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二十一回 掷人头南侠惊佞党 除邪祟学士审虔婆

 且说邢吉正在作法,忽感到脑后寒光一缕,急将身体一闪,已然看见展爷目光炯炯,杀
气腾腾,一道阳光直奔瓶上。所谓“邪不侵正”,只听得拍的一声响亮,将个瓶子炸为两
半。老道见他法术已破,不觉哎哟了一声,栽下法台。展爷恐他逃走,翻身赶下台来。老道
刚然爬起要跑,展爷抽后就是一脚。老道往前一扑,爬在地下。展爷即上前从脑后手起剑
落,已然身首异处。展爷斩了老道,重新上台来细看,见桌上污血狼藉,当中有一个木头人
儿。连忙轻轻提出,低头一看,见有围桌,便扯了一块,将木头人儿包裹好了,揣在怀内。
下得台来,提了人头,竟奔书房而来。此时已有五鼓之半。
 且说庞吉正与庞福在书房,说道:“今日天明已是六日,明日便可成功。虽然报了杀子
之仇,只是便宜他全尸而死。”刚说至此,只听得喀嚓的一声,把窗户上大玻璃打破,掷进
一个毛茸茸、血淋淋的人头来。庞吉猛然吃这一吓,几乎在椅子上栽倒。旁边庞福吓得缩作
一团。迟了半晌,并无动静,庞贼主仆方才仗着胆子,掌灯看时,却是老道邢吉的首级。庞
吉忽然省悟:“这必是开封府暗遣能人,前来破了法术,杀了老道。”即叫庞福传唤家人四
下里搜寻,哪里有个人影。只得叫人打扫了花园,埋了老道尸首,撤去法台,忿忿悔恨而
已。
 且说南侠离了花园,来至墙外树上,将包裹取下,拿了大衫披在身上,直奔开封。只见
内外灯烛辉煌,俱是守护相爷,连忙叫人通报。公孙先生闻听展爷到来,不胜欢喜,便同四
勇士一并迎将出来。刚然见面,不及叙寒温,展爷便道:“相爷身体久安么?”公孙先生诧
异,道:“吾兄何以知之?”展爷道:“且到里面,再为细讲。”大家拱手来至公所,将包
裹放下。彼此逊坐,献茶已毕。公孙策便问展爷:“何以知道相爷染病,请道其详。”南侠
道:“说起来话长。众位贤弟且看此物,便知分晓。”说罢,怀中掏出一物,连忙打开,却
是一块围桌片儿,里面裹定一个木头人儿。公孙策接来,与众人在灯下仔细端详,不解其
故。公孙策又细细看出,上面有字,仿佛是包公的名字与年庚,不觉失声道:“嗳哟!这是
使的魇魔法儿罢。”展爷道:“还是老先生大才,猜的不错。”众人便问展爷:“此物从何
处得来?”展爷才待要说,只见包兴从里跑出来道:“相爷已然醒来,今已坐起、现在书房
喝粥呢。派我出来,说与展义士一同来的,叫我来请进书房一见。不知展爷来也不曾?”大
家听了,各各欢喜。原是灯下围绕着看木头人儿,包兴未看见展爷,倒是展爷连忙站起,过
来见了包兴。包兴只乐得心花开放,便道:“果然展爷来了。请罢,我们相爷在书房恭候
呢。”
 此时公孙先生同定展爷立刻来至书房,参见包公。包公连忙让坐。展爷告坐,在对面椅
子上坐下。公孙主簿在侧首下位相陪。只听包公道:“本阁屡叨义士救护,何以酬报?即如
今若非义士;我包某几乎一命休矣!从今后务望义士常在开封,扶助一二,庶不负渴想之
诚。”展爷连说:“不敢,不敢。”公孙策在旁答道:“前次相爷曾差人去到尊府聘请吾
兄,恰值公出未回,不料吾兄今日才到。”展爷道:“小弟萍踪无定。因闻得老爷拜了相,
特来参贺。不想在通真观闻得老爷得病原由,故此连夜赶来。果然老爷病体痊愈,在下方能
略尽微枕。这也是相爷洪福所致。”包公与公孙策闻听展爷之言,不甚明白,问:“通真观
