又命之。宾再拜稽首。许诺。射人反命。宾出。立于门外东
面。公揖卿大夫。乃升就席。小臣自阼阶下北面。请执幂者。与羞膳者。乃命执幂者。执
幂者升自西阶。立于尊南北面东上。膳宰。请羞于诸公卿者。射人纳宾。宾入及庭。公降
一等揖之。公升就席。宾升自西阶。主人亦升自西阶。宾右北面。至再拜。宾荅再拜。主
人降洗。洗南西北面。宾降阶西东面。主人辞降。宾对。主人北面盥。坐取觚洗。宾少
进。辞洗。主人坐奠觚于篚。兴对。宾反位。主人卒洗。宾揖乃升。主人升。宾拜洗。主
人宾右奠觚荅拜。降盥。宾降。主人辞。宾对。卒盥。宾揖升。主人升。坐取觚。执幂者
举幂。主人酌膳。执幂者反幂。主人筵前献宾。宾西阶上拜。筵前受爵反位。主人宾右拜
送爵。膳宰荐脯醢。宾升筵。膳宰设折俎。宾坐左执爵。右祭脯醢奠爵于荐右。兴。取肺
坐绝祭哜之。兴。加于俎。坐挩手执爵。遂祭酒兴。席末坐啐酒。降席。坐奠爵拜。告
旨。执爵兴。主人荅拜。宾西阶上北面。坐卒爵。兴。坐奠爵。遂拜。主人荅拜。宾以虚
爵降。主人降。宾洗南坐奠觚。少进。辞降。主人东面对。宾坐取觚。奠于篚下。盥洗。
主人辞洗。宾坐奠觚于篚。兴对。卒洗。及阶揖升。主人升。拜洗如宾礼。宾降盥。主人
降。宾辞降。卒盥。揖升酌膳。执幂如初。以酢主人于西阶上。主人北面拜受爵。宾主人
之左拜送爵。主人坐祭不啐酒。不拜酒。不告旨。遂卒爵兴。坐奠爵拜。执爵兴。宾荅
拜。主人不崇酒。以虚爵降奠于篚。宾降立于西阶西。射人升宾。宾升立于序内东面。主
人盥洗。象觚。升宾之东北面。献于公。公拜受爵。主人降自西阶。阼阶下北面。拜送
爵。士荐脯醢。膳宰设折俎。升自西阶。公祭如宾礼。膳宰赞授肺。不拜酒。立卒爵。坐
奠爵拜。执爵兴。主人荅拜。升。受爵以降。奠于膳篚。更爵洗升。酌膳酒以降。酢于阼
阶下北面。坐奠爵。再拜稽首。公荅再拜。主人坐祭。遂卒爵。再拜稽首。公荅再拜。主
人奠爵于篚。主人盥洗升。媵觚于宾。酌散西阶上。坐奠爵拜宾。宾降筵北面。荅拜。主
人坐祭。遂饮。宾辞。卒爵宾。宾荅拜。主人降洗。宾降。主人辞降。宾辞洗。卒洗。揖
升不拜洗。主人酌膳。宾西阶上拜。受爵于筵前。反位。主人拜送爵。宾升席。坐祭酒。
遂奠于荐东。主人降复位。宾降筵西东南面立。小臣自阼阶下请媵爵者。公命长。小臣作
下大夫。二人媵爵。媵爵者。阼阶下皆北面。再拜稽首。公荅再拜。媵爵者。立于洗南西
面北上。序进盥洗角觯。升自西阶。序进酌散。交于楹北。降阼阶下。皆奠觯。再拜稽
首。执觯兴。公荅再拜。媵爵者。皆坐祭。遂卒觯兴。坐奠觯再拜稽首。执觯兴。公荅再
拜。媵爵者。执觯待于洗南。小臣请致者。若君命皆致。则序进奠觯于篚。阼阶下。皆再
拜稽首。公荅再拜。媵爵者洗象觯升实之序进。坐奠于荐南北上。降阼阶下。皆再拜稽
首。送觯。公荅再拜。公坐取大夫所媵觯兴。以酬宾。宾降西阶下。再拜稽首。公命小臣
辞。宾升成拜。公坐奠觯。荅再拜。执觯兴。立卒觯。宾下拜。小臣辞。宾升。再拜。稽
首。公坐奠觯。荅再拜。执觯兴。宾进。受虚爵。降奠于篚。易觯洗。公有命。则不易不
洗。反升酌膳觯下拜。小臣辞。宾升。再拜稽首。公荅再拜。宾以旅酬于西阶上。射人作
大夫长。升受旅。宾大夫之右坐奠觯拜。执觯兴。大夫荅拜。宾坐祭立饮卒觯。不拜。若
膳觯也。则降更觯洗升实散。大夫拜受。宾拜送。大夫辩受酬。如受宾酬之礼。不祭。卒
受者。以虚觯降奠于篚。主人洗升实散。献卿于西阶上。
 司宫兼卷重席。设于宾左东上。卿升拜受觚。主人拜送觚。卿辞重席。司宫彻之。乃
荐脯醢。卿升席坐。左执爵。右祭脯醢。遂祭酒不啐酒。降席西阶上北面。坐卒爵兴。坐
奠爵拜。执爵兴。主人荅拜。受爵。卿降复位。辩献卿。主人以虚爵降奠于篚。射人乃升
卿。卿皆升就席。若有诸公。则先卿献之。如献卿之礼。席于阼阶。西北面东上。无加
席。小臣又请媵爵者。二大夫媵爵如初。请致者若命长致。则媵爵者奠觯于篚。一人待于
洗南。长致。致者阼阶下再拜稽首。公荅再拜。洗象觯。升实之。坐奠于荐南。降与立于
洗南者二人。皆再拜稽首送觯。公荅再拜。公又行一爵。若宾若长。唯公所酬。以旅于西
阶上如初。大夫卒受者。以虚觯降奠于篚。主人洗升。献大夫于西阶上。大夫升拜受觚。
主人拜送觚。大夫坐祭。立卒爵。不拜。既爵。主人受爵。大夫降复位。胥荐主人于洗北
西面。脯醢无脀。辩献大夫。遂荐之。继宾以西东上。卒射人乃升大夫。大夫皆升就席。
席工于西阶上少东。乐正先升。北面立于其西。小臣纳工。工四人。二瑟。小臣左何瑟。
面鼓执越。内弦右手。相入。升自西阶北面东上坐。小臣坐授瑟乃降。工歌鹿鸣。四牡。
皇皇者华。卒歌。主人洗升献工。工不兴。左瑟一人拜受爵。主人西阶上拜送爵。荐脯
醢。使人相祭。卒受不拜。主人受爵。众工不拜。受爵坐祭。遂卒爵。辩有脯醢。不祭。
主人受爵。降奠于篚。公又举奠觯。唯公所赐。以旅于西阶上。如初。卒。笙入。立于县
中。奏南陔。白华。华黍。主人洗升。献笙于西阶上。一人拜尽阶。不升堂。受爵降。主
人拜送爵阶前。坐祭。立卒爵。不拜。既爵。升授主人。众笙不拜受爵。降坐祭。立卒
爵。辩有脯醢。不祭。乃闲歌鱼丽。笙由庚。歌南有嘉鱼。笙崇丘。歌南山有台。笙由
仪。遂歌乡乐。周南。关雎葛覃卷耳。召南。鹊巢采蘩采苹。大师告于乐正曰。正歌备。
乐正。由楹内东楹之东告于公。乃降复位。射人自阼阶下。请立司正。公许。射人遂为司
正。司正洗角觯。南面坐奠于中庭。升东楹之东受命。西阶上北面。命卿大夫。君曰。以
我安卿大夫。皆对曰诺。敢不安。司正降自西阶南面。坐取觯。升酌散。降南面坐奠觯。
右还北面少立。坐取觯。兴坐不祭。卒觯奠之。兴。再拜稽首。左还南面。坐取觯洗。南
面反奠于其所。升自西阶东楹之东。请彻俎。降。公许。告于宾。宾北面取俎以出。膳宰
彻公俎。降自阼阶以东。卿大夫皆降东面北上。宾反入。及卿大夫。皆说屦升。就席。公
以宾及卿大夫皆坐。乃安。羞庶羞。大夫祭荐。司正升受命皆命。君曰无不醉。宾及卿大
夫皆兴。对曰。诺。敢不醉。皆反坐。主人洗。升献士于西阶上。士长升。拜受觯。主人
拜送觯。士坐祭立饮。不拜。既爵。其它不拜。坐祭立饮。乃荐司正。与射人一人。司士
一人。执幂二人。立于觯南东上。辩献士。士既献者立于东方。西面北上。乃荐士。祝史
小臣师。亦就其位而荐之。主人就旅食之尊而献之。旅食不拜受爵。坐祭立饮。若射。则
大射正为司射。如乡射之礼。宾降洗。升媵觚于公。酌散下拜公。降一等。小臣辞。宾
升。再拜稽首。公荅再拜。宾坐祭。卒爵。再拜稽首。公荅再拜。宾降洗象觯。升酌膳。
坐奠于荐南。降拜。小臣辞。宾升成拜。公荅再拜。宾反位。公坐取宾所媵觯。兴。唯公
所赐。受者如初受酬之礼。降更爵洗。升。酌膳下拜。小臣辞。升成拜。公荅拜。乃就
席。坐行之。有执爵者。唯受于公者拜。司正命执爵者。爵辩卒。受者兴以酬士。大夫卒
受者。以爵兴西阶上酬士。士升。大夫奠爵拜。士荅拜。大夫立卒爵不拜。实之士拜受。
大夫拜送。士旅于西阶上辩。士旅酌。卒。主人洗。升自西阶。献庶子于阼阶上。如献士
之礼。辩降洗。遂献左右正。与内小臣。皆于阼阶上。如献庶子之礼。无筭爵。士也。有
执膳爵者。有执散爵者。执膳爵者。酌以进公。公不拜受。执散爵者。酌以之公命所赐。
所赐者兴受爵。降席下奠爵。再拜稽首。公荅拜。受赐爵者。以爵就席坐。公卒爵。然后
饮。执膳爵者。受公爵。酌反奠之。受赐爵者。兴授执散爵。执散爵者。乃酌行之。唯受
爵于公者拜。卒受爵者兴。以酬。士于西阶上。士升。大夫不拜。乃饮实爵。士不拜受
爵。大夫就席。士旅酌亦如之。公有命彻幂。则卿大夫皆降西阶下北面东上。再拜稽首。
公命小臣辞。公荅再拜。大夫皆辟。遂升反坐。士终旅于上。如初。无筭乐。宵则庶子执
烛于阼阶上。司宫执烛于西阶上。甸人执大烛于庭。阍人为大烛于门外。宾醉。北面坐。
取其荐脯以降。奏陔。宾所执脯以赐钟人于门内溜。遂出。卿大夫皆出。公不送。公与客
燕。曰。寡君有不腆之酒。以请吾子之与寡君须臾焉。使某也以请。对曰。寡君。君之私
也。君无所辱赐于使臣。臣敢辞。寡君固曰不腆。使某固以请。寡君。君之私也。君无所
辱赐于使臣。臣敢固辞。寡君固曰。不腆。使某固以请。某固辞不得命。敢不从。致命
曰。寡君使某有不腆之酒。以请吾子之与寡君须臾焉。君贶寡君多矣。又辱赐于使臣。臣
敢拜赐命。记。燕朝服于寝。其牲狗也。亨于门外东方。若与四方之宾燕。则公迎之于大
门内。揖让升。宾为苟敬。席于阼阶之西北面。有脀。不哜肺。不啐酒。其介为宾。无膳
尊。无膳爵。与卿燕。则大夫为宾。与大夫燕。亦大夫为宾。羞膳者与执幂者。皆士也。
羞卿者。小膳宰也。若以乐纳宾则宾。及庭奏肆夏。宾拜酒。主人荅拜而乐阕。公拜受爵
而奏肆夏。公卒爵。主人升受爵以下而乐阕。升歌鹿鸣。下管新宫。笙入三成。遂合乡
乐。若舞则勺。唯公与宾有俎。献公曰。臣敢奏爵以听命。凡公所辞皆栗阶。凡栗阶。不
过二等。凡公所酬既拜。请旅侍臣。凡荐与羞者。小膳宰也。有内羞。君与射。则为下射
袒朱襦。乐作而后就物。小臣以巾授矢。稍属。不以乐志。既发。则小臣受弓以授弓人。
上射退于物一笴。既发则荅君而俟。若饮君燕则夹爵。君在大夫射。则肉袒。若与四方之
宾燕。媵爵曰。臣受赐矣。臣请赞执爵者。相者对曰。吾子无自辱焉。有房中之乐。

大射
 大射之仪。君有命戒射。宰戒百官。有事于射者。射人戒诸公卿大夫射。司士戒士
射。与赞者。前射三日宰夫戒宰及司马。射人宿视涤。司马命量人。量侯道。与所设乏。
以狸步。大侯九十。参七十。干五十。设乏各去其侯西十北十。遂命量人巾车张三侯。大
侯之崇见鹄于参。参见鹄于干。干不及地武。不系左下纲。设乏西十北十。凡乏用革。乐
人宿县于阼阶东。笙磬西面。其南笙钟。其南鑮。皆南陈。建鼓在阼阶西南鼓。应鼙在其
东南鼓。西阶之西。颂磬东面。其南钟。其南鑮。皆南陈。一建鼓。在其南东鼓。朔鼙在
其北。一建鼓在西阶之东南面。簜在建鼓之闲。"倚于颂磬西纮。厥明。司宫尊于东楹之
西。两方壶。膳尊两甒在南有丰幂。用锡若絺。缀诸箭盖。幂如勺。又反之。皆玄尊。酒
在北。尊士旅食于西鑮之南北面。两圜壶。又尊于大侯之乏东北。两壶献酒。设洗于阼阶
东南。罍水在东。篚在洗西。南陈。设膳篚在其北。西面。又设洗于获者之尊西北。水在
洗北。篚在南。东陈。小臣设公席于阼阶上。西乡。司宫设宾席于户西。南面。有加席。
卿席宾东东上。小卿宾西东上。大夫继而东上。若有东面者则北上。席工于西阶之东东
上。诸公阼阶西北面。东上。官馔。羹定。射人告具于公。公升即位于席西乡。小臣师纳
诸公卿大夫。诸公卿大夫皆入门右。北面东上。士西方。东面北上。大史在干侯之东北。
北面东上。士旅食者在士南。北面东上。小臣师从者在东堂下。南面西上。公降立于阼阶
之东南。南乡。小臣师诏揖诸公卿大夫。诸公卿大夫西面北上。揖大夫。大夫皆少进。大
射正摈。摈者请宾。公曰。命某为宾。摈者命宾。宾少进。礼辞反命。又命之。宾再拜稽
首受命。摈者反命。宾出立于门外北面。公揖卿大夫升就席。小臣自阼阶下北面。请执幂
者与羞膳者。乃命执幂者。执幂者升自西阶。立于尊南。北面东上。膳宰请羞于诸公卿
者。摈者纳宾。宾及庭。公降一等揖宾。宾辟。公升即席。奏肆夏。宾升自西阶。主人从
之。宾右北面至。再拜。宾荅再拜。主人降洗。洗南西北面。宾降阶西东面。主人辞降。
宾对。主人北面盥。坐取觚洗。宾少进辞。洗。主人坐奠觚于篚。兴对。宾反位。主人卒
洗。宾揖升。主人升。宾拜洗。主人宾右奠觚荅拜。降盥。宾降。主人辞降。宾对卒盥。
宾揖升。主人升。坐取觚。执幂者举幂。主人酌膳。执幂者盖幂。酌者加勺。又反之。筵
前献宾。宾西阶上。拜。受爵于筵前。反位。主人宾右拜。送爵。宰胥荐脯醢。宾升筵。
庶子设折俎。宾坐。左执觚。右祭脯醢。奠爵于荐右。兴。取肺坐。绝祭哜之。兴。加于
俎。坐挩手执爵。遂祭酒兴。席末坐啐酒。降席坐奠爵。拜告旨。执爵兴。主人荅拜。乐
阕。宾西阶上。北面坐卒爵。兴。坐奠爵拜。执爵兴。主人荅拜。
 宾以虚爵降。主人降。宾洗南面北面。坐奠觚。少进辞降。主人西阶西东面少进对
宾。坐取觚。奠于篚下。盥洗。主人辞洗。宾坐奠觚于篚。兴。对卒洗。及阶揖。升。主
人升。拜洗如宾礼。宾降盥。主人降。宾辞降。卒盥揖升。酌膳执幂如初。以酢主人于西
阶上。主人北面拜受爵。宾主人之左拜送爵。主人坐祭。不啐酒。不拜酒。遂卒爵兴。坐
奠爵拜。执爵兴。宾荅拜。主人不崇酒。以虚爵降奠于篚。宾降立于西阶西东面。摈者以
命升宾。宾升立于西序东面。主人盥洗象觚。升酌膳。东北面献于公。公拜受爵。乃奏肆
夏。主人降自西阶。阼阶下北面拜送爵。宰胥荐脯醢。由左房。庶子设折俎。升自西阶。
公祭如宾礼。庶子赞授肺。不拜酒。立卒爵。坐奠爵拜。执爵兴。主人荅拜。乐阕。升受
爵。降奠于篚。更爵。洗。升酌散以降。酢于阼阶下。北面坐奠爵。再拜稽首。公荅拜。
主人坐祭。遂卒爵兴。坐奠爵。再拜稽首。公荅拜。主人奠爵于篚。主人盥洗升。媵觚于
宾。酌散西阶上。坐奠爵拜。宾西阶上北面荅拜。主人坐祭。遂饮。宾辞卒爵。兴。
 坐奠爵拜。执爵兴。宾荅拜。主人降洗。宾降。主人辞降。宾辞洗。卒洗。宾揖升。
不拜洗。主人酌膳。宾西阶上拜受爵于筵前。反位。主人拜送爵。宾升席坐祭酒。遂奠于
荐东。主人降复位。宾降筵西东南面立。小臣自阼阶下请媵爵者。公命长。小臣作下大夫
二人媵爵。媵爵者阼阶下。皆北面再拜稽首。公荅拜。媵爵者立于洗南。西面北上序进。
盥。洗角觯。升自西阶。序进酌散。交于楹北。降适阼阶下。皆奠觯。再拜稽首。执觯
兴。公荅拜。媵爵者皆坐祭。遂卒觯兴。坐奠觯。再拜稽首。执觯兴。公荅再拜。媵爵
者。执觯待于洗南。小臣请致者。若命皆致则序进。奠觯于篚阼阶下。皆北面再拜稽首。
公荅拜。媵爵者。洗象觯升实之。序进。坐奠于荐南北上。降适阼阶下。皆再拜稽首送
觯。公荅拜。媵爵者。皆退反位。公坐取大夫所媵觯兴。以酬宾。宾降西阶下。再拜稽
首。小臣正辞。宾升成拜。公坐奠觯荅拜。执觯兴。公卒觯。宾下拜。小臣正辞。宾升。
再拜稽首。公坐奠觯荅拜。执觯兴。宾进受虚觯。降奠于篚。易觯兴洗。公有命。则不
易。不洗。反升酌膳。下拜。小臣正辞。宾升再拜稽首。公荅拜。宾告于摈者请旅。诸臣
摈者告于公公许。宾以旅。大夫于西阶上。摈者作大夫长升受旅。宾大夫之右坐奠觯拜。
执觯兴。大夫荅拜。宾坐祭。立卒觯不拜。若膳觯也。则降更觯洗。升实散。大夫拜受。
宾拜送。遂就席。大夫辩受酬。如受宾酬之礼。不祭酒。卒受者以虚觯降奠于篚。复位。
主人洗觚升。实散献卿于西阶上。司宫兼卷重席。设于宾左东上。卿升拜受觚。主人拜送
觚。卿辞重席。司宫彻之。乃荐脯醢。卿升席。庶子设折俎。卿坐。左执爵。右祭脯醢。
奠爵于荐右。兴。取肺坐绝祭。不哜肺。兴。加于俎。坐挩手取爵。遂祭酒。执爵兴。降
席西阶上。北面坐卒爵。兴。坐奠爵拜。执爵兴。主人荅拜受爵。卿降复位。辩献卿。主
人以虚爵降奠于篚。摈者升卿。卿皆升就席。若有诸公。则先卿献之。如献卿之礼。席于
阼阶西北面东上。无加席。小臣又请媵爵者。二大夫媵爵如初。请致者。若命长致。则媵
爵者奠觯于篚。一人待于洗南。长致者阼阶下再拜稽首。公荅拜。洗象觯升实之。坐奠于
荐南。降与立于洗南者二人。皆再拜稽首送觯。公荅拜。公又行一爵。若宾若长。唯公所
赐。以旅于西阶上。如初。大夫卒受者。以虚觯降奠于篚。主人洗觚升。献大夫于西阶
上。大夫升拜受觚。主人拜送觚。大夫坐祭。立卒爵。不拜。既爵。主人受爵。大夫降复
位。胥荐主人于洗北西面。脯醢无脀。辩献大夫。遂荐之。继宾以西东上。若有东面者则
北上。卒摈者升大夫。大夫皆升就席。乃席工于西阶上少东。小臣纳工。工六人四瑟。仆
人正徒相大师。仆人师相少师。仆人士相上工。相者皆左何瑟。后首内弦挎越。右手相。
后者徒相入。小乐正从之。升自西阶。北面东上。坐授瑟乃降。小乐正立于西阶东。乃歌
鹿鸣三终。主人洗升实爵献工。工不兴。左瑟。一人拜受爵。主人西阶上。拜送爵。荐脯
