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回 蘧公孙书坊送良友 马秀才山洞遇神仙

 话说马二先生在酒店里,同差人商议要替蘧公孙赎枕箱。差人道:“这奴才手里拿着一
张首呈,就象拾到了有利的票子,银子少了他怎肯就把这钦赃放出来?极少也要三二百银子
。还要我去拿话吓他:‘这事弄破了,一来与你无益;二来钦案官司,过司由院,一路衙门
,你都要跟着走,你自己算计,可有这些闲钱陪着打这样的恶官司?’——是这样吓他,他
又见了几个冲心的钱,这事才得了。我是一片本心,特地来报信。我也只愿得无事,落得
‘河水不洗船’。但做事也要‘打蛇打七寸’才妙,你先生请上裁!”马二先生摇头道:”
二三百两是不能。不要说他现今不在家,是我替他设法,就是他在家里,虽然他家太爷做了
几任官,而今也家道中落,那里一时拿的许多银子出来?”差人道:“既然没有银子,他本
人又不见面多我们不要耽误他的事,把呈子丢还他,随他去闹罢了。马二先生道:“不是这
样说,你同他是个淡交,我同他是深交,眼睁睁看他有事,不能替他掩下来,这就不成个朋
友了。但是要做的来。”差人道:“可又来!你要做的来,我也要做的来!”马二先生道:
“头翁,我和你从长商议,实不相瞒,在此选书,东家包我几个月,有几两银子束修,我还
要留着些用;他这一件事,劳你去和宦成说,我这里将就垫二三十两银子把与他,他也只当
是拾到的,解了这个冤家罢。”差人恼了道:“这个正合着古语:‘瞒天讨价,就地还钱。
’我说二三百银子,你就说二三十两,‘戴着斗笠亲嘴,差着一帽子’!怪不得人说你们
‘诗云子曰’的人难讲话!这样看来,你好象‘老鼠尾巴上害疖子,出脓也不多’!倒是我
多事,不该来惹这婆子口舌!”说罢,站起身来谢了扰,辞别就往外走。
 马二先生拉住道:“请坐再说,急怎的?我方才这些话,你道我不出本心么?他其实不
在家,我又不是先知了风声,把他藏起,和你讲价钱。况且你,们一块土的人,彼此是知道
的,蘧公孙是甚么慷慨脚色,这宗银子知道他认不认,几时还我?只是由着他弄出事来,后
日懊悔退了。总之,这件事,我也是个傍人,你也是个傍人,我如今认些晦气,你也要极力
帮些,一个出力,一个出钱,也算积下一个莫大的阴功;若是我两人先参差着,就不是共事
的道理了。”差人道:“马老先生,而今这银子,我也不问是你出,是他出,你们原是‘毡
袜裹脚靴’,但须要我效劳的来。老实一句,‘打开板壁讲亮话’,这事,一些半些几十两
银子的话,横竖做不来,没有三百,也要二百两银子,才有商议。我又不要你十两五两,没
来由把难题目把你做怎的?”
 马二先生见他这话说顶了真,心里著急,道:“头翁,我的束修其实只得一百两银子,
这些时用掉了几两,还要留两把作盘费到杭州去。挤的干干净净,抖了包,只挤的出九十二
两银子来,一厘也不得多,你若不信,我同你到下处去拿与你看。此外行李箱子内,听凭你
搜,若搜出一钱银子来,你把我不当人。就是这个意思,你替我维持去,如断然不能,我也
就没法了,他也只好怨他的命。”差人道:“先生,象你这样血心为朋友,难道我们当差的
心不是肉做的?自古山水尚有相逢之日,岂可人不留个相与?只是这行瘟的奴才头高,不知
可说的下去?”又想一想道:“我还有个主意,又合着古语说‘秀才人情纸半张’,现今丫
头已是他拐到手了,又有这些事,料想要不回来,不如趁此就写一张婚书,上写收了他身价
银一百两,合着你这九十多,不将有二百之数?这分明是有名无实的,却塞得住这小厮的嘴
。这个计较何如?”马二先生道:“这也罢了,只要你做的来,这一张纸何难,我就可以做
主。”
 当下说定了,店里会了账,马二先生回到下处候着。差人假作去会宣成,去了半日,回