在哪里?如何在那里听得信呢?”展爷道:“通真观离三宝村不远。”便说起夜间在跨所听
见小道士与妇人言语,“因此急急赶到太师的花园,正见老道拜坛,瓶子炸了,将老道杀
死,包了木人前来。”展爷滔滔不断,述说了一遍。包公闻听,如梦方醒。公孙策在旁道:
“如此说来,黄寡妇一案也就好办了。”一句话提醒包公,说:“是呀,前次那婆子她说不
见了女儿,莫非是小道士偷拐去了不成?”公孙策连忙称:“是,相爷所见不差。”复又站
起身来,将递摺子告病,圣上钦派陈林前来看视并赏御医诊视,一并禀明。包公点头,道:
“既如此,明日先生办一本参奏的摺子,一来恭请圣安,销假谢恩;二来参庞太师善用魇魔
妖法,暗中谋害大臣,即以木人并杀死的老道邢吉为证。我于后日五鼓上朝呈递。”包公吩
咐已毕,公孙策连忙称“是”。只见展爷起身告辞,因老爷初愈,惟恐劳了神思。包公便叫
公孙策好生款待。二人作别,离了书房。
 此时天已黎明,包公略为歇息,自有包兴、李才二人伺候。外面公所内,展爷与公孙先
生、王、马、张、赵等各叙阔别之情。展爷又将得闻相爷欠安的情由,述说一遍。大家闻
听,方才省悟,不胜欢喜。虽然熬了几夜未能安眠,到了此时,各各精神焕发,把乏困俱各
忘在九霄云外了。所谓“人逢喜事精神长”,是再不能错的。彼此正在交谈,只见伴当人等
安放杯筷,摆上酒肴,极其丰盛。却是四勇士于展爷见包公之时,便吩咐厨房赶办肴馔,与
展爷接风掸尘,彼此大家庆贺。因这些日子相爷欠安,闹的上下沸腾,各各愁烦焦躁,谁还
拿饭当事呢!不过是喝几杯闷酒而已。今日这一畅快,真是非常之乐,换盏传杯,高谈阔
论,说到快活之时、投机之处,不由得哈哈大笑,欢呼振耳。惟有四爷赵虎比别人尤其放
肆,杯杯净,盏盏干,乐得他手舞足蹈。
 包兴忽然从外面进来,大家彼此让坐。包兴满面笑容,道:“我奉相爷之命出来派差,
抽空特来敬展爷一二杯。”展爷忙道:“岂敢,岂敢。适才酒已过量,断难从命。”包兴哪
里肯依。赵虎在旁撺掇,定要叫展爷立饮三杯。还是王朝分解,叫包兴满满斟上了一盏敬展
爷。展爷连忙接过,一饮而尽。大家又让包兴坐下。包兴道:“我是不得空儿的,还要复命
相爷。”公孙策问道:“此时相爷又派出什么差使呢?”包兴道:“相爷方才睡醒,喝了
粥,吃了点心,便立刻出签,叫往通真观捉拿谈明、谈月和那妇人,并传黄寡妇、赵国盛一
齐到案。大约传到,就要升堂办事,可见相爷为国为民时刻在念,真不愧首相之位,实乃国
家之大幸也!”包兴告辞,上书房回话去了。
 这里众人听见相爷升堂,大家不敢多饮。惟有赵虎已经醉了,连忙用饭已毕,公孙策便
约了展爷来至自己屋内,一壁说话,一壁打算参奏的招底。
 此时已将谈明、谈月并金香、玉香以及黄寡妇、赵国盛,俱各传到。包公立刻升堂。喊
了堂,入了座,便吩咐先带谈明。即将谈明带上堂来,双膝跪倒。见他有三旬以上,形容枯
瘦,举止端详,不像个作恶之人。包公问道:“你就是叫谈明的么?快将所作之事报上
来。”谈明向上叩头,道:“小道士谈明,师傅邢吉,在通真观内出家。当初原是我师徒二
人,我师傅邢吉每每作些暗昧之事,是小道时常谏劝,不但不肯听劝,反加责处,因此小道
忧思成病。不料后来小道有一族弟,他来看视小道。因他赌博宿娼,无所不为,闹的甚是狼
狈,原是探病为由,前来借贷。小道如何肯理他呢?他便哀求啼哭。谁知被师傅邢吉听见,
将他叫去,不知怎么三言两语,也出了家了。登时换了衣服鞋袜,起名叫作谈月。嗳哟!老