醢。使人相祭。卒爵不拜。主人受虚爵。众工不拜。受爵坐祭。遂卒爵。辩有脯醢。不
祭。主人受爵。降奠于篚。复位。大师及少师上工。皆降立于鼓北。群工陪于后。乃管新
宫三终。卒管。大师及少师上工。皆东坫之东南。西面北上。坐。摈者自阼阶下。请立司
正。公许。摈者遂为司正。司正适洗。洗角觯南面坐奠于中庭。升东楹之东。受命于公。
西阶上北面命宾诸公卿大夫。公曰。以我安宾。诸公卿大夫皆对曰。诺。敢不安。司正降
自西阶南面。坐取觯升。酌散降。南面坐奠觯。兴右还北面少立。坐取觯兴。坐不祭。卒
觯奠之。兴。再拜稽首左还南面坐取觯洗。南面反奠于其所。北面立。司射适次袒决遂。
执弓。挟乘矢于弓外。见镞于弣。右巨指钩弦。自阼阶前曰。为政请射。遂告曰。大夫与
大夫。士御于大夫。遂适西阶前。东面右顾。命有司纳射器。射器皆入。君之弓矢适东
堂。宾之弓矢与中筹丰。皆止于西堂下。众弓矢不挟。摠众弓矢楅。皆适次而俟。工人士
与梓人。升自北阶两楹之闲。疏数容弓。若丹若墨。度尺而午。射正莅之。卒画自北阶
下。司宫埽所画物。自北阶下。大史俟于所设中之西东面以听政。司射西面誓之曰。公射
大侯。大夫射参。士射干。射者非其侯。中之不获。卑者与尊者为耦。不异侯。大史许
诺。遂比三耦。三耦俟于次北。西面北上。司射命上射曰。某御于子。命下射曰。子与某
子射。卒遂命三耦。取弓矢于次。司射入于次。搢三挟一个。出于次。西面揖。当阶北面
揖。及阶揖。升堂揖。当物北面揖。及物揖。由下物少退。诱射。射三侯。将乘矢。始射
干。又射参。大侯再发。卒射。北面揖。及阶揖。降如升射之仪。遂适堂西。改取一个挟
之。遂取扑搢之。以立于所设中之西南东面。司马师命负侯者。执旌以负侯。负侯者皆适
侯。执旌负侯而俟。司射适次。作上耦射。司射反位。上耦出次。西面揖。进上射在左并
行。当阶北面揖。及阶揖。上射先升三等。下射从之中等。上射升堂少左。下射升。上射
揖并行。皆当其物。北面揖。及物揖。皆左足履物。还视侯中。合足而俟。司马正适次。
袒决遂。执弓右挟之出。升自西阶。适下物。立于物闲。左执弣。右执箫。南扬弓。命去
侯。负侯皆许诺。以宫趋直西及乏南。又诺以商至乏声止。授获者退立于西方。获者兴。
共而俟。司马正出于下射之南。还其后。降自西阶。遂适次。释弓说决拾。袭。反位。司
射进。与司马正交。于阶前相左。由堂下西阶之东北面视上射。命曰。毋射获。毋猎获。
上射揖司射退。反位。乃射。上射既发挟矢。而后下射。射。拾发以将乘矢。获者坐而
获。举旌以宫。偃旌以商。获而未释获。卒射。右挟之。北面揖。揖如升射。上射降三
等。下射少右从之。中等并行。上射于左。与升射者相左交于阶前。相揖适次。释弓说决
拾。袭。反位。三耦卒射。亦如之。司射去扑。倚于阶西。适阼阶下。北面告于公曰。三
耦卒射。反搢扑反位。司马正袒决遂。执弓右挟之。出与司射交于阶前相左。升自西阶。
自右物之后。立于物闲。西南面揖弓。命取矢。负侯许诺如初。去侯。皆执旌以负其侯而
俟。司马正降自西阶北面。命设楅。小臣师设楅。司马正东面以弓为毕。既设楅。司马正
适次。释弓说决拾。袭。反位。小臣坐委矢于楅北括。司马师坐乘之。卒若矢不备。则司
马正又袒执弓升。命取矢如初。曰取矢不索。乃复求矢加于楅。卒。司马正进坐。左右抚
之。兴。反位。司射适西阶西倚扑。升自西阶东面。请射于公。公许。遂适西阶上。命宾
御于公。诸公卿则以耦告于上。大夫则降。即位而后。告司射自西阶上北面。告于大夫
曰。请降。司射先降。搢扑反位。大夫从之。降适次。立于三耦之南。西面北上。司射东
面于大夫之西比。耦大夫与大夫。命上射曰。某御于子。命下射曰。子与某子射。卒。遂
比众耦。众耦立于大夫之南。西面北上。若有士与大夫为耦。则以大夫之耦为上。命大夫
之耦曰。子与某子射。告于大夫曰。某御于子。命众耦。如命三耦之辞。诸公卿皆未降。
遂命三耦。各与其耦拾取矢。皆袒决遂。执弓右挟之。一耦出。西面揖。当楅北面揖。及
楅揖。上射东面。下射西面。上射揖进坐。横弓却手。自弓下取一个兼诸弣。兴。顺羽且
左还。毋周。反面揖。下射进坐。横弓覆手。自弓上取一个兼诸弣。兴。顺羽且左还。毋
周。反面揖。既拾。取矢捆之。兼挟乘矢。皆内还。南面揖。适楅南皆左还。北面揖。搢
三。挟一个。揖以耦左还。上射于左。退者与进者相左。相揖退。释弓矢于次。说决拾。
袭。反位。二耦拾取矢。亦如之。后者遂取诱射之矢。兼乘矢。而取之。以授有司于次
中。皆袭反位。司射作射如初。一耦揖升如初。司马命去侯。负侯许诺如初。司马降。释
弓反位。司射犹挟一个。去扑。与司马交于阶前。适阼阶下。北面请释获于公。公许。反
搢扑。遂命释获者设中。以弓为毕。北面。大史释获。小臣师执中。先首坐设之。东面
退。大史实八筭于中。横委其余于中西。兴。共而俟。司射西面命曰。中离维纲。扬触捆
复。公则释获。众则不与。唯公所中。中三侯皆获。释获者命小史。小史命获者。司射遂
进由堂下。北面视上射。命曰。不贯不释。上射揖。司射退反位。释获者坐取中之八筭。
改实八筭。兴执而俟。乃射若中。则释获者每一个释一筭。上射于右。下射于左。若有余
筭。则反委之。又取中之八筭。改实八筭于中。兴执而俟。
 三耦卒射。宾降。取弓矢于堂西。诸公卿则适次。继三耦以南。公将射。则司马师命
负侯。皆执其旌以负其侯而俟。司马师反位。隶仆人埽侯道。司射去扑。适阼阶下。告射
于公。公许。适西阶东告于宾。遂搢扑反位。小射正一人。取公之决拾于东坫上。一小射
正授弓拂弓。皆以俟于东堂。公将射。则宾降适堂西。袒决遂。执弓搢三挟一个。升自西
阶。先待于物北。一笴东面立。司马升。命去侯如初。还右。乃降。释弓反位。公就物。
小射正奉决拾以笥。大射正执弓。皆以从于物。小射正坐奠笥于物南。遂拂以巾。取决
兴。赞设决。朱极三。小臣正赞袒。公袒朱襦卒袒。小臣正退俟于东堂。小射正又坐取拾
兴。赞设拾。以笥退奠于坫上。复位。大射正执弓以袂顺左右隈。上再下壹。左执弣。右
执箫。以授公。公亲揉之。小臣师以巾内拂矢。而授矢于公。稍属。大射正立于公后。以
矢行告于公。下曰留。上曰扬。左右曰方。公既发。大射正受弓而俟拾发。以将乘矢。公
卒射。小臣师以巾退。反位。大射正受弓。小射正以笥受决拾。退奠于坫上复位。大射正
退反司正之位。小臣正赞袭。公还而后宾降。释弓于堂西。反位于阶西东面。公即席。
 司正以命升宾。宾升复筵。而后卿大夫继射。诸公卿取弓矢于次中。袒袂遂。执弓搢
三挟一个。出西面揖。揖如三耦升射。卒射。降如三耦适次。释弓说决拾。袭反位。众皆
继射释获皆如初。卒射。释获者。遂以所执余获。适阼阶下。北面告于公。曰。左右卒
射。反位。坐委余获于中西。兴共而俟。司马袒执弓升。命取矢如初。负侯许诺。以旌负
侯如初。司马降。释弓如初。小臣委矢于楅。如初。宾诸公卿大夫之矢。皆异束之以茅。
卒正坐。左右抚之。进束反位。宾之矢。则以授矢人于西堂下。司马释弓反位。而后卿大
夫升就席。司射适阶西。释弓去扑。袭。进由中东。立于中南。北面视筭。释获者东面于
中西。坐。先数右获。二筭为纯。一纯以取实于左手。十纯则缩而委之。每委异之。有余
纯。则横诸下。一筭为奇。奇则又缩诸纯下。兴。自前适左。东面坐。坐筭敛筭实于左
手。一纯以委。十则异之。其余如右获。司射复位。释获者遂进取贤获执之。由阼阶下北
面告于公。若右胜。则曰右贤于左。若左胜。则曰左贤于右。以纯数告。若有奇者。亦曰
奇。若左右钧则左右各执一筭以告曰。左右钧。还复位。坐兼敛筭。实入筭于中。委其余
于中西。兴。共而俟。司射命设丰。司宫士奉丰。由西阶升。北面坐。设于西楹西。降复
位。胜者之弟子。洗觯升酌散。南面坐奠于丰上。降反位。司射遂袒。执弓挟一个。搢扑
东面于三耦之西。命三耦及众射者。胜者皆袒决遂。执张弓。不胜者皆袭。说决拾。却左
手。右加弛弓于其上。遂以执弣。司射先反位。三耦及众射者皆升。饮射爵于西阶上。小
射正作升饮射爵者。如作射。一耦出揖如升射。及阶。胜者先升。升堂少右。不胜者进北
面坐。取丰上之觯兴。少退。立卒觯进坐奠于丰下。兴揖。不胜者先降。与升饮者。相
左。交于阶前。相揖。适次释弓。袭反位。仆人师继酌射爵。取觯实之。反奠于丰上。退
俟于序端。升饮者如初。三耦卒饮。若宾诸公卿大夫不胜则不降。不执弓。耦不升。仆人
师洗升实觯。以授宾诸公卿大夫。受觯于席以降。适西阶上北面立饮。卒觯。授执爵者。
反就席。若饮公。则侍射者降洗角觯。升酌散降拜。公降一等。小臣正辞。宾升再拜稽
首。公荅再拜。宾坐祭卒爵。再拜稽首。公荅再拜。宾降。洗象觯。升酌膳以致下拜。小
臣正辞。升再拜稽首。公荅再拜。公卒觯。宾进受觯降。洗散觯升。实散下拜。小臣正
辞。升再拜稽首。公荅再拜。宾坐不祭。卒觯降奠于篚阶。西东面立。摈者以命升宾。宾
升就席。若诸公卿大夫之耦不胜。则亦执弛弓。特升饮。众皆继饮射爵。如三耦。射爵
辩。乃彻丰与觯。司宫尊侯于服不之东北两献酒。东面南上。皆加勺。设洗于尊西北。篚
在南东肆。实一散于篚。司马正洗散。遂实爵。献服不。服不侯西北三步。北面拜受爵。
司马正西面拜送爵。反位。宰夫有司荐庶子。设折俎。卒错获者适右个。荐俎从之。获者
右执爵。右祭荐俎。二手祭酒。适左个。祭如右个。中亦如之。卒祭。左个之西北三步东
面。设荐俎。立卒爵。司马师受虚爵。洗献隶仆人与巾车获者。皆如大侯之礼。卒司马师
受虚爵奠于篚。获者皆执其荐。庶子执俎从之。设于乏少南。服不复负侯而俟。司射适阶
西去扑。适。堂西。释弓说决拾。袭。适洗。洗觚升实之。降献释获者于其位少南。荐脯
醢折俎皆有祭。释获者荐右。东面拜受爵。司射北面拜送爵。释获者就其荐坐。左执爵。
右祭脯醢。兴。取肺坐祭。遂祭酒。兴。司射之西北面立卒爵。不拜既爵。司射受虚爵奠
于篚。释获者少西辟荐。反位。司射适堂西。袒决遂。取弓挟一个。适阶西。搢扑以反
位。司射倚扑于阶西。适阼阶下北面。请射于公如初。反搢扑适次。命三耦皆袒决遂。执
弓序出取矢。司射先反位。三耦拾取矢如初。小射正作取矢如初。三耦既拾取矢。诸公卿
大夫皆降如初位。与耦入于次。皆袒决遂执弓。皆进当楅。进坐说矢束。上射东面。下射
西面。拾取矢如三耦。若士与大夫为耦。士东面。大夫西面。大夫进坐说矢束。退反位。
耦揖进坐。兼取乘矢。兴。顺羽且左还。毋周。反面揖。大夫进坐。亦兼取乘矢。如其
耦。北面搢三挟一个。揖进大夫。与其耦皆适次。释弓说决拾。袭反位。诸公卿升就席。
众射者继拾取矢。皆如三耦。遂入于次。释弓矢。说决拾。袭。反位。司射犹挟一个。以
作射如初。一耦揖升如初。司马升命去侯。负侯许诺。司马降。释弓反位。司射与司马交
于阶前。倚扑于阶西。适阼阶下。北面。请以乐于公。公许。司射反搢扑。东面命乐正
曰。命用乐。乐正曰。诺。司射遂适堂下北面视上射。命曰不鼓不释。上射揖司射退反
位。乐正命大师曰。奏狸首闲若一。大师不兴。许诺。乐正反位。奏狸首以射。三耦卒
射。宾待于物如初。公乐作而后就物。稍属不以乐志。其它如初仪。卒射如初。宾就席。
诸公卿大夫众射者皆继射。释获如初。卒射降。反位。释获者执余获进告。左右卒射如
初。司马升。命取矢。负侯许诺。司马降。释弓反位。小臣委矢。司马师乘之皆如初。司
射释弓视筭如初。释获者。以贤获与钧告如初。复位。司射命设丰。实觯如初。遂命胜者
执张弓。不胜者执弛弓。升饮如初。卒退丰与觯如初。司射犹袒决遂。左执弓。右执一
个。兼诸弦面镞适次。命拾取矢如初。司射反位。三耦及诸公卿大夫众射者。皆袒决遂。
以拾取矢如初。矢不挟。兼诸弦面镞。退适次。皆授有司弓矢。袭反位。卿大夫升就席。
司射适次释弓说决拾去扑。袭反位。司马正命退楅解纲。小臣师退楅。巾车量人解左下
纲。司马师命获者以旌与荐俎退。司射命释获者退中与筭而俟。公又举奠觯。唯公所赐。
若宾若长。以旅于西阶上如初。大夫卒受者。以虚觯降奠于篚。反位。司马正升自西阶东
楹之东。北面告于公。请彻俎。公许。遂适西阶上。北面告于宾。宾北面取俎以出。诸公
卿取俎如宾礼。遂出授从者于门外。大夫降复位。庶子正彻公俎。降自阼阶以东。宾诸公
卿皆入门东面北上。司正升宾。宾诸公卿大夫皆说屦。升就席。公以宾及卿大夫皆坐乃
安。羞庶羞。大夫祭荐。司正升受命。皆命。公曰。众无不醉。宾及诸公卿大夫皆兴。对
曰。诺。敢不醉。皆反位坐。主人洗酌献士于西阶上。士长升拜受觯。主人拜送。士坐祭
立饮。不拜。既爵。其它不拜。坐祭立饮。乃荐司正与射人于觯南。北面东上。司正为
上。辩献士。士既献者。立于东方西面北上。乃荐士。祝史小臣师。亦就其位而荐之。主
人就士旅食之尊而献之。旅食不拜。受爵。坐祭立饮。主人执虚爵奠于篚。复位。宾降洗
升。媵觯于公。酌散下拜。公降一等。小臣正辞。宾升再拜稽首。公荅再拜。宾坐祭卒
爵。再拜稽首。公荅再拜。宾降。洗象觚升。酌膳。坐奠于荐南。降拜。小臣正辞。宾升
成拜。公荅拜。宾反位。公坐取宾所媵觯。兴。唯公所赐。受者如初受酬之礼。降。更爵
洗升。酌膳。下再拜稽首。小臣正辞。升成拜。公荅拜。乃就席。坐行之。有执爵者。唯
受于公者拜。司正命执爵者爵辩。卒受者兴以酬士。大夫卒受者以爵兴。西阶上酬士。士
升。大夫奠爵拜。受荅拜。大夫立卒爵。不拜实之。士拜受。大夫拜送。士旅于西阶上
辩。士旅酌。若命曰复射。则不献庶子。司射命射唯欲。卿大夫皆降。再拜稽首。公荅
拜。壹发中三侯皆获。
 主人洗升自西阶。献庶子于阼阶上。如献士之礼。辩献降洗。遂献左右正与内小臣。
皆于阼阶上。如献庶子之礼。无筭爵。士也有执膳爵者。有执散爵者。执膳爵者酌以进
公。公不拜受。执散爵者。酌以之公命所赐。所赐者兴受爵。降席下奠爵。再拜稽首。公
荅再拜。受赐爵者。以爵就席坐。公卒爵。然后饮。执膳爵者受公爵。酌反奠之。受赐者
兴。授执散爵者。执散爵者。乃酌行之。唯受于公者拜。卒爵者。兴。以酬士于西阶上。
士升。大夫不拜。乃饮实爵。士不拜。受爵。大夫就席。士旅酌亦如之。公有命彻幂。则
宾及诸公卿大夫。皆降西阶下。北面东上。再拜稽首。公命小臣正辞。公荅拜。大夫皆
辟。升反位。士终旅于上。如初。无筭乐宵则庶子执烛于阼阶上。司宫执烛于西阶上。甸
人执大烛于庭。阍人为烛于门外。宾醉。北面坐。取其荐脯以降。奏陔。宾所执脯。以赐
钟人于门内溜。遂出。卿大夫皆出。公不送。公入骜。

聘礼
 聘礼。君与卿图事。遂命使者。使者。再拜稽首辞。君不许。乃退。既图事。戒上介
亦如之。宰命司马戒众介。众介皆逆命不辞。宰书币。命宰夫官具。及期夕币。使者朝
服。帅众介夕。管人布幕于寝门外。官陈币皮北首西上。加其奉于左皮上。马则北面奠币
于其前。使者北面。众介立于其左。东上。卿大夫在幕东。西面北上。宰入告具于君。君
朝服出门左。南乡。史读书展币。宰执书告备具于君。授使者。使者受书授上介。公揖
入。官载其币舍于朝。上介视载者。所受书以行。厥明。宾朝服。释币于祢。有司筵几于
室中。祝先入。主人从入。主人在右再拜。祝告又再拜。释币制玄纁。束奠于几下。出。
主人立于户东。祝立于牖西。又入取币降。卷币实于笲。埋于西阶东。又释币于行。遂受
命。上介释币亦如之。上介及众介俟于使者之门外。使者载■。帅以受命于朝。君朝服南
乡。卿大夫西面北上。君使卿进使者。使者入。及众介随入。北面东上。君揖使者进之。
上介立于其左。接闻命。贾人西面坐。启椟。取圭垂缫。不起而授宰。宰执圭屈缫。自公
左授使者。使者受圭。同面垂缫以受命。既述命。同面授上介。上介受圭屈缫。出授贾
人。众介不从。受享束帛加璧。受夫人之聘璋。享玄纁。束帛加琮。皆如初。遂行。舍于
郊。敛■。若过邦至于竟。使次介假道。束帛将命于朝。曰。请帅奠币。下大夫取以入
告。出许。遂受币。饩之以其礼。上宾大牢。积唯刍禾。介皆有饩。士帅没其竟。誓于其
竟。宾南面。上介西面。众介北面东上。史读书。司马执策。立于其后。未入竟。壹肄。
为壝坛画阶。帷其北无宫。朝服无主。无执也。介皆与北面西上。习享。士执庭实。习夫