到文海楼。马二先生接到楼上。差人道:“为这件事,不知费了多少唇舌,那小奴才就象我
求他的,定要一千八百的乱说,说他家值多少就该给他多少,落后我急了,要带他回官,说
:‘先问了你这好拐的罪,回过老爷,把你纳在监里,看你到那里去出首!’他才慌了,依
着我说。我把他枕箱先赚了来,现放在楼下店里。先生快写起婚书来,把银子兑清,我再打
一个禀帖,销了案,打发这奴才走清秋大路,免得又生出枝叶来。”马二先生道:“你这赚
法甚好,婚书已经写下了。”随即同银子交与差人。
 差人打开看,足足九十二两,把箱子拿上楼来交与马二先生,拿着婚书、银子去了。回
到家中,把婚书藏起,另外开了一篇细账,借贷吃用,衙门使费,共开出七十多两,只剩了
十几两银子递与宦成。宦成赚少,被他一顿骂道:“你奸拐了人家使女,犯着官法,若不是
我替你遮盖,怕老爷不会打折你的狗腿!我倒替你白白的骗一个老婆,又骗了许多银子,不
讨你一声知感,反问我找银子!来!我如今带你去回老爷,先把你这奸情事打几十板子,丫
头便传蘧家领去,叫你吃不了的苦,兜着走!”宦成被他骂得闭口无言,忙收了银子,千恩
万谢,领著双红,往他州外府寻生意去了。
 蘧公孙从坟上回来,正要去问差人,催着回官,只见马二先生来候,请在书房坐下,问
了些坟上的事务,慢慢说到这件事上来。蘧公孙初时还含糊,马二先生道:“长兄,你这事
还要瞒我么?你的枕箱现在我下处楼上。”公孙听见枕箱,脸便飞红了,马二先生遂把差人
怎样来说,我怎样商议,后来怎样怎样,“我把选书的九十几两银子给了他,才买回这个东
西来,而今幸得平安无事。就是我这一项银子,也是为朋友上一时激于意气,难道就要你还
?但不得不告诉你一遍。明日叫人到我那里把箱子拿来,或是劈开了,或是竟烧化了,不可
再留着惹事!”公孙听罢大惊,忙取一把椅于,放在中间,把马二先生捺了坐下,倒身拜了
四拜。请他坐在书房里,自走进去,如此这般,把方才这些话说与乃眷鲁小姐,又道:“象
这样的才是斯文骨肉朋友,有意气!有肝胆!相与了这样正人君子,也不在了!象我娄家表
叔结交了多少人,一个个出乖露丑,若听见这样话,岂不羞死!”鲁小姐也着实感激,备饭
留马二先生吃过,叫人跟去将箱子取来毁了。
 次日,马二先生来辞别,要往杭州。公孙道:“长兄先生乡才得相聚,为甚么便要去?
”马二先生道:“我原在杭州选书,因这文海楼请我来选这一部书,今已选完,在此就没事
了。”公孙道:“选书已完,何不搬来我小斋住着,早晚请教。”马二先生道:“你此时还
不是养客的时候。况且杭州各书店里等着我选考卷,还有些未了的事,没奈何只得要去。倒
是先生得闲来西湖上走走,那西湖山光水色,颇可以添文思。”公孙不能相强,要留他办酒
席饯行。马二先生道:“还要到别的朋友家告别。”说罢去了,公孙送了出来。到次日,公
孙封了二两银子,备了些熏肉小莱,亲自到文海楼来送行,要了两部新选的墨卷回去。
 马二先生上船一直来到断河头,问文瀚楼的书坊,乃是文海楼一家,到那里去住。住了
几日,没有甚么文章选,腰里带了几个钱,要到西湖上走走。
 这西湖乃是天下第一个真山真水的景致。且不说那灵隐的幽深,天竺的清雅,只这出了
钱塘门,过圣因寺,上了苏堤,中间是金沙港,转过去就望见雷峰塔,到了净慈寺,有十多
里路,真乃五步一楼,十步一阁,一处是金粉楼台,一处是竹篱茅舍,一处是桃柳争妍,一
处是桑麻遍野。那些卖酒的青帘高扬,卖茶的红炭满炉,士女游人,络绎不绝,真不数“三
十六家花酒店,七十二座营弦楼”。
 马二先生独自一个,带了几个钱,步出钱塘门,在茶亭里吃了几碗茶,到西湖沿上牌楼
跟前坐下。见那一船一船乡下妇女来烧香的,都梳着挑鬓头,也有穿蓝的,也有穿青绿衣裳
的,年纪小的都穿些红绸单裙子。也有模样生的好些的,都是一个大团白脸,两个大高颧骨
