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回 凑盘川陆书归里 借青跌吴珍结怨

 话说陆书被月香的丈夫揪住右手,持刀当胸刺来,吓得陆书一声大叫,惊醒来却是一场
大梦。周身汗如雨下,但见房中残灯微明,窗外月光如纸,好不诧异。因想道:“我看月香
与我百般思爱,万种绸胶,曾经发多少誓,赌多少咒,何能像这梦中这言语,如此薄情!这
总是我自己疑惑,故有此梦。”忽又转念想道:“月香从前待我虽好,这因自从同我要金兜
索子,我未曾与他,现在待我的光景不似从前,或同这梦一样亦未可知?”
 胡思乱想,一夜何曾合眼。天色才明,就将小喜子喊起。小喜子道:“大爷今日有甚么
事,起这么早?”陆书道:“你不必问,快些取水净面。”小喜子赶忙取了面水与陆书,洗
漱毕,出了抬昌号客寓,直奔教场方来茶馆。今日过于来早,贾铭们尚未曾到。陆书泡了碗
茶,等了好一刻工夫,贾铭、吴珍、袁猷、魏璧方才陆续而来,彼此招呼,一桌坐下吃茶,
各用点心。
 正在阔谈,这见进玉楼的外场花打鼓走近他们席前,请叫过众人,走到陆书身旁,呵着
腰,低低向陆书道:“老爷,昨日打发人去带月相公,理应过来伺候,无奈出了局,不在家
里,老爷同众位老爷莫怪。月相公黎明就雇着小的来请老爷。”陆书道:“我在那里几个
月,你家月相公总未曾出过局,偏是昨日我不在那里,就有甚么金公馆银公馆出局了,你也
不必掩饰,我己明白了,无非是怕我带局,没有银子开发局包罢了。”花打鼓道:“陆老
爷,你说到那里去了,想起来也难怪你老爷生疑,偏偏有这巧事,实在昨日是金公馆带局出
去的,你老爷倘若不信,也可问得出来。你老爷同月相公相好已非一日,趁早不必生这些
疑。就是你老爷带局没有局包,也要过来伺候的。”贾铭听了,知是花打鼓做词,遂道:
“你也不必罗唆了,陆老爷回来到你家来就是了。”花打鼓道:“诸位老爷赏个脸,就请到
那里去顽顽。”又向魏璧道:“家里翠琴相公请老爷定过去走走,说是同你老爷有要紧话说
呢!”魏璧含糊答应。花打鼓走了数步,复又转身向陆书道:“家里老东家前日同老爷说的
话,拜托老爷,今日要抵用呢!”陆书道:“我晓得了。”花打鼓再三叮嘱,方才出了茶馆
去了。
 贾铭道:“陆贤弟,你可晓得花打鼓先说月香记挂着他,请你去,是真是假呢?”陆书
道:“或者是月香打发他来请我,亦未可知。”贾铭道:“贤弟,我劝你不必迷了。昨日带
局不来,我们就知道那里要远你了。今日花打鼓请你那些话都是假的,只有同你要银子这句
话是真的。你今日有了银子,到那里去开发,他们仍是照常一样恭维你;若没有银子,未必
不冷眼招待。况且你自己若是没有银子,也就没意思空手去了。我昨日已曾谈过,但凡吃相
饭的人家要与客家打帐,总是这般光景。”吴珍道:“吃相饭的能有几个好心肠,总是这认
得银子不认得人。”袁猷道:“这也难说,自古道:‘色不迷人人自迷’,这些吃相饭的一
般也有被客家迷住的。总然一句话:少张三不还李四。这些顽笑地方也是前世注定了的孽
缘。”魏璧道:“我看陆哥哥代月嫂子不错,在他身上也不知花了多少银子,月香未必能于
好意思暂时变脸,如此薄情。”贾铭道;“你我不必乱议,再望后看就知道了。”
 陆书听他们这一句,那一句,又想起夜来梦中光景,根不能插翅飞到进玉楼,试看月香