人之聘享亦如之。习公事。不习私事。及竟。张■誓。乃谒关人。关人问从者几人。以介
对。君使士请事。遂以入竟。入竟。敛■乃展。布幕。宾朝服立于幕东西面。介皆北面东
上。贾人北面坐。拭圭。遂执展之。上介北面视之。退复位。退圭。陈皮。北首西上。又
拭璧。展之。会诸其币。加于左皮上。上介视之。退。马则幕南。北面奠币于其前。展夫
人之聘享亦如之。贾人告于上介。上介告于宾。有司展群币以告。及郊。又展如初。及
馆。展币于贾人之馆如初。宾至于近郊。张■君使下大夫请行。反。君使卿朝服。用束帛
劳。上介出请入告。宾礼辞。迎于舍门之外。再拜。劳者不荅拜。宾揖先入。受于舍门
内。劳者奉币入。东面致命。宾北面听命。还少退。再拜稽首受币。劳者出。授老币。出
迎劳者。劳者礼辞。宾揖先入。劳者从之。乘皮设。宾用束锦傧劳者。劳者再拜稽首受。
宾再拜稽首送币。劳者揖皮出。乃退。宾送再拜。
 夫人使下大夫劳以二竹簋方。玄被纁里有盖。其实枣蒸栗择。兼执之以进。宾受枣。
大夫二手授栗。宾之受如初礼。傧之如初。下大夫劳者遂以宾入。至于朝。主人曰。不腆
先君之祧。既拚以俟矣。宾曰。俟闲。大夫帅至于馆。卿致馆。宾迎再拜。卿致命。宾再
拜稽首。卿退。宾送再拜。宰夫朝服设飧。饪一牢。在西鼎九。羞鼎三。腥一牢。在东鼎
七。堂上之馔八。西夹六。门外米禾皆二十车。薪刍倍禾。上介饪一牢。在西鼎七。羞鼎
三。堂上之馔六。门外米禾皆十车。薪刍倍禾。众介皆少牢。厥明。讶宾于馆。宾皮弁。
聘至于朝。宾入于次。乃陈币。卿为上摈。大夫为承摈。士为绍摈。摈者出请事。公皮
弁。迎宾于大门内。大夫纳宾。宾入门左。公再拜。宾辟。不荅拜。公揖。入每门。每曲
揖。及庙门。公揖入。立于中庭。宾立接西塾。几筵既设。摈者出请命。贾人东面坐。启
椟。取圭垂缫。不起而授上介。上介不袭。执圭屈缫授宾。宾袭执圭。摈者入告。出辞
玉。纳宾。宾入门左。介皆入门左。北面西上。三揖。至于阶。三让。公升二等。宾升西
楹西东面。摈者退中庭。宾致命。公左还北乡。摈者进。公当楣。再拜。宾三退。负序。
公侧袭受玉于中堂。与东楹之闲。摈者退。负东塾而立。宾降介逆出。宾出。公侧授宰
玉。裼降立。
 摈者出请。宾裼奉束帛加璧享。摈者入告。出许。庭实。皮则摄之。毛在内。内摄
之。入设也。宾入门左。揖让如初。升致命。张皮。公再拜受币。士受皮者。自后右客。
宾出当之。坐摄之。公侧授宰币皮。如入右首而东。聘于夫人。用璋。享用琮。如初礼。
若有言。则以束帛如享礼。摈者出请事。宾告事毕。宾奉束锦以请觌。摈者入告。出辞。
请礼宾。宾礼辞听命。摈者入告。宰夫彻几改筵。公出迎宾。以入。揖让如初。公升侧受
几于序端。宰夫内拂几三。奉两端以进。公东南乡。外拂几三。卒振袂中摄之。进西乡。
摈者告。宾进讶。受几于筵前。东面俟。公壹拜送。宾以几辟。北面设几。不降阶。上荅
再拜稽首。宰夫实觯以醴。加柶于觯面枋。公侧受醴。宾不降。壹拜。进筵前受醴复位。
公拜送醴。宰夫荐笾豆脯醢。宾升筵。摈者退。负东垫。宾祭脯醢以柶祭醴三庭实设。降
筵北面。以柶兼诸觯尚擸。坐啐醴。公用束帛。建柶北面奠于荐东。摈者进相币。宾降辞
币。公降一等辞。栗阶升听命。降拜。公辞。升。再拜稽首受币。当东楹北面。退东面
俟。公壹拜。宾降也公再拜。宾执左马以出。上介受宾币。从者讶受马。宾觌。奉束锦总
乘马。二人赞入门右。北面奠币。再拜稽首。摈者辞。宾出。摈者坐取币出。有司二人牵
马以从。出门西面于东塾南。摈者请受。宾礼辞。听命。牵马右之入设。宾奉币入门左。
介皆入门左西上。公揖让如初。升公北面再拜。宾三退。反还负序。振币进授。当东楹北
面。士受马者自前还。牵者后。适其右受。牵马者自前西乃出。宾降阶东拜送。君辞。拜
也。君降一等辞。摈者曰。寡君从子。虽将拜。起也。栗阶升公西乡。宾阶上再拜稽首。
公少退。宾降出公侧授宰币马出。公降立。摈者出请。上介奉束锦。士介四人。皆奉玉锦
束请觌。摈者入告。出。许。上介奉币俪皮。二人赞。皆入门右。东上奠币。皆再拜稽
首。摈者辞。介逆出。摈者执上币。士执众币。有司二人举皮从其币出请受。委皮南面。
执币者西面北上。摈者请受。介礼辞听命。皆进讶受其币。上介奉币皮。先入门左奠皮。
公再拜。介振币自皮西进。北面授币。退复位。再拜稽首送币。介出。宰自公左受币。有
司二人坐举皮以东。摈者又纳士介。士介入门右奠币。再拜稽首。摈者辞。介逆出。摈者
执上币以出。礼请受宾固辞。公荅再拜。摈者出立于门中以相拜。士介皆辟。士三人东
上。坐取币立。摈者进。宰夫受币于中庭以东。执币者序从之。摈者出请宾告事毕。摈者
入告。公出送宾。及大门内。公问君。宾对。公再拜。公问大夫。宾对。公劳宾。宾再拜
稽首。公荅拜。公劳介。介皆再拜稽首。公荅拜。宾出。公再拜送。宾不顾。宾请有事于
大夫。公礼辞许。宾即馆。卿大夫劳宾。宾不见。大夫奠鴈再拜。上介受。劳上介亦如
之。君使卿韦弁。归饔饩五牢。上介请事。宾朝服。礼辞。有司入陈。饔。饪一牢。鼎
九。设于西阶前。陪鼎当内廉东面北上。上当碑南陈。牛羊豕鱼腊肠胃同鼎。肤鲜鱼鲜腊
设扃鼏膷臐膮盖陪牛羊豕。腥二牢。鼎二七。无鲜鱼鲜腊。设于阼阶前西面南陈。如饪鼎
二列。堂上八豆。设于户西西陈。皆二。以并东上。韭菹其南。醓醢屈。八簋继之。黍其
南稷错。六铏继之。牛以西羊豕。豕南。牛以东羊豕。两簠继之。粱在北。八壶设于西序
北上二。以并南陈。西夹六豆。设于西墉下北上。韭菹其东醓醢屈。六簋继之。黍其东稷
错。四铏继之。牛以南羊。羊东豕。豕以北牛。两簠继之。粱在西。皆二。以并南陈。六
壶西上二。以并东陈。
 馔于东方。亦如之。西北上。壶东上西陈。醯醢百瓮。夹碑十以为列。醯在东。饩二
牢。陈于门西。北面东上。牛以西羊豕。豕西牛羊豕。米百筥。筥半斛。设于中庭。十以
为列。北上。黍粱稻皆二行。稷四行。门外米三十车。车秉有五籔。设于门东为三列。东
陈。禾三十车。车三秅。设于门西。西陈。薪刍倍禾。宾皮弁迎大夫于外门外。再拜。大
夫不荅拜。揖入。及庙门。宾揖入。大夫奉束帛。入。三揖皆行。至于阶。让大夫先升一
等。宾从升堂。北面听命。大夫东面致命。宾降阶西。再拜稽首。拜饩亦如之。大夫辞升
成拜。受币堂中西北面。大夫降出。宾降授老币。出迎大夫。大夫礼辞。许。入。揖让如
初。宾升一等。大夫从升堂。庭实设马乘。宾降堂。受老束锦。大夫止。宾奉币西面。大
夫东面。宾致币。大夫对。
 北面当楣再拜稽首。受币于楹闲南面。退东面俟。宾再拜稽首送币。大夫降。执左马
以出。宾送于外门外。再拜。明日宾拜于朝。拜饔与饩。皆再拜稽首。上介饔饩三牢。饪
一牢。在西。鼎七。羞鼎三。腥一牢。在东鼎七。堂上之馔六。西夹亦如之。筥及瓮如上
宾。饩一牢。门外米禾视死牢。牢十车。薪刍倍禾。凡其实与陈。如上宾。下大夫韦弁。
用束帛致之。上介韦弁以受。如宾礼。傧之两马束锦。士介四人。皆饩大牢。米百筥。设
于门外。宰夫朝服。牵牛以致之。士介朝服。北面再拜稽首受。无摈。宾朝服问卿。卿受
于祖庙。下大夫摈。摈者出请事。大夫朝服。迎于外门外。再拜。宾不荅拜。揖大夫先
入。每门每曲揖。及庙门。大夫揖入。摈者请命。庭实设四皮。宾奉束帛入。三揖皆行。
至于阶。让。宾升一等大夫从升堂北面听命。宾东面致命。大夫降阶西。再拜稽首。宾
辞。升成拜。受币堂中西北面。宾降出。大夫降授老币。无摈。摈者出请事。宾面如觌
币。宾奉币。庭实从。入门右。大夫辞。宾遂左。庭实设揖让如初。大夫升一等。宾从
之。大夫西面。宾称面。大夫对。北面当楣再拜。受币于楹闲。南面退。西面立。宾当楣
再拜送币。降出。大夫降授老币。摈者出请事。上介特面币如觌。介奉币。皮二人赞。入
门右。奠币再拜。大夫辞。摈者反币。庭实设。介奉币。入大夫揖让如初。介升。大夫再
拜受。介降拜。大夫降辞。介升。再拜送币。摈者出请众界面。如觌币。入门右奠币。皆
再拜。大夫辞。介逆出。摈者执上币出。礼请受。宾辞。大夫荅再拜。摈者执上币。立于
门中。以相拜。士介皆辟。老受摈者币于中庭。士三人坐取群币以从之。摈者出请事。宾
出。大夫送于外门外。再拜。宾不顾。摈者退。大夫拜辱。下大夫尝使至者。币及之。上
介朝服。三介问下大夫。下大夫如卿受币之礼。其面如宾面于卿之礼。大夫若不见。君使
大夫各以其爵为之受。如主人受币礼。不拜。夕。夫人使下大夫韦弁归礼。堂上笾豆六。
设于户东西上。二。以并东陈。壶设于东序北上二。以并南陈。醙黍清皆两壶。大夫以束
帛致之。宾如受饔之礼。傧之乘马束锦。上介四豆四笾四壶。受之如宾礼。傧之两马束
锦。明日宾拜礼于朝。大夫饩宾。大牢米八筐。宾迎再拜。老牵牛以致之。宾再拜稽首
受。者退。宾再拜送。上介亦如之。众介皆少牢。米六筐。皆士牵羊以致之。公于宾。壹
食再飨。燕与差。俶献无常数。宾介皆明日拜于朝。上介。壹食壹飨。若不亲食。使大夫
各以其爵朝服致之。以侑币如致饔。无傧。致飨以酬币。亦如之。大夫于宾。壹飨壹食。
上介若食若飨。若不亲飨。则公作大夫致之以酬币。致食以侑币。
 君使卿皮弁还玉于馆。宾皮弁袭。迎于外门外。不拜。帅大夫以入。大夫升自西阶钩
楹。宾自碑内听命。升自西阶。自左南面受圭。退负右房而立。大夫降中庭。宾降自碑内
东面。授上介于阼阶东。上介出请。宾迎大夫还璋。如初入。宾裼。迎大夫贿。用束纺。
礼。玉束帛乘皮。皆如还玉礼。大夫出。宾送。不拜。公馆宾。宾辟。上介听命。聘享。
夫人之聘享。问大夫。送宾。公皆再拜。公退。宾从。请命于朝。公辞。宾退。宾三拜乘
禽于朝。讶听之。遂行。舍于郊。公使卿赠如觌币。受于舍门外。如受劳礼。无傧。使下
大夫赠上介。亦如之。使士赠众介。如其觌币。大夫亲赠。如其面币。无傧。赠上介亦如
之。使人赠众介。如其面币。士送至于竟。使者归。及郊请反命。朝服载■。禳乃入。乃
入陈币于朝。西上。上宾之公币私币皆陈。上介公币陈。他介皆否。束帛各加其庭实皮
左。公南乡。卿进使者。使者执圭垂缫北面。上介执璋屈缫立于其左。反命曰。以君命聘
于某君。某君受币于某宫。某君再拜。以享某君。某君再拜。宰自公左受玉。受上介璋。
致命亦如之。执贿币以告曰。某君使某子贿授宰。礼玉亦如之。执礼币。以尽言赐礼。公
曰。然。而不善乎。授上介币。再拜稽首。公荅再拜。私币不告。君劳之。再拜稽首。君
荅再拜。若有献。则曰某君之赐也。君其以赐乎。上介徒以公赐告。如上宾之礼。君劳
之。再拜稽首。君荅拜。劳士介亦如之。君使宰赐使者币。使者再拜稽首。赐介。介皆再
拜稽首。乃退。介皆送至于使者之门。乃退揖。使者拜其辱。释币于门。乃至于祢。筵几
于室。荐脯醢。觞酒陈。席于阼。荐脯醢。三献。一人举爵。献从者。行酬。乃出。上介
至亦如之。聘遭丧。入竟则遂也。不郊劳。不筵几。不礼宾。主人毕归礼。宾唯饔饩之
受。不贿。不礼玉。不赠。遭夫人世子之丧。君不受。使大夫受于庙。其它如遭君丧。遭
丧将命于大夫。主人长衣练冠以受。聘君若薨于后。入竟则遂。赴者未至。则哭于巷。衰
于馆。受礼。不受飨食。赴者至。则衰而出。唯稍受之。归。执圭。复命于殡。升自西
阶。不升堂。子即位。不哭。辩复命。如聘。子臣皆哭。与介入。北乡哭。出袒括发。入
门右。即位踊。若有私丧。则哭于馆。衰而居。不飨食。归。使众介先。衰而从之。
 宾入竟而死。遂也。主人为之具而殡。介摄其命。君吊。介为主人。主人归礼币。必
以用。介受宾礼。无辞也。不飨食。归。介复命。柩止于门外。介卒复命出。奉柩送之。
君吊卒殡。若大夫介卒。亦如之。士介死。为之棺敛之。君不吊焉。若宾死。未将命。则
既敛于棺。造于朝。介将命。若介死。归复命。唯上介造于朝。若介死。虽士介。宾既复
命。往卒殡。乃归。小聘曰问。不享。有献不及夫人。主人不筵几。不礼面。不升。不郊
劳。其礼如为介三。介记。久无事则聘焉。若有故则卒聘。束帛加书将命。百名以上书于
策。不及百名书于方。主人。使人与客读诸门外。客将归。使大夫以其束帛反命于馆。明
日君馆之。既受行出。还见宰。问几月之资。使者既受行。日朝同位。出祖释軷。祭酒
脯。乃饮酒于其侧。所以朝天子。圭与缫皆九寸。剡上寸半。厚半寸。博三寸。缫三采六
等。朱白仓。问诸侯。朱绿缫八寸。皆玄纁。系长尺绚组。问大夫之币。俟于郊。为肆。
又赍皮马。辞无常。孙而说。辞多则史。少则不达。辞苟足以达。义之至也。辞曰。非礼
也敢。对曰。非礼也敢辞。卿馆于大夫。大夫馆于士。士馆于工商。管人为客三日具沐。
五日具浴。飧不致。宾不拜。沐浴而食之。卿大夫讶大夫。士讶士。皆有讶。宾即馆。讶
将公命。又见之以其挚。宾既将公事。复见之。以其挚。凡四器者。唯其所宝。以聘可
也。宗人授次。次以帷。少退于君之次。上介执圭。如重。授宾。宾入门皇。升堂让。将
授志趋。授如争承。下如送。君还而后退。下阶。发气怡焉。再三举足又趋。及门正焉。
执圭。入门。鞠躬焉。如恐失之。及享。发气焉盈容。众介北面跄焉。私觌。愉愉焉。出
如舒鴈。皇且行。入门主敬。升堂主慎。凡庭实随入。左先。皮马相闲可也。宾之币唯马
出。其余皆东。多货则伤于德。币美则没礼。贿在聘于贿。凡执玉无借者袭。礼不拜至。
醴尊于东箱。瓦大一。有丰。荐脯五膱。祭半膱。横之。祭醴再扱。始扱一祭。卒再祭。
主人之庭实。则主人遂以出。宾之士讶受之。既觌。宾若私献。奉献将命。摈者入告。出
礼辞。宾东面坐奠献。再拜稽首。摈者东面坐取献。举以入告。出。礼请受。宾固辞。公
荅再拜。摈者立于阈外以相拜。宾辟。摈者授宰夫于中庭。若兄弟之国。则问夫人。若君
不见。使大夫受。自下听命。自西阶升受。负右房而立。宾降亦降。不礼。币之所及皆
劳。不释服。赐饔。唯羹饪。筮一尸。若昭若穆。仆为祝。祝曰。孝孙某。孝子某。荐嘉
礼于皇祖某甫。皇考某子。如馈食之礼。假器于大夫。■肉及廋车。聘日致饔。明日问大
夫。夕。夫人归礼。既致饔旬而稍。宰夫始归乘禽。日如其饔饩之数。士中日则二双。凡
献执一双。委其余于面。禽羞俶献比。归大礼之日。既受饔饩。请观。讶帅之。自下门
入。各以其爵朝服。士无饔。无饔者无摈。大夫不敢辞。君初为之辞矣。凡致礼。皆用其
飨之加笾豆。无饔者无飨礼。凡饩大夫。黍粱稷筐五斛。既将公事。宾请归。凡宾拜于
朝。讶听之。燕则上介为宾。宾为苟敬。宰夫献。无行则重贿反币。曰。子以君命在寡
君。寡君拜君命之辱。君以社稷故在寡小君。拜。君贶寡君。延及二三老。拜。又拜送。
宾于馆堂楹闲。释四皮束帛。宾不致。主人不拜。大夫来使。无罪飨之。过则饩之。其介
为介。有大客后至。则先客不飨食。致之。唯大聘有几筵。十斗曰斛。十六斗曰籔。十籔
曰秉。二百四十斗。四秉曰筥。十筥曰稯。十稯曰秅。四百秉为一秅。

公食大夫礼
 公食大夫之礼。使大夫戒。各以其爵。上介出请入告。三辞。宾出拜辱。大夫不荅
拜。将命。宾再拜稽首。大夫还。宾不拜送。遂从之。宾朝服即位于大门外。如聘。即位
具。羹定。甸人陈鼎七当门南面西上。设扃鼏。鼏若束若编。设洗如飨。小臣具盘匜。在
东堂下。宰夫设筵。加席几。无尊。饮酒浆饮。俟于东房。凡宰夫之具。馔于东房。公如
宾服。迎宾于大门内。大夫纳宾。公入门左。公再拜。宾辟。再拜稽首。公揖入。宾从。
及庙门。公揖入。宾入三揖。至于阶。三让。公升二等。宾升。大夫立于东夹南。西面北
上。士立于门东。北面西上。小臣东堂下南面西上。宰东夹北。西面南上。内官之士。宰
在东北。西面南上。介门西。北面西上。公当楣北乡。至再拜。宾降也。公再拜。宾西阶
东。北面荅拜。摈者辞。拜也。公降一等。辞曰。寡君从子。虽将拜。兴也。宾栗阶升。
不拜。命之成拜。阶上北面再拜稽首。士举鼎。去幂于外次入。陈鼎于碑南。面西上。右
人抽扃。坐奠于鼎西南顺。出自鼎西。左人待载。雍人以俎入。陈于鼎南。旅人南面加七
于鼎。
 退。大夫长盥洗东南。西面北上。序进盥。退者与进者交于前。卒盥。序进。南面。
匕。载者西面。鱼腊饪。载体进奏。鱼七。缩俎寝右。肠胃七。同俎。伦肤七。肠胃肤。
皆横诸俎垂之。大夫既匕。匕奠于鼎。逆退复位。公降盥。宾降。公辞。卒盥。公壹揖。
