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回 犒将士赵普辞官 宴群臣宋琪赋诗

 却说哨马报入杨业军中,业与众将议曰:“既辽兵复出,且级与战。待我报捷朝廷,粮
饷充足,须平定燕幽,然后班师。”廷翰等然其议。业即遣团练使蔡岳归奏太宗。太宗闻知
连胜辽兵,且大军直进燕幽,心中大悦,因问辽之消息如何。岳曰:“辽将不胜其辱,今复
益兵来战。杨主将屯扎瓦桥关。近因粮食不充,未敢进兵,特遣臣赴阙奏知。”大宗与群臣
商议,欲亲征大辽。枢密使张齐贤上疏奏曰:
 圣人举事,动出万全。百战百胜,不如不战而胜。若重之谨之,戎狄不足吞,燕蓟不足
取。自古疆场之难,非尽由戎狄,亦多因边吏扰而致之。若缘边诸塞,抚御得人,但使峻垒
深沟,蓄力养锐,自逸以处,宁我致人!所谓择卒不如择将,任力不及任人。如是则边鄙
宁,而河北之民获休息矣。臣又闻:“家六合者,以天下为心。”岂止争尺寸之土,乘戎狄
之势而已!是故圣人先本而后未,安内以攘外。是知五帝三王,未有不先根本者也。尧舜之
道无他,广推恩于天下之民尔。推恩者何?在安而利之。民既安利,则戎狄敛衽①而至矣。
 疏上,太宗以示赵普、田锡、王禹*数臣。赵普奏曰:“齐贤所陈,当今之急务也。乞
陛下召还杨业之兵,敕帅将严设边备,则幽燕不能为中原患矣。”太宗允议,即日下诏遣
使,召还伐辽之师。不题。
 却说杨业在关中得圣旨来到,与诸将仪曰:“朝廷既有班师之命,可将将士分作前后而
行,以防北兵追袭。”延德进曰:“所难得者机也。大人连胜辽敌,再假十数日之程,直捣
幽蓟,取其地舆以归,上报朝廷知遇厚恩,岂不美哉?”业曰:“吾亦有志如此,奈何君命
既下,若不还军,反有违抗之罪,纵建微功,亦不足偿也。”延德乃不复敢言。次日,令刘
廷翰等固守遂城,自率所部离了瓦桥关,径望汴京而回。静轩咏史诗曰:

 功在垂成诏即行,堪嗟机会竟难凭。
 陈家谷口忠勤念,千古令人恨不平。

 杨业既至京都,朝见太宗。太宗深加抚慰,赐赍甚厚。因令设宴犒赏征辽将士,君臣尽
欢而散。
 次日,赵普辞罢丞相之职。帝曰:“朕与卿自布衣知遇,且朝廷赖卿扶持,何以辞职为
哉?”普曰:“臣已老迈,不能理繁,乞陛下怜巨枯朽之体,允解政事,则生死而肉骨矣
③。”太宗见恳切之甚,遂允其请,罢普为武胜军节度使。普拜受命,即日辞行。
 帝于长春殿赐宴饯行。酒至半酣,帝于席上谓普曰:“此行只遂卿之志,遇有急事商
议,卿闻命之日,当即随使而来,勿负朕望。”普离席领命。帝深有眷恋之意,亲作诗以送
之曰:
 忠勤工室展宏漠③,政事朝堂赖秉扶。
 解职暂酬卿所志,休教一念远皇都。
 
 ①敛衽(lianren,音脸认)——整一整衣襟,表示恭敬。
 ②允解句——此句意为:“如果能解除我的职分,那可真是令死者复生,使腐骨长
 出新肉的好事呀1”
 ③谟(mo,音磨)——计划。
 
 普奉诗而起泣曰:“陛下赐臣诗,当勒之于石,与臣朽骨同葬泉下。”太宗闻其言,亦
为之动容,君臣各散。赵普至中书省辞僚属宋琪等,因道主上之恩,不胜感慕。琪曰:“主
上以公极知之爱,而有眷恋之情。此去不久,当复召也。”普取出御诗涕泣曰:“此生余
年,无以上报,惟愿来世,得效大马之力。”琪慰抚甚至,送之而出。普径赴武胜不题。
 翌日,太宗设朝,群臣朝见。帝谓宰相曰:“普有功国家,朕昔与游。今齿发衰谢,不
欲劳以庶务,择善地而处之,因赐诗以道其意。普感激位下,朕亦为之堕泪。”宋琪对曰:
“昨日普至中书省,与臣道及陛下之恩,且言来生愿效犬马之力;今复闻陛下宣谕:君臣始
终,可谓两全。”帝然之。以宋琪、李昉知平章事;李穆、吕蒙正、李至参知政事;张齐
贤、王沔同佥署枢密院事;寇准为枢密直学士。滇等拜受命而退。
 是岁改元为雍熙元年。冬十月,太宗想起华山隐土陈抟①。抟,亳②州真源人,尝举唐
长兴中进士不第,遂不复官禄,以山水为乐。因服气辟谷,日饮水数杯而已。历二十余年,
乃隐华山灵台观。每寝处,多百余日不起,故俗人有“大睡三千,小睡八百”之语。先是抟
乘驴过天津桥,闻太祖克汴,乃大笑堕驴曰:“天下自此太平矣。”至是太宗遣使,召之赴
京。
 陈抟得诏,随使朝见。太宗待之甚厚,谓宰臣曰:“抟独善其身,不干势利,所谓方外
之上也。”乃遣中使送拎至中书省。宋琪等延接殷勤,坐中从容问曰:“先生学得玄默修养
之道,亦可以教人乎?”传笑曰:“小道山野之人,于时无用,亦不知神仙炼丹之事,吐纳
养生之理,非有方术可传。假令白日升天,亦何益于世?今主上龙颜秀异,有天人之表;博
达古今,深究治乱,真有道仁圣之主也。正是君巨协心同德,兴化致治之秋。勤行修炼,无
出于此。”淇深服其言。次日奏对,以陈抟所言上陈,太宗诏赐号“希夷先生”,亲书“华
山石室”囚字赠之,放还华山。抟再拜受命,即日辞帝而出,自回华山不题。
 却说太宗以边境宁静,与臣民同享太平之盛,因下诏赐京师百姓饮酒三日。其诏曰:
 王者赐酺③推恩,与众共乐,所以表升平之盛事,契亿兆之欢心。累朝以来,此事久
废,盖逢多故,莫举旧章。今四海会同,万民康泰;严烟始毕,庆泽均行。宜令士庶,共庆
休明,可赐酺三日。
 
