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回  孔宣兵阻金鸡岭

 伐罪吊民诛独夫,西岐原应玉虚符;自无血战成功易,岂有纷争立业殊?孔雀逆天皆孟
浪,金鸡阻路尽支吾;休言伎俩叁玄妙,总有西方接引徒。
 话说孔宣人马出关至金鸡岭,探路报人中军:“前有周兵在岭下,请令定夺。”孔宣令
在领上安下营寨,阻住咽喉之路,使周兵不能前进不题。只见子牙人马正行,哨探报入中
军:“禀上元帅!前有商朝大队人马,驻在岭上。”子牙传令安营,升帐坐下;自思:“三
十六路人马俱完,怎麽又有这枝兵来?”子牙沈思掏指算来,连张山是三十五路,连此一
路,方是三十六路,此事必又费手。且说孔宣在岭上止住了三日,子牙大兵已到;忙传令
问:“谁人去周营走一遭?”有先行官陈庚出位应曰:“末将愿先见头阵。”孔宣许之。陈
庚上马下岭,至周营搦战。探马报入中军,子牙问左右:“谁人见此头阵?”有先行官黄天
化应曰:“愿往。”子牙吩咐曰:“务要小心。”黄天化曰:“不必嘱咐。”忙上了玉麒麟
出营,看见来将手提方天戟,大呼曰:“反贼何人?”黄天化答曰:“吾乃西周姜大元帅麾
下,正印先行官黄天化是也。你乃何人也,通个名来?录功簿上,好记你的首级。”陈庚大
怒曰:“量你鸡犬小辈,敢与天朝大将相拒?”纵马摇戟,直取黄天化;天化手中双锤,赴
面交还,麟马往来,锤戟并举。有赞为证:
 二将阵前势无比,顺开战马定生死;盘旋铁骑眼中花,展动旗 龙摆尾。银锤发手没遮
拦,戟刺咽喉蛇跃起;自来也见将军战,不似今朝无 止。
 麟马交还,大战有三十合,黄天化虚掩一枪便走;陈庚不知好歹,随後赶去。黄天化闻
得脑後鸾铃响,挂了双锤,取了火龙镖,拿在手中,回手一镖。正是:
 金镖发出神光现,断送无常死不知。
 话说黄天化回手一镖,将陈庚打下马来,兜回马取了首级,掌鼓进营,来见子牙。子牙
问:“出阵如何?”黄天化答曰:“末将托元帅洪福,镖取了陈庚首级。”子牙大喜,上黄
天化首功;方才举笔,向砚台上蘸笔,不觉笔头吊将下来。子牙半晌不言,重新再取笔,上
了黄天化头一功;此是黄天化只得首功一次,故有此警报。再说报马报入孔宣营中:“禀元
帅!陈庚失机,被黄天化斩了首级,号令辕门。”孔宣笑曰:“陈庚自己无能,死不足
惜。”全不在意。次日,又是孙合出马,至周营搦战。子牙传令,“谁去走一遭?”有武吉
应曰:“弟子愿往。”子牙许之。武吉出营见一员将官,金甲红袍,黄马大刀,飞临阵前大
呼曰:“来者何人?”武吉曰:“吾乃姜元帅门下左哨先行官武吉是也。”孙合笑曰:“姜
尚乃是渔翁,你乃是一个樵子,你师徒二人,正是一轴画图渔樵问答!”武吉大怒曰:“匹
夫无理!焉敢以言语戏吾?不要走!”便举枪分心就刺,孙合手中刀急架忙迎,两马交锋,
一场恶战,大杀有三十回 合,未分胜负。武吉掩一枪使走,诈败而走。孙合见武吉败走,
知是樵子出身,料有何能,随後赶来;不知子牙所传,武吉这条枪,有神出鬼没之妙。武吉
