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回 焦芳借兵沦罗寨 天锡救兄南阳城

 再说南阳军十见隋兵退去,忙入帅府报知。云召闻报,便上城一看,果然退去有三里远
近。只是放心不下,早晚上城,巡视数回,见隋营人马,如蝼蚁之密,一到夜来,灯火照
耀,有如白日,只得吩咐众将,尽心把守。云召下城谓众将道:“隋兵如此之多,众将如此
之勇,如何是好?”统制官焦芳上前道:“主帅勿忧,明日待小将同主帅杀入隋营,斩其主
帅,隋营兵将自然退去,主帅意下如何?”云召道:“将军有所不知,隋营将帅,皆不足
虑,惟有宇文成都勇猛无敌,倘杀出去,枉送性命。我有一个族弟,名唤伍天锡,身高一
丈,腰大十围,红脸黄须,使一柄混金铛,重有二百多斤,有万夫不当之勇。他在河北沱罗
寨落草,手下喽罗数万,若有人前去请他,领兵到此相助,方能敌得宇文成都之勇。”焦芳
道:“既主帅令弟将军有如此之勇,待宋将往河北沦罗寨,请他领兵前来相助便了。”焦芳
即时提枪上马出营,前往河北去了。行了一里,只见埋伏军士向前大叫道:“唗,反贼,你
往那里走!”焦芳不应,军士一齐围将拢来,焦芳大喝道:“来,来,来,你闪来一个,我
杀一个!”军士各执兵器前来。焦芳大怒,左手提枪,右手执刀,枪到处人人皆死,刀着处
个个皆亡。焦芳杀出重围,往前飞走,那败兵将这事报进营中,新文礼闻报,提刀上马,赶
出营来,那焦芳已去远了,只得回营,唤过队长喝道:“你怎么不来早报于我?拿去砍了,
以警将来。”此言不表。
 再说焦芳杀出重围,渴饮饥餐,在路不分早夜,来到河北。却不知沦罗寨在那里,一路
地广人稀,无从访问。看看天色已晚,不免趱向前去。走不上三里多路,只见金乌西落,玉
兔东升,前面一座高山,好不峻险。树木森茂,山林嵯峨,猿啼虎啸,涧水潺潺。焦芳不管
好歹,只顾策马前行。忽听得地铃一响,早被绊马索一绊,将焦苦连人带马,跌符下来。两
边走出喽罗见个,把焦芳拿住绑了。
 喽罗牵了马,抬了枪,将焦芳押过三四个山头,见小岗下,一个大大的围场,方圆数
里。过了围场,又见两山相对,中间一座关栅,两旁刀剑密密,枪戟重重。喽罗来到关前,
叫道:“打关!”那关上喽罗认是自家的人,遂开了侧首小关,喽罗带了焦芳,望内而走,
过了三重栅门,来到聚义厅上。里面摆着虎皮交椅一张。案桌上点了两枝画烛,喽罗把焦芳
绑在将军柱上。只见里面报出来道:“大王出来了!”喽罗立在两旁,大王出来,坐在交椅
上问道:“你们今日出去劫客商,有多少财物?”喽罗上前禀道:“大王,今日小人下山,
没有客商经过,只拿得一个牛子,与大王醒酒。”大王道:“与我取来。”
 喽罗取一盆水,放在焦芳面前,手拿着刀,把焦芳胸前解开,取水向心中一喷。原来那
心是热血裹住的,必须用冷水喷开热血,好取心肝来吃。焦芳见明亮一把刀,魂飞天外,大
叫道:“我焦芳横死于此,亦无足惜,可恨误了南阳伍老爷大事!”大王听得问道:“那一
个说南阳伍老爷?”喽罗道:“这牛子口中说的。”大王大惊,忙叫道:“与我把这牛子唤
过来。”喽罗把焦芳解了绑,带将上来,那焦芳已吓得半死。大王问道:“你这牛子,怎么
说起南阳伍老爷?”焦芳道:“他是小将的主帅,官受南阳侯,名唤伍云召。被隋将宇文成
都围住南阳,攻打城池,危在旦夕。差小将到河北沱罗寨那边,求取救兵。不料遇着大王。
乞大王放回小将,救伍老爷城池。”
 大王便立起身车问道:“你叫什么名字?”焦芳道:“小将是伍老爷帐下统制官,叫做
焦芳。”大王道:“请起,看坐。”左右忙把交椅过来,焦芳坐定,抬头一看,只见那大王