;也有许多疤、麻、疥、癞的。一顿饭时,就来了有五六船。那些女人后面都跟着自己的汉
子,掮着一把伞,手里拿着一个衣包,上了岸散往各庙里去了。马二先生看了一遍,不在意
里,起来又走了里把多路。望着湖沿上接连着几个酒店,挂着透肥的羊肉,柜合上盘子里盛
着滚热的蹄子、海参、糟鸭、鲜鱼,锅里煮着馄饨,蒸笼上蒸着极大的馒头。马二先生没有
钱买了吃,喉咙里咽唾沫,只得走进一个面店,十六个钱吃了一碗面。肚里不饱,又走到间
壁一个茶室吃了一碗茶,买了两个钱处片嚼嚼,倒觉得有些滋味。吃完了出来,看见西湖沿
上柳阴下系着两只船,那船上女客在那里换衣裳,一个脱去元色外套,换了一件水田披风;
一个脱去天青外套,换了一件玉色绣的八团衣服;一个中年的脱去宝蓝缎衫,换了一件天青
缎二色金的绣衫。那些跟从的女客,十几个人也都换了衣裳。这三位女客,一位跟前一个丫
鬟,手持黑纱团香扇替他遮着日头,缓步上岸,那头上珍珠的白光,直射多远,裙上环佩丁
了当当的响。马二先生低着头走了过去,不曾仰视。
 往前走过了六桥,转个弯,便象些村乡地方,又有人家的棺材厝基,中间走了一二里多
路,走也走不清,甚是可厌。马二先生欲待回家,遇着一走路的,问道:“前面可还有好顽
的所在?”那人道:“转过去便是净慈、雷峰,怎么不好顽?”马二先生又往前走。走到半
里路,见一座楼台盖在水中间,隔着一道板桥,马二先生从桥上走过去,门口也是个茶室,
吃了一碗茶。里面的门锁着,马二先生要进去看,管门的问他要了一个钱,开了门放进去。
里面是三间大楼,楼上供的是仁宗皇帝的御书,马二先生吓了一跳,慌忙整一整头巾,理一
理宝蓝直裰,在靴桶内拿出一把扇子来当了药板,恭恭敬敬朝着楼上,扬尘舞蹈,拜了五拜
。拜毕起来,定一定神,照旧在茶桌子上坐下。傍边有个花园,卖茶的人说是布政司房里的
人在此请客,不好进去。那厨旁却在外面,那热汤汤时燕窝、海参,一碗碗在跟前捧过去,
马二先生又羡慕了一番。
 出来过了雷峰,远远望见高高下下许多房子,盖着琉璃瓦,曲曲折折无数的朱红栏杆。
马二先生走到跟前,看见一个极高的山门,一个直匾,金字,上写着“敕赐净慈禅寺”。山
门傍边一个小门,马二先生走了进去,一个大宽展的院落,地下都是水磨的砖,才进二道山
门,两边廊上都是几十层极高的阶级。那些富贵人家的女客,成群逐队,里里外外,来往不
绝,都穿的是锦绣衣服,风吹起来,身上的香一阵阵的扑人鼻子。马二先生身子又长,戴一
顶高方中,一幅乌黑的脸,捵着个肚子,穿着一双厚底破靴,横着身子乱跑,只管在人窝子
里撞。女人也不看他,他也不看女人。前前后后跑了一交,又出来坐在那茶亭内”——上面
一个横匾,金书“南屏”两字,——吃了一碗茶。柜上摆着许多碟子,橘饼、芝麻糖、粽子
、烧饼、处片、黑枣、煮栗子。马二先生每样买了几个钱的,不论好歹,吃了一饱。马二先
生也倦了,直着脚跑进清波门,到了下处关门睡了。因为走多了路,在下处睡了一天。
 第三日起来,要到城隍山走走。城隍山就是吴山,就在城中,马二先生走不多远,已到
了山脚下。望着几十层阶级,走了上去,横过来又是几十层阶级,马二先生一气走上,不觉
气喘。看见一个大庙门前卖茶,吃了一碗。进去见是吴相国伍公之庙,马二先生作了个揖,
逐细的把匾联看了一遍,又走上去,就象没有路的一般,左边一个门,门上钉着一个匾,匾
上“片石居”三个字,里面也象是个花园,有些楼阁。马二先生步了进去,看见窗櫺关着,
马二先生在门外望里张了一张,见几个人围着一张桌子,摆着一座香炉,众人围着,象是请
仙的意思。马二先生想道:“这是他们请仙判断功名大事,我也进去问一问。”站了一会,
望见那人磕头起来,傍边人道:“请了一个才女来了。”马二先生听了暗笑。又一会,一个
问道:“可是李清照?”又一个问道:“可是苏若兰?”又一个拍手道:“原来是朱淑贞!