壹让公升。宾升。宰夫自东房授醯酱。公设之。宾辞。北面坐迁而东迁所。公立于序。内
西乡。宾立于阶西。疑立。宰夫自东房荐豆六。设于酱东西上。韭菹以东。醓醢昌本。昌
本南。麋臡。以西。菁菹鹿臡。士设俎于豆南西上。牛羊豕鱼在牛西。腊肠胃亚之。肤以
为特。旅人取匕。甸人举鼎顺。出奠于其所。宰夫设黍稷六簋于俎西。二以并东北上。黍
当牛俎。其西稷错以终南陈。大羹湆不和。实于镫。宰右执镫。左执盖。由门入。升自阼
阶。尽阶不升堂。授公以盖。降出入反位。公设之于酱西。宾辞。坐迁之。宰夫设铏四于
豆西东上。牛以西羊。羊南豕。豕以东牛。饮酒。实于觯。加于丰。宰夫右执觯。左执
丰。进设于豆东。宰夫东面坐。启簋会。各却于其西。赞者负东房。南面告具于公。公再
拜。揖食。宾降拜。公辞。宾升再拜稽首。宾升席。坐。取韭菹以辩。擩于醢上豆之闲
祭。赞者东面坐取黍实于左手辩。又取稷辩。反于右手。兴以授宾。宾祭之。三牲之肺不
离。赞者辩取之。壹以授宾。宾兴受。坐祭。挩手扱上铏以柶。辩擩之上铏之闲祭。祭饮
酒于上豆之闲。鱼腊酱湆不祭。宰夫授公饭粱。公设之于湆西。宾北面辞。坐迁之。公与
宾皆复初位。宰夫膳稻于粱西。士羞庶羞。皆有大盖。执豆如宰。先者反之。由门入。升
自西阶。先者一人升。设于稻南。簋西。闲容人。旁四列西北上。膷以东。臐。膮。牛
炙。炙南醢以西。牛胾醢。牛鮨。鮨南羊炙以东。羊胾醢。豕炙。炙南醢以西。豕胾。芥
酱。鱼脍。众人腾羞者。尽阶不升堂。授以盖降出。赞者。负东房。告备于公。赞升宾。
宾坐席末。取粱即稻祭于酱湆闲。赞者北面坐。奠取庶羞之大。兴。一以授宾。宾受兼壹
祭之。宾降拜。公辞。宾升再拜稽首。公荅再拜。宾北面自闲坐。左拥簠粱。右执湆以
降。公辞宾。西面坐奠于阶西。东面对。西面坐取之。栗阶升。北面反奠于其所。降辞
公。公许。宾升。公揖退于箱。摈者退。负东塾而立。宾坐。遂卷加席。公不辞。宾三饭
以湆酱。宰夫执觯浆饮。与其丰以进。宾挩手兴受。宰夫设其丰于稻西。庭实设。宾坐
祭。遂饮奠于丰上。公受宰夫束帛以侑。西乡立。宾降筵北面。摈者进相币。宾降辞币。
升听命。降拜。公辞。宾升再拜稽首受币。当东楹北面。退西楹西。东面立。公壹拜。宾
降也。公再拜。介逆出。宾北面揖。执庭实以出。公降立。上介受宾币。从者讶受皮。宾
入门左。没溜。北面再拜稽首。公。辞。揖让如初。升。宾再拜稽首。公荅再拜。宾降辞
公如初。宾升。公揖退于箱。宾卒食。会饭三饮。不以酱湆。挩手兴。北面坐取粱与酱以
降。西面坐奠于阶西。东面再拜稽首。公降再拜。介逆出。宾出。公逆于大门内。再拜。
宾不顾。有司卷三牲之俎。归于宾馆。鱼腊不与。
 明日宾朝服拜赐于朝拜食与侑币。皆再拜稽首。讶听之。上大夫八豆。八簋。六铏。
九俎。鱼腊皆二俎。鱼肠胃伦肤。若九。若十有一。下大夫则若七若九。庶羞西东。毋过
四列。上大夫庶羞二十。加于下大夫以雉兔鹑鴽。若不亲食。使大夫各以其爵朝服。以侑
币致之。豆实实于瓮。陈于楹外二。以并北陈。簋实实于筐。陈于楹内两楹闲二。以并南
陈。庶羞陈于碑内。庭实陈于碑外。牛羊豕陈于门内。西方东上。宾朝服以受。如受饔
礼。无摈。明日。宾朝服以拜赐于朝。讶听命。大夫相食。亲戒速。迎宾于门外。拜至。
皆如飨拜。降盥受酱湆。侑币束锦也。皆自阼阶降堂受。授者升一等。宾止也。宾执粱与
湆之西序端。主人辞。宾反之。卷加席。主人辞。宾反之。辞币降一等。主人从。受侑
币。再拜稽首。主人送币亦然。辞于主人降一等。主人从。卒食。彻于西序端。东面再
拜。降出。其它皆如公食大夫之礼。若不亲食。则公作大夫朝服。以侑币致之。宾受于
堂。无摈。记不宿戒。戒不速。不授几。无阼席。亨于门外东方。司宫具几与蒲筵常。缁
布纯加雈席寻。玄帛纯皆卷自末。宰夫筵出自东房。宾之乘车。在大门外西方北面立。铏
芼牛藿羊苦豕薇皆有滑。赞者盥。从俎升。簠有盖幂。凡炙无酱。上大夫蒲筵加雈席。其
纯皆如下大夫纯。卿摈由下。上赞。下大夫也。上大夫庶羞。酒饮浆饮。庶羞可也。拜食
与侑币。皆再拜稽首。

觐礼
 觐礼。至于郊。王使人皮弁用璧劳。侯氏亦皮弁迎于帷门之外。再拜。使者不荅拜。
遂执玉。三揖至于阶。使者不让。
 先升。侯氏升听命。降。再拜稽首。遂升受玉。使者左还而立。侯氏还璧。使者受。
侯氏降。再拜稽首。使者乃出。侯氏乃止使者。使者乃入。侯氏与之让升。侯氏先升。授
几。侯氏拜。送几。使者设几。荅拜。侯氏用束帛乘马傧使者。使者再拜受。侯氏再拜送
币。使者降。以左骖出。侯氏送于门外。再拜。侯氏遂从之。天子赐舍。曰。伯父。女顺
命于王所。赐伯父舍。侯氏再拜稽首。傧之束帛乘马。天子使大夫戒曰。某日。伯父帅乃
初事。侯氏再拜稽首。诸侯前朝。皆受舍于朝。同姓西面北上。异姓东面北上。侯氏裨
冕。释币于祢。乘墨车。载龙旗。弧韣乃朝。以瑞玉有缫。天子设斧依于户牖之闲。左右
几天子衮冕。负斧依。啬夫承命。告于天子。天子曰。非他。伯父实来。予一人嘉之。伯
父其入。予一人将受之。侯氏入门右。坐奠圭。再拜稽首。摈者谒。侯氏坐取圭。升致
命。王受之玉。侯氏降阶。东北面再拜稽首。摈者延之曰升。升成拜。乃出。四享皆束帛
加璧。庭实唯国所有。奉束帛匹马。卓上。九马随之。中庭西上奠币。再拜稽首。摈者
曰。予一人将受之。侯氏升致命。王抚玉。侯氏降自西阶东面。授宰币西阶前。再拜稽
首。以马出授人。九马随之。事毕。乃右肉袒于庙门之东。乃入门右。北面立。告听事。
摈者谒诸天子。天子辞于侯氏曰。伯父无事。归宁乃邦。侯氏再拜稽首。出自屏南。适门
西。遂入门左。北面立。王劳之。再拜稽首。摈者延之曰升。升成拜。降出。天子赐侯氏
以车服。迎于外门外。再拜。路先设西上。路下四亚之。重赐无数。在车南。诸公奉箧
服。加命书于其上。升自西阶东面。大史是右。侯氏升西面立。大史述命。侯氏降两阶之
闲。北面再拜稽首。升成拜。大史加书于服上。侯氏受。使者出。侯氏送。再拜。傧使
者。诸公赐服者束帛四马。傧大史亦如之。同姓大国。则曰伯父。其异姓。则曰伯舅。同
姓小邦。则曰叔父。其异姓小邦。则曰叔舅。飨礼乃归。诸侯觐于天子。为宫方三百步。
四门坛十有二寻。深四尺。加方明于其上。方明者。木也。方四尺。设六色。东方青。南
方赤。西方白。北方黑。上玄下黄。设六玉。上圭下璧。南方璋。西方琥。北方璜。东方
圭。上介皆奉其君之旗置于宫。尚左。公侯伯子男。皆就其旗而立。四传摈。天子乘龙。
载大旆。象日月。升龙降龙。出拜日于东门之外。反祀方明。礼日于南门外。礼月与四渎
于北门外。礼山川丘陵于西门外。祭天燔柴。祭山丘陵升。祭川沈。祭地瘗。记。几俟于
东箱。偏驾不入王门。奠圭于缫上。

丧服 子夏传
 丧服。斩衰裳。苴绖杖绞带。冠绳缨。菅屦者。传曰。斩者何。不缉也。苴绖者。麻
之有蕡者也。苴绖大搹。左本在下。去五分一以为带。齐衰之绖。斩衰之带也。去五分一
以为带。大功之绖。齐衰之带也。去五分一以为带。小功之绖。大功之带也。去五分一以
为带。缌麻之绖。小功之带也。去五分一以为带。苴杖竹也。削杖桐也。杖各齐其心。皆
下本。杖者何爵也。无爵而杖者何。担主也。非主而杖者何。辅病也。童子何以不杖。不
能病也。妇人何以不杖。亦不能病也。绞带者。绳带也。冠绳缨。条属右缝。冠六升外
毕。锻而勿灰。衰三升。菅屦者。菅菲也。外纳。居倚庐。寝苫枕块。哭昼夜无时。歠
粥。朝一溢米。夕一溢米。寝不说绖带。既虞。翦屏柱楣。寝有席。食疏食水饮。朝一
哭。夕一哭而已。既练舍外寝。始食菜果。饭素食。哭无时。
 父传曰。为父何以斩衰也。父至尊也。诸侯为天子。传曰。天子至尊也。君。传曰。
君至尊也。父为长子。传曰。何以三年也。正体于上。又乃将所传重也。庶子不得为长子
三年。不继祖也。为人后者。传曰。何以三年也。受重者必以尊服服之。何如而可为之
后。同宗则可为之后。何如而可以为人后。支子可也。为所后者之祖父母妻。妻之父母昆
弟。昆弟之子若子。妻为夫。传曰。夫至尊也。妾为君。传曰。君至尊也。女子子在室为
父。布总箭笄髽。衰三年。传曰。总六升。长六寸。箭笄长尺。吉笄尺二寸。子嫁反在父
之室。为父三年。公士大夫之众臣。为其君布带绳屦。传曰。公卿大夫室老士。贵臣。其
余皆众臣也。君。谓有地者也。众臣杖不以即位。近臣。君服斯服矣。绳屦者。绳菲也。
 疏衰裳。齐牡麻绖。冠布缨。削杖。布带。疏屦。三年者。传曰。齐者何。缉也。牡
麻者。枲麻也。牡麻绖。右本在上。冠者沽功也。疏屦者。藨蒯之菲也。父卒则为母。继
母如母。传曰。继母何以如母。继母之配父。与因母同。故孝子不敢殊也。慈母如母。传
曰。慈母者何也。传曰。妾之无子者。妾子之无母者。父命妾曰。女以为子。命子曰。女
以为母。若是。则生养之。终其身如母。死则丧之三年如母。贵父之命也。母为长子。传
曰。何以三年也。父之所不降。母亦不敢降也。疏衰裳。齐牡麻绖。冠布缨。削杖。布
带。疏屦。期者。传曰。问者曰。何冠也。曰。齐衰大功。冠其受也。缌麻小巧。冠其衰
也。带缘各视其冠。父在为母。传曰。何以期也。屈也。至尊在。不敢伸其私尊也。父必
三年然后娶。达子之志也。妻传曰。为妻何以期也。妻至亲也。出妻之子为母。传曰。出
妻之子为母期。则为外祖父母无服。传曰。绝族无施。服亲者属。出妻之子为父后者。则
为出母无服。传曰。与尊者为一体。不敢服其私亲也。父卒。继母嫁。从为之服报。传
曰。何以期也。贵终也。不杖麻屦者。祖父母。传曰。何以期也。至尊也。世父母。叔父
母。传曰。世父叔父何以期也。与尊者一体也。然则昆弟之子何以亦期也。旁尊也。不足
以加尊焉。故报之也。父子一体也。夫妻一体也。昆弟一体也。故父子首足也。夫妻牉合
也。昆弟四体也。故昆弟之义无分。然而有分者。则辟子之私也。子不私其父。则不成为
子。故有东宫。有西宫。有南宫。有北宫。异居而同财。有余则归之宗。不足则资之宗。
世母叔母何以亦期也。以名服也。大夫之适子为妻。传曰。何以期也。父之所不降。子亦
不敢降也。何以不杖也。父在则为妻不杖。昆弟。为众子。昆弟之子。传曰何以期也。报
之也。大夫之庶子为适昆弟。传曰。何以期也。父之所不降。子亦不敢降也。适孙。传
曰。何以期也。不敢降其适也。有适子者无适孙。孙妇亦如之。为人后者。为其父母报。
传曰。何以期也。不贰斩也。何以不贰斩也。持重于大宗者。降其小宗也。为人后者孰
后。后大宗也。曷为后大宗。大宗者。尊之统也。禽兽知母而不知父。野人曰。父母何筭
焉。都邑之士。则知尊祢矣。大夫及学士则知尊祖矣。诸侯及其大祖。天子及其始祖之所
自出。尊者尊统上。卑者尊统下。大宗者。尊之统也。大宗也。收族者也。不可以绝。故
族人以支子后大宗也。适子不得后大宗。女子子适人者。为其父母昆弟之为父后者。传
曰。为父何以期也。妇人不贰斩也。妇人不贰斩者。何也。妇人有三从之义。无专用之
道。故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故父者子之天也。夫者妻之天也。妇人不贰斩
者。犹曰不贰天也。妇人不能贰尊也。为昆弟之为父后者。何以亦期也。妇人虽在外。必
有归宗。曰小宗。故服期也。
 继父同居者。传曰。何以期也。传曰。夫死妻稚子幼。子无大功之亲。与之适。而所
适者。亦无大功之亲。所适者。以其货财为之筑宫庙。岁时使之祀焉。妻不敢与焉。若是
则继父之道也。同居则服齐衰期。异居则服齐衰三月。必尝同居。然后为异居。未尝同
居。则不为异居。为夫之君。传曰。何以期也。从服也。姑姊妹女子子适人无主者。姑姊
妹报。传曰。无主者。谓其无祭主者也。何以期也。为其无祭主故也。为君之父母妻长子
祖父母。传曰。何以期也。从服也。父母长子君服斩。妻则小君也。父卒然后为祖后者服
斩。妾为女君。传曰何以期也。妾之事女君。与妇之事舅姑等。妇为舅姑。传曰。何以期
也。从服也。夫之昆弟之子。传曰。何以期也。报之也。公妾大夫之妾为其子。传曰。何
以期也。妾不得体君。为其子得遂也。女子子为祖父母。传曰。何以期也。不敢降其祖
也。大夫之子。为世父母叔父母子昆弟。昆弟之子。姑姊妹女子子无主者。为大夫命妇
者。唯子不报。传曰。大夫者。其男子之为大夫者也。命妇者。其妇人之为大夫妻者也。
无主者。命妇之无祭主者也。何以言唯子不报也。女子子适人者。为其父母期。故言不报
也。言其余皆报也。何以期也。父之所不降。子亦不敢降也。大夫曷为不降。命妇也。夫
尊于朝。妻贵于室矣。大夫为祖父母适孙为士者。传曰。何以期也。大夫不敢降其祖与适
也。公妾以及士妾为其父母。传曰。何以期也。妾不得体君。得为其父母遂也。疏衰裳。
齐牡麻绖。无受者。寄公为所寓。传曰。寄公者何也。失地之君也。何以为所寓。服齐衰
三月也。言与民同也。丈夫妇人为宗子宗子之母妻。传曰。何以服齐衰三月也。尊祖也。
尊祖故敬宗。敬宗者。尊祖之义也。宗子之母在。则不为宗子之妻服也。为旧君君之母
妻。传曰。为旧君者。孰谓也。仕焉而已者也。何以服齐衰三月也。言与民同也。君之母
妻则小君也。庶人为国君。大夫在外。其妻长子为旧国君。传曰。何以服齐衰三月也。妻
言与民同也。长子言未去也。继父不同居者。曾祖父母。传曰。何以齐衰三月也。小功
者。兄弟之服也。不敢以兄弟之服。服至尊也。大夫为宗子。传曰。何以服齐衰三月也。
大夫不敢降其宗也。旧君。传曰。大夫为旧君。何以服齐衰三月也。大夫去君埽其宗庙。
故服齐衰三月也。言与民同也。何大夫之谓乎。言其以道去君。而犹未绝也。曾祖父母为
士者如众人。传曰。何以齐衰三月也。大夫不敢降其祖也。女子子嫁者。未嫁者。为曾祖
父母。传曰。嫁者其嫁于大夫者也。未嫁者。其成人而未嫁者也。何以服齐衰三月。不敢
降其祖也。大功布。衰裳。牡麻绖。无受者。子女子子之长殇中殇。传曰。何以大功也。
未成人也。何以无受也。丧成人者其文缛。丧未成人者。其文不缛。故殇之绖不樛垂盖未
成人也。年十九至十六为长殇。十五至十二为中殇。十一至八岁为下殇。不满八岁以下皆
为无服之殇。无服之殇。以日易月。以日易月之殇。殇而无服。故子生三月。则父名之。
死则哭之。未名。则不哭也。叔父之长殇中殇。姑姊妹之长殇中殇。昆弟之长殇中殇。夫
之昆弟之子女子子之长殇中殇。适孙之长殇中殇。大夫之庶子为适昆弟之长殇中殇。公为
适子之长殇中殇。大夫为适子之长殇中殇。其长殇皆九月。缨绖。其中殇七月。不缨绖。
大功布衰裳。牡麻绖缨布带。三月。受以小功衰。即葛九月者。传曰。大功布九升。小功
布十一升。姑姊妹女子子适人者。传曰。何以大功也。出也。从父昆弟。为人后者为其昆
弟。传曰。何以大功也。为人后者。降其昆弟也。庶子。
 适妇。传曰。何以大功也。不降其适也。女子子适人者。为众昆弟。侄丈夫妇人报。
传曰。侄者何也。谓吾姑者。吾谓之侄。夫之祖父母。世父母。叔父母。传曰。何以大功
也。从服也。夫之昆弟何以无服也。其夫属乎父道者。妻皆母道也。其夫属乎子道者。妻
皆妇道也。谓弟之妻妇者。是嫂亦可谓之母乎。故名者。人治之大者也。可无慎乎。大夫
为世父母。叔父母子昆弟。昆弟之子为士者。传曰。何以大功也。尊不同也。尊同。则得
服其亲服。公之庶昆弟。大夫之庶子。为母妻昆弟。传曰。何以大功也。先君余尊之所
厌。不得过大功也。大夫之庶子。则从乎大夫而降也。父之所不降。子亦不敢降也。皆为
其从父昆弟之为大夫者。为夫之昆弟之妇人子适人者。大夫之妾。为君之庶子。女子子嫁
者未嫁者。为世父母叔父母姑姊妹。传曰。嫁者。其嫁于大夫者也。未嫁者。成人而未嫁
者也。何以大功也。妾为君之党服。得与女君同。下言为世父母叔父母姑姊妹者。谓妾自
服其私亲也。大夫。大夫之妻。大夫之子。公之昆弟。为姑姊妹女子子嫁于大夫者。君为
姑姊妹女子子嫁于国君者。传曰。何以大功也。尊同也。尊同则得服其亲服。诸侯之子称
公子。公子不得祢先君。公子之子称公孙。公孙不得祖诸侯。此自卑别于尊者也。若公子
之子孙有封为国君者。则世世祖是人也。不祖公子。此自尊别于卑者也。是故。始封之
