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回 李药师预言祸变 柴郡马大耍行头

 话说杨越公知天下进礼贺寿的官员,在城外的甚多,是夜二更,就发兵符,大开城门,
放各处进礼官员入城。都到巡视京营衙门报单,京营官总錄递到越公府中。你道那京营官是
何人?却是宇文化及长子,名唤宇文成都,他使用一根流金铛,万夫难敌,乃隋朝第二条好
汉。
 是日五鼓,文武官员,与越公上寿。彼时越公头戴七宝冠,身穿暗龙袍,后列珠翠,群
妾如锦屏一般,围绕左右。左首执班的女宫,乃江南陈后主之妹乐昌公主。曾配驸马徐德
言,因国破家亡,夫妻分别时,将镜一面,分为两半,各怀一半,为他日相见之用。越公见
她不是全身,问她红铅落于何人?此妇哭拜于地,取出半面宝镜,诉告前情,越公即令军
士,将平面主镜货于市中,乃遇徐德言,收于门下为幂宾,夫妻再合,破镜重圆。右首领班
女宫,就是红拂张美人,她不惟颜色过人,还有侠气深心。又一个异人,是京兆三原坊人
氏,姓李名靖,号药师,是林澹然徒弟,善能呼风唤雨,驾雾腾云,知过去未来,为越公府
中主簿。此日一品、二品、三品官员,登堂拜寿,越公优礼相待,献茶一杯。四品、五品以
下官员,就不上堂,只在丹墀下总拜。其他藩镇差遣,送礼官将,则分由众人查收礼物。
 山东各官礼物,晓谕向李靖处交割,秦琼便押着礼物,到主簿厅上来,李靖见叔宝一貌
堂堂,仪表不凡,就与行礼。看他手本,方知是旗牌官秦琼,表章礼物全收,留入后堂,取
酒款待,就问道:“老兄眼下气色不正,送礼来时,同伴还有必人?”叔宝不敢实言。说
道:“小可奉本官差遣,只有两名健步,并无他人。”李靖微笑道:“老兄这话只可对别人
说,小弟面前却说不得。现带来了四个朋友,跟随二十余人。”叔宝闻言,犹如天打一个响
雷,一惊不小,忙立起来,深深一揖道:“诚如先生所占,幸忽泄漏。”李靖道:“关我甚
事?但兄今年正值印堂管事,黑气凌入,有惊恐之灾,不得不言。今夜切不可与同来朋友观
灯玩月,恐招祸患,难以脱身,天明即回山东方妙。”叔宝道:“奉本官之命,送礼到此,
不得杨老爷回文,如何回复本官?”李靖道:“回书不难,弟可以任得。”李靖怎么应承叔
宝说有回书?原来杨公的一应书礼,都假手于李靖,所以这回书出在他手。不多时,将回书
回文写完了,付与叔宝,这时天色已明。临行叮嘱道:“切不可入城看灯。”叔宝作别回
身,李靖又叫转来道:“兄长,我看你心中不快,难免此祸。我今与你一个包儿,放在身
边;若临危之时,打开包儿,往上一撒,连叫三声‘京兆三原李靖’,那时就好脱身了。”
叔宝接包藏好,作谢而去。
 且说叔宝得了回书,中陶容引路,他心中暗想:“我去岁在少华山,就说起看灯。众朋
友所以同来,就是柴绍也说同来看灯。我如今公事完了,怎么好说遇着高人,说我面上部位
不好,我就要先回去?这不是大丈夫气概;宁可有祸,不可失了朋友之约。”回到下处,见
众朋友换了衣服,正欲起身入城。众人见叔宝回来,一齐说道:“兄长,怎么不带我们同去
公干?”叔主道:“弟起早先进城,完了公干,如今正好同众位入城玩耍。不知列位可曾用
过酒饭么?”众人道:“已用过了,兄长可曾用过么?”叔宝道:“也用过了。”柴绍算还
店帐,手下把马匹都牵在外边,众豪杰就要上马。伯当道:“我们如今进城,到处玩耍,或
酒肆,或茶坊,大家取乐。若带了这二十余人,驮着包裹,甚是不雅,我的意思:将马寄放
安顿,众人步行进城,随意玩耍,你道如何?”叔宝此时记起了李靖言语,心想:“这话不
可全信,也不可不信,如今入城,倘有不测之事,跨上马就好走脱,若依伯当步行,倘有紧
