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回 袁友英蓄意纳宠 甄双林矢志从良

 话说袁猷在家内因拿银子与妻子杜氏口角打降,又被父母说了几句,不敢向父母辩白,
忍着气离了家内,气勃勃的到了强大家里,却好双林房里没客,三子请他到房里坐下。老妈
赶忙进房献茶装水烟,双林看见袁猷满面怒色,不言不语,又见他左边腮上有两道指痕,不
知他与何人陶气,等袁猷坐下来有好一刻工夫,先谈了许多闲话,才从容问道:“你这脸上
是怎么样的?”袁猷又气又愧道:“再不要提起了,因为有个至好朋友同我借几两银子,我
不好意思回他,允约明日借给与他。今日回家去拿银子,那知我家这不贤的妻子,除将这连
日人送去的利银藏匿起来,反唁唁咕咕说了许多不讲理的蛮话。说起我的气来,抓住他的头
发要打,那知他用手来搪隔,他的手指误碰在我脸上,我更加生气,一时性起将他掼跌在
地,拳头巴掌打了不计其数,还是我家老翁同我家老太说了几句,我才将他放了起来,我就
到你这里来了。从今以后,我只当这不贤是死掉了,相巧我弄个人,另外寻一处房子在外面
居住,倘若托天庇佑,该应我家不绝,一样养个儿子传宗接代,看这不贤同谁扛吵!”说着
仍是怒气勃勃。双林听了这番言语,心中沉吟想道:“我自从那夜得那异梦,次日到白衣观
音庵烧香,求了那么一条签句,我就时刻留心试探这姓袁的,看他性格甚是温存,年纪又只
比我大了十岁,若论他的家道,虽不富足,听他逐日言语,看他人又能干,也可以敷衍过
活。想我今年已十八岁了,这碗相饭吃了四年。想起那初到扬州来的时候,在人家做困帐,
日里关上几个间,晚间还要留镶,不拘那人老少好歹,总不能不留。留个好客还罢了,若留
下一个坏客,他那里顾你生死,累下许多暗病。吃了年余的苦,好容易哄张骗李,才改了分
帐。这些酸甜苦辣,那样没有经历过了。如今外面顽友越过越习,除没有泼浪银钱花用,恨
不能倒贴他些才好。更可笑扬州风俗:相公身上总要落个把势,这把势之中十人到有九人不
好,又要吃醋,又要放差,一百二十分的恭惟,若是一点不如他的意,就凸出凹进做坏事。
受不了这些瘟气,若是不落把势,这个也要相好,那个闹着落交,弄得瞎扛瞎吵。目今新出
来的这一班把势,三个成群,五个结党,耀武扬威,不知他们有甚么狠处。来到这里,就想
吃白大酒,学鸦片烟吃。曾记得那一日,有几个把势在这里摆台于,我被他们灌了几大碗的
酒,过后那一吐险些儿醉死了。想我父母俱故,又无弟兄姊妹,子身一人,尽管在这是非场
中贪恋,有何益处?倘若运丑,弄出点毛病来,连命送掉了还不晓得呢!我苦了这几年,侥
幸没有吃上鸦片烟瘾,自己省吃俭用些,须积聚了几两银子,落了些衣服首饰。幸喜我未曾
许配过人家,没有丈夫,可以由得自己做主,久欲从良,脱离苦海。正是俗语说得好:‘易
求无价宝,难觅有情郎’。这几年来也没有个知心合意的人儿,我久已有意想跟这姓袁的从
良,只因闻得他的妻子太妒,所以从未启齿,今日听他这些言语,大约他弄人是弄定准了,
好在他说是另外寻房,在外面另注,我若跟了他,他妻子任凭怎样妒忌,好在他在里,我在
外面,他不能日日跑到我这里来吵闹。况且菩萨签句说我终身派是个姓袁的,如今我不可将
机会错过。光阴迅速,我眼睛里曾经看见许多吃相饭的人,到了下桥时候,猪不闻,狗不
睬,弄得在街坊上沿门叫化,那才难呢!我看见那《扬州烟花竹枝词九十九首》内有一首