已知孙合赶来,把马一兜,那马停了一步;孙合马来得太速,正撞个满怀,早被武吉这回马
枪挑下马来,取了首级,掌鼓进营,见子牙报功。子牙大喜,上了武吉的功。就把哪吒激得
抓耳挠腮,恨不得要出营厮杀。且说报马报入商朝营 :“启元帅!孙合失机,被武吉回马
枪,挑下马来,枭去首级,号令辕门,请令定夺。”孔宣听报,谓左右曰:“吾今奉诏征
讨,尔等随军立功;不期连折二阵,使吾心中不乐。今日谁去见阵走一遭,为国立功!”傍
有五军救应使高继能曰:“末将显往。”孔宣吩咐曰:“务要小心!”高继能上马提枪,至
营前讨战;哨马报入中军,傍有哪吒应声曰:“弟子显往。”子牙许之。哪吒登风火轮,前
有一对红 ,如风卷火云,飞奔前来;高继能大呼曰:“哪吒慢来!”哪吒大喜曰:“既知
吾名,何不早早下马受死?”高继能对哪吒大笑曰:“闻你道术过人,一般今日也会得着
你。”哪吒曰:“你且通名来,功劳簿上好记你的首级。”高继能大怒,使开枪分心刺来;
哪吒火尖枪急速忙迎,轮马盘旋,双枪齐举。这场战非是等闲,怎见得?有诗为证:
 二将交锋在战场,四肢臂膊望空忙;这一个丹心要保真明主,那一个赤胆还扶殷纣王。
哪吒要成千载业,继能为主立家邦;古来有福摧无福,有道该兴无道亡。
 高继能大战哪吒,恐哪吒先下手,高继能掩一枪便走;哪吒自思:吾此来定要成功,那
肯舍?随手取乾坤圈望空中祭起,高继能的蜈蜂袋未及开放来。不意哪吒的圈来得快,一圈
正打中肩窝,伏鞍而逃。哪吒为不得全功,心下恨恼,回营见子牙曰:“弟子未得全功,请
令定夺。”于牙上了哪吒的功。且说高继能被哪吒打伤,败进营来,见孔宣具言前事;孔宣
不语,取些丹药与继能敷贴,立时全愈。孔宣次日命中军点炮,自领大队人马,亲临阵前:
对 门官将曰:“请你主将答话。”探马报入中军:“孔宣请元帅答话。”子牙传令,摆八
健将出营:大红宝 展处,子牙左右有四个先行官,众门徒,雁翅排开。子牙乘四不象至阵
前,看孔宣来历,大不相同。怎见得?有赞为证:
 身似黄金映火,一笼盔甲鲜明;大刀红马势峥嵘,五道光华色见。曾见开天辟地,又见
日月星辰;一灵道德最根深,他与西方有分。
 子牙看孔宣背後有五道光华,按青、黄、赤、白、黑,子牙心下疑惑。孔宣见子牙自
来,将马一拍,来至军前问曰:“来者莫非姜子牙麽?”子牙曰:“然也。”孔宣问曰:
“你原是殷臣,为何造反?妄自称王,会合诸侯,逆天欺心,不守本土。吾今奉诏征讨,你
好好退兵,谨守臣节,可保家国。若半字迟延,吾定削平西土,那时悔之晚矣!”子牙曰:
“天命无常,惟有德者居之;纣王今淫酗肆虐,秽德彰闻,天怒民怨,四海鼎沸,人心皆欲
归周,将军何不顺天,亦归我周也?”孔宣曰:“你以下伐上,反不为逆天?乃借此一段秽
污之言,惑乱民心,借此造反,拒逆天兵,情殊可恨!”纵马舞刀,来取子牙,後有洪锦走
马赶来,大呼:“孔宣不得无礼,吾来也!”孔宣见洪锦杀至阵前,便大骂:“逆贼!你还
敢来见我?”洪锦曰:“天下八百诸侯,俱已归周;料你一个忠臣,也不能济得甚事。”孔