要处,没有马,如何走得脱?”就对伯当道:“安顿手下人,甚为有理,但马匹定要随
身。”两人只管争这骑马不骑马的话。
 李如珪道:“二兄不必相争,小弟愚见:也不依秦大哥骑马,也不依伯当兄不骑马。若
依小弟之言,马只骑到城门旁边就罢,城门外寻着一个下处,将行李放在店内,把马牵在护
城河边饮水吃草,众人轮流吃饭看管。柴郡马两员家将,与他带了毡包拜匣,多拿银两,带
入城去,以供杖头之费。其余手下人,到黄昏时候,将马紧辔鞍镫,在城门口等候。”众朋
友听说,都道:“讲得有理!”他们骑到城门口下马。叔宝吩咐两名健步道:“把回书回
文,随身带好。到黄昏时分将我的马加一条肚带,小心牢记!”遂同众友各带随身兵器,带
领两员家将,一齐入城。
 只见六街三市,勋将宰臣,黎民百姓,奉天子之命,与民同乐,家家户户,结彩悬灯。
五个豪杰,一路玩玩耍耍,说说笑笑,都到司马门首来。这是宇文述的衙门,只见墙后十分
宽敞,那些圆情的把持,两个一伙,吊挂着一副行头,雁翅排于左右,不下二百多人。又有
一二十处抛球场,每一处用两根柱,扎一座牌楼,楼上一个圈儿,有斗来大,号为彩门,不
论膏粱子弟,军民人等,皆愿登场,踢过彩门。这原是宇文述的公子宇文惠及所设。那宇文
述有四子:长曰化及,官拜御史;次曰士及,尚南阳公主,官拜驸马都尉;三曰智及,特作
少监。惠及是最小儿子。他倚着门荫,好逞风流,手下有一班帮闲谀附,故搭合圆情把持,
在衙门前做个球场。自正月初一,摆到元宵。公子自搭一座彩牌,坐在月台上,名曰观球
台。有人踢过彩门,公子在月台上就送他彩缎一疋,银花一对,银牌一面。也有踢过彩门,
赢了彩缎银花的,也有踢不过彩门,被人作笑的。
 五个钉汉,行下一时,那李如珪出自富贵,还晓得圆情。这齐国远自幼落草,只晓得风
高放火,月黑杀人,那里晓得圆情的事?叔宝虽是一身武艺,圆情最有觔节。伯当是弃隋名
公,搏艺皆精。只是众人皆说,柴郡马青年俊逸,推他上去。柴绍少年,乐于玩耍,欣然应
诺。就有两个圆情的捧行头来,说:“那位相公请行头?”柴绍道:“二位把持,那公子旁
边两位美女,可会圆情?”二人答道:“是公子在平康巷聘来的,惯会圆情,绰号金凤舞、
彩霞飞。”柴绍道:“我欲相攀,不知可否?”圆情道:“只要相公破格些相赠。”柴绍
道:“我不惜缠头之赠,烦二位通禀一声。”
 圆情听了,就走上月台来,禀公子说:“有一位富豪相公,要同二位美人同耍行头。”
公子闻言,即吩咐两个美人下去,后边随着四个丫环,捧两个五彩行头,下月台来,与柴绍
相见。施礼毕,各依方位站下,却起个五彩行头。公子离了坐位,立在牌楼下观看。那各处
抛球的把持,尽来看美女圆情。柴绍拿出平生搏艺的手段来,用肩挤拃,踢过彩门里,就如
穿梭一般,连连踢过去。月台上家将,把彩缎银花连连抛下来,两个跟随的只管收拾起来。
齐国远喜得手舞足蹈,叫郡马不要住脚。两个美女卖弄精神。你看:
 
 这个飘扬翠袖,轻笼玉笋纤纤;那个摇曳湘裙,半露金莲窄窄。这个丢头过论有高低,
那个张泛送来真又楷。踢个明珠上佛头,实蹑埋尖拐。倒膝鼻轻佻,错认多摇摆;踢到眉心
处,千人齐喝采。汗流粉面湿罗衫,兴尽情疏方叫悔。
 
 及踢罢行头,叔宝取银二十两,彩缎四端,赠两位美女;金扇二把,白银五两,谢两个
监论。此时公子打发圆情的美女,各归院落,自家也要在街市出游了。
 那叔宝一班朋友,出了戏场,到一个酒楼上吃酒,听得各处笙歌交杂,饮酒者络绎不
绝,众豪杰开怀痛饮,直吃到月上花梢,算还酒钱,方才下楼出店看灯。未知众豪杰看灯如
何,且听下回分解。
 
前回中华古典文学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