真假。又因没有银子,怕萧老妈妈子唠叨,心中十分着急,坐立不安,行止两难。袁猷懂得
陆书心意,遂邀约众人同到饭馆里吃了午饭,仍在方来吃茶,至晚又约到强大家摆酒。
 散后,陆书回到抬昌号客寓,叫小喜子泡了一壶浓茶,闷厌厌的坐在房里品若。小喜子
侍立在旁,陆书道:“你去睡罢,我稍坐一刻也就睡了。小喜子道:“小的该死,有句话到
了今日不能不说了。”陆书道:“你有话,为何不说呢?”小喜子道:“老爷在家里把银子
与大爷到扬州来原是办姨奶奶的,那知大爷到了这里,人也未曾看着一个,把那带来的许多
银子花用完了。小的看月相公那里近日待大爷的光景,比从前大不相同,大爷还是痴呆呆的
恋在那里。大爷的银子已花用完了,金器是换掉了,衣服是当的了,小的呆想:月相公那里
也不能不要身价,白白的把几个人送与大爷!尽管在此地住一日累一日,若再几天,秋风一
起,那岂不是个笑话呢!大爷如果欢喜月相公,舍不得他,在小的愚蠢主意,不如赶紧回
去,将这话禀明老爷,拿几百银子到扬州来,将月相公买回去就是了,何必在此空耽搁呢!
大爷想想小的话,是与不是?”陆书叹了一口气道:“呆娃子,我怎么不想回去,如今银子
已用完了,人也未曾办得,现在又将些金器换掉,衣服当了许多,在这地方回家去,如何对
得住老爷太太!再者进玉楼,欠他许多银子,他那里何能让我就走!三来连盘缠总没有分
文,如何回去呢?”小喜子道:“大爷若说是回去对不住老爷太太,大爷到了扬州,就该办
个人早早回去。如今银子已用完了,说也无益。自古道;‘丑媳妇兔不得见翁妨’,况且平
昔大爷在家中,比这事大的也不知多少,老爷太太又何曾说过大爷的不是!在小的看,这却
不消忧虑。若说是欠进玉楼的银子,大爷在他家花了若干,如今就少他几两银子,他敢不许
大爷回去!若说没有盘缠,大爷可同袁大爷们商议,小的看他们与大爷朝夕不离,又是结拜
过的,自然要设法让大爷回去的。”陆书道:“我自有道理,你去睡罢。”小喜子答应,先
去睡了。
 陆书吃了几碗茶,和衣倒在床上,越想越烦,一夜无眠。待至天明,将小喜子喊了起
来,取了面水,陆书洗漱毕,到教场方来茶馆,泡了茶等候。贾铭、吴珍、袁猷、魏壁陆续
来到,招呼在一桌坐下。正在闲谈,只见花打鼓走近席前,请叫众位老爷,就向陆书要银。
今日的话不似昨日乱转,勒逼要了带着走的光景。陆书当着众人,不好回说没银,遂道:
“你不必罗嗦了,今日午后,我一定送银子到你家来就是了。”花打鼓不肯,尽管站在旁
边,贾铭们说之至再,花打鼓方才去了。陆书此刻要想到月香那里去,又没有银子,不能前
去;欲想回家,又无盘缠,进退两难。将袁猷约在另席道:“小弟欠进玉楼的银子,你看他
如此攒逼,小弟竟不好意思回他。欲想返舍取了银子,再到扬州归给他家,但是没有盘缠,
又有些衣服当在这里,如何回去?思维至再,还望哥哥代小弟筹画,帮扶小弟回去。改日来
扬,连哥哥那项,一并归赵。”袁猷道:“愚兄那几两银子,贤弟还提他做甚么。至于那进
玉楼的事,早知道你在他家花用不少了,就是欠他几两银子,也不为亏负他家。但是盘缠赎
当,约莫要多少方可敷衍呢?”陆书道:“小弟些金器不必说了,所有衣服当了十几两银
子,怕昌号欠该几千钱房饭,再加盘川,需得二十余金才可将就动身。”袁猷道:“贤弟且