君。不臣诸父昆弟。封君之子。不臣诸父而臣昆弟。封君之孙。尽臣诸父昆弟。故君之所
为服。子亦不敢不服也。君之所不服。子亦不敢服也。繐衰裳。牡麻绖。既葬除之者。传
曰。繐衰者何。以小功之繐也。诸侯之大夫为天子。传曰。何以繐衰也。诸侯之大夫以时
接见乎天子。小功布衰裳。澡麻带绖五月者。叔父之下殇。适孙之下殇。昆弟之下殇。大
夫庶子为适昆弟之下殇。为姑姊妹女子子之下殇。为人后者。为其昆弟从父昆弟之长殇。
传曰。问者曰。中殇何以不见也。大功之殇中从上。小功之殇中从下。为夫之叔父之长
殇。昆弟之子。女子子。夫之昆弟之子。女子子之下殇。为侄庶孙丈夫妇人之长殇。大夫
公之昆弟大夫之子。为其昆弟庶子姑姊妹女子子之长殇。大夫之妾。为庶子之长殇。
 小功布衰裳。牡麻绖。即葛五月者。从祖祖父母。从祖父母报。从祖昆弟。从父姊
妹。孙适人者。为人后者。为其姊妹适人者。为外祖父母。传曰。何以小功也。以尊加
也。从母丈夫妇人报。传曰。何以小功也。以名加也。外亲之服皆缌也。夫之姑姊妹娣姒
妇报。传曰。娣姒妇者。弟长也。何以小功也。以为相与居室中。则生小功之亲焉。大夫
大夫之子。公之昆弟。为从父昆弟庶孙姑姊妹女子子适士者。大夫之妾为庶子适人者。庶
妇。君母之父母从母。传曰。何以小功也。君母在。则不敢不从服。君母不在。则不服。
君子子为庶母慈己者。传曰。君子子者。贵人之子也。为庶母何以小功也。以慈己加也。
缌麻三月者。传曰。缌者十五升。抽其半。有事其缕。无事其布曰缌。族曾祖父母。族祖
父母。族父母。族昆弟。庶孙之妇。庶孙之中殇。从祖姑姊妹适人者。报。从祖父从祖昆
弟之长殇。外孙。从父昆弟侄之下殇。夫之叔父之中殇下殇。从母之长殇报。庶子为父后
者为其母。传曰。何以缌也。传曰。与尊者为一体。不敢服其私亲也。然则何以服缌也。
有死于宫中者。则为之三月不举祭。因是以服缌也。士为庶母。传曰。何以缌也。以名服
也。大夫以上。为庶母无服。贵臣贵妾。传曰。何以缌也。以其贵也。乳母。传曰。何以
缌也。以名服也。从祖昆弟之子。曾孙。父之姑。从母昆弟。传曰。何以缌也。以名服
也。甥。传曰。甥者何也。谓吾舅者吾谓之甥。何以缌也。报之也。婿。传曰。何以缌。
报之也。妻之父母。传曰。何以缌。从服也。姑之子。传曰。何以缌。报之也。舅。传
曰。何以缌。从服也。舅之子。传曰。何以缌。从服也。夫之姑姊妹之长殇。夫之诸祖父
母。报。君母之昆弟。传曰。何以缌。从服也。从父昆弟之子之长殇。昆弟之孙之长殇。
为夫之从父昆弟之妻。传曰。何以缌也。以为相与同室。则生缌之亲焉。长殇中殇降一
等。下殇降二等。齐衰之殇中从上。大功之殇中从下。记。公子为其母练冠麻。麻衣縓
缘。为其妻縓冠。葛绖带。麻衣縓缘。皆既葬除之。传曰。何以不在五服之中也。君之所
不服。子亦不敢服也。君之所为服。子亦不敢不服也。大夫公之昆弟。大夫之子于兄弟。
降一等。为人后者于兄弟。降一等。报。于所为后之兄弟之子。若子。兄弟皆在他邦。加
一等。不及知父母与兄弟居。加一等。传曰。何如则可谓之兄弟。传曰。小功以下为兄
弟。
 朋友皆在他邦。袒免。归则已。朋友麻。君之所为兄弟服。室老降一等。夫之所为兄
弟服。妻降一等。庶子为后者。为其外祖父母。从母舅无服。不为后。如邦人。宗子孤为
殇。大功衰。小功衰。皆三月。亲则月筭如邦人。改葬缌。童子唯当室缌。传曰。不当
室。则无缌服也。凡妾为私兄弟。如邦人。大夫吊于命妇。锡衰。命妇吊于大夫亦锡衰。
传曰。锡者何也。麻之有锡者也。锡者十五升。抽其半。无事其缕有事其布曰锡。女子子
适人者。为其父母。妇为舅姑。恶笄有首。以髽卒哭。子折笄首。以笄布总。传曰。笄有
首者。恶笄之有首也。恶笄者。栉笄也。折笄首者。折吉笄之首也。吉笄者。象笄也。何
以言子折笄首而不言妇。终之也。妾为女君君之长子。恶笄有首。布总。凡衰外削幅。裳
内削幅。幅三袧。若齐。裳内衰外。负广出于适寸。适博四寸。出于衰。衰长六寸。博四
寸。衣带下尺。衽二尺有五寸。袂属幅。衣二尺有二寸。袪尺二寸。衰三升。三升有半。
其冠六升。以其冠为受。受冠七升。齐衰四升。其冠七升。以其冠为受。受冠八升。繐衰
四升有半。其冠八升。大功八升若九升。小功十升若十一升。

士丧礼
 士丧礼死于适室。幠用敛衾。复者一人。以爵弁服簪裳于衣左。何之。扱领于带。升
自前东荣中屋。北面招以衣。曰皋某复。三。降衣于前。受用箧。升自阼阶以衣尸。复者
降自后西荣。楔齿用角柶。缀足用燕几。奠脯醢醴酒。升自阼阶。奠于尸东。帷堂。乃赴
于君。主人西阶东南面。命赴者拜送。有宾则拜之。入坐于床东。众主人在其后西面。妇
人侠床东面。亲者在室。众妇人户外北面。众兄弟堂下北面。君使人吊。彻帷。王人迎于
寝门外。见宾不哭。先入门右。北面。吊者入。升自西阶东面。主人进中庭。吊者致命。
主人哭拜。稽颡成踊。宾出。主人拜送于外门外。君使人襚。彻帷。主人如初。襚者左执
领。右执要。入升致命。主人拜如初。襚者入衣尸出。主人拜送如初。唯君命出升。降自
西阶。遂拜宾。有大夫则特拜之。即位于西阶下。东面不踊。大夫虽不辞。入也。亲者
襚。不将命。以即陈。庶兄弟襚。使人以将命于室。主人拜于位。委衣于尸东床上。朋友
襚。亲以进。主人拜委衣如初。退哭不踊。彻衣者执衣如襚以适房。为铭各以其物。亡则
以缁长半幅。■末。长终幅。广三寸。书铭于末曰。某氏某之柩。竹杠长三尺。置于宇西
阶上。甸人掘坎于阶闲。少西。为垼于西墙下东乡。新盆。盘。瓶。废敦。重鬲。皆濯造
于西阶下。陈袭事于房中。西领南上不綪。明衣裳用布。鬠笄用桑。长四寸纋中。布巾环
幅不凿。掩练帛。广终幅。长五尺。析其末。瑱用白纩。幎目用缁。方尺二寸。■里。着
组系。握手用玄纁里长尺二寸广五寸。牢中旁寸。着组系。决用正。王棘若择棘。组系纩
极二。冒。缁质长与手齐。■杀掩足。爵弁服纯衣。皮弁服。褖衣。缁带。韎韐。竹笏。
夏葛屦。冬白屦。皆繶缁絇纯组綦。系于踵。庶襚继陈不用。贝三实于笲。稻米一豆实于
筐。沐巾一。浴巾二。皆用绤于笲。栉于箪。浴衣于箧。皆馔于西序下南上。
 管人汲。不说繘。屈之。祝淅米于堂。南面用盆。管人尽阶不升堂。受潘煮于垼。用
重鬲。祝盛米于敦。奠于贝北。士有冰。用夷盘可也。外御受沐入。主人皆出户外北面。
乃沐。栉挋用巾。浴用巾。挋用浴衣。渜濯弃于坎。蚤揃如他日。鬠用组。乃笄。设明衣
裳。主人入即位。商祝袭祭服褖衣次。主人出南面左袒。扱诸面之右。盥于盆上洗贝。执
以入。宰洗柶。建于米。执以从。商祝执巾从入。当牖北面彻枕设巾。彻楔受贝。奠于尸
西。主人由足西床上坐东面。祝又受米奠于贝北。宰从立于床西在右。主人左扱米。实于
右三。实一贝左中。亦如之。又实米。唯盈。主人袭反位。商祝掩瑱设幎目。乃屦綦结于
跗。连绚。乃袭三称。明衣不在筭。设韐带。搢笏。设决。丽于腕。自饭持之设握乃连
腕。设冒櫜之。幠用衾。巾柶鬊蚤。埋于坎。重木刊凿之。甸人置重于中庭。参分庭。一
在南。夏祝鬻余饭。用二鬲于西墙下。幂用布。久之系用靲。县于重。幂用苇席。北面
左衽。带用●贺之。结于后。祝取铭置于重。厥明陈衣于房南领西上。綪绞。横三缩一。
广终幅。析其末。缁衾赪里无紞。祭服次。散衣次。凡十有九称。陈衣继之。不必尽用。
馔于东堂下。脯醢醴酒幂。奠用功布。实于箪。在馔东。设盆盥于馔东。有巾。苴绖大
鬲。下本在左。要绖小焉。散带垂长三尺。牡麻绖右本在上。亦散带垂。皆馔于东方。妇
人之带牡麻。结本在房。床笫夷衾馔于西坫南。西方盥如东方。陈一鼎于寝门外。当东塾
少南西面。其实特豚。四鬄去蹄。两胉脊。肺。设扃鼏。鼏西末素俎在鼎西。西顺覆匕东
柄。士盥二人。以并东面。立于西阶下。布席于户内。下莞上簟。商祝布绞衾。散衣祭
服。祭服不倒。美者在中。士举迁尸。反位。设床笫于两楹之间。衽如初。有枕。卒敛彻
帷。主人西面冯尸踊无筭。主妇东面冯亦如之。主人髻发袒。众主人免于房。妇人髽于
室。士举男女。奉尸侇于堂。幠用夷衾。男女如室位。踊无筭。主人出于足。降自西阶。
众主人东即位。妇人阼阶上西面。主人拜宾。大夫特拜。士旅之。即位踊。袭绖于序东复
位。乃奠。举者盥。右执匕却之。左执俎横摄之。入阼阶前西面错。错俎北面。右人左执
匕。抽扃予左手兼执之。取鼏委于鼎北。加扃不坐。乃朼载载两髀于两端。两肩亚。两胉
亚。脊肺在于中。皆覆。进柢执而俟。夏祝及执事盥。执醴先。酒脯醢俎从。升自阼阶。
丈夫踊。甸人彻鼎巾待于阼阶下。奠于尸东。执醴酒北面西上。豆错。俎错于豆东。立于
俎北西上。醴酒错于豆南。祝受巾巾之。由足降自西阶。妇人踊。奠者由重南东。丈夫
踊。宾出。主人拜送于门外。乃代哭。不以官。有襚者。则将命摈者出请入告。主人待于
位。摈者出告。须以宾入。宾入中庭。北面致命。主人拜稽颡。宾升自西阶。出于足西
面。委衣如于室。礼降出。主人出拜送。朋友亲襚如初仪。西阶东北面哭踊三。降。主人
不踊。襚者以褶则必有裳。执衣如初。彻衣者亦如之。升降自西阶以东。宵为燎于中庭。
 厥明灭燎。陈衣于房南领西上。綪绞紟衾二。君襚祭服散衣庶襚凡三十称。紟不在
筭。不必尽用。东方之馔两瓦甒。其实醴酒。角觯木柶。毼豆两。其实葵菹芋蠃醢。两笾
无縢。布巾。其实栗不择。脯四脡。奠席在馔北。敛席在其东。掘肂见衽。棺入。主人不
哭。升。棺用轴盖在下。熬黍稷各二筐有鱼腊馔于西坫南。陈三鼎于门外。北上。豚合升
鱼鱄鲋九。腊左胖髀不升。其它皆如初。烛俟于馔东。祝彻盥于门外。入升自阼阶。丈夫
踊。祝彻巾。授执事者以待。彻馔。先取醴酒北面。其余取先设者出于足。降自西阶。妇
人踊。设于序西南。当西荣。如设于堂。醴酒位如初。执事豆北。南面东上。乃适馔。帷
堂。妇人尸西东面。主人及亲者升自西阶。出于足西面袒。士盥位如初。布广如初。商祝
布绞紟衾衣。美者在外。君襚不倒。有大夫则告。士举迁尸复位。主人踊无筭。卒敛彻
帷。主人冯如初。主妇亦如之。主人奉尸敛于棺。踊如初。乃盖。主人降拜大夫之后至
者。北面视肂。众主人复位。妇人东复位。设熬旁一筐乃涂。踊无筭卒涂。祝取铭置于
肂。主人复位。踊袭。乃奠烛。升自阼阶。祝执巾席从。设于奥东面。祝反降。及执事执
馔。士盥举鼎入。西面北上如初。载鱼左首。进鬐三列。腊进柢。祝执醴如初。酒豆笾俎
从。升自阼阶。丈夫踊。甸人彻鼎。奠由楹内入于室。醴酒北面。设豆右菹。菹南栗。栗
东脯豚。当豆。鱼次腊特于俎北。醴酒在笾南巾如初。既错者出。立于户西西上祝后阖
户。先由楹西降自西阶。妇人踊。奠者由重南东。丈夫踊。宾出。妇人踊。主人拜送于门
外。入。及兄弟北面哭殡。兄弟出。主人拜送于门外。众主人出门。哭止皆西面于东方。
阖门。主人揖就次。君若有赐焉。则视敛。既布衣。君至。主人出迎于外门外。见马首不
哭。还入门右北面。及众主人袒。巫止于庙门外。祝代之。小臣二人执戈先。二人后。君
释采入门。主人辟。君升自阼阶西乡。祝负墉南面。主人中庭。君哭。主人哭。拜稽颡成
踊。出。君命反行事。主人复位。君升主人。主人西楹东北面。升公卿大夫继主人东上。
乃敛。卒公卿大夫逆降复位。主人降出。君反主人。主人中庭。君坐抚当心。主人拜稽颡
成踊。出。君反之。复初位。众主人辟于东壁南面。君降西乡。命主人冯尸。主人升自西
阶。由足西面冯尸。不当君所。踊。主妇东面。冯亦如之。奉尸敛于棺。乃盖。主人降
出。君反之。入门左。视涂。君升即位。众主人复位。卒涂。主人出。君命之反奠。入门
右。乃奠。升自西阶。君要节而踊。主人从踊。卒奠。主人出。哭者止。君出门庙中哭。
主人不哭。辟君式之。贰车毕乘。主人哭拜送。袭入即位。众主人袭拜。大夫之后至者。
成踊。宾出。主人拜送。三日。成服。杖。拜君命。及众宾。不拜。棺中之赐。朝夕哭。
不辟子卯。妇人即位于堂南上哭。丈夫即位于门外。西面北上。外兄弟在其南南上。宾继
之北上。门东北面西上。门西北面东上。西方东面北上。主人即位辟门。妇人拊心不哭。
主人拜宾旁三。右还入门哭。妇人踊。主人堂下直东序西面。兄弟皆即位如外位。卿大夫
在主人之南。诸公门东少进。他国之异爵者门西少进。敌则先拜。他国之宾凡异爵者拜诸
其位。彻者盥于门外。烛先入。升自阼阶。丈夫踊。祝取醴北面取酒立于其东。取豆笾俎
南面西上。祝先出。酒豆笾俎序从。降自西阶。妇人踊。设于序西南。直西荣。醴酒北面
西上。豆西面错。立于豆北南面。笾俎既错。立于执豆之西东上酒错复位。醴错于西。遂
先。由主人之北适馔。乃奠醴酒脯醢升。丈夫踊。入。如初设。不巾。错者出。立于户西
西上灭烛出。祝阖户。先降自西阶。妇人踊。奠者由重南东。丈夫踊。宾出。妇人踊。主
人拜送。众主人出。妇人踊。出门哭止。若复位。阖门。主人卒拜送。宾揖众主人乃就
次。朔月。奠用特豚鱼腊。陈三鼎。如初。东方之馔亦如之。无笾有黍稷。用瓦敦有盖。
当笾位。主人拜宾。如朝夕哭。卒彻。举鼎入升。皆如初奠之仪。卒朼。释匕于鼎俎行。
朼者逆出。甸人彻鼎。其序醴酒菹醢黍稷俎。其设于室。豆错俎错腊。特黍稷当笾位。敦
启会。却诸其南。醴酒位如初。祝与执豆者巾乃出。主人要节而踊。皆如朝夕哭之仪。月
半不殷奠。有荐新。如朔奠。彻朔奠。先取醴酒。其余取先设者。敦启会面足。序出如
入。其设。于外。如于室。筮宅。冢人营之。掘四隅。外其壤。掘中。南其壤。既朝哭。
主人皆往兆南。北面。免绖。命筮者在主人之右。筮者东面抽上韇。兼执之。南面受命。
命曰哀子某。为其父某甫筮宅。度兹幽宅。兆基无有后艰。筮人许诺。不述命。
 右还。北面指中封而筮。卦者在左。卒筮执卦。以示命筮者。命筮者。受视反之。东
面旅占卒。进告于命筮者。与主人。占之曰从。主人绖。哭不踊。若不从。筮择如初仪。
归殡前。北面哭。不踊。既井椁。主人西面拜工。左还椁。反位。哭不踊。妇人哭于堂。
献材于殡门外。西面北上。綪。主人遍视之。如哭椁。献素献成亦如之。卜日既朝哭。皆
复外位。卜人先奠龟于西塾上南首。有席。楚焞置于燋。在龟东。族长莅卜。及宗人吉服
立于门西东面南上。占者三人。在其南北上。卜人及执燋席者在塾西。阖东扉。主妇立于
其内。席于闑西阈外。宗人告事具。主人北面免绖。左拥之莅卜。即位于门东西面。卜人
抱龟燋。先奠龟西。首燋在北。宗人受卜人龟示高。莅卜受视反之。宗人还少退受命。命
曰。哀子某。来日某卜葬其父某甫考降。无有近悔。许诺。不述命还。即席西面。坐命
龟。兴。授卜人龟。负东扉。卜人坐作龟。兴。宗人受龟示莅卜。莅卜受视反之。宗人退
东面。乃旅占。卒。不释龟。告于莅卜与主人。占曰某日从。授卜人龟。告于主妇。主妇
哭。告于异爵者。使人告于众宾。卜人彻龟。宗人告事毕。主人绖入哭。如筮宅。宾出。
拜送。若不从。卜宅如初仪。

既夕礼
 既夕哭。请启期。告于宾。夙兴。设盥于祖庙门外。陈鼎皆如殡。东方之馔亦如之。
夷床馔于阶闲。二烛俟于殡门外。丈夫髽。散带垂。即位如初。妇人不哭。主人拜宾入。
即位袒。商祝免袒。执功布。入。升自西阶。尽阶不升堂。声三。启三。命哭。烛入。祝
降。与夏祝交于阶下。取铭置于重。踊无筭。商祝拂柩。用功布。幠用夷衾。迁于祖。用
轴。重先。奠从。烛从。柩从。烛从。主人从。升自西阶。奠俟于下。东面北上。主人从
升。妇人升东面。众人东即位。正柩于两楹闲。用夷床。主人柩东西面。置重如初。席升
设于柩西。奠设如初。巾之。升降自西阶。主人踊无筭。降拜宾。即位踊袭。主妇及亲者
由足西面。荐车直东荣北辀。质明灭烛。彻者升自阼阶。降自西阶。乃奠如初。升降自西
阶。主人要节而踊。荐马缨。三就入门。北面交辔。圉人夹牵之。御者执策立于马后。哭
成踊。右还出。宾出。主人送于门外。有司请祖期。曰日侧。
 主人入袒。乃载踊无筭。卒束袭。降奠当前束。商祝饰柩一池纽。前■后缁。齐三采
无贝。设披。属引。陈明器于乘车之西。折横覆之。抗木横三缩二。加抗席三。加茵用疏
布。缁翦有幅。亦缩二横三。器西。南上綪。茵。苞二。筲二。黍稷麦。瓮三。醯醢屑。
■用疏布。甒二。醴酒。■用功布。皆木桁久之。用器。弓矢耒耜。两敦两杅盘匜。匜实于
