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董生邵南序

   韩 愈

 燕赵古称多慷慨悲歌之士。董生自举进士,屡不得志于有司,怀抱利器,
 郁郁适兹土。吾知其必有合也。董生勉乎哉!

 夫以子之不遇时,苟慕义强仁者,皆爱惜焉。况燕赵之士,出乎其性者
 哉。然吾尝闻:风俗与化移易。吾恶知其今不异于古所云邪?聊以吾子之行
 卜之也。董生勉乎哉!

 吾因子有所感矣。为我吊望诸君墓,而观于其市,复有昔时屠狗者乎?
 为我谢曰:明天子在上,可以出而仕矣!
前 中华古典文学 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