 ①陈抟(tuan,音团)——宋初道士,字图南,号扶遥子。著有《无极图》、《先天
图》等。其学说后被推衍为宋代理学的重要组成部分。
 ②亳(bo,音博)
 ③酺(pu,音葡)——酒。
 
 诏旨既下,京都士民,无不欢跃。至期,太宗亲自与群臣登丹凤楼,观士民乐饮。自楼
前至朱雀门,设音乐,作山车、旱船往来;御苑至开封诸县及诸军,乐人排列于通路。音乐
齐奏,观者满城,富贵无比。后人有诗断曰:

 烽火烟消镇节安,君臣作乐夜深阑。
 幽辽未下中原患,忘却当年保治难。

 时雍熙二年春二月也。
 次日,太宗宴群臣于后苑,召宰相近臣赐酒赏花,谓之曰:“春气暄和,品物畅茂,四
方无事。朕以天下之乐为乐,宜令侍宴诸臣赋侍赏花。”王音既下,一人进曰:“小臣不
才,愿承命赋诗。”乃平章事宋琪也。即展花笺,援笔立书七言八句以进。其诗曰:

 圣主飞龙俗美淳,乾坤总是一般春。
 四方风泽被休教,万国归来慕至仁。
 浩浩舜恩邦尽戴,巍巍汤惠士皆亲。
 微臣有愧无能补,鼓舞升平沐化新。

 太宗览诗大悦,命取王觞赐酒。李防继进一首曰:

 侍班上圣拟旒疏,融煦昭然德意孚。
 饱暖四方咸底定,供输百姓自无虞。
 仰风琢贡来蛮佰,披泽讴歌沸道途。
 际遇太平何以报?凤麟为瑞有珍符。

 参知政事昌蒙正亦进一律曰:

 恩敷喜动万方民,御极龙飞际圣人。
 圣治及将休运启,嘉祥日送好音频。
 均沾有域皆怀德,一视元邦不遂臣。
 盛世愿赓①儒馆颂,德音荣对玉墀②春。

 帝览罢三诗,乃曰:“宋平章之诗,词语优游,太平气象也;李防诗,清丽可爱;吕蒙
正诗,品格清高,忠勤度量。皆可为法,然视宋平章气魄绝伦,自与二人不同。”因令中
官,将三人之诗,勒于赏花亭下,以记君臣共乐之胜。中官承命而出。太宗又曰:“国家虽
值暂安,而武事不可怠荒。辽蓟未平,朕日夕为忧。当今在席武臣及诸王,各务走马射箭,
以较武艺。”宋琪曰:“陛下所虑甚远,诚社稷之福也。”
 
 ①赓(geng,音耕)——继续。
 ②玉墀(chi,音迟)——墀,台阶上的空地。玉墀,代指皇宫。
 
 帝即命军校于后苑隙地,立起箭垛,离百步为界。武官分为两队:诸王穿红,将帅穿
绿。诏旨既下,各带雕弓长箭,跨鞍立马听候。帝传今曰:“能有射中红心者,赏与骏马、
锦袍;射不中者,降出藩镇调用。”道声未罢,红袍队里一人,骤马持弓而出,众视之,乃
秦王廷美也。勒动其骑,挽弓架箭,指定红心发矢,正中其处。看者暗暗称奇。廷美射中红
心,竟跳下马,于太宗御前请命。大宗喜曰:“吾侄技擅穿杨,真可御武。”遂赐袍、马。
廷美谢恩而退。忽穿绿班中一将,涌身而出曰:“小将愿试一箭。”视之,乃是大将曹彬。
纵马开弓,拈弦架箭,一矢正透红心。观者无不叹羡,曹彬亦下马,拜伏于御前。太宗深加
抚劳,赐马、袍而退。是日君臣尽欢而散。
 秦王等既出后苑,暮过楚王元佐门首。元佐,帝长子,少聪慧,貌类帝,帝钟爱之。后
发狂疾,时以新瘥①不预。闻乐声透于堂中,问左右曰:“是谁夜过府门,而乐音透彻?”
左右曰:“今日圣上宴诸王、武臣于后苑,皆较射为乐。适秦王射胜,赏赍马、袍而出,经
过门首,送从之乐音也,”元佐怒曰:“他人皆侍上宴赏,我独不在,是弃我也。”因发愤
饮酒,至夜深,放火焚其宫室。城中大惊。官军一时赴救不灭,可惜雕梁画栋,绣阁琼楼,
尽成灰烬。次日,太宗知其由,下诏废元佐为庶人,迁于均州安置。旨令已下,元佐怀惭无
及,带从人径赴均州。不题。
 ①瘥(chai)——病愈。

   
前回中华古典文学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