宣大怒,摇枪直取;二马交兵,未及数合,洪锦将旗门遁往下一戳,把刀往下一分,那旗化
为一门,洪锦方欲进门。孔宣大笑曰:“米粒之珠,有何光彩?”孔宣兜回马,把左边黄光
往下一刷,将洪锦刷去,毫无影响,就如沙灰投入大海之中,止见一匹空马。子牙左右大小
将官,俱目瞪口呆;孔宣复纵马来取子牙,子牙手中剑急架相迎。傍有邓九公走马来助阵,
子牙大战十五六合;子牙祭打神鞭打孔宣,那鞭已落在孔宣红光中去了,似石投水。子牙大
惊,忙传令鸣金,两边各归营寨。且说子牙升帐,坐下沈吟:想此人後面五道光华,按有五
行之状;今将洪锦摄去,不知凶吉,如之奈何?子牙自思,不若乘孔宣得胜,今夜去劫他的
营:且胜他一阵,再作区处。子牙令:“哪吒!你今夜去劫孔宣的大辕门,黄天化你去劫他
左营,雷震子你可去劫他右营,先挫动他军威,然後用计破他,必然成功。”三人领令去
讫。且说孔宣得胜进营,将後面五色光华一抖,只见洪锦昏迷,睡於地下;孔宣吩咐左右,
将洪锦监在後营。收了打神鞭,正欲退後营,只见一阵大风,将帅旗连卷三匹卷;孔宣大
惊,掏指一算,早已知其就 。忙唤高继能吩咐:“你在左营门埋伏;周信,你在右营门埋
伏。今夜姜子牙要来劫吾营寨,吾正要他来,只可惜姜尚不曾亲来!”且说姜子牙营中三路
兵暗暗上岭,将近二更,一声炮响,三路兵呐喊一声,杀进辕门;哪吒踏轮摇枪,冲开营
门,杀至中营而来。孔宣独坐帐中,不慌不忙,上了马迎来;大笑曰:“哪吒你今番劫营,
定然遭擒,再休想前番取胜也。”哪吒也不知孔宣的利害,大怒骂曰:“今日定拿你成
功!”举枪来战,杀在中军,难解离分。雷震子飞在空中,冲开右营,周信大战雷震子。雷
震子展动风雷二翅,飞在空中,是上三路,又是夤夜间,观看不甚明白。周信被雷震子一棍
刷将下来,正中顶门,打得脑浆迸出,死於非命。雷震子飞至中营,见哪吒大战孔宣,雷震
子大喝一声,如霹雳交加。孔宣将黄光望上一撒,先拿了雷震子;哪吒见如此利害,方欲抽
身,又被孔宣把白光一刷,连哪吒刷去,不知去向。且说黄天化只听得杀声大作,不察虚
实,催开玉麒麟,冲进左营;忽听炮响,高继能一马当先,夤夜交兵,更不答话。麟马相
交,枪锤并举;黄天化两柄锤,只打得枪尖生烈焰,杀气透心寒。二将乃是夜战,况黄天化
两柄锤似流星不落地,来往不沾尘,高继能见如此利害,掩一枪拨马就走。黄天化催开玉麒
麟赶来,高继能展开蜈蜂袋,也是黄天化命该如此,那蜈蜂卷将来,成堆成团而至,似飞蝗
一般。黄天化用两柄锤遮挡,不防蜈蜂把玉麒麟的眼,叮了一口,那麒麟叫了一声,使蹄站
立,前蹄直竖。黄天化坐不住鞍鞒,撞下地来;早被高继能一枪,正中胁下,死於非命,一
道灵魂,往封神台去了。可怜下山大破四天王,不能取商朝寸土。正是:
 功名未遂身先死,早至台中等侯封。且说孔宣收兵,杀了一夜,岭头上尸横遍野,血染
草梢。孔宣升帐,将五色神光一抖,只见哪吒、雷震子跌下地来。孔宣命左右拿於後营监
禁,然後坐下。高继能献功,斩了黄天化首级,孔宣吩咐号令辕门不表。且言子牙一夜不曾
睡,只听得岭上天翻地覆的一般;及至天明报马进营:“启老爷!三将劫营,黄天化首级已