 钱财易得不为奇,几个存留防后资。
 鸦片瘾成颜色老,有谁眷恋下桥时。

 到那光景,后悔无及,此刻趁他夫妻反目,他要弄人,一团豪兴之时,我且慢慢的探他
口气,将我终身大事弄定,省得到那人老花残下桥的时候,没有收成结果。”主见已定,遂
假意劝道:“不是我批评你,你家大奶奶说的也是些正经话,怕你在外贪顽,浪费银钱。但
凡妇人家嫁了丈夫,谁人不望丈夫好呢?你在外面常不家去,妇人家心路最窄,那里没有几
句闲话,你就该忍耐他些,干不是万不是,结发夫妻,你也不该动气打他,这就是你的不
是。趁早歇歇,息息气,依我劝。张奶奶来装水烟与燕老爷吃,在这里顽一刻。我今日不留
你,早些家去。夫妻无隔宿之仇,又道坏死了是家内夫妻,外面再好些,究竟是露水之情,
一朝缘尽,就各走各的路了。”袁猷听了冷笑道:“罢了,罢了,不要你说这些假道学的话
了。自古道:‘穿青的护黑汉’,不是我此刻在你面前说,从今以后,我要再同这不贤睡
觉,我就不是人生父母养的。你今日另外有了好客,拿这些话来撵我了。除了灵山别有庙,
到处有香烧。除了你这里,我还怕没有地方位呢!”张妈正在旁边装水烟,听见袁猷这话,
便说道:袁老爷,趁早不用说这些话,那家夫妻不陶气,我家双相公劝你老爷也是为好说的
好话,你老爷到看反了。你们相好也不是一天了,莫说相公今日没得客,就是有了客,你老
爷来了,也不能留别人的。”双林听见袁猷说这些话,就坐到袁猷怀里,将袁猷耳朵揪住
道:“我到不晓得你这个人不宜吃好草,我不过因你家夫妻陶气,劝你息息气回去。你反说
出这些凸出凹进话来,你在这里住,无非你家大奶奶背后多骂我几句罢了!”袁猷道:“你
丢下手来,我要问你,他怎么又骂起你来了?”双林道;“你不必哄我了,骂了还要骂,就
是我也是要骂的。”
 双林与袁猷闹笑了半会,袁猷的气才渐渐的平了。双林道:“说了半会白话,你可曾吃
过晚饭呢?”袁猷道:“晚饭早巳吃过,上了些瞎气,此刻腹中觉得有些饿了。”双林赶忙
叫人买了些茶食来与袁猷吃,双林笑着向袁猷道:“我到看不出你这个人到会打堂容呢!”
袁猷道:“你今日才晓得我利害,你若是跟了我,也是一样打法。”双林道:“打打我,门
前过,你只好说了顽顽罢!”袁猷道:“你不要强嘴,那一天弄个结实家伙与你尝尝,你才
知道利害呢!”双林道:“罢了罢了,不要惹人笑了,你那结实家伙我也领略过了,不过是
银样蜡枪头。”两人谈谈说说,收拾睡觉。
 到夜里双林将要跟他从良心腹细情向袁猷告知,袁猷道:“我虽然晓得你父母俱故,并
无弟兄姊妹,又未许配过丈夫,只有一个母舅,但不知他要多少银子?我不瞒你说,虽说有
几两银子,总是借在人的身上,一时难以收拾得起来。若是你跟我还要另寻房子,置备家伙
什物,暂时恐怕来不及,此事只好缓缓地商议。双林道:“我虽是舅舅领带了我几年,我也
代他寻的银钱不少。等他来了,我早已打算多则八十,少则七十块洋钱与他,依也罢,不依
也罢,横竖要我情愿,早难道派我吃一世相饭不成!我也不能寻一辈子银钱与他用,他若是
刁难不行,我上立贞堂内,叫他人财两空呢!”袁猷道:“立贞堂恰容易进去,这是到了夜
里要人陪你睡觉,一时找不出个人来,那才难过呢。”双林道:“我同你相好已几个月了,
连你也不知道我么?醋也不过这样酸,盐也不过这样咸,难道这几年相饭还没有吃得够呢!
我如今巴不得有个清净地方,让我享这么几年清福,就死也瞩目了。”袁猷道:“此刻说得
好听的很,只怕口是心非,若是跟了我,明日同我家那个不贤一般见识,吃起醋来,那岂不
是我命里遭逢呢!”双林道:“口说无凭,我同你拍个手掌。”遂将右手伸出被外,袁猷将
左手伸出,两人对拍了手掌,复又各自发誓,一切讲明,专等双林的母舅到了扬州,把洋钱
与他,立了凭据,就跟袁猷从良。双林又叮嘱袁猷,先将房屋觅定,省得临时没有房屋居
住。
 两人说了一夜,直至天明方才睡熟。睡到红日东升,袁猷起来,洗漱毕吃过莲子,离了
强大家,到了教场方来茶馆,只见贾铭、吴珍、陆书、魏璧早已到了那里,坐在一桌吃茶。
见袁猷到了,招呼人坐。跑堂的泡了茶来,吴珍看见袁猷面上有两道指痕,心中已有几分明
白,大约是夫妻陶气,遂问道:“袁兄弟,你同谁人较量?被谁欺负?告诉我弟兄们,代你
出气。”不知袁猷如何回答,且看下回分解。
 
   
前回中华古典文学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