身长一丈,红脸黄须,因吃人心多了,连眼睛也是红的。大王道:“焦将军,你说伍大王叫
什么名字?”焦芳道:“是主帅的兄弟,名唤伍天锡。”大王道:“俺就是伍天锡,这里就
是沱罗寨了,将军受惊了。”便吩咐左右摆酒压惊,又问道:“我云召哥哥,不知为的何
事,被宇文成都围住南阳?”焦芳就把杨广弑父,老太师受害,前后事细说了一遍。天锡闻
言大怒道:“这昏君害我一家,我必把这昏君碎尸万段,才得出气。既是奸臣之子宇文成都
这狗头厉害,待俺去擒来,作醒酒汤。”当下两人谈论饮酒,直饮到天明,伍天锡遂留焦芳
守寨,点了数千喽罗,救取南阳。众头目相送肉程,伍天锡对众头目道:“俺此去救了南
阳,不日就要回来。你们与我把守山寨,各路须要小心,不得有违。”头目应声:“得
令。”那伍天锡离了沱罗寨,晓行夜住,一日来到太行山,安营造饭,按下不表。
 单说那金顶山中雄阔海,坐在聚义厅,暗想:“伍云召哥哥说回转南阳、申奏朝廷,不
日就有招安到了。为何一去数月,并无音信?如今山寨人众粮少,只得再劫客商,以备山寨
之用。”即令头目到各路打听来往客商,有财帛的尽行取来。头目得令,带领喽罗分头下
山,各路打听,不表。
 再说当时有一班客商,都是贩珠宝金银的,共有二十余人,在路商议道:“此地盗贼甚
多,倘被他瞧见,性命难保。不如把这货物藏在身边,各人身上换了破碎衣服,有人看见,
只道我们是求乞的,便不来想了。”众客人都道:“有理。”各人换了衣服,藏了珠宝,在
路缓缓而行。及行近太行山,被众喽罗望见,皆认为乞丐,不以为意。内中一个头目打听有
大商下来,因说道:“这班人必定是贩珠宝的大商,故意扮作乞丐,以瞒我们,我们不可错
过。”众喽罗听说,就鸣锣一声,跳出数百人,手执短刀,大叫道:“来的留下买路钱来,
放你过去。”众客道:“小人们是关中难民,要往南阳去求乞的,望大王方便。”只见跳出
一个头目,厉声大叫道:“我们知道,你这班人是贩珠宝的大商扮下来的。快快留下金宝,
饶你性命。不然,照我斧头吧!”言讫,举起斧头劈来,众客大喊,往前乱跑,喽罗在后追
赶。
 众客看见前面一所大营,即抢进营中跪下道:“小人是求乞的难民,后面有大王追来捉
拿,乞老爷救命,公侯万代。”那伍天锡正要拔营前去,见外面走进许多乞丐,哀求救命,
天锡认以为真,便叫往后营出去。众客叩谢,一齐往后营逃走,不表。
 那追来的喽罗,见众客进入营中,就上前问道:“你们是那里人马,在此扎营?”喽罗
答道:“你这班瞎眼狗头,岂不认得沱罗寨伍大王的营寨么?”喽罗道:“你不要开口就
骂,兄弟们也是有名目的,乃是太行山雄大王的头目,方才追下一班客商,入你营中,求伍
大王发放还,我好回山缴令。”沱罗寨的喽罗笑道:“原来是我同道中的朋友。既如此,待
我进去禀大王,还你便了。”言讫,进营禀道:“启大王,今有太行山雄大王头目,追赶一
班客商,乞大王发放他去。”伍天锡道:“没有什么客商呀!想是指的这班破衣乞丐,但我
已放他们往后营去了。你可去回复他,说没有客商进营。”喽罗答应,就把这话出来回复。
那头目道:“好奇怪,我方才明明见这班客商,望你营中进去,说什么没有?想是你家大
王,要独吞此宝货了!”喽罗大怒道:“你这不知方向的狗头,有什么客商!什么宝货!你
等不要在此妄想了。”
 那头目敢怒而不敢言,只得跑回太行山,将这事报与雄阔海知道。阔海大怒,遂带喽罗
亲身赶来。未知此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前回中华古典文学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