盘中南流。无祭器。有燕乐器可也。役器。甲胄干笮。燕器。杖笠翣。彻奠。巾席俟于西
方。主人要节而踊。袒。商祝御柩。乃祖。踊袭少南。当前束。妇人降即位于阶闲。祖还
车。不还器。祝取铭置于茵。二人还重左还。布席。乃奠如初。主人要节而踊。荐马如
初。宾出。主人送。有司请葬期。入复位。
 公赗。玄纁束马两。摈者出请入。告主人释杖。迎于庙门外。不哭。先入门右北面。
及众主人袒。马入设。宾奉币。由马西。当前辂。北面致命。主人哭拜稽颡。成踊。宾奠
币于栈。左服出。宰由主人之北举币以东。士受马以出。主人送于外门外。拜袭。入复位
杖。宾赗者将命。摈者出请入告。出告须。马入设。宾奉币。摈者先入。宾从致命如初。
主人拜于位。不踊。宾奠币如初。举币受马如初。摈者出请。若奠。入告出。以宾入。将
命如初。士受羊如受马。又请。若赙。入告。主人出门左西面。宾东面将命。主人拜。宾
坐委之。宰由主人之北东面举之。反位。若无器。则捂受之。又请。宾告事毕。拜送入。
赠者将命。摈者出请。纳宾如初。宾奠币如初。若就器。则坐奠于陈。凡将礼。必请而后
拜送。兄弟。赗奠可也。所知。则赗而不奠。知死者赠。知生者赙。书赗于方。若九若七
若五。书遣于策。乃代哭如初。宵为燎于门内之右。厥明。陈鼎五于门外如初。其实羊左
胖。髀不升。肠五胃五。离肺。豕亦如之。豚解无肠胃。鱼腊鲜兽皆如初。东方之馔。四
豆。脾析蜱醢。葵菹蠃醢。四笾。枣糗栗脯。醴酒。陈器。灭燎执烛。侠辂北面。宾入者
拜之。彻者入。丈夫踊。设于西北。妇人踊。彻者东。鼎入。乃奠。豆西上綪。笾蠃醢
南。北上綪。俎二以成南上。不綪。特鲜兽。醴酒在笾西北上。奠者出。主人要节而踊。
甸人抗重出自道。道左倚之。荐马。马出自道。车各从其马。驾于门外。西面而俟。南
上。彻者入。踊如初。彻巾苞牲。取下体。不以鱼腊。行器。茵苞器序从。车从。彻者
出。踊如初。主人之史。请读赗执筭。从柩束当前东西面。
 不命毋哭。哭者相止也。唯主人主妇哭。烛在右南面。读书释筭则坐。卒命哭。灭烛
书与筭。执之以逆出。公史自西方东面。命毋哭。主人主妇皆不哭。读遣卒。命哭。灭烛
出。商祝执功布以御柩。执披。主人袒。乃行。踊无筭。出宫踊袭。至于邦门。公使宰夫
赠玄纁束。主人去杖不哭。由左听命。宾由右致命。主人哭拜稽颡。宾升。实币于盖。
降。主人拜送。复位。杖乃行。
 至于圹。陈器于道东西北上。茵先入。属引。主人袒。众主人西面北上。妇人东面。
皆不哭。乃窆。主人哭踊无筭。袭。赠用制币玄纁束。拜稽颡。踊如初。卒袒。拜宾。主
妇亦拜宾。即位。拾踊三。袭。宾出则拜送。藏器于旁加见。藏苞筲于旁。加折。却之加
抗席。覆之加抗木。实土三。主人拜乡人。即位踊袭如初。乃反哭。入。升自西阶东面。
众主人堂下。东面北上。妇人入。丈夫踊。升自阼阶。主妇入于室。踊出即位。及丈夫拾
踊三。宾吊者升自西阶。曰。如之何。主人拜稽颡。宾降出。主人送于门外。拜稽颡。遂
适殡宫。皆如启位。拾踊三。兄弟出。主人拜送。众主人出门哭止。阖门。主人揖众主
人。乃就次。犹朝夕哭。不奠。三虞。卒哭。明日以其班祔。记。士处适寝。寝东首于北
墉下。有疾。疾者齐。养者皆齐。彻琴瑟。疾病。外内皆埽。彻亵衣。加新衣。御者四
人。皆坐持体。属纩以俟绝气。男子不绝于妇人之手。妇人不绝于男子之手。乃行祷于五
祀。乃卒。主人啼。兄弟哭。设床笫。当牖衽。下莞上簟。设枕。迁尸。复者朝服。左执
领。右执要。招而左。楔貌如轭上两末。缀足用燕几。校在南。御者坐持之。即床而奠。
当腢用吉器。若醴若酒。无巾柶。赴曰。君之臣某死。赴母妻长子。则曰。君之臣某之某
死。室中唯主人主妇坐兄弟有命夫命妇在焉亦坐。尸在室。有君命。众主人不出。襚者委
衣于床。不坐。其襚于室。户西北面致命。夏祝淅米。差盛之。御者四人。抗衾而浴襢
笫。其母之丧。则内御者浴。鬠无笄。设明衣。妇人则设中带。卒洗。贝反于笲。实贝
柱。右齻左齻。夏祝彻余饭。瑱塞耳。掘坎南顺。广尺。轮二尺。深三尺。南其壤。垼用
块。明衣裳。用幕布。袂属幅。长下膝。有前后裳。不辟。长及觳。縓綼緆。缁纯。设握
里亲肤。系钩中指。结于腕。甸人筑坅坎。隶人涅厕。既袭宵为燎于中庭。厥明。灭燎陈
衣。凡绞衿用布。伦如朝服。
 设棜于东堂下南顺。齐于坫。馔于其上。两甒。醴酒。酒在南。篚在东。南顺。实角
觯四。木柶二。素勺二。豆在甒北二。以并笾亦如之。凡笾豆实具。设皆巾之。觯俟时而
酌。柶覆加之。面枋。及错建之。小敛辟奠不出室。无踊节。既冯尸。主人袒髻发绞带。
众主人布带。大敛于阼。大夫升自西阶。阶东北面东上。既冯尸。大夫逆降。复位。巾
奠。执烛者灭烛出。降自阼阶。由主人之北东。既殡。主人说髦。三日绞垂。冠六升。外
縪缨条属厌。衰三升。屦外纳。杖下本。竹桐一也居倚庐。寝苫枕块。不说绖带。哭昼夜
无时。非丧事不言。歠粥。朝一溢米。夕一溢米。不食菜果。主人乘恶车。白狗幦。蒲
蔽。御以蒲菆。犬服。木錧。约绥约辔。木镳。马不齐髦。主妇之车亦如之。疏布裧。贰
车白狗摄服。其它皆如乘车。朔月。童子执帚却之。左手奉之。从彻者而入。比奠。举席
埽室聚诸。布席如初。卒奠。埽者执帚。垂末内鬣。从执烛者而东。燕养馈羞。汤沐之
馔如他日。朔月若荐新。则不馈于下室。筮宅。冢人物土。卜日吉。告从于主妇。主妇
哭。妇人皆哭。主妇升堂。哭者皆止。启之昕。外内不哭。夷床輁轴。馔于西阶东。其二
庙。则馔。于祢庙。如小敛。奠乃启。朝于祢庙。重止于门外之西东面。柩入升自西阶。
正柩于两楹闲。奠止于西阶之下。东面北上。主人升柩东西面。众主人东即位。妇人从升
东面。奠升设于柩西。升降自西阶。主人要节而踊。烛先入者。升堂东楹之南西面。后入
者。西阶东北面在下。主人降即位。彻乃奠。升降自西阶。主人踊如初。祝及执事举奠。
巾席从而降。柩从。序从。如初适祖。荐乘车鹿浅。幦干笮革。靾载■载。皮弁服。缨辔
贝勒。县于衡。道车载朝服。稿车载蓑笠。将载。祝及执事举奠。户西南面东上。卒束前
而降。奠席于柩西。巾奠乃墙。抗木刊。茵着用荼。实绥泽焉。苇苞长三尺一编菅筲三。
其实皆瀹。祖还车。不易位。执披者旁四人。凡赠币无常。凡糗不煎。唯君命。止柩于
堩。其余则否。车至道左。北面立东上。柩至于圹。敛服载之。卒窆而归。不驱。君视
敛。若不待奠。加盖而出。不视敛。则加盖而至卒事。既正柩。宾出。遂匠纳车于阶闲。
祝馔祖奠于主人之南。当前辂。北上。巾之。弓矢之新沽功。有弭饰焉。亦张可也。有
柲。设依挞焉。有韣。翭矢一乘。骨镞短卫。志矢一乘。轩輖中亦短卫。

士虞礼
 士虞礼。特豕馈食。侧亨于庙门外之右东面。鱼腊爨。亚之。北上。饎爨。在东壁西
面。设洗于西阶西南。水在洗西。篚在东。尊于堂中北墉下当户。两甒醴酒。酒在东。无
禁。■用絺布。加勺南枋。素几苇席。在西序下。苴刌茅。长五寸束之。实于篚。馔于西
坫上。馔两豆菹醢于西楹之东。醢在西。一铏亚之。从献豆两亚之。四笾亚之。北上。馔
黍稷二敦于阶闲。西上。借用苇席。匜水错于盘中南。流在西阶之南。箪巾在其东。陈三
鼎于门外之右。北面北上设扃鼏匕俎在西塾之西。羞燔俎。在内西塾上。南顺。主人及兄
弟如葬服。宾执事者如吊服。皆即位于门外。如朝夕临位。妇人及内兄弟服。即位于堂。
亦如之。祝免。澡葛绖带。布席于室中。东面右几。降出。及宗人即位于门西。东面南
上。宗人告有司具。遂请拜宾如临。入门哭。妇人哭。主人即位于堂。众主人及兄弟宾。
即位于西方。如反哭位。祝入。门左北面。宗人西阶前北面。祝盥。升。取苴降洗之。升
入设于几东席上。东缩。降洗觯。升。止哭。主人倚杖入。祝从在左西面。赞荐菹醢。醢
在北。佐食及执事盥出举。长在左。鼎入。设于西阶。前东面北上。匕俎从。设左人抽扃
鼏匕。佐食及右人载。卒朼者。逆退复位。俎入。设于豆东。鱼亚之。腊特。赞设二敦于
俎南。黍其东稷。设一铏于豆南。佐食出。立于户西。赞者彻鼎。祝酌醴。命佐食启会。
佐食许诺。启会却于敦南。复位。祝奠觯于铏南。复位。主人再拜稽首。祝飨。命佐食
祭。佐食许诺。钩袒。取黍稷祭于苴三。取肤祭。祭如初。祝取奠觯。祭亦如之。不尽益
反奠之。主人再拜稽首。祝祝卒。主人拜如初。哭出复位。祝迎尸。一人衰绖奉篚。哭从
尸。尸入门。丈夫踊妇人踊。淳尸盥。宗人授巾。尸及阶。祝延尸。尸升。宗人诏踊如
初。尸入户。踊如初。哭止。妇人入于房。主人及祝拜妥尸。尸拜遂坐。从者错篚于尸左
席上。立于其北。尸取奠左执之。取菹擩于醢。祭于豆闲。祝命佐食堕祭。佐食取黍稷肺
祭授尸。尸祭之祭奠。祝祝。主人拜如初。尸尝醴奠之。佐食举肺脊授尸。尸受振祭哜
之。左手执之。祝命佐食迩敦。佐食举黍错于席上。尸祭铏尝铏泰羹湆自门入。设于铏
南。胾四。豆设于左。尸饭。播余于篚。三饭。佐食举干。尸受振祭哜之。实于篚。又三
饭。举胳。
 祭如初。佐食举鱼。腊实于篚。又三饭。祭如初。举鱼腊俎。俎释三个。尸卒食。佐
食受肺脊。实于篚。反黍。如初设。主人洗废爵。酌酒酳尸。尸拜受爵。主人北面荅拜。
尸祭酒尝之。宾长以肝从。实于俎。缩右盐。尸左执爵。右取肝擩盐。振祭哜之。加于
俎。宾降。反俎于西塾。复位。尸卒爵。祝受不相爵。主人拜。尸荅拜。祝酌授尸尸以醋
主人。主人拜受爵。尸荅拜。主人坐祭。卒爵拜。尸荅拜。筵祝南面。主人献祝。祝拜坐
受爵。主人荅拜。荐菹醢设俎。祝左执爵祭荐。奠爵兴。取肺坐祭哜之。兴。加于俎。祭
酒尝之。肝从。祝取肝擩盐。振祭哜之。加于俎。卒爵拜。主人荅拜。祝坐受主人。主人
酌献佐食。佐食北面拜。坐受爵。主人荅拜佐食祭酒。卒爵拜。主人荅拜。受爵出。实于
篚。升堂复位。主妇洗足爵于房中。酌亚献尸。如主人仪。自反两笾。枣栗设于会南。枣
在西。尸祭笾祭酒如初。宾以燔从如初。尸祭燔。卒爵如初。酌献祝笾燔从。献佐食皆如
初。以虚爵入于房。宾长洗繶爵三献。燔从如初仪。妇人复位。祝出户西面告利成。主人
哭。皆哭。祝入。尸谡。从者奉篚。哭如初。祝前。尸出户。踊如初。降堂。踊如初。出
门亦如之。祝反入彻设于西北隅。如其设也。几在南。厞用席。祝荐席。彻入于房。祝自
执其俎出。赞阖牖户。主人降。宾出。主人出门。哭止。皆复位。宗人告事毕。宾出。主
人送。拜稽颡。记。虞。沐浴不栉。陈牲于庙门外。北首西上寝右。日中而行事。杀于庙
门西。主人不视豚解。羹饪升。左肩。臂臑肫骼。脊胁离肺。肤祭三。取诸左膉上。肺祭
一。实于上鼎。升鱼鱄鲋九。实于中鼎。升腊左胖。髀不升。实于下鼎。皆设扃鼏陈之。
载。犹进柢。鱼进鬐。祝俎髀脰脊胁离肺。陈于阶闲敦东。淳尸盥执盘。西面执匜。东面
执巾。在其北东面。宗人授巾南面。主人在室。则宗人升户外北面。佐食无事。则出户负
依南面。铏芼用苦。若薇有滑。夏用葵。冬用荁。有柶。豆实葵菹。菹以西。蠃醢笾。枣
烝栗择。尸入。祝从尸。尸坐不说屦。
 尸谡。祝前乡尸。还出户。又乡尸。还过主人。又乡尸。还降阶。又乡尸。降阶还及
门。如出户。尸出。祝反。入门左。北面复位。然后宗人诏降。尸服卒者之上服。男。男
尸。女女尸。必使异姓。不使贱者。无尸。则礼及荐馔皆如初。既飨祭于苴。祝祝卒。不
绥祭。无泰羹湆胾从献。主人哭。出复位。祝阖牖户。降。复位于门西。男女拾。踊三。
如食闲。祝升。止哭声。三启户。主人入。祝从。启牖乡如初。主人哭。出复位。卒彻。
祝佐食降复位。宗人诏降如初。始虞。用柔日。曰。哀子某。哀显相。夙兴夜处不宁。敢
用絜牲刚鬣。香合。嘉荐普淖。明齐溲酒。哀荐祫事。适尔皇祖某甫。飨。再虞皆如初。
日。哀荐虞事。三虞。卒哭。他用刚日。亦如初。曰。哀荐成事。献毕未彻。乃饯。尊两
甒于庙门外之右。少南。水尊在酒西勺北枋。洗在尊东南。水在洗东。篚在西。馔笾豆。
脯四脡。有干肉。折俎二尹。缩祭半尹。在西塾。尸出。执几从。席从。尸出门右南面。
席设于尊西北东面。几在南。宾出复位。主人出。即位于门东少南。妇人出。即位于主人
之北。皆西面。哭不止。尸即席坐唯。主人不哭。洗废爵。酌献尸。尸拜受。主人拜送。
哭复位。荐脯醢。设俎于荐东。朐在南。尸左执爵。取脯擩醢祭之。佐食授哜。尸受振祭
哜反之。祭酒卒爵。奠于南方。主人及兄弟踊。妇人亦如之。主妇洗足爵亚献。如主人
仪。妇人踊如初。宾长洗繶爵三献。如亚献。踊如初。佐食取俎实于篚。尸谡。从者奉
篚。哭从之。祝前。哭者皆从。及大门内。踊如初。尸出门。哭者止。宾出。主人送拜稽
颡。主妇亦拜宾。丈夫说绖带于庙门外。入彻主人不与。妇人说首绖。不说带。无尸则不
饯。犹出几席。设如初。拾踊三。哭止告事毕宾出。死三日而殡。三月而葬。遂卒哭。将
旦而祔。则荐。卒辞曰。哀子某。来日某隮祔尔于尔皇祖某甫。尚飨。女子曰。皇祖妣某
氏。妇曰。孙妇于皇祖姑某氏。其它辞一也。飨辞曰。哀子某。圭为而哀荐之飨。明日。
以其班祔。沐浴栉搔翦。用专肤为折俎。取诸脰膉。其它如馈食。用嗣尸。曰。孝子某。
孝显相。夙兴夜处。小心畏忌。不惰其身。不宁。用尹祭。嘉荐普淖。普荐溲酒。适尔皇
祖某甫。以隮祔尔孙某甫。尚飨。期而小祥。曰。荐此常事。又期而大祥。曰。荐此祥
事。中月而禫。是月也。吉祭犹未配。

特牲馈食礼
 特牲馈食之礼。不诹日。及筮日。主人冠端玄。即位于门外西面。子姓兄弟。如主人
之服。立于主人之南。西面北上。有司群执事如兄弟服。东面北上。席于门中。闑西阈
外。筮人取筮于西塾。执之。东面受命于主人。宰自主人之左赞命。命曰。孝孙某筮来日
某诹此某事。适其皇祖某子。尚飨。筮者许诺。还即席西面坐。卦者在左。卒筮写卦。筮
者执以示主人。主人受视。反之。筮者还东面。长占卒。告于主人。占曰吉。若不吉。则
筮远日如初仪。宗人告事毕。前期三日之朝。筮尸如求日之仪。命筮曰。孝孙某诹此某
事。适其皇祖某子筮某之某为尸。尚飨。乃宿尸。主人立于尸外门外。子姓兄弟。立于主
人之后。北面东上。尸如主人服。出门左。西面。主人辟。皆东面北上。主人再拜。尸荅
拜。宗人摈辞如初。卒曰。筮子为某尸。占曰。吉。敢宿。祝许诺。致命。尸许诺。主人
再拜稽首。尸入。主人退。宿宾。宾如主人服。出门左。西面再拜。主人东面荅再拜。宗
人摈曰。某荐岁事。吾子将莅之。敢宿。宾曰。某敢不敬从。主人再拜。宾荅拜。主人
退。宾拜送。厥明夕。陈鼎于门外。北面北上。有鼏。棜在其南。南顺。实兽于其上。东
首。牲在其西。北首东足。设洗于阼阶东南。壶禁在西序。豆笾铏在东房。南上。几席两
敦在西堂。主人及子姓兄弟。即位于门东。如初。宾及众宾。即位于门西。东面北上。宗
人祝立于宾西北。东面南上。主人再拜。宾荅再拜。三拜众宾。众宾荅再拜。主人揖入。
兄弟从。宾及众宾从。即位于堂下如外位。宗人升自西阶。视壶濯及豆笾。反降。东北
面。告濯具。宾出。主人出。皆复外位。宗人视牲告充。雍正作豕。宗人举兽尾告备。举
鼎鼏告絜。请期曰羹饪。告事毕。宾出。主人拜送。夙兴。主人服如初。立于门外东方南
面视侧杀。主妇视饎。爨于西堂下。亨于门外东方。西面北上。羹饪实鼎。陈于门外如
初。尊于户东。玄酒在西。实豆笾铏。陈于房中如初。执事之俎。陈于阶间。二列北上。
盛两敦。陈于西堂。借用雈。几席陈于西堂如初。尸盥。匜水实于盘中。箪巾在门内之
右。祝筵几于室中东面。主妇纚笄宵衣。立于房中南面。主人及宾兄弟群执事。即位于门
外如初。宗人告有司具。主人拜宾如初。揖入。即位如初。佐食北面。立于中庭。
 主人及祝升。祝先入。主人从。西面于户内。主妇盥于房中。荐两豆。葵菹蜗醢。醢
在北。宗人遣佐食及执事盥出。主人降。及宾盥出。主人在右。及佐食举牲鼎。宾长在
右。及执事举鱼腊鼎。除鼏。宗人执毕先入。当阼阶南面。鼎西面错。右人抽扃。委于鼎
北。赞者错俎加匕。乃朼。佐食升肵俎。鼏之。设于阼阶西。卒载。加匕于鼎。主人升入
复位。俎入设于豆东。鱼次腊特于俎北。主妇设两敦黍稷于俎南西上。及两铏。芼设于豆
南南陈。祝洗酌奠。奠于铏南。遂命佐食启会佐食启会。却于敦南。出立于户西南面。主