请稍坐,让我向大哥们说,代你打算。”陆书道:“一切拜托。”
 袁猷人席,将陆书所谈的话向贾铭、吴珍、魏璧舍知,吴珍道:“不是我出头船儿先烂
底,帮朋友要谅谅自己,不必拉狮子,相应是各尽其道。”贾铭、魏璧均道:“如此甚
好。”袁猷道:“如今事不宜迟,今日就要叫船,明日好让陆兄弟回去。你们看花打鼓叮着
要银那般光景,若是明日遇见了,大家总不好看。”贾铭遂将陆书拉人了席,向众人道:
“我们今日还在强大家公分顽一天,代陆兄弟饯行。明早各备程仪,好让陆兄弟取当、雇船
回府。”陆书道:“承诸位哥哥、兄弟盛情,心感之至。今日不必再破钞了。”贾铭们定然
要请。各用早点之后,邀请着陆书同到强大家里,吩咐小喜子先到码头将船雇定。众人在强
大家,中、晚摆了两台酒。临散之时,众人商议约定:次早在埂子街太平楼茶馆取齐,省得
到方来撞见花打鼓,又要唠叨。
 陆书辞别众人,回到怕昌号,住了一宿。次早起来,洗漱毕,将房、饭算清,带着小喜
子到了太平楼,泡了茶来,随后袁猷已到,招呼人席。等了好一刻工夫,贾铭、吴珍、魏璧
方才陆续到齐。吴珍道:“陆兄弟不要嫌菲,我这连日实是桔据。”拿出两块洋钱递在陆书
面前。贾铭送了三两银子。魏璧是四千钱一张钱票,递在袁猷手里。袁猷心中想道:“我原
打算他三人每人送四五两银子,我今日带了八两银子,凑着就可以敷衍让他回去。那知他们
如今凑算起来,还不足十二千文,连赎当尚且不彀。怪不得人说:“酒食朋友朝朝有,急难
之中无一人”,他们昨日吃两台酒,每人派三千多钱,又不能向他三人增添,添在今日帮助
朋友,岂不好呢!”心中虽是如此,又不能向他三人增添,只得转递与陆书。向三人道过
谢,各人用过点心,袁猷会了菜钱,众人同到抬昌号内。先叫小喜子将钱票取了钱来,拿银
子、洋钱凑着向当典里将所当的衣服赎了出来,又将房、饭钱开发清楚,并无余剩钱文。袁
猷道:“大哥们同陆兄弟叫人发行李,请先上船去,等兄弟再为设法,即刻就来,好开发船
钱,让陆兄弟开船。”众人答应。袁猷带着自己小肠赶到平昔共交易的钱店内,再三言说,
暂借了十千钱,叫小厮肩着出了钞关,到了河边,小喜子站在船头,招呼袁猷同着小厮上
船。到了舱里,将十干钱交与陆书道:“兄弟,你可以敷衍彀回去了。”陆书感谢不尽,当
将船钱开发清了,又叫小喜子将零星物件买齐上船。陆书向众人道:“弟在贵处,诸蒙哥
哥、兄弟雅爱,今日又蒙厚赐,足感盛情。小弟返舍,大约早只半月,迟则一月,即到贵
地,再为奉谢罢。”众人道:“一切简慢,望匆嗔怪。回到贵府,代请老伯父、伯母金安。
沿途顺风,保重要紧!”陆书又向袁猷附耳道:“小弟去后,拜托老仁兄到月香那里,向他
说我家内有信来,有件要紧事情赶回去一走,不久便来。所有欠项,我来时归给,断不短
少,叫他自己保重,不必记挂着我。至于我同他说的那句话,待我来扬定办,叫他不必焦
愁。”袁猷笑道:“贤弟但放宽心,那里自有愚兄照应,所有贤弟这些话,定当转达。”陆
书千叮吁万嘱咐,袁猷心中虽是好笑,不便当面说他,这是唯唯答应。贾铭、吴珍、袁猷、
魏璧向陆书作辞,陆书送至船头,四人上岸,望着陆书开船去了,贾铭们带着小厮进城,分
路各散。
 他们四人照常仍在强大家聚会,花打鼓找寻两日,未曾看见陆书。后来问贾铭们,才知