号令辕门,二将不知所在。”子牙大惊,黄飞虎听罢,放声大哭曰:“天化苦死!不能取商
朝尺寸之土,要你奇才无用!”三兄弟,二叔叔,众将无不下泪。武成王如酒醉一般,子牙
纳闷无言。南宫 曰:“黄将军不必如此,令郎为国捐躯,万年垂於青史;方今高继能有左
道蜈蜂之术,将军何不请崇城崇黑虎来?他有神鹰,能制此术。”黄飞虎听得此言,上帐来
见子牙曰:“末将往崇城去请祟黑虎来破此贼,以泄吾儿子之恨。”子牙见黄飞虎这等悲
切,即许之。黄飞虎离了行营,迳往崇城大道而来。一路上晓行夜住,饥食渴饮,在路行
程;一日来到一座山。山下有一石碣,上书“飞凤山”,飞虎看罢,策马过山,耳边只听得
锣鼓齐鸣,武成王自思,是那 战鼓响?把坐下五色神牛一拧,走上山来。只见山凹 主将厮
杀:一员将使五股托天叉,一员将使八楞熟铜锤,一员将使五瓜烂银抓;三将大战,杀得难
解难分。只见那使叉的,同着使抓的,与那使锤的,战了一合;只见使锤的,又同着使叉
的,杀那使抓的,三将杀得呵呵大笑。黄飞虎在坐骑上自忖曰:“这三人为何以战为戏?待
吾向前问他端的。”黄飞虎纵骑至面前,只见使叉的见飞虎丹凤眼,卧蚕眉,穿王服,坐五
色神牛。使叉的大呼曰:“二位贤弟,少停兵器。”二人忙停了手,那将马上欠身问曰:
“来者好似武成王麽?”黄飞虎曰:“不才便是。不识三位将军,何以知我?”三将听得,
滚鞍下马,拜伏在地。黄飞虎慌忙下骑,顶礼相还。三将拜罢,口称:“大王!适才见大王
仪表,与昔日所闻相像,故此知之。今何至此?”邀请上山,进得中军帐,分宾主坐下。黄
飞虎曰:“方才三位兄厮杀,却是何故?”三人欠身曰:“俺弟兄三人,在此吃了饭没事
干,假此消遣耍子,不期谋犯行旌,有失回避。”黄飞虎亦逊谢毕,问曰:“请问三位高姓
大名?”三人欠身曰:“末将姓闻名聘,此位姓崔名英,此位姓蒋名雄。”这一回 正该是
五岳相会,闻聘乃是西岳,崔英乃是中岳,蒋雄乃是北岳,黄飞虎乃是东岳,崇黑虎乃是南
岳,表过不提。闻聘治酒款待黄飞虎,酒席之间,问曰:“大王何往?”黄飞虎把子牙拜将
伐商遇孔宣,杀了黄天化的事,说了一遍。“如今末将往崇城,请崇君侯往金鸡岭,共破高
继能,为吾子报仇。”闻聘问曰:“只怕崇君侯不得来。”飞虎曰:“将军何以知之?”闻
聘曰:“崇君侯操演人马,要进陈塘关至孟津会天下诸侯,恐误了事,决不得来。”黄飞虎
曰:“幸是遇着三位,不然枉走一遭。”崔英曰:“不然,闻兄之言,虽是如此说;但崇君
侯欲进陈塘关;也要等武王的兵到。大王权且在小寨草榻一宿,明日俺弟兄三人同大王一
往;料崇君侯是来协助,决无推辞之理。”黄飞虎感谢不尽,就在山寨中歇了一宿。次日,
用罢饭,一同起行,在路无词。一月来至崇城,闻聘至帅府,门官来见黑虎报曰:“启千
岁!有飞凤山三位求见。”崇黑虎道,“请进来!”三将至殿前行礼毕,崔英曰:“外有武
成王,尚在外面等候。”崇黑虎闻言,降阶迎接,口称:“大王!不才不知大王驾临,有失