人再拜。稽首。祝在左。卒祝。主人再拜稽首。祝迎尸于门外。主人降立于阼阶东。尸入
门左。北面盥。宗人授巾。尸至于阶。祝延尸。尸升入。祝先。主人从。尸即席坐。主人
拜妥尸。尸荅拜执奠。祝飨。主人拜如初。祝命挼祭。尸左执觯。右取菹擩于醢。祭于豆
闲。佐食取黍稷肺祭授尸。尸祭之祭酒。啐酒。告旨。主人拜。尸奠觯。荅拜。祭铏尝
之。告旨。主人拜。尸荅拜。祝命尔敦。佐食尔黍稷于席上。设大羹湆于醢北。举肺脊以
授尸。尸受振祭哜之。左执之。乃食。食举。主人羞肵俎于腊北。尸三饭告饱。祝侑。主
人拜。佐食举干。尸受振祭哜之。佐食受加于肵俎。举兽干。鱼一亦如之。尸实举于菹
豆。佐食羞庶羞。四豆设于左南上。有醢。尸又三饭。告饱。祝侑之如初。举骼及兽鱼如
初。尸又三饭。告饱。祝侑之如初。举肩及兽鱼如初。佐食盛肵俎。俎释三个。举肺脊加
于肵俎。反黍稷于其所。主人洗角升。酌酳尸。尸拜受。主人拜送。尸祭酒啐酒。宾长以
肝从。尸左执角。右取肝。■于盐。振祭哜之。加于菹豆。卒角。祝受尸角。曰送爵。皇
尸卒爵。主人拜。尸荅拜。祝酌授尸。尸以醋主人。主人拜受角。尸拜送。主人退。佐食
授挼祭。主人坐。左执角。受祭祭之。祭酒啐酒。进听嘏。佐食抟黍授祝。祝授尸。尸受
以菹豆。执以亲嘏主人。主人左执角。再拜稽首。受。复位。诗怀之。实于左袂。挂于季
指。卒角拜。尸荅拜。主人出写啬于房。祝以笾受。筵祝南面。主人酌献祝祝拜受角。主
人拜送。设菹醢俎。祝左执角祭豆。兴。取肺坐祭哜之。兴。加于俎。坐祭酒啐酒。以肝
从。祝左执角。右取肝。■于盐。振祭哜之。加于俎。卒角拜。主人荅拜。受角酌献佐
食。佐食北面拜受角。主人拜送。佐食坐祭。卒角拜。主人荅拜。受角降。反于篚。升入
复位。主妇洗爵于房。酌亚献尸。尸拜受。主妇北面拜送。宗妇执两笾户外坐。主妇受设
于敦南。祝赞笾祭。尸受祭之。祭酒啐酒。兄弟长以燔从。尸受振祭哜之。反之。羞燔者
受加于肵出。尸卒爵。祝受爵。命送如初。酢如主人仪。主妇适房南面。佐食挼祭。主妇
左执爵。右抚祭。祭酒啐酒。入卒爵。如主人仪。献祝笾燔从。如初仪。及佐食如初。卒
以爵入于房。宾三献如初。燔从如初。爵止。席于户内。主妇洗爵酌。致爵于主人。主人
拜受爵。主妇拜送爵。宗妇赞豆如初。主妇受设两豆两笾。俎入设。主人左执爵祭荐。
 宗人赞祭。奠爵兴。取肺坐。绝祭哜之。兴。加于俎。坐。挩手。祭酒啐酒。肝从。
左执爵。取肝。■于盐。坐振祭哜之。宗人受加于俎。燔亦如之。兴。席末坐。卒爵拜。
主妇荅拜。受爵酌醋。左执爵拜。主人荅拜。坐祭立饮卒爵拜。主人荅拜。主妇出。反于
房。主人降洗酌致爵于主妇。席于房中南面。主妇拜受爵。主人西面荅拜。宗妇荐豆俎。
从献皆如主人。主人更爵酌醋。卒爵降。实爵于篚。入复位。三献作止爵。尸卒爵。酢酌
献洗及佐食。洗爵酌致于主人。主妇。燔从皆如初。更爵酢于主人。卒复位。主人降阼阶
西面拜宾如初洗。宾辞洗。卒洗。揖让升。酌西阶上献宾。宾北面拜受爵。主人在右荅
拜。荐脯醢。设折俎宾。左执爵祭豆。奠爵。兴。取肺坐绝祭哜之。兴。加干俎。坐挩手
祭酒。卒爵拜。主人荅拜。受爵酌酢。奠爵拜。宾荅拜。主人坐祭。卒爵拜。宾荅拜。揖
执祭以降。西面奠于其位。位如初。荐俎从设。众宾升拜受爵。坐祭立饮。荐俎设于其位
辨。主人备荅拜焉降。实爵于篚。尊两壶于阼阶东。加勺南枋。西方亦如之。主人洗觯。
 酌于西方之尊。西阶前北面酬宾。宾在左。主人奠觯拜。宾荅拜。主人坐祭卒觯拜。
宾荅拜。主人洗觯。宾辞。主人对。卒洗酌西面。宾北面拜主人奠觯于荐北。宾坐取觯。
还东面拜。主人荅拜。宾奠觯于荐南。揖复位。主人洗爵。献长兄弟于阼阶上。如宾仪。
洗献众兄弟。如众宾仪。洗献内兄弟于房中。如献众兄弟之仪。主人西面荅拜。更爵酢。
卒爵降。实爵于篚。入复位。长兄弟洗觚为加爵。如初仪。不及佐食。洗致如初。无从。
众宾长为加爵如初。爵止。嗣举奠。盥入。北面再拜稽首尸执奠进受复位。祭酒啐酒。尸
举肝举奠。左执觯。再拜稽首。进受肝。复位。坐食肝。卒觯拜。尸备荅拜焉。举奠洗爵
入。尸拜受。举奠荅拜。尸祭酒啐酒。奠之。举奠出。复位。兄弟弟子。洗酌于东方之尊
阼阶前。北面举觯于长兄弟。如主人酬宾仪。宗人告祭脀。乃羞。宾坐。取觯阼阶前。北
面酬长兄弟长兄弟在右。宾奠觯拜。长兄弟荅拜。宾立卒觯。酌于其尊。东面立。长兄弟
拜受觯。宾北面荅拜。揖复位。长兄弟西阶前北面。众宾长自左受旅如初。长兄弟卒觯。
酌于其尊。西面立受。旅者拜受。长兄弟北面荅拜。揖复位。众宾及众兄弟交错以辩。皆
如初仪。为加爵者。作止爵。如长兄弟之仪。长兄弟酬宾。如宾酬兄弟之仪以辩。卒受者
实觯于篚。宾弟子及兄弟弟子。洗各酌于其尊。中庭北面西。上。举觯于其长。奠觯拜。
长皆荅拜。举觯者。祭卒觯拜。长皆荅拜。举觯者。洗各酌于其尊。复初位。长皆拜。举
觯者。皆奠觯于荐右。长皆执以兴。举觯者。皆复位。荅拜。长皆奠觯于其所。皆揖其弟
子。弟子皆复其位。爵皆无筭。利洗。散。献于尸。酢及祝如初仪。降。实散于篚。主人
出。立于户外西南。祝东面。告利成。尸谡祝前。主人降。祝反。及主人入。复位。命佐
食彻尸俎。俎出于庙门。彻庶羞设于西序下。筵对席。佐食分簋铏。宗人遣举奠。及长兄
弟盥。立于西阶下。东面北上。祝命尝食。●者举奠许诺。升入东面。长兄弟对之。皆
坐。佐食授举各一肤。主人西面再拜。祝曰。●有以也。两●奠举于俎。许诺皆荅拜。若是
者三。皆取举祭食。祭举。乃食。祭铏食举。卒食。主人降洗爵。宰赞一爵。主人升酌酳
上●。上●拜受爵。主人荅拜。酳下●亦如之。主人拜祝曰。酳有与也。如初仪。两●执爵
拜。祭酒卒爵拜。主人荅拜。两●皆降。实爵于篚。上●洗爵升。酌酢主人。主人拜受爵。
上●即位坐。荅拜。主人坐祭。卒爵拜。上●荅拜。受爵降。实于篚。主人出。立于户外西
面。祝命彻阼俎豆笾。设于东序下。祝执其俎以出。东面于户西。宗妇彻祝豆笾入于房。
彻主妇荐俎。佐食彻尸荐俎。敦设于西北隅。几在南厞。用筵纳一尊。佐食阖牖户。降。
祝告利成。降出。主人降即位。宗人告事毕。宾出。主人送于门外。再拜。佐食彻阼俎堂
下俎。毕出。记。特牲馈食。其服皆朝服。玄冠。缁带。缁縪。唯尸祝佐食玄端玄裳。黄
裳。杂裳可也。皆爵縪。设洗南北以堂深。东西当东荣。水在洗东。篚在洗西。南顺。实
二爵二觚四觯一角一散。壶棜禁馔于东序。南顺。覆两壶焉。盖在南。明日卒奠。■用
綌。即位而彻之。加勺。笾巾以绤也。纁里枣烝栗择。铏芼用苦若薇。皆有滑。夏葵冬
荁。棘心匕刻。牲爨在庙门外东南。鱼腊爨在其南。皆西面。饎爨在西壁。肵俎心舌。皆
去本末。午割之。实于牲鼎。载心立舌缩俎。宾与长兄弟之荐。自东房。其余在东堂。沃
尸盥者一人。奉盘者东面。执匜者西面。淳沃执巾者在匜北。宗人东面取巾振之三。南面
授尸卒。执巾者受。尸入。主人及宾皆避位。出亦如之。嗣举奠。佐食设豆盐。佐食当
事。则户外南面。无事则中庭北面。凡祝呼佐食。许诺。宗人献。与旅齿于众宾。佐食于
旅齿于兄弟。尊两壶于房中。西墉下南上。内宾立于其北。东面西上。宗妇北堂。东面北
上。主妇及内宾宗妇。亦旅西面。宗妇赞荐者。执以坐于户外。授主妇尸。卒食而祭饎爨
雍爨。宾从尸俎。出庙门。乃反位。尸俎。右肩臂臑肫胳。正脊二。骨横脊。长胁二。骨
短胁。肤三。离肺一。刌肺三。鱼十有五。腊如牲骨。祝俎髀脡脊二骨。胁二骨。肤一。
离肺一。阼俎臂。正脊二骨横脊。长胁二骨短胁。肤一。离肺一。主妇俎觳折。其余如阼
俎。佐食俎觳折脊胁。肤一。离肺一。宾骼。长兄弟及宗人折。其余如佐食俎。众宾及众
兄弟内宾宗妇。若有公有司私臣。皆殽脀。肤一。离肺一。公有司。门西。北面东上献。
次众宾。私臣门东。北面西上献。次兄弟。升受降饮。

少牢馈食礼
 少牢馈食之礼。日用丁巳。筮旬有一日。筮于庙门之外。主人朝服西面于门东。史朝
服。左执筮。右抽上韇。兼与筮执之。东面受命于主人。主人曰。孝孙某。来日丁亥。用
荐岁事于皇祖伯某。以某妃配某氏。尚飨。史曰诺。西面于门西。抽下韇。左执筮。右兼
执韇以击筮。遂述命曰。假尔大筮有常。孝孙某来日丁亥。用荐岁事于皇祖伯某。以某妃
配某氏。尚飨。乃释韇立筮。卦者在左坐。卦以木卒筮。乃书卦于木。示主人。乃退占。
吉则史韇筮。史兼执筮与卦。以告于主人。占曰从。乃官戒宗人命涤。宰命为酒。乃退。
若不吉。则及远日又筮日。如初。宿。前宿一日。宿戒尸。明日朝筮尸。如筮日之礼。命
曰。孝孙某。来日丁亥。用荐岁事于皇祖伯某。以某妃配某氏。以某之某为尸。尚飨。筮
卦占如初。吉则乃遂宿尸。祝摈。主人再拜稽首。祝告曰。孝孙某。来日丁亥。用荐岁事
于皇祖伯某。以某妃配某氏。敢宿。尸拜许诺。主人又再拜稽首。主人退。尸送。揖不
拜。若不吉。则遂改筮尸。既宿尸。反为期于庙门之外。主人门东南面。宗人朝服北面。
曰。请祭期。主人曰。比于子。宗人曰。旦明行事。主人曰诺。乃退。明日。主人朝服即
位于庙门之外。东方南面宰宗人西面北上。牲北首东上。司马刲羊。司士击豕。宗人告备
乃退。雍人摡鼎匕俎于雍爨雍爨。在门东南北上。廪人摡甑甗匕与敦于廪爨廪爨。在雍爨
之北。司宫摡豆。笾勺。爵。觚觯。几。洗。篚于东堂下。勺爵觚觯实于篚。卒摡。馔豆
笾与篚于房中。放于西方。设洗于阼阶东南。当东荣。羹定。雍人陈鼎五。三鼎在羊镬之
西。二鼎在豕镬之西。司马升羊右胖。髀不升。肩臂臑。膞骼。正脊一。脡脊一。横脊
一。短胁一。正胁一。代胁一。皆二骨以并。肠三。胃三。举肺一。祭肺三。实于一鼎。
司士升豕右胖。髀不升。肩臂臑。膞骼。正脊一。脡脊一。横脊一。短胁一。正胁一。代
胁一。皆二骨以并。举肺一祭肺三。实于一鼎。雍人伦肤九。实于一鼎。司士又升鱼腊。
鱼十有五而鼎。腊一纯而鼎。腊用麋。卒脀。皆设扃鼏。乃举。陈鼎于庙门之外。东方北
面北上。司宫尊两甒于房户之闲。同棜皆有■。甒有玄酒。司宫设罍水于洗东。有枓设篚
于洗西南肆。改馔豆笾于房中南面。如馈之设。实豆笾之实。小祝设盘匜与箪。巾于西阶
东。主人朝服。即位于阼阶东西面。司宫筵于奥。祝设几于筵上。右之。主人出迎鼎。除
鼏。士盥。举鼎。主人先入。司宫取二勺于篚。洗之。兼执以升。乃啟二尊之蓋■。奠于
棜上。加二勺于二尊。覆之南柄。鼎序入。雍正执一匕以从。雍府执四匕以从。司士合执
二俎以从。司士赞者二人。皆合执二俎以相从入。陈鼎于东方。当序南于洗西。皆西面北
上。肤为下。匕皆加于鼎东枋。俎皆设于鼎西西肆。肵俎在羊俎之北。亦西肆。宗人遣宾
就主人。皆盥于洗长朼。佐食。上利。升牢。心舌载于肵俎。心皆安下切上。午割。勿没
其载于肵俎。末在上。舌皆切本末。亦午割。勿没其载于肵。横之皆如初。为之于爨也。
佐食迁肵俎于阼阶西。西缩。乃反佐食二人。上利升羊载右胖。髀不升。肩臂臑。膞骼。
正脊一。脡脊一。横脊一。短胁一。正胁一。代胁一。皆二骨以并。肠三。胃三。长皆及
俎拒举肺一。长终肺。祭肺三。皆切。肩臂臑膞骼在两端。脊胁肺肩在上。下利升豕。其
载如羊。无肠胃。体其载于俎。皆进下。司士三人升鱼腊肤。鱼用鲋十有五。而俎缩载。
右首进腴。腊一纯而俎亦进下。肩在上。肤九而俎亦横。载革顺。
 卒脀。祝盥于洗。升自西阶。主人盥。升自阼阶。祝先入南面。主人从户内西面。主
妇被锡衣移袂。荐自东房。韭菹醓醢。坐奠于筵前。主妇赞者一人。亦被锡衣移袂。执葵
菹蠃醢。以授主妇。主妇不兴。遂受。陪设于东。韭菹在南。葵菹在北。主妇兴。入于
房。佐食。上利执羊俎。下利执豕俎。司士三人执鱼腊肤俎。序升自西阶。相从入设俎。
羊在豆东。
 豕亚其北。鱼在羊东。腊在豕东。特肤当俎北端。主妇自东房。执一金敦黍。有盖。
坐设于羊俎之南。妇赞者执敦稷以授主妇。主妇兴受。坐设于鱼俎南。又兴。受赞者敦
黍。坐设于稷南。又兴。受赞者敦稷。坐设于黍南。敦皆南首。主妇兴。入于房。祝酌
奠。遂命佐食启会。佐食启会盖二。以重设于敦南。主人西面。祝在左。主人再拜稽首。
祝祝曰。孝孙某。敢用柔毛刚鬣。嘉荐普淖。用荐岁事于皇祖伯某。以某妃配某氏。尚
飨。主人又再拜稽首。祝出迎尸于庙门之外。主人降立于阼阶东西。面祝先入门右。尸入
门左。宗人奉盘。东面于庭南一。宗人奉匜水。西面于盘东一。宗人奉箪巾。南面于盘
北。乃沃尸。盥于盘上。卒盥。坐奠箪取巾。兴振之三。以授尸。坐取箪兴。以受尸巾。
祝延尸。尸升自西阶入。祝从。主人升自阼阶。祝先入。主人从。尸升筵。祝主人西面立
于户内。祝在左。祝主人皆拜妥尸。尸不言。尸荅拜。遂坐。祝反南面。尸取韭菹辩■于
三豆。祭于豆闲。上佐食取黍稷于四敦。下佐食取牢一切肺于俎。以授上佐食。上佐食兼
与黍以授尸。尸受同祭。于豆祭。上佐食举尸牢肺。正脊以授尸。上佐食。尔上敦黍于筵
上右之。主人羞肵俎。升自阼阶。置于肤北。上佐食羞两铏。取一羊铏于房中。坐设于韭
菹之南。下佐食。又取一豕铏于房中。以从。上佐食受。坐设于羊铏之南。皆芼。皆有
柶。尸扱以柶祭羊铏。遂以祭豕铏。尝羊铏。食举。三饭。上佐食。举尸牢干。尸受振祭
哜之。佐食受加于肵。上佐食羞胾。两瓦豆。有醢。亦用瓦豆。设于荐豆之北。尸又食。
食胾。上佐食。举尸一鱼。尸受振祭哜之。佐食受加于肵。横之。又食。上佐食举尸腊
肩。尸受振祭哜之。上佐食受加于肵。又食。上佐食。举尸牢骼如初。又食。尸告饱。祝
西面于主人之南。独侑不拜。侑曰。皇尸未实侑。尸又食。上佐食。举尸牢肩。尸受振祭
哜之。佐食受加于肵。尸不饭告饱。祝西面于主人之南。主人不言。拜侑。尸又三饭。上
佐食。受尸牢肺。正脊加于肵。主人降洗爵升。北面酌酒。乃酳尸。尸拜受。主人拜送。
尸祭酒。啐酒。宾长羞牢肝。用俎。缩执俎。肝亦缩进末。盐在右。尸左执爵。右兼取
肝。■于俎盐。振祭哜之。加于菹豆。卒爵。主人拜受尸爵。尸荅拜。祝酌受尸。尸醋主
人。主人拜受爵。尸荅拜。主人西面奠爵。又拜。上佐食取四敦黍稷。下佐食取牢一切
肺。以授上佐食。上佐食以绥祭。主人佐执爵。右受佐食坐祭之。又祭酒。不兴。遂啐
酒。祝与二佐食。皆出盥于洗入。二佐食。各取黍于一敦。上佐食。兼受抟之以授尸。尸
执以命祝。卒命祝。祝受以东北面于户西。以嘏于主人曰。皇尸命工祝。承致多福无疆。
于女孝孙。来女孝孙。使女受禄于天。宜稼于田。眉寿万年。勿替引之。主人坐奠爵。
兴。再拜稽首。兴受黍。坐振祭哜之。诗怀之。实于左袂。挂于季指。执爵以兴。坐卒
爵。执爵以兴。坐奠爵。拜。尸荅拜。执爵以兴出。宰夫以笾受啬黍。主人尝之。纳诸
内。主人献祝。设席南面。祝拜于席上。坐受。主人西面荅拜。荐两豆菹醢。佐食设俎牢
髀。横脊一。短胁一。肠一。胃一。肤三。鱼一横之。腊两髀属于尻。祝取菹。■于醢。
祭于豆闲。祝祭俎。祭酒啐酒。肝牢从。祝取肝。■于盐。振祭哜之。不兴。加于俎。卒
爵兴。主人酌献上佐食。上佐食户内。牖东北面拜。坐受爵。主人西面荅拜。佐食祭酒。
卒爵拜。坐授爵。兴。俎设于两阶之闲。其俎折一肤。主人又献下佐食。亦如之。其脀亦
设于阶闲西上。亦折一肤。有司赞者。取爵于篚以升。授主妇赞者于房户。妇赞者受以授
主妇。主妇洗于房中。出酌。入户西面。拜献尸。尸拜受。主妇主人之北西面。拜送爵。
尸祭酒卒爵主妇拜。祝受尸爵。尸荅拜。易爵洗酌授尸。主妇拜受爵。尸荅拜。上佐食绥
祭。主妇西面于主人之北。受祭祭之。其绥祭如主人之礼。不嘏。卒爵拜。尸荅拜。主妇
以爵出。赞者受易爵于篚。以授主妇于房中。主妇洗酌献祝。祝拜坐受爵主妇荅拜。于主
人之北。卒爵不兴。坐授主妇。主妇受酌。献上佐食于户内。佐食北面拜。坐受爵。主妇
西面荅拜。祭酒卒爵。坐授主妇。主妇献下佐食亦如之。主妇受爵以入于房。宾长洗爵献
于尸。尸拜受爵。宾户西北面拜送爵尸祭酒卒爵。宾拜。祝受尸爵。尸荅拜。祝酌授尸。
宾拜受爵。尸拜送爵。宾坐奠爵。遂拜。执爵以兴。坐祭。遂饮卒爵。执爵以兴。坐奠爵
拜。尸荅拜。宾酌献祝。祝拜坐受爵。宾北面荅拜。祝祭酒啐酒。奠爵于其筵前。主人
出。立于阼阶上西面。祝出。立于西阶上东面。祝告曰利成。祝入。尸谡主人降。立于阼