道陆书已经回家去了。花打鼓回去将这话告诉萧老妈妈子同月香,听了道:“罢了罢了,算
是打发冤家离了眼前,省得他在这里胡牵。”从此月香又接别的客家,民自不表。
 再说那前次在教场方来条馆向袁猷们说新闻的吴耕雨,住家相离强大家不远,他与强大
家分帐伙计桂林相好,在那里住宿,不把镶钱是不消说了,他凡到那里,总耍桂林恭惟他的
鸦片烟,还耍放个差,借个当头。常时同桂林要银钱使用。桂林惧他威势,敢怒不敢言。这
几日因在摊局上输多了,见吴珍是桂林身上长窖,又是个关鸦子,遂同桂林商议:想同吴珍
借个当包。桂林听他这话,心中原不喜欢,又不好拦阻,凝了一凝道:“你自己同他去说,
我是不管。”吴耕雨也未喷声,去了。
 又过了两日,这一日午后,吴耕雨到了强大家内,适值吴珍在桂林房里开灯吸烟,吴耕
雨就揭起门帘,进了房来,向吴珍拱拱手道:“宗兄请了,请了。”桂林见他进房,赶忙立
起,请叫了一声吴大爷。吴珍也就立起身来答礼,邀请人坐,老妈献茶装烟,吴珍请问过吴
耕雨姓名,吴耕雨又谈了些世务套话,遂向吴珍道:“久慕你宗兄是个大朋友,我兄弟有件
小事,特来同你相商。”吴珍道:“请教,请教。”吴耕雨道:“没有别的事,我兄弟这连
日输滑了脚,同你宗兄相商,挪借二三十千钱,不拘甚么利息,大约两个月归赵。宗兄如不
委心,我兄弟请贵相知同强大做个包,还中断不有误。”吴珍听了不好当面回绝,遂道:
“是了,稍宽两日再为覆命。”吴耕雨又拱拱手道:“拜托,拜托。”出了桂林房门,到别
的相公房里坐下。
 桂林瞒着吴珍,送了一盒子鸦片烟与吴耕雨过瘾。吴珍仍又睡到床上吃烟,向桂林道:
“我在外面顽也不是一年了,不是自己摆脸,我也不鸦,还有三分把势气味。可笑这吴耕
雨,不知把我当作甚么人看待,好容易的钱,开口就是二三十千,你说好笑不好笑!”桂林
道:“他们这种人要算是糊黏黏,靠打把势过日子。如今他既向你开口,据我说,不拘多寡
弄几文栽培他,省得为这点小事恼个人呢!”吴珍道:“像你这样说法,除非我不在外面顽
笑,今日你借,明日他借,我还没有这些钱借与人呢!像他这种把势,这号光棍,我眼睛里
也不知见过多少,我就是不栽培他,看他能怎样奈何我!若说是赌狠,那前次在你家闹事的
尤德寿、燕相,不知被那家堂名里送了个访,前日被府大爷差人捉了去,每人打了几百下小
板子,总是一面大枷,现在枷在教场里示众呢!我劝他放安静些,不要碰到巧意头上不是顽
的。”桂林道:“你既没钱借与他,方才因何不当面回绝他呢?”吴珍道:“适才我若当面
回他,怕他过不去,所以含糊答应。他明日必来问你,你向他说,就说;我说是这连日没
钱,无处腾挪,叫他莫怪。”桂林道:“你却乖巧,把这难宇与我写了。”吴珍道:“横竖
他不是同你借钱,你就照我这话回他就是了。”桂林答应。
 两日后吴耕雨到强大家,向桂林道:“我前日向吴珍说的那句话,他如何说法?”桂林
就将吴珍背后所说的话,一字不瞒,总告诉吴耕雨。听了冷笑了一笑道:“我却把他作个朋
友,那晓得是个不吊子!”气勃勃的出房去了。桂林等吴珍来时,将吴耕雨生气的话告诉,
吴珍并不介意,那知吴耕雨因此怀隙,要想设谋陷害吴珍。不知有何计策,且看下回分解。
 
   
前回中华古典文学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