远迎,望大王恕罪!”黄飞虎曰:“轻造帅府,得睹尊面,实末将三生之幸。”叙礼毕,分
宾主依次坐下。彼此温慰毕,闻聘将黄飞虎的事,说了一遍;崇黑虎咨叹不语。崔英曰:
“仁兄莫非为先要进陈塘关麽?今姜元帅阻隔在金鸡岭,仁兄纵先进陈塘关,至孟津,也少
不得等武王到,方可会合诸侯,这不是还可迟得。依弟之愚见,不若先破了高继能,让子牙
进兵,兄再分兵至陈塘关不迟,总是一事。”崇黑虎曰:“既然如此,明日就行。着世子崇
应鸾操练三军,待吾等破了孔宣,再来起兵未晚。”黄飞虎谢罢,崇黑虎乃治酒管待。飞虎
等四鼓时分,五岳一齐起马,离了崇城,往金鸡岭大道行来。非止一日,五岳至子牙辕门之
外,探马报入中军:“启元帅!黄飞虎辕门等令。”子牙令至帐前问曰:“请崇黑虎的事如
何?”飞虎启曰:“还添有三位,俱在辕门外。”子牙便传令:“用请旗请来。”崇黑虎等
俱遵阃外之令,上帐打躬曰:“元帅在上,吾等甲胄在身,不能全礼。”子牙忙迎下接住
曰:“君侯等皆是外客,如何这等行此大礼?”彼此逊让,以宾主之礼相叙。子牙命设座,
崇黑虎等俱客席,子牙与飞虎主席相陪。子牙曰:“今孔宣猖獗,阻逆天兵,有劳贤侯,途
次奔驰,深是不安。”崇黑虎谢过,起身对子牙曰:“烦元帅引进,叁谒周王。”子牙前行
引路,黑虎随後,进後帐与武王见礼,相叙毕,崇黑虎曰:“今大王体上天好生之仁,救民
於水火,共伐独夫;孔宣自不度德,敢阻天兵,彼是自取死耳,随即扑灭。”武王曰:“孤
才疏德薄,谬蒙众位大王推许,共举义兵。今初出岐周,便有这些阻隔,定是天心未顺耳。
孤意欲回兵,且修己德,以俟有道何如?”崇黑虎曰:“大王差矣!今纣恶贯盈,入神共
怒。岂得以孔宣疥癣之辈,以阻天下诸侯之*
 五岳共饮金鸡岭,这场大战实惊人。
 话说崇黑虎次日上火眼金睛兽,左右有闻聘、崔英、蒋雄上岭来,坐名只要高继能出来
答话。孔宣闻报,随命高继能速退西兵。高继能出营,来见崇黑虎大喝曰:“你乃是北路反
叛,为何也来助西岐为恶?这正是你等会聚在一处,便於擒捉,省得费我等心机。”崇黑虎
曰:“匹夫!死活不知,四面八方,皆非纣有,尚敢支吾,而不知天命也。前日斩黄公子是
你?高继能笑曰:“哪吒、雷震子不过如此,你有何能,敢来问吾?”纵马摇枪,直取崇黑
虎,手中斧赴面相迎,兽马相交,枪斧并举。未及数合,闻聘青骢马跑,五股叉摇,崔英催
开黄彪马,蒋雄磕开乌骓马,四将把高继能围在当中,好个高继能,一条枪抵住了四件兵
器,三军呐喊,数对 摇。且说黄飞虎在中军帐,子牙听得鼓声大振,对黄飞虎曰:“黄将
军!崇君侯此来为你,你可出营助阵方是!”黄飞虎曰:“末将思子,一时昏愦,几乎忘却
了。”随上五色神牛,摇枪杀出营来,大呼:“崇君侯!吾来拿杀子仇人也!”把坐下牛一
纵,杀入圈子 来。正应着:
 五岳特来除黑煞,金鸡岭上立奇功。
 且说五岳将高继能围在垓心,高继能好一条枪,遮架拦挡,此正是五岳同除黑煞。不知
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前回中华古典文学后