阶东西面。祝先。尸从。遂出于庙门。祝反。复位于室中。主人亦入于室。复位。祝命佐
食彻肵俎。降设于堂下阼阶南。司宫设对席。乃四人●。上佐食盥升。下佐食对之。宾长
二人备。司士进一敦黍于上佐食。又进一敦黍于下佐食。皆右之于席上。资黍于羊俎两
端。两下是馂。司士乃辩举●者。皆祭黍祭举。主人西面三拜●者。●者奠举于俎。皆荅
拜。皆反取举。司士进一铏于上●。又进一铏于次●。又进二豆湆于两下。乃皆食。食举。
卒食。主人洗一爵升。酌以授上●。赞者洗三爵。酌主人受于户内。以授次●若是以辩。皆
不拜受爵。主人西面三拜●者。●者奠爵。皆荅拜。皆祭酒。卒爵奠爵。皆拜。主人荅壹
拜。●者三人兴。出。上●止。主人受上●爵。酌以酢于户内。西面坐。奠爵拜。上●荅拜。
坐。祭酒啐酒。上●亲嘏曰。主人受祭之福。胡寿保建家室。主人兴。坐奠爵拜。执爵以
兴。坐卒爵拜。上●荅拜。上●兴出。主人送乃退。

有司彻
 有司彻。埽堂。司宫摄酒。乃燅尸俎。卒燅。乃升羊豕鱼三鼎。无腊与肤。乃设扃
鼏。陈鼎于门外如初。乃议侑于宾以异姓。宗人戒侑。侑出俟于庙门之外。司宫筵于户西
南面。又筵于西序东面。尸与侑北面于庙门之外。西上。主人出迎尸。宗人摈。主人拜。
尸荅拜。主人又拜侑。侑荅拜。主人揖。先入门右。尸入门左。侑从。亦左揖。乃让。主
人先升。自阼阶。尸侑升自西阶。西楹西北面东上。主人东楹东北面拜。至。尸荅拜。主
人又拜侑。侑荅拜。乃举。司马举羊鼎。司士举豕鼎。举鱼鼎以入。陈鼎如初。雍正执一
匕以从。雍府执二匕以从。司士合执二俎以从。司士赞者亦合执二俎以从。匕皆加于鼎东
枋。二俎设于羊鼎西西缩。二俎皆设于二鼎西。亦西缩。雍人合执二俎。陈于羊俎西。并
皆西缩。覆二疏匕于其上。皆缩俎西枋。主人降受宰几。尸侑降。主人辞尸对。宰授几。
主人受。二手横执几。揖尸。主人升。尸侑升。复位。主人西面左手执几缩之。以右袂推
拂几三。二手横执几。进授尸于筵前。尸进。二手受于手闲。主人退。尸还几缩之。右手
执外廉。北面奠于筵上。左之。南缩不坐。主人东楹东北面拜。尸复位。尸与侑皆北面荅
拜。主人降洗。尸侑降。尸辞洗。主人对。卒洗揖。主人升。尸侑升。尸西楹西北面拜
洗。主人东楹东北面奠爵。荅拜。降盥。尸侑降。主人辞。尸对。卒盥。主人揖。升。尸
侑升。主人坐取爵酌献尸。尸北面拜受爵。主人东楹东北面拜。送爵。主妇自东房荐韭菹
醢。坐奠于筵前。菹在西方。妇赞者执昌菹醢以授主妇。主妇不兴受。陪设于南。昌在东
方。兴。取笾于房。麷蕡坐设于豆西。当外列。麷在东方。妇赞者执白黑以授主妇。主妇
不兴受。设于初笾之南。白在西方。兴退。乃升。司马朼羊。亦司马载。载右体。肩臂肫
骼臑。正脊一。脡脊一。横脊一。短胁一。正胁一。代胁一。肠一。胃一。祭肺一。载于
一俎。羊肉湆臑折。正脊一。正胁一。肠一。胃一。哜肺一。载于南俎。司士朼豕。亦司
士载。亦右体肩臂肫骼臑。正脊一。脡脊一。横脊一。短胁一。正胁一。代胁一。肤五。
哜肺一。载于一俎。侑俎。羊左肩左肫。正脊一。胁一。肠一。胃一。切肺一。载于一
俎。侑俎。豕左肩折。正脊一。胁一。肤三。切肺一。载于一俎。阼俎。羊肺一。祭肺
一。载于一俎。羊肉湆臂一。脊一。胁一。肠一。胃一。哜肺一。载于一俎。豕脀臂一。
脊一。胁一。肤三。哜肺一。载于一俎。主妇俎。羊左臑。脊一。胁一。肠一。胃一。肤
一。哜羊肺一。载于一俎。司士朼鱼。亦司士载尸俎五鱼。横载之。侑主人皆一鱼。亦横
载之。皆加膴祭于其上。卒升。宾长设羊俎于豆南。宾降。尸升筵。自西方坐。左执爵。
右取韭。菹■于三豆。祭于豆闲。尸取麷蕡。宰夫赞者。取白黑以授尸。尸受兼祭于豆
祭。雍人授次宾疏匕与俎。受于鼎西。左手执俎。左廉缩之却右手执匕枋。缩于俎上。以
东面受于羊鼎之西。司马在羊鼎之东。二手执桃匕枋。以挹湆注于疏匕。若是者三。尸
兴。左执爵。右取肺坐祭之。祭酒兴。左执爵。次宾缩执匕俎以升。若是以授尸。尸却手
授匕枋。坐祭哜之。兴。覆手以授宾。宾亦覆手以受缩匕。于俎上以降。尸席末坐啐酒。
兴。坐奠爵拜。告旨。执爵以兴。主人北面于东楹东。荅拜。司马羞羊肉湆。缩执俎。尸
坐奠爵。兴。取肺坐。绝祭哜之。兴。反加于俎。司马缩奠俎于羊湆俎南。乃载于羊俎。
卒载俎。缩执俎以降尸坐执爵以兴。次宾羞羊燔。缩执俎。缩一燔于俎上。盐在右。尸左
执爵。受燔。■于盐。坐振祭哜之。兴。加于羊俎。宾缩执俎以降。尸降筵。北面于西楹
西。坐卒爵。执爵以兴。坐奠爵拜。执爵以兴。主人北面于东楹东。荅拜。主人受爵。尸
升筵。立于筵末。主人酌献侑。侑西楹西北面。拜受爵。主人在其右。北面荅拜。主妇荐
韭菹醢。坐奠于筵前。醢在南方。妇赞者执二笾麷蕡以授主妇。主妇不兴受之。奠麷于醢
南。蕡在麷东。主妇入于房。侑升筵自北方。司马横执羊俎以升。设于豆东侑坐。左执
爵。右取菹。■于醢。祭于豆闲。又取麷蕡同祭于豆祭。兴。左执爵。右取肺。坐祭之。
祭酒。兴。左执爵。次宾羞羊燔如尸礼。侑降筵。自北方北面于西楹西。坐卒爵。执爵以
兴。坐奠爵拜。主人荅拜。尸受侑爵降洗。侑降立于西阶西东面。主人降自阼阶。辞洗。
尸坐奠爵于篚。兴对。卒洗。主人升。尸升自西阶。主人拜洗。尸北面于西楹西。坐奠
爵。荅拜。降盥。主人降。尸辞。主人对。卒盥。主人升尸升。坐取爵酌。司宫设席于东
序西面。主人东楹东北面拜受爵。尸西楹西北面荅拜。主妇荐韭菹醢。坐奠于筵前。菹在
北方。妇赞者执二笾麷蕡。主妇不兴受。设麷于菹西北。蕡在麷西。主人升筵自北方。主
妇入于房。长宾设羊俎于豆西。主人坐。左执爵。祭豆笾。如侑之祭。兴。左执爵。右取
肺。坐祭之。祭酒兴。次宾羞匕湆。如尸礼。席末坐啐酒。执爵以兴。司马羞羊肉湆。缩
执俎。主人坐奠爵于左。兴。受肺。坐绝祭哜之。兴。反加于湆。俎司马缩奠湆俎于羊俎
西。乃载之。卒载。缩执虚俎以降。主人坐取爵以兴。次宾羞燔。主人受如尸礼。主人降
筵自北方。北面于阼阶上。坐卒爵。执爵以兴。坐奠爵拜。执爵以兴。尸西楹西荅拜。主
人坐奠爵于东序南。侑升。尸侑皆北面于西楹西。主人北面于东楹东。再拜崇酒。尸侑皆
荅再拜。主人及尸侑皆升就筵。司宫取爵于篚。以授妇赞者于房东。以授主妇。主妇洗于
房中。出实爵。尊南西面拜。献尸。尸拜于筵上受。主妇西面于主人之席北。拜送爵。入
于房。取一羊铏。坐奠于韭菹西。主妇赞者。执豕铏以从。主妇不兴受。设于羊铏之西。
兴。入于房。取糗与腶修。执以出。坐设之。糗在蕡西。修在白西。兴。立于主人席北西
面。尸坐左执爵。祭糗修同。祭于豆祭。以羊铏之柶。挹羊铏。遂以挹豕铏。祭于豆祭。
祭酒。次宾羞豕匕湆。如羊匕湆之礼。尸坐啐酒。左执爵。尝上铏执爵以兴。坐奠爵。
拜。主妇荅拜。执爵以兴。司士羞豕脀。尸坐奠爵。兴受如羊肉湆之礼。坐取爵兴。次宾
羞豕燔。尸左执爵受燔。如羊燔之礼。坐卒爵拜。主妇荅拜。受爵酌献侑。侑拜受爵。主
妇主人之北西面荅拜。主妇羞糗修。坐奠糗于麷南。修在蕡南。侑坐左执爵。取糗修。兼
祭于豆祭。司士缩执豕脀以升。侑兴。取肺坐祭之。司士缩奠豕脀于羊俎之东。载于羊
俎。卒乃缩执俎以降。侑兴。次宾羞豕燔。侑受如尸礼。坐卒爵拜。主妇荅拜。
 受爵酌以致于主人。主人筵上拜受爵。主妇北面于阼阶上荅拜。主妇设二铏与糗修。
如尸礼。主人其祭糗修。祭铏祭酒。受豕匕湆拜啐酒。皆如尸礼。尝铏不拜。其受豕脀。
受豕燔。亦如尸礼。坐卒爵拜。主妇北面荅拜。受爵。尸降筵。受主妇爵以降。主人降。
侑降。主妇入于房。主人立于洗东北西面。侑东面于西阶西南。尸易爵于篚。盥洗爵。主
人揖尸侑。王人升。尸升自西阶。侑从。主人北面立于东楹东。侑西楹西北面立。尸酌。
主妇出于房。西面拜受爵。尸北面于侑东荅拜。主妇入于房。司宫设席于房中南面。主妇
立于西席。妇赞者荐韭菹醢。坐奠于筵前。菹在西方。妇人赞者。执麷蕡以授妇赞者。妇
赞者不兴受。设麷于菹西。蕡在麷南。主妇升筵。司马设羊俎于豆南。主妇坐。左执爵右
取菹。■于醢。祭于豆闲。又取麷蕡兼祭于豆祭。主妇奠爵兴。取肺坐绝祭哜之。兴加于
俎。坐挩手。祭酒啐酒。次宾羞羊燔。主妇兴受燔。如主人之礼。主妇执爵以出于房。西
面于主人席北立。卒爵。执爵拜。尸西楹西北面荅拜。主妇入立于房。尸主人及侑皆就
筵。上宾洗爵以升。酌献尸。尸拜受爵。宾西楹西北面拜送爵。尸奠爵于荐左。宾降。主
人降洗觯。尸侑降。主人奠爵于篚。辞。尸对。卒洗揖。尸升。侑不升。主人实觯酬尸。
东楹东北面。坐奠爵拜。尸西楹西北面荅拜。坐祭。遂饮卒爵拜。尸荅拜。降洗。尸降
辞。主人奠爵于篚对。卒洗。主人升。尸升。主人实觯。尸拜受爵。主人反位荅拜。尸北
面坐奠爵于荐左。尸侑主人皆升筵。乃羞宰夫。羞房中之羞于尸侑。主人主妇皆右之。司
士羞庶羞于尸侑。主人主妇皆左之。
 主人降南面。拜众宾于门东。三拜众宾。门东北面。皆荅壹拜。主人洗爵。长宾辞主
人奠爵于篚。兴对。卒洗升。酌献宾于西阶上。长宾升拜受爵。主人在其右北面荅拜。宰
夫自东房荐脯醢。醢在西。司士设俎于豆北。羊骼一。肠一。胃一。切肺一。肤一。宾
坐。左执爵。右取肺。■于醢。祭之。执爵兴。取肺坐祭之。祭酒遂饮卒爵。执以兴。坐
奠爵拜执爵以兴。主人荅拜。受爵。宾坐取祭以降。西面坐委于西阶西南。宰夫执荐以
从。设于祭东。司士执俎以从。设于荐东。众宾长升。拜受爵。主人荅拜。坐祭立饮。卒
爵不拜。既爵。宰夫赞主人酌。若是以辩。辩受爵其荐脯醢与脀。设于其位。其位继上宾
而南。皆东面。其脀体。仪也。乃升长宾。主人酌酢于长宾西阶上北面。宾在左。主人坐
奠爵拜。执爵以兴。宾荅拜。坐祭遂饮。卒爵。执爵以兴。坐奠爵拜。宾荅拜。宾降宰夫
洗觯以升。主人受酌降。酬长宾于西阶南北面。宾在左。主人坐奠爵拜。宾荅拜。坐祭遂
饮。卒爵拜。宾荅拜。主人洗。宾辞。主人坐奠爵于篚对。卒洗。升酌。降复位。宾拜受
爵。主人拜送爵。宾西面坐奠爵于荐左。主人洗升。酌献兄弟于阼阶上。兄弟之长升拜受
爵。主人在其右荅拜。坐祭立饮。不拜。既爵。皆若是以辩。辩受爵。其位在洗东西面北
上。升受爵。其荐脀设于其位。其先生之脀。折胁一。肤一。其众仪也。主人洗献内宾于
房中。南面拜受爵。主人南面于其右荅拜坐祭立饮。不拜。既爵。若是以辩。亦有荐脀。
主人降洗升。献私人。于阼阶上。拜于下升受。主人荅其长拜。乃降。坐祭立饮。不拜。
既爵。若是以辩。宰夫赞主人酌。主人于其群私人不荅拜。其位继兄弟之南。亦北上。亦
有荐脀。主人就筵。尸作三献之爵。司士羞湆鱼。缩执俎以升。尸取膴祭祭之。祭酒卒
爵。司士缩奠俎于羊俎南。横载于羊俎。卒乃缩执俎以降。尸奠爵拜。三献北面荅拜。受
爵。酌献侑。侑拜受。三献北面荅拜。司马羞湆。鱼。一如尸礼。卒爵拜。三献荅拜。受
爵。酌致主人。主人拜受爵。三献东楹东北面荅拜。司士羞一湆鱼。如尸礼。卒爵拜。三
献荅拜。受爵。尸降筵。受。三献爵酌以酢之。三献西楹西。北面拜受爵。尸在其右以授
之。尸升筵。南面荅拜。坐祭。遂饮卒爵拜。尸荅拜。执爵以降实于篚。二人洗觯升。实
爵西楹西。北面东上。坐奠爵拜。执爵以兴。尸侑荅拜。坐祭遂饮。卒爵。执爵以兴。坐
奠爵拜。尸侑荅拜。皆降。洗升酌。反位。尸侑皆拜受爵。举觯者皆拜送。侑奠觯于右。
尸遂执觯以兴。北面于阼阶上酬主人。主人在右。坐奠爵拜。主人荅拜。不祭立饮。卒爵
不拜。既爵。酬就于阼阶上酬主人。主人拜受爵。尸拜送。尸就筵主人以酬侑于西楹西。
侑在左。坐奠爵拜。执爵兴。侑荅拜。不祭。立饮。卒爵不拜。既爵。酌复位。侑拜。
受。主人拜。送主人复筵。乃升长宾。侑酬之。如主人之礼。至于众宾。遂及兄弟。亦如
之。皆饮于上。遂及私人拜受者。升受下饮。卒爵升酌以之。其位相酬辩。卒饮者实爵于
篚。乃羞庶羞于宾兄弟内宾及私人。兄弟之后生者。举觯于其长。洗升酌降。北面立于阼
阶南。长在左。坐奠爵拜。执爵以兴。长荅拜。坐祭遂饮。卒爵。执爵以兴。坐奠爵拜。
执爵以兴。长荅拜。洗升酌降。长拜受于其位。举爵者东面荅拜。爵止。宾长献于尸如
初。无湆。爵不止。宾一人举爵于尸。如初。亦遂之于下。宾及兄弟交错其酬。皆遂及私
人。爵无筭。尸出。侑从。主人送于庙门之外拜。尸不顾。拜侑与长宾。亦如之。众宾
从。司士归尸侑之俎。主人退。有司彻。若不宾尸。则祝侑亦如之。尸食。乃盛俎。臑。
臂。肫。脡脊。横脊。短胁。代胁。皆牢。鱼七。腊辩。无髀。卒盛。乃举牢肩。尸受振
祭哜之。佐食受加于肵。佐食取一俎于堂下。以入奠于羊俎东。乃摭于鱼腊俎。俎释三
个。其余皆取之。实于一俎以出。祝主人之鱼腊取于是。尸不饭告饱。主人拜。侑不言。
尸又三饭。佐食受牢举。如傧。主人洗酌酳尸。宾羞肝。皆如傧礼。卒爵。主人拜。祝受
尸爵。尸荅拜。祝酌授尸。尸以醋主人。亦如傧。其绥祭其嘏亦如傧。其献祝与二佐食。
其位其荐脀。皆如傧。主妇其洗献于尸。亦如傧。主妇反。取笾于房中。执枣糗坐设之。
枣在稷南。糗在枣南。妇赞者执栗脯。主妇不兴。受设之。栗在糗东。脯在枣东。主妇兴
反位。尸左执爵。取枣糗。祝取栗脯。以授尸。尸兼祭于豆祭。祭酒啐酒。次宾羞牢燔。
用俎盐在右。尸兼取燔。■于盐。振祭哜之。祝受加于肵。卒爵。主妇拜。祝受尸爵。尸
荅拜。祝易爵洗酌授尸。尸以醋主妇。主妇主人之北。拜受爵。尸荅拜。主妇反位。又
拜。上佐食。绥祭如傧。卒爵拜。尸荅拜。主妇献祝。其酌如傧。拜坐受爵。主妇主人之
北荅拜。宰夫荐枣糗。坐设枣于菹西。糗在枣南。祝左执爵。取枣糗祭于豆祭。祭酒啐
酒。次宾羞燔。如尸礼卒爵。主人受爵。酌献二佐食。亦如傧。主妇受爵以入于房。宾长
洗爵献于尸。尸拜受。宾户西北面荅拜。爵止。主妇洗于房中。酌致于主人。主人拜受。
主妇户西北面。拜送爵。司宫设席。主妇荐韭菹醢。坐设于席前。菹在北方。妇赞者执枣
糗以从。主妇不兴受。设枣于菹北。糗在枣西。佐食设俎。臂脊胁肺皆牢。肤三。鱼一。
腊臂。主人左执爵。右取菹。■于醢。祭于豆闲。遂祭笾奠爵。兴取牢肺。坐绝祭哜之。
兴加于俎。坐挩手祭酒。执爵以兴。坐卒爵拜。主妇荅拜。受爵。酌以醋户内。北面拜。
主人荅拜。卒爵拜。主人荅拜。主妇以爵入于房。尸作止爵。祭酒卒爵。宾拜。祝受爵。
尸荅拜。祝酌授尸。宾拜受爵。尸拜送。坐祭遂饮。卒爵拜。尸荅拜。献祝及二佐食。洗
致爵于主人。主人席上拜受爵。宾北面荅拜。坐祭遂饮。卒爵拜。宾荅拜。受爵。酌致爵
于主妇。主妇北堂。司宫设席东面。主妇席北东面。拜受爵。宾西面荅拜。妇赞者荐韭菹
醢。菹在南方。妇人赞者执枣糗。授妇赞者。妇赞者不兴受。设枣于菹南。糗在枣东。佐
食设俎于豆东。羊臑。豕折。羊脊胁。祭肺一。肤一。鱼一。腊臑。主妇升筵坐。左执
爵。右取菹■于醢祭之。祭笾奠爵兴。取肺坐绝祭哜之。兴加于俎。坐挩手祭酒。执爵
兴。筵北东面立。卒爵拜。宾荅拜。宾受爵。易爵于篚。洗酌醋于主人。户西北面拜。主
人荅拜。卒爵拜。主人荅拜。宾以爵降。奠于篚。乃羞。宰夫羞房中之羞。司士羞庶羞于
尸祝。主人主妇。内羞在右。庶羞在左。主人降拜众宾。洗献众宾。其荐脀。其位其酬
醋。皆如傧礼。主人洗献。兄弟与内宾与私人。皆如傧礼。其位其荐脀。皆如傧礼。卒乃
羞于宾兄弟内宾及私人。辩。宾长献于尸。尸醋献。祝致醋。宾以爵降。实于篚。宾兄弟
交错其酬。无筭爵。利。洗爵献于尸。尸酢献祝。祝受祭酒啐酒奠之。主人出。立于阼阶
上西面。祝出。立于西阶上东面。祝告于主人曰。利成。祝入。主人降立于阼阶东西面。
尸谡。祝前。尸从。遂出于庙门。祝反复位于室中。祝命佐食彻尸俎。佐食乃出尸俎于庙
门外。有司受归之。彻阼荐俎。乃●。如傧。卒●。有司官彻馈。馔于室中西北隅南面。如
馈之设。右几厞用席。纳一尊于室中。司宫埽祭。主人出。立于阼阶上西面。祝执其俎以
出。立于西阶上东面。司宫阖牖户。祝告利成。乃执俎以出于庙门外。有司受归之。众宾
出。主人拜送于庙门外。乃反。妇人乃彻。彻室中之馔。

 

回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