”马二先生道:“这些甚么人?料想不是管功名的了,我不如去罢。”
 又转过两个弯,上了几层阶级,只见平坦的一条大街,左边靠着山,一路有几个庙宇;
右边一路,一间一间的房子,都有两进。屋后一进窗子大开着,空空阔阔,一眼隐隐望得见
钱塘江,那房子也有卖酒的,也有卖耍货的,也有卖饺儿的,也有卖面的,也有卖茶的,也
有测字算命的。庙门口都摆的是茶桌子,这一条街,单是卖茶就有三十多处,十分热闹。
 马二先生庄走着,见茶铺子里一个油头粉面的女人招呼他吃茶,马二先生别转头来就走
,到间壁一个茶室泡了一碗茶,看见有卖的蓑衣饼,叫打了十二个钱的饼吃了,略觉有些意
思。走上去,一个大庙,甚是巍峨,便是城隍庙。他便一直走进去,瞻仰了一番。过了城隍
庙,又是一个弯,又是一条小街,街上酒楼、面店都有,还有几个簇新的书店。店里帖着报
单,上写:“处州马纯上先生精选《三科程墨持运》于此发卖。”马二先生见了欢喜,走进
书店坐坐,取过一本来看,问个价钱,又问:“这书可还行?”书店人道:“墨卷只行得一
时,那里比得古书。”
 马二先生起身出来,因略歇了一歇脚,就又往上走。过这一条街,上面无房子了,是极
高的个山冈,一步步上去走到山冈上,左边望着钱塘江,明明白白。那日江上无风,水平如
镜,过江的船,船上有轿子,都看得明白。再走上些,右边又看得见西湖,雷峰一带、湖心
亭都望见,那西湖里打鱼船,一个一个如小鸭子浮在水面。马二先生心旷神怡,只管走了上
去,又看见一个大庙门前摆着茶桌子卖茶,马二先生两脚酸了,且坐吃茶。吃着,两边一望
,一边是江,一边是湖,又有那山色一转围着,又遥见隔江的山,高高低低,忽隐忽现。马
二先生叹道:“真乃‘载华岳而下重,振河海而不泄,万物载焉’!”吃了两碗茶。肚里正
饿,思量要回去路上吃饭,恰好一个乡里人捧着许多烫面薄饼来卖,又有一篮子煮熟的牛肉
,马二先生大喜,买了几十文饼和牛肉,就在茶桌子上尽兴一吃。吃得饱了,自思趁着饱再
上去。
 走上一箭多路,只见左边一条小径,莽棒蔓草,两边拥塞。马二先生照着这条路走去,
见那玲珑怪石,千奇万伏。钻进一个石隙,见石壁上多少名人题咏,马二先生也不看他。过
了一个小石桥,照着那极窄的石磴走上去,又是一座大庙,又有一座石桥,甚不好走,马二
先生攀藤附葛,走过桥去。见是个小小的祠字,上有匾额,写着“丁仙之祠”。马二先生走
进去,见中间塑一个仙人,左边一个仙鹤,右边竖着一座二十个字的碑。马二先生见有签筒
,思量:“我困在此处,何不求个签,问问吉凶?”正要上前展拜,只听得背后一人道:”
若要发财,何不问我?”马二先生回头一看,见祠门口立着一个人,身长八尺,头戴方中,
身穿茧绸直裰,左手自理着腰里丝绦,右手拄着龙头拐杖,一部大白须直垂过脐,飘飘育神
仙之表。只因遇着这个人,有分教:慷慨仗义,银钱去而复来;广结交游,人物久而愈盛。
毕竟此人是谁,且听下回分解。
 
 
前回中华古典文学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