爷呀!自谈月到了庙中,我师傅如虎生翼。他二人作的不尴不尬之事,难以尽言。后来我师
傅被庞太师请去,却是谈月跟随,小道在庙看守。忽见一日夜间,有人敲门,小道连忙开了
山门一看,只见谈月带了个少年小道一同进来。小道以为是同道。不然,又不知是他师徒行
的什么鬼祟。小道也不敢管,关了山门,便自睡了。至次日,小道因谈月带了同道之人,也
应当见礼,小道便到跨所,进去一看,就把小道吓慌了。谁知不是道士,却是个少年女子,
在那里梳头呢,小道才要抽身,却见谈月小解回来,便道:“师兄既已看见,我也不必隐
瞒,此女乃是我暗里带来。无事便罢,如要有事,自有我一人承当,惟求师兄不要声张就是
了。’老爷想,小道素来受他的挟制,他如此说,小道还能管他么?只得诺诺退去,求其不
加害于我,便是万幸了。自那日起,他每日又到庞太师府中去,出去时便将跨所封锁;回来
时,便同那女子吃喝耍笑。不想今日他刚要走,就被老爷这里去了多人,将我等拿获。这便
是实在事迹。小道敢作证见,再不敢撒谎的。”老爷听罢,暗暗点头道:“看此道不是作恶
之人,果然不出所料。”便吩咐带在一旁。
 便带谈月。只见谈月上堂跪倒。老爷留神细看,见他约有二旬年岁,生得甚是俏丽,两
个眼睛滴溜嘟噜的乱转,已露出是个不良之辈了。又见他满身华裳,更不是出家的形景。老
爷将惊堂木一拍,道:“奸人妇女,私行拐带,这也是你出家人作的么?讲!”谈月才待开
言,只见谈明在旁厉声道:“谈月,今日到了公堂之上,你可要从实招上去。我方才将你所
作所为,俱各禀明了。”一句话把个谈月噎的倒抽了一口气,只得据实招道:“小道谈月,
因从那黄寡妇门口经过,只见有两个女子,一个极丑,一个很俊,小道便留心。后来一来二
去,渐渐的熟识。每日见那女子门前站立,彼此俱有眷恋之心,便暗定私约,悄从后门出
入。不想被黄寡妇撞见,是小道多用金帛买嘱黄寡妇,便应允了。谁知后来赵家要迎娶,黄
寡妇着了急了,便定了计策。就那日迎娶的夜里,趁着忙乱之际,小道算是俗家的亲戚,便
将玉香改妆,私行逃走。彼时已与金香说明。她原是长的丑陋,无人聘娶,莫若顶替去了;
到了那里,生米已成熟饭,他也就反悔不来了。心想是个巧宗儿。谁知今日犯在当官。”说
罢,往上磕头。包公问道:“你用多少银子买嘱了黄寡妇?”谈月道:“纹银三百两。”包
公问道:“你一个小道士,哪里有许多银子呢?”谈月道:“是偷我师傅的。”包公道:
“你师傅哪有许多银子呢?”谈月道:“我师傅原有魇魔神法,百发百中。若要害人,只用
桃木做个人儿,上面写着名姓年庚,用污血装在瓶内。我师傅作起法来,只消七日,那人便
气绝身亡。只因老包……”说至此,自己连忙啐了一口,“呸!呸!只因老爷有杀庞太师之
子之仇,庞太师怀恨在心,将我师傅请去,言明作成此事,谢银一千五百两。我师傅先要五
百两,下欠一千两,等候事成再给。。”包公听罢,便道:“怪得你还要偷你师傅一千两,
与玉香远走高飞,作长久夫妻呢!这就是了。”谈月听了此言,吃惊不小:“此话是我与玉
香说的,老爷如何知道呢?必是被谈明悄悄听去了。”他哪里知道,暗地里有个展爷与他泄
了底呢。先将他二人带将下去,吩咐带黄寡妇母女上堂。
 不知如何审办,且听下回分解。
 
 注释:
 屡叨——叨即叨扰,指多次打扰。
 
   
